第二卷  第四十一章广播站里出新闻万副站长严查实情

章节字数:3029  更新时间:20-01-09 21: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新闻战线上就是新闻多,广播站又爆出了一幕惊人的新闻,梅婉婷就要结婚了。更让人吃惊的是梅婉婷是要和郭九斤结婚。郭九斤是谁呀,郭九斤可是一个跺跺脚能让全县震颤的人,这个人要和一个农村来的美女结婚,能不是一个大新闻吗,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不过搞新闻的人都知道,只有人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出现才是新闻,梅婉婷和郭九斤结婚那才是真正的新闻。

    其实,说是新闻也就是一时的事情,说完也就完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梅婉婷和郭九斤的婚事,在广播站却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不亚于一场地震,而且还是一场大的地震。梅婉婷和郭九斤的婚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震动,这和有的人用心不良有一定的关系,要不然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

    在广播站议论最多的当然是,郭九斤是老牛吃嫩草,梅婉婷攀高枝,好像这也不是大事情,都是能连上的事情。这无论是郭九斤老牛吃嫩草,还是梅婉婷攀高枝,应该都不是什么新鲜事情,老牛吃嫩草的事情由来已久了,自古以来就有,至于攀高枝的事情更不稀奇,也是自古就有的事情。为什么出现在梅婉婷和郭九斤的身上就成了一个了不起的事情了,就成了大逆不道,人神共愤了。慢慢的延伸到了梅婉婷和郭九斤的人品问题上来了。有人说梅婉婷本来就是一个不正经的女人,在文家庙的时候就风流已久,到了广播站旧病复发,依旧风流,证据是,在文家庙的时候就出现过许许多多的风流韵事,最为有名的是文家庙晏子峪水库工地上和一个叫赵静文宣传干事的风流韵事,搞得人人皆知,特别是赵静文那特殊的求婚方式,成了文家庙人的千古传奇。一段佳话,千古传奇那当然好的,可是广播站的人们传的走了样,那自然就很难听了。甚至说梅婉婷和赵静文都睡过觉了,看人家被打成了右派,就把人家一脚给蹬了。

    对郭九斤传的就更无边无沿了,说郭九斤已经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完全可以给梅婉婷当爹了,还说郭九斤在农村有一个人女儿,比梅婉婷还大。

    说郭九斤就是一个老牛吃嫩草的高手,郭九斤在部队的时候当过宣传科长,部队的宣传部门都有一些年轻女性,郭九斤对人家图谋不轨,甚至以谈对象的方式欺骗过一个女孩子,人家发现了他图谋不轨,就回延安了。就是到了地方工作还和一个女孩子谈对象,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人家就和他吹了。总之,郭九斤就是一个花心老萝卜。这次看见我们广播站的女孩子梅婉婷人长得漂亮,又起了歪心,图谋不轨,欺骗梅婉婷。

    对于梅婉婷和郭九斤的婚事说到了这一步,已经不能用议论这个词做泛泛的解说了,这已经到了人身攻击的地步,肆无忌惮的攻击一个革命同志,特别是不顾一切的攻击一个县委书记,这种现象已经很不正常了,这一种恶意攻击革命干部,制造一种紧张的氛围,给组织和单位制造紧张局面,用心不良。对于这种不正常的现象不加以制止,这是完全不对的。广播站的副站长万大姐,万红英同志非常气愤,她找了陈站长,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要求陈站长立即出面加以制止。

    陈站长对于万红英副站长的说法很是不以为然:“我说万红英同志,你这是杞人忧天呀,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看呀你还是好好的管好自己该管的事情,别在那里没有事情找事情,无事生非。梅婉婷是我们站上的一个同志,对于她的婚事大家说说自己看法,提提意见,关心关心自己的同志有什么不对的。梅婉婷同志还太年轻,把持不住自己,大家帮着把把关,提醒提醒梅婉婷同志,这还是很有必要的。这一点小事情,你何必这么大惊小怪,制造不应该制造的紧张空气,作为一个老同志,希望你遇事冷静一点,安静一点。”

    对于陈站长这种态度,万大姐很是不高兴:“站长同志,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给你反映单位一种不正常的现象,让你要有一个思想防备。别太过分了,不要把事态搞大了,传到领导的耳朵里就不好收场了,作为一个单位的一把手,对单位的政治思想工作不能不管不问,放松政治思想工作,就不可能当好一个单位的一把手,就不配当一个单位的一把手。”

    陈站长很不高兴了:“万副站长,你要明白,你只是一个副站长,是怎么给你的顶头上司说话的,你不要拿给领导吓唬人,你不给领导打小报告,领导是怎么知道的?”

