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且看这一场闹剧

章节字数:2253  更新时间:15-02-11 15: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木匠家的一看那脸上狰狞的疤和那双仇恨的眼睛,先是一怕,后来尽显撒泼的本性,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哎哟!这契弟的哪有要家产的,我这当娘的千辛万苦给你说亲事,你帮着外人来谋夺家产,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这要是不知道内情的人听了还真当是这么回事,可惜啊!这一村的谁不知道谁家那点事,也没人去打理木匠家的。就是那被木匠家的许了好处的药郎婆也不想掺和这事,谁不知道木匠家的瑞子是个狠心的。

    这李铁一家一听这契弟没有要家产的,一时间想不明白缘由,索性啊也就装着不知道。今天这婚事闹得那么大,他就不相信这木匠家的有脸当众就把婚事退了。刚刚不还又是天生一对,又是为了孩子好嘛!

    这李铁一家倒是没想错这个道理,这婚事都闹到大庭广众了,要是没个善终,那以后双方肯定是风言风语不断,婚嫁肯定是要受影响的。可惜他们是不清楚木匠家的门道,这木匠家的肥婆娘要真在乎这个,又怎么可能安排这场结契。

    李木在旁边冷眼瞧着,自打刚刚那句‘契弟哪有要家产’说出来,他就差不多看清楚了这事情的原委,他这边原主家里有个假后娘,这胖婆娘怕是就是传说中的真后娘了。

    难怪这么急哄哄的要结契,肯定是这后娘有自己的儿子,怕别人的儿子分家产,这才想了这么一招,也难怪不嫌弃他现在这幅样子,还愿意让他落户上周村,怕是盘算着他以后万一死了,即将成为他契弟的,哦,好像叫周瑞,怕是更好被拿捏了,留在他们家当牛做马。

    他原本还有想着最好能有其他出路,这结婚毕竟是一件很庄重的事情,现在倒觉得即使不为了他自己脱离李家人,就是为了这个倔强的少年也定要使这桩婚事达成。

    李木正了正身子,积蓄全身的力量撑着背后靠着的树干,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现在要向所有人证明这桩婚事已经不是所谓的’父母之命‘就能决定的。

    李木扶着树干站稳了,庄重的顿了顿说:“爹、娘、大哥,原本你们让我娶男媳妇,我嘴上说愿意,其实心里是不情愿的。”

    李铁、王氏、李壮脸上立马呈现尴尬的情形,确实这桩婚事是他们逼着李木同意的。李木又道:“但是我第一眼看到瑞子,我就看中了他!”

    说着李木就跪在了地上,腰杆挺的笔直,说:“爹、娘,我对不起你们,你们也说男大当婚,我心里中意瑞子,这是我第一次有意中人,说不定这辈子我就中意瑞子一个人了,这契弟不分家产,我们家又实在是没有家产,我现在又身受重伤,我要是跟瑞子成了亲,没有一点银钱实在是活不下去。”

    李木把目光看向了还坐在地上的肥胖娘,又把目光转向了一脸倔强的瑞子,最后看向李铁和王氏,一脸坚毅的说:“爹、娘,儿子不孝,我知道你们不会同意这件事情,你们只当我死了吧!瑞子,我要成为你的契弟,你愿不愿意?”

    别说是围观的村民惊呆了,就是那李家的其他人和木匠家的都惊呆了,这事情的发展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呢?李铁现在心里想着他们家老二怎么会喜欢男人,还一眼看中了这个脸上有道这么长疤的男人。王氏也无法理解,李木虽然从小脑子就笨,但是也是在村里追着人家小姑娘长大的呀,从来就没有喜欢男人的迹象啊!

    李壮到底年轻,对着新鲜的观念接受的快,知道这南边有结为契兄弟的风俗,反正也不是他自己嫁给别人当男老婆,自然是无所谓的态度。李聪还小,只知道他那个笨得要死的二哥要成为别人的男媳妇了。

    而另一个主角周瑞有点被弄蒙了!脑子里是一团浆糊,等听到李木问他愿不愿意的时候,张了张嘴不知道是说愿意好,还是说不愿意好,他从来都没想过要跟男人结成契兄弟。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话没说出口,脸倒红了起来。

    李木跪在地上看着周瑞,周瑞站着红着脸低头盯着地面,虽然话没说出口,但是那气氛明显和周围是格格不入啊,标准求婚的场面。这前一秒还你来我往的算计,现在反倒是情意绵绵,围观的村民现在只觉得这一大早的比去城里听一出戏还精彩。

    李木原本只是想着反正要离开李家人,既然契弟不分家产,那显然契兄就是能分家产的,这契兄、契弟只是关乎继承权,谁还能规定这床上的位置,况且他自己是喜欢男人,那周瑞就一定会喜欢男人?他当契弟对他、对周瑞都是最好的方案。

    而且他心系自己原本的世界,以后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准。不过等到周瑞红着脸的样子,李木心里暗暗骂了声,妖孽啊!

    这坐在地上的木匠家的也是被惊呆了,也忘了哭骂,这周瑞成为契兄,那有什么用,那不还是要分掉他儿子的家产。而且周瑞是老大,这以后分家产肯定是他占大头,就算自己再怎么存私房钱,这大帐上不还是被这个狠心的贱种占了便宜。这周瑞成了契兄,她这么多年的图谋不都全废了。

    那木匠家的想通这个,立时也不哭也不闹了,拍了拍身上的土,也不看李家人和跪着的李木,直接冲着围着的村民说:“看什么看,都散了吧!这婚事我不同意,我们家当家的不在家,这父母之命,缺了他爹怎么也不成的。”话一说完就想走。

    这要论不要脸啊,木匠家的也是绝了,一看占不着便宜就想溜。她原本想着当家的不在把这贱种的婚事办了,等当家的回来了,木已成舟,她再说几句好话也就能糊弄过去了。

    可惜木匠家的打错了算盘,这要是放在南边的人家,事情闹成这样两家子丢了脸面,肯定是要骂上门的。这就要说到南北差异了,南方人啊,喜欢动嘴,这嘴皮子快、利索,这骂人的话可谓是花样百出,这木匠家的这做人啊自有自己的一套,你骂吧,我也不疼不痒的,你骂累了就走,我也不在乎。但是这北方人就不一样了,王氏也算是个北方人的典型代表,尤其是几个月的流民生涯,愈发磨练这北方人的性子。

    王氏一看那木匠家的要走,一句话不说,疾步快走一个上前一把扯住了木匠家的的头发,口里也是污言秽语不断,边骂边把这木匠家的的头往地上拽,从这点可以看出来,这北方人啊,先不动嘴,先动手,嘴上骂人功夫也是一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