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芙蓉清雅香自赏  第十二章 闺蜜难当

章节字数:3031  更新时间:15-02-11 21: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范家二公子为一个女人北芙蓉把月都魔法学院树林点燃了,这可算得上天大的新闻了,在整个月都与涯城之间传的沸沸扬扬。要说越是庶出的子弟,越是能在最“得当”的时候犯迷糊这话确实有理。

    范家门阀显赫尊贵无比,莫说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长子范金傲,就算是一卑贱的几房姨太太生下的次子范银晟也是那高高在上的存在。北芙蓉昱雪原,她纵然有天姿国色,绝顶的聪明,也只能接受着范家所有人的瞧不起,只因其父不过一枚小官。这同涵素倒是确有几分相似,比之在士农工商的大环境下,即使章氏富可敌国也不过为市井之女,,永远如不得大门大户的眼。自古总有人提门当户对,诸位看客却常抱怨此番不公,终是望有一天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或演绎王子与灰姑娘的爱情。然而门当户对经过时间的推演却又变得并不是一句那样刻薄的话。如若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么没有婚姻的爱情就会死无葬身之地,而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呢?又该怎样化解一场走向灵柩的命运呢?

    所谓患难见真情,而此次昱雪原病倒,一直贴身照顾的竟是平时略显冷冰的祺兰,纵使大家都有事在身,带饭吃药的各种事情,还是祺兰最为贴心的关照着,也罢了其他人,大多是粗心的姑娘,若说安新这神经大条的丫头做起事来是个细心的主儿的话,那此刻繁务缠身的她说到底也是在为昱雪原奔波着。

    范银晟烟花失火一事,当然是惊动一时,牵连也甚多,范家主老爷子倒不会亲自到来,而其正房,金傲的母亲洛氏倒是亲自来到了月都,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如今安新也不得不为雪原出面,而对自己那可能的未来婆婆发难。

    洛氏相貌端庄,发上饰品夺目辉煌分明掩盖过容貌的色彩,她身份尊贵,此番到来,在学院俨然座上之宾,校方马上着人去419请人对那日夜里之事做以解释,而寝室早已讨论得当,有着一层与范家若即若离的关系的安新直被推上这风头浪尖。

    金傲闻母亲到了,也急忙赶往学院会议室,在门口正撞见满面苦恼,万分不愿的安新。安新和范金傲的关系,倒并不是昱雪原口中玩笑那般亲密,算下来也刚好只是好友罢了,但怎奈何郎未知,妾却有意。可这安新,每日男子的打扮,心中藏着事不说,日久了金傲此事怕是生生把安新当做了哥们,如果说梁山伯也总是这般看待祝英台,恐怕再好的机缘也不能够化蝶翩翩双宿双飞了吧!

    “新新,怎么是你来啊!”金傲傻乎乎的,完全参不透其中玄妙。

    安新心中怎能不俺很,自己这些日辛辛苦苦制作着的香囊,真不该送这个愚木头大蠢蛋,支支吾吾道:“我和芙蓉是室友,她无法到场也只能我来了。”

    哪知金傲这家伙完全不理会安新话中的含糊其辞:“你室友也有好几个,听说伶俐的不少,怎么偏偏是我们又傻又能吃的新新来呀?”这家伙,莫非是在蓄意调戏安新?

    哪知互相认为痴傻,却是这一对儿的特点安新对此番话里有话好不领会,只是羞恼:“她们说我和你认识,好说话,行了吧!”

    金傲坏笑道:“只是和我认识啊?那可不够啊,哎,一会儿进去了我只能尽力而为了,我母亲可是脾气很不好的。”

    安新苦笑,也罢了,认识金傲总是有点好处就是能让自己预见一下一会儿自己是怎样死的:“我知道啦!走吧。”

    走吧,这两个字说的极其没有底气,声音虚的发颤,金傲还不怀好意的在身后轻推了安新一下,害的就要赴刑场的安新吓了一跳,怒目回瞪那含着笑意却显得无害的脸。

    进了门,看到摇头摆尾的校方领导哈巴狗一样的侍奉着一个坐在正中的中年女子,就知道这人便是金傲的母亲了,哪知安新还没有开口,金傲倒是先说了话:“母亲,这位是安新,为二弟的事情而来,咱们也都不是外人,让领导们先休息着我们自行商讨此事决议好吗?”听金傲的语气,和他母亲必是极为亲昵的,可自己又不是她的儿子,昱雪原这事情,自己此次免不了受一顿轰炸。对了,他刚才和她母亲说什么?我不是外人!!

