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闹剧终结

章节字数:3052  更新时间:15-02-11 15: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王氏本是北方农妇,虽然经过了几个月的流民,但是好歹是吃了两天的饱饭,总的来说是底子好。而木匠家的这体态肥胖,平日里最会偷懒,但是好歹也有些反抗之力。这刚开始一时间看起来打的是难分难解,其实细看就知道这王氏显然是占了上风。

    李木扶着身后的树干又坐了回去,这实在是体虚,刚刚说那些话和跪那一会已经是耗尽了他浑身的力气,现在面对这种拉头发、用指甲、扯衣服的打架,真是无心也无力啊!

    李铁和李壮要不是看那木匠家的是女流之辈,恨不得立马上去狠狠的扇这个肥婆娘两巴掌。这婚事是坚决不能作废的,这婚事要是不成,那张木不是要跟着他们走了,这怎么能行?这亲事无论如何都要让这肥婆娘认下。

    这上周村的男人是不能参与这两个女人之间的厮打,这万一碰到了哪里,真是有理说说不清啊!这上周村的女人要么是乐的看热闹,要么就是恨不得自己上去抽那木匠家的两巴掌。药郎婆一看这情形撒了腿就往村长家跑,边跑还边大声呼喊着,“杀人啦!”

    等村长带着几个族老到的时候,王氏和木匠家的也撕扯累了,披头散发,衣服也撕开了,脸上都带着指甲划出来的血痕,各自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嘴里还都骂骂咧咧的,但是明显木匠家的更惨烈一点。

    村长这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会闹成这幅样子,立马大声呵斥道:“你们都给我住嘴!”

    昨天晚上这药郎婆欢欢喜喜的把李家的意图跟他说了,又说要给木匠家的瑞子牵线,村长一听立马就不想管了,所以早上虽然听到了风声,却根本不想去凑这个热闹。这木匠家的婆娘是村里有名的泼妇,最是蛮不讲理。这瑞子身世确实可怜,先是有了后娘,然后有了后爹,但是这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他不过是个村长。

    刚刚药郎婆冲进他家求救,他立马就想到木匠家这事不好管,赶忙去找了几个族老来,这才姗姗来迟。这些族老其实年龄大了,大多都不管事,只是这辈分高,有他们在背后站着,村长这话才更有分量,族老也算的是各家的长辈了,也管得了这各家的家务事。

    村长也不让李家和木匠家的自己辩白,直接找了个忠厚的汉子几句话就说了个明白。其实这也是村长想要偏帮自己村子的人,又想显得公正,这才选了自己村子的人说说缘由,可是听到最后村长也是忍不住用眼刀飞向木匠家的婆娘。

    他以前知道这肥婆娘蛮不讲理,想不到竟然这么刁钻。这都大张旗鼓的找全村人来证婚了,现在又一句当家的不在,这婚事就这么了了?这要是发生在他家儿女身上,他还不撕了这出尔反尔的婆娘!

    不过现在村长不得不考虑这婚事要是成不了,这让瑞子以后的婚事怎么办?这李家的小子当众这么一说,这婚事要是不成,那话这么多人听见了,这三姑六婆稍微传传,不出三日今天这事就会变成了一条艳闻。这上周村的名声也就此完了。

    而且今天这结契要是成不了,不就相当于正举行着婚礼,一句话说作废就作废。这传出去,以后上周村的婚嫁还不大受影响?他这村长也别想做了,虽然这李家要两亩良田确实不符合契弟结契的要求,但是后来这李家小子自愿为契弟,那也就不用要这良田了,以后这家业大部分都得瑞子来继承,只要和李家点透这点就行了,这李家也不过求个保障。不过还得问问瑞子的想法。

    村长思来想去,开口道:“木匠家的,这媒妁之言,父母之命都有了,这见证人也都到场了,这结契兄弟的事也不是你说一句不算就能不算的。”

    这木匠家的立马就开口大骂:“一家子穷酸命,还想着谋算我们家的家产,我呸!”又指着周瑞道:“这养不熟的白羊狼,帮着外人来算计自己家,我就死死也不会让你如愿的……”

    木匠家的这话越说越不像样,这其中一个族老,也是木匠的大伯冲着破口大骂的肥婆娘,大声呵斥道:“老三家的,你住口,你要是再满嘴喷粪,我就替老三休了你!”

