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通电的感觉

章节字数:2251  更新时间:15-02-12 2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木不是想占别人便宜,但是也不可能圣母到放任自己吃亏。从药郎婆带来的村民窃窃私语又指指点点的态度来看,不止李木看出了这婚事有问题,就连李聪都畏缩到了王氏的怀里。

    要是一般人家看到这种情况肯定是二话不说婚事作罢,但是对于李铁他们而言,这桩婚事是无论如何都要成功的。莫不说当初还想着哪怕是送给人家为奴为仆,现在能娶个“媳妇”,万一以后李木成了个药罐子,也正好有个人来伺候他。

    这人来的越来越多,李家人做了流民几个月,周围的同乡又都走光了,这有心想要套套别人的话,只是他们穿的破破烂烂的,又是外乡人,就算有什么话也没有人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要是说可不是跟木匠家结仇嘛。

    就在李家人被围着指指点点越来越窘迫的时候,木匠家的身后跟着个人才姗姗来迟。这围观的人看着木匠家的来了立马也不说话,也没人道喜。

    只有那药郎婆手里拿着个粗布手绢,甚是风骚的招了招木匠家的,“哎呀,木匠家的,婶子这可给你道喜了呀!”

    说着又想拉着木匠家的身后那人的手,却被对方一个侧身躲开了,药郎婆面上一僵,立马又恢复了笑容:“看看,这小两口真是天生一对啊!”

    李木原本想观察一下这马上要成亲的对象,只是对方一直半低着头躲在后面,穿着一身深褐色的粗布衣服,虽然衣服上没有补丁,但是也能看出来这是穿了多年的旧衣服改了之后给他穿的,这衣服颜色不像是十几岁少年郎会穿的,倒像是四十来岁的人穿的。脚上穿着双沾满了泥的草鞋,可见是刚刚从地里出来的。身形约莫跟李木差不多高,不过这南方人身材矮小,李木虽然才十四岁,又饿了几个月,在北方人里肯定显得矮,但是放在南边一比肯定是显得高了。

    李木身上有伤也不能靠近仔细看那人,倒是药郎婆这一伸手,那人一躲,李木这才看清了那人的侧脸,单说这侧脸充分显现了南方人的秀气,可是莫说是李木,就连李壮看了这脸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人从脸颊到下巴有道疤痕,这疤痕还有着些白印子,看样子应该是才好没多久,这要是放到皮肤白皙的人脸上,倒是只会觉得可惜坏了一张好脸,可惜啊!这侍弄庄家的哪个不是整日里面朝黄土背朝天,这人倒是比一般村民白净了些,但终归是劳动人民的肤色,再加上那么长的一道疤在脸上,总觉得有些凶恶!

    李木看到这疤吓了一跳,这疤痕又长又深,除非是放在现代激光祛疤,否则根本不可能好。李木倒不觉得这疤难看,只是好奇这样一个看起来很瘦弱的少年脸上怎么会有这么重的伤,随即又把目光转向了木匠家的那个肥婆娘,难不成是她划得?还是只是个意外?

    木匠家的看这身后少年不吭不响的,偷偷的对着少年狠狠的‘哼’了一声,又一脸热情的对着众人说:“今个叫大家来是为了一件喜事,昨个药郎婆婶子到我们家说给我们家老大啊,看中了一门亲事,虽然我家亲家也拿不出什么聘礼。”

    这话一出,李铁和王氏脸上一红,木匠家的看在眼里,又接着笑着说:“这都是为了孩子好,我们家呢也不在意这些个,今天一看,这婚事确实好,好在是结为契兄弟,那些个虚头巴脑的仪式不要也罢。”

    听完这话人群里立马炸开了锅,他们原本是知道这是要结契,可是怎么听木匠家的这意思瑞子这是要当契弟啊!看那要结契的看着身高倒是不矮,但是年龄看着有些小啊,还病怏怏的连站都站不起来,不要说身家了,恐怕是连户都没落呢吧。而且这木匠家的话里话外都是这契兄没有聘礼,这契弟就不给陪嫁了。这瑞子要是真结了契以后可怎么活啊!

    李木仔细的听着周围传过来的只言片语,心想这婚事果然有问题,立马冲李铁使了个眼色,虽然才醒过来几天,但是他也知道这李家还是李铁做主。

    李铁倒是对李木的暗示有些纳闷,这老二怎么自从醒来就不一样了。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办正事要紧,这再不抓紧,被他这未来亲家拿捏住了怎么行,于是赶紧把昨天晚上想了一夜的方案拿出来说:“各位乡亲,亲家母,你们看我们家现在状况也实在艰难,只能暂时委屈两个孩子了。”说完又拄着木棍向着木匠家的致歉。

    木匠家的也不好强插话,只好附和道:“是的,是的。”

    李铁接着话茬说:“我们呢,也和亲家这商量好了,老二他们成亲之后留在上周村。”

    这话说完人群里又是一阵议论,这哪有结契,契兄留在契弟家的道理,这又不是上门女婿,要是这样的话干脆就契兄当契弟,契弟当契兄不就好啦!不过这随后就有人小声说,切,谁还不知道那木匠家的肥婆娘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是契兄分家产,契弟得嫁妆吗!这把人留下了,又不用分家产,现在还省了嫁妆,倒是名正言顺的得了两个劳力!

    这心思周围的人都猜出了几分,可惜啊,李家一家是从北边来的,连这结成契兄弟都是刚听说,更何况是里面这些个门道,李铁这话里话外都是成亲,这两个小子成亲,不就是有两个新郎,这新郎这的给准备些聘礼不是正常的吗?

    李铁觉得自己家的情况没有聘礼情有可原,这木匠家的没有可就说不过去了,而且这结契又留在上周村,这不是跟上门女婿差不多嘛,虽然叫法不同,但是等老二好了也是个壮劳力啊。李铁越想越觉得自己挺有道理的,等着别人稍微安静了些,就理直气壮的说:“这小两口成了亲,我们家才刚来这里肯定顾及不到他们,所以呢,这一次性说清楚比较好。亲家说家里有良田十亩,他们也不要多亲家给个两亩就行,这房子呢也划过一间给他们。”

    李铁话还没说完,木匠家的立马尖声叫道:“不行!”

    这声音又急又促着实吓了李铁一跳,还没等木匠家的接着说,那一直沉默的少年开了口:“怎么不行!”

    李木只觉得这声音冷冷清清的,一直微低的头终于抬了起来,目光中透露着仇恨,脸上的疤痕愈发显得狰狞,李木不知道现在自己的眼睛究竟实在看那双眼睛,还是在看那倔强的身姿,但是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此时麻麻的,就像是通了电……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