    “哦,是安新,女孩子呵呵,我知道她。”洛氏目光扫视身边院方的几人,目光却并没有语气那样客气。

    院方领导也是知趣,马上道:“那请夫人慢慢协商,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扰了。此事若是有一个处理结果,还请夫人能够通知我们一声。”

    “嗯。”安新在其间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正是看到了金傲母亲那冷厉的目光,真是看了叫人一激灵。

    校方的人匆匆走了,安新心里更是忐忑,这下好了,要单独收拾自己了。她与金傲之间的障碍又哪里是近在眼前,枉若不知这么简单,说到底,还不又是门第?但安新对此明白,却并不自卑,她喜欢金傲,又不是喜欢他的身家,有了这想法倒是暂时可以聊表安慰,给自己壮壮胆了。

    果真来者不善,人家都走了,也没有要给个坐的地方的想法。

    “傲儿,你和这安新姑娘是什么关系呀?”对金傲说的话,永远那么和蔼。

    金傲看着安新,有些欲言又止。若是一句挑明,实在太不理智,母亲纵然疼爱自己,也摸不透她的心思里新新是否合格。若说退一步,也只能让安新就这样安心的伤怀下去了。

    “我们是好朋友,认识好多年了。”

    洛氏点点头,眼神里有些许欣慰:“那么就有劳安新姑娘,向我讲解一番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安新出发之前曾受过两种嘱托,收了风寒的昱雪原躺在床上用病蔫蔫的声音嘱咐道:“安新,这事情中,橙子错大。他在家中本就不甚得意此番若是惹事退学必将被他父亲逐出家门,一切因我一语而起,他家本就对我极不讨好,如今更坏些也无妨了。你知道该如何说吧?”

    “这不会对你不利吗?”安新苦笑道。

    昱雪原吃力的摇摇头:“此番保他要紧,家族对他不仁他却傻的视之如命,孰轻孰重我已权衡过了,你照此说便可。”

    若说这已是让安新为难,那么路上被银晟拦了去路却让她更为难做了。

    “喂!兄弟!”

    四周无人,安新很不愉快的回头:“叫我?”

    “你是帮芙蓉去说明真相的人吗?”

    “是。”安新再怎么傻,也是能够辨认出这与金傲面容三分相似,又会为此事找她的人是谁:“你是银晟公子。”

    银晟嘻嘻哈哈的跑过来,倒是没有多少愁:“嫂子,你去跟大娘说是我那天想用新奇的方式求婚才失了火,不关雪原的事。”

    安新乐意听这称呼,却不得不矜持些:“你乱叫我什么啊!还求我办事!”

    银晟还是乐呵的说:“我可只有一个大哥,怎么可能叫错!”

    安新笑怒:“那可不成,我方才答应雪原保你了。”说着这话,安新也觉得有些伤感,是不是说这事坐实了,她就要永远的失去雪原这个冷美人室友了。

    银晟的表情变得不再儿戏,啥时间极为坚定:“雪原她。。。。。。她都肯这样为我,我更有千万个理由护她,何况此事本就我错,她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也是无心。自作主张放烟花示爱的是我,点着了树林的也是我,我一个大丈夫怎么可能让她来扛!”

    听着银晟的话,倒真的入情入理,但一想起方才雪原的话,安新就觉得这好人难做,顿时背后发凉,而现在呢?正是考验要怎样说的时候了。

    “回夫人。当日我寝菩提生日,适逢龙头节,往年都有烟火相合,芙蓉便叹今时无烟花不成欢腾。此语被银晟公子正巧听了去,忆起往时涯城龙头节自是热闹非凡,心中甚是怀念。便调集烟火燃放以慰藉太多人对家乡的思念之心,本是一番好意,谁知烟花老板为骗取钱财特高价卖出七彩烟花,称此烟花分外夺目美丽,而烟花老板其实并无七彩烟花,为博银晟少爷的喜悦,而日后不问责于他,自作主张的将七门文字烟花用以伪装卖与少爷,也因民间传闻略有耳闻的一段佳话,将芙蓉的名字写在其中。夫人您可作想,纵然不受认可,银晟少爷与芙蓉已然早成情侣,何必又一番在她人生日时表白以激怒家中长辈?而后烟花因经过伪劣工序,质量存在问题而流火点燃树林,的确是银晟少爷过失,但他也是受害者,思乡之举铸成大错,自认为大概无可厚非吧。事情就是这样。”安新是捏着汗这样说完的,感觉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谁知洛氏起身,微微一笑道。

    “避重就轻,蓄意包庇,一派胡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