    这老三说的就是木匠,这族老是木匠的本家大伯又是族老是有权力休了她的。

    木匠家的也知道这一点,虽然还是不服气,但却不再开口,她这大伯最是个倔老头,说要休了她,就真能休了她。

    村长看着木匠家的气焰也不嚣张,开口道:“这契兄弟肯定的结,木匠家的,李家这小子契兄、契弟无所谓,就看你怎么选了。”

    李家人从村长来了自始至终都没说话,这在别人的地界呢,纵然有理,哪里有他们说话的份,还好这村长讲理,这只要结契能成,他们也不计较那些个,只是今天他们都跟这肥婆娘撕破了脸,以后肯定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即使是为了他们自己的面子,也无论如何都要给李木争个一二分。

    木匠家的看着这村长的脸色,也想明白今天这村长跟族老无论如何也得让这结契成功,便不轻不愿嘟囔着说:“周瑞只能当契弟。”

    村长又转向周瑞说:“瑞子,你怎么说?”

    周瑞考虑再三说:“周家的两亩良田本来就是拿我亲娘的嫁妆买的,这两亩良田是我应得的,我还要爷爷原本留给我的那个老房子。如果这些能给我,我就当契弟。”

    这族老大伯一听,立马是老泪纵横,“瑞子啊,我们老周家的对不起你啊!这么多年家都分了,你也别怪你叔伯,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实在是不好管啊,想不到如今竟害的你现在要去结契兄弟。”这可是要断子绝孙的呀,这句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村长一听族老这是同意了,契弟虽然一般不能分家产,但是这也不是强制的,也不去问那木匠家的意见,直接说:“瑞子,你亲娘的嫁妆自然是要你来继承的。这两亩田当初也是过得我的手,这田肯定是要归你的。你爷爷给你留的老房子也本来就是你的,你都要结为契弟了,这些个东西本来就是你该带走的。”

    木匠家的一听这心都在滴血!可是当着这么多人,村长又把话说到明面上了,又有族老大伯在,她实在是不敢像以往那样胡搅蛮缠。

    村长又转向了李铁,说:“李家兄弟,这结契兄弟啊,跟普通婚嫁一样,别管是聘礼还是嫁妆都是有来有往,你们家情况也是特殊。”

    李铁赶忙接话:“多谢村长体谅!”

    村长看这李家人也识相,也确实觉得周瑞可怜,受了那肥婆娘这么多年的折磨,今天有目共睹的确实又是这肥婆娘做的不地道,他偏帮着点周瑞也没人会说什么,便说:“这论理啊,结契弟按照嫁女的嫁妆来准备,这没有聘礼婚事也是木匠家的给安排的,这肯定的把嫁妆给足了。”

    周围的人一听都点头,这话在理,这契兄没有身家的婚事可不是木匠家的给定的,这契弟再不带点嫁妆怎么活啊!

    村长看出除了木匠家的婆娘,大家对这个结果都满意,就说:“这一般人家嫁妆三两到七两不等,我也不难为你,这嫁妆你就给五两,再加上瑞子屋里的东西都得归他自己。”

    木匠家的一听这给那贱种结契兄弟不光要给两亩良田,给个老房子,还得给五两银子,这不是要她的命吗?也顾不得那么多,大声喊着:“这不行!”

    这族老大伯一看,大声的哼了一下!木匠家的立马软了下来,小声道:“我当家的还没回来,这瑞子是老大,怎么能结契呢?”

    族老大伯一看这又是要悔婚啊,大声道:“那我同意瑞子这结契的事了,要是老三回来有意见可以直接来找我,不要说是他,就是老三他爹活着的时候,也得老老实实地听我的话!我还做不了他的主了!”

    这族长大伯以前是看着老三还在,也不好直接插手管小辈的家务事,况且也不是自己儿子,只是刚刚听村民那意思,这老三家的是想没有聘礼,也没有嫁妆的就让瑞子跟个受重伤的流民结契兄弟。现在老三不在,这婚事闹成这样,是铁定不能退了,他不出来做主,这老周家就要无法无天了!

    村长对着李木和周瑞说:“行了,你们这婚事从简,这见证人也都在,拜见了双方的长辈,这结契就算是成了。等着日后李家小子到衙门落了户,再登记一下就行了”

    这古代婚姻啊,事实婚姻远比程序婚姻要重要。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了见证人,这婚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李壮扶着李木和周瑞站在一起,两人倒也默契直接无视那木匠家的肥婆娘,直接朝族老大伯拜了三拜,然后又朝着李铁和王氏拜了三拜。

    这一起一跪之间,李木和周瑞从单身成了契兄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