    万红英更不高兴了:“你这种态度,我现在就马上给领导汇报。”

    陈站长做了一个不以为然的动作:“请便。”

    万红英气呼呼地走了出来。万红英是一个口直心快的人,对于不好的事情她敢说敢顶,从不含糊,她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当地干部,初中毕业就参加了土改工作队,在工作队里,她干工作从来就是红红火火,不怕吃苦,什么工作都跑在前面,从不甘落后,做人光明磊落,耿直大方,为人厚道,在群众中很有威信。这样的人作为一个副职在一把手的眼里是一个什么看法,这就可想而知了。

    陈站长和万红英关系一直都不是那么融洽,只是万红英总是大大咧咧,从不计较,也从不去想,可是今天的事情,她就不能不去想了,也不能不去计较,因为这是一个大是大非得问题,关系到领导威信的大问题,在这么大的问题上自己作为一个共产党员自然态度不能暧昧,更不能装聋作哑,一定要挺身而出,和这些歪风邪气作坚决的斗争,以确保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不能受到一点损失。

    万副站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里的气很不顺,她怎么也想不通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陈站长怎么会这么的糊涂,是非不分,能算是一个领导干部吗?正在她心烦的时候,清洁工梅花提着一个水壶走了进来,显得有些高兴:“万副站长,你听说了吗,今天又有新的说法,梅婉婷和郭九斤结婚是被逼的,是被郭九斤逼的,没有想到,堂堂的一个县委书记竟敢逼婚,这太不要脸了,普通的老百姓都做不出来的事情,可一个老革命却能做出来,这样的老革命还能受人尊重吗,让人还能信得过吗?这算什么事吗?”

    万红英问道:“郭书记逼婚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梅花把嘴一撇说道:“我听说的呀,现在到处都在传,整个广播站都知道了,就你一个不知道。”

    “那你说你在哪里听到的,是谁说的。”

    “大家都在说。”

    “大家都是谁,是谁先说的,接着又是谁说什么了,都是怎么说的。你给我一一说清楚,越清楚越好。”

    梅花急忙说道:“我不能说,我要走了。”说着就往外走。

    万红英大声喊道:“你给我站住。”

    梅花撒腿就跑,一会就不见人影了。

    万红英马上把办公室苏主任叫了进来,办公室苏主任是一个年轻小伙子,是县中学高中毕业以后分配到广播站工作的,最近才提的办公室主任,他进到万副站长的办公室,见万副站长一脸的严肃,先是吃了一惊,以为自己出了什么错事情了,小心翼翼的问道:“万副站长,是你叫我吗?”

    万红英严肃地说道:“苏主任,我们单位出了一个反革命,你马上给公安局打电话,叫公安局来人他梅花抓起来,落实她的反革命言论。”

    苏主任吃惊的问道:“万站长?”

    万红英严肃地说道:“她说我们县委第二书记郭九斤逼婚,又说不出个一二三来,这就是有意识的给党的领导干部脸上抹黑。给党的领导干部脸上抹黑,就是给共产党抹黑,你说这样的人不是反革命吗?如果我们包庇反革命,那我们是什么人呀?”

    苏主任吃惊的看着万红英,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时只见梅花冲进了万红英的办公室,跪在万红英的面前哭着说道:“万副站长,你就饶了我吧,这不是我说的,是陈站长给大家说的。”

    “那好,我们就暂时不给公安局报案了,但是你得给我说清楚。苏主任记录。”

    梅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得一清二楚。只要是梅花提到的人除了陈站长以外,其他人都被万副站长叫到了会议室,让每一个人都把事情讲清楚,谁不讲清楚直接送到公安局,到公安局再去讲清楚。没有人不讲清楚的,大家都知道不讲清楚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最后归纳到底,诬陷梅婉婷郭九斤的话都是从陈站长的嘴里说出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