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未婚对象

章节字数:2842  更新时间:15-01-26 22: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砰——”沧月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并猛地站起身,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大殿外走去,一朵朵冰蓝的雪花在她的脚底绽放。

    沧月走到一片湖边,坐在旁边的石头上,风拂面吹过,那头美丽的蓝发随风飘扬,煞是好看。

    本以为已经远离了喧嚣的大殿,就不会有人来打扰她的进修了,可她没料到的是南公燕和凌瑞竟然也会追过来。

    “尔等为何出来。”沧月开口问道。

    “当然是跟随着您了!难道你忘了?我们是情侣啊!”南宫燕不屈不挠得厚着脸皮回答道。

    “情侣是何物?”凌瑞听到这陌生的字眼,便好奇地追问,因为他活了这么久,学了这么多年的书,实在是没有听过‘情侣’这个词。

    “哼。”沧月冷笑一声,“孤从来不需要这种会拖孤后退的东西,毫无任何意义。”沧月在一块较为干净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完全不管他俩的瞎扯,自顾自的在试着开通自己的第八感。

    “孤劝你们赶紧滚,不然把孤惹急了,孤会忍不住杀了你们。”沧月闭上眼,试着在找体内的元素。

    “好,我马上退下,”南宫燕一听这句话,浑身打了个寒颤,虽然不肯罢休,但也只能无奈的听从沧月的吩咐,要不然,自己的小命可就不保咯!沧姐可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那!

    南南宫燕刚想退下时,瞥见一旁的凌瑞还在看着沧月若有所思,不肯离去,南宫燕只得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他赶紧走人。

    凌瑞似乎懂了他的意思,但又邪魅的一笑,挣开南宫燕拉着他衣袖的手,,不管南宫燕的制止,径直朝着沧月走去,大胆地蹲在她前面,深情地看着她,“我觉得她是个很特别的女孩,我决定了,我要。。。娶她!”

    “什么——”南宫燕不可思议的大喊道,十分生气,“你凭什么娶她,你凭什么看着她!”

    “凭什么?”凌瑞转过头,反问道,“凭我是北冥国大皇子的身份。呵呵,你呢?凭你是南幽国二皇子的身份?呵,真实可笑。”

    “你!”

    沧月才懒得听他俩瞎唠叨,想了想还是往大殿内走,让他俩在外面吵吧。

    “沧儿。。。。。。”

    沧月走到大殿中央时,便听到千闽月叫她的声音,她便停住脚步,暮然回首,回眸一笑:“皇上有何事叫孤?孤的乳名可不是你想叫就叫的哦。”

    “沧儿。。。我。。。”千闽月顿时哑口无言,心里纠结到底要不要把心里话说出来,他怕对不住她,但又想到自己是堂堂君王,又不得不说。

    沧月一听千闽月突然不再用‘朕’这个尊称,而是用‘我’,沧月顿时感到有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是自己的错觉么?

    “皇上,有何事便说,不用磨磨唧唧的。”沧月貌似有些许的不耐烦,要知道,她还得去查清楚自己的身世,最好让自己与这个狗皇帝脱离关系。

    “沧儿,朕要为你安排一门婚事。”千闽月还是碍于自己是个堂堂君王,脱出了口。

    语毕,话题被顿时引爆,似乎比之前的那两件事更为火爆,热度更高,大家便欣喜了,这一次的圣上生