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人生真是难预料

章节字数:2434  更新时间:15-05-11 21: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木虽然对目前的经济情况非常焦急,但是周瑞却非常执着的遵循大夫的话,只准李木躺在床上休息,甚至为了防止李木再次发烧不准他洗澡,李木好说歹说才获得了一次擦身服务。周瑞不是话多的人,甚至有些寡言,但是也许是一物克一物吧,虽然周瑞只是几个简单的眼神和动作,李木却不得不放弃挣扎的打算。

    虽然周瑞早就把能用的东西都搬进了这个老房子里,但是终究是缺东少西的。周瑞不得不去比较熟悉的人家借些东西。一番忙碌之后,天将将要黑的时候,李木才如愿以偿的在周瑞的帮助下开始擦身。

    看着周瑞倒出去的泥水,李木真是有种再也无法面对周瑞的尴尬,他甚至能闻到那盆泥水里散发出一股酸臭味。不知道原主到底是怎么能忍受这一层泥壳的,原本李木生活在一群流民里,他刚醒来的时候,重伤再加上极度饥饿,他根本没发现自己所散发的酸臭味,再到之后也就习惯了身边的那股味道。其实这也是无可厚非,所谓逃荒,能在找到水的时候洗洗脸都是奢侈了,哪还有人会有时间和精力去洗澡。

    李木看着周瑞默默的又端一盆热水进来,原本的尴尬就在看到周瑞那副认真的脸的时候淡化了。周瑞拿着毛巾给李木擦身,一开始李木一心想着丢人,突然意识到他们现在是夫妻,但是他们彼此还只知道名字的地步,虽然周瑞的身世李木猜到了一点,周瑞也见过李家人,可是一见面就“闪婚”,显然两人需要磨合的事情还很多。

    周瑞埋头苦干,李木也看出来周瑞不是个多话的人,甚至可能因为家境的原因导致轻微的自闭,所以只能自己先打开话题:“周瑞,你今年几岁了?”

    李木觉得背上毛巾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又恢复原有的力度,埋首道:“十六岁。”

    “咦!”李木惊讶了一下,“你看起来比我还小啊,我马上就十五了。”李木对自己的年龄默默滴汗,虽然根据户籍他才十四岁,但是这个世界上是有虚岁的,何况他作为一个拥有二十五岁的灵魂青年,装嫩实在不是他的强项,更何况以后他和周瑞要相互扶持,他可不想因为这具身体的年龄而成为拖累。

    听到李木的年龄,周瑞手上的毛巾彻底停住了,在水里换洗了一下,从侧面偷偷的仔细看了下李木的脸,真看不出来他比我小啊。

    周瑞是典型的南方人,体型比较娇小,何况周瑞这些年在继母的磋磨下,经常饥一餐饱一餐,尤其是进入了青春期后,吃不饱是常事,虽然周瑞也经常去找些吃的,但是总归是缺了些营养,所以虽然已经十六岁了,却只有一米七不到。

    因为周瑞的父亲周木匠经常要出去做工,所以家里的田也基本上都是靠他打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那个继母才想着在不分家产的情况下,费尽心思的想把周瑞留在家里当牛做马。

    而李木则是典型的北方人,天生体格比较高大。虽然在家里也不受待见,但是终归从小到大除了逃荒没挨过饿,而且原本的李木是典型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所以现在才十四岁就长到了一米七,而看李木的父亲李铁接近一米八五,可见李木还有得长呢。

    周瑞换了三次水,擦下来的水才稍见清澈,李木虽然还是觉得浑身不舒服,但是最后头又开始昏昏沉沉的,也就只能作罢。

    等周瑞把晚餐做好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了,小小的一间土屋里只有一个小小的油灯发出微弱的光芒,桌上只有一碟酱菜,几个菜馍馍,一锅稀粥,以及一个煮蛋。虽然周瑞想让李木躺在床上吃饭,但是李木表示躺的太久了,躺的全身都酸了,坚持要坐在做桌边吃饭。周瑞关上门避免风吹进来,这才小心的扶着李木披着衣服坐在桌边。

    周瑞看着桌上仅有的东西,默默的叹了口气。虽然桌上的东西足够他们两个吃饱,但是却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就这些东西还是看在他过世的爷爷面子上叔伯们才送过来的。其实上周村和下周村除了少数外来户,大多数多多少少都能算的上有亲戚,但是两个十来岁小子结契被赶出家门,和有多年恶名在外的木匠家,相比之下谁也不愿意去因为帮人而惹得一身腥,所以大多的态度都是保持沉默。

    但是周瑞结契又单独出去住,他的亲叔伯论情论理都送了些东西过来,只是这上周村多数人家也不过是混个温饱,能给的也不过是你半袋粗粮,我半袋粗面,再加上些个鸡蛋和菜馍馍也就是了。

    周瑞理所当然的把鸡蛋放到李木的面前,李木愣愣的看着这个鸡蛋,几天前还在因为不愿意跟同乡分开而被亲人抛弃,现在却有人愿意把唯一的鸡蛋放到他的面前,不知道是他太幸运了遇到了周瑞,还是原主太不幸了出生在那种凉薄的家庭。

    李木把鸡蛋一份为二,无视周瑞反对的眼神,将一半放到周瑞的碗里,“我们以后还要同甘共苦呢,现在自然也要有蛋共享了。”

    周瑞倒也没有拒绝慢慢的吃掉了鸡蛋,反而是李木几个月没有沾过荤腥,肠胃自然一时之间无法消化鸡蛋,但是他也知道必须强迫自己习惯才行。

    一餐饭下来,李木先是强忍着鸡蛋导致肠胃的呕吐感,然后又不得不接着忍受那粗粮菜馍馍所带来的割喉感,以及口感粗糙的粗粮粥,唯一比较能接受的也就是那碟比盐还咸的酱菜。所以等到最后吃完饭的时候,李木虽然填饱了肚子,但是人却比刚刚还要虚弱。

    农家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况且对现在的他们来说灯油也是金贵的东西,所以两人草草的梳洗了一下就躺下了。

    李木作为现代人的思维,他虽然天生爱好“男”,但是对于两个人睡在一起完全没有什么想法,毕竟现在就一张床,条件有限,两人现在最多也就是盖着棉被纯聊天的地步,感情要慢慢的培养。

    但是周瑞作为土生土长的古代人,想的却完全不一样,结契就是婚嫁,契兄弟就是夫妻了,一旦举行了仪式,被亲友认同了,这契兄弟就是一体了,古人讲夫妻的最佳状态是相敬如宾。盲婚盲嫁才是古代婚姻的正途,除了不安于室的放荡子,夫妻感情本都是婚后才磨合的,当然最主要的就是床上的磨合,这就是所谓的闺房之乐了。

    先前李木昏倒,他一直都是将就着趴在床边睡的,方便照顾。两人是名正言顺的契兄弟,现在睡在一起也是理所当然的,虽然周瑞不懂契兄弟的床第之事,但李木之前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喜欢他,今晚也算是真正的新婚之夜了,心里难免会紧张,李木稍微动动,周瑞就浑身一抖。

    同床共枕的第一夜,李木放下了心头大石,再加上身体疲累,反倒睡得舒适坦然。周瑞反倒惴惴难安,一夜难眠……

    多年后,周瑞每每想到新婚之夜睡死在床上的自己都有种吐血的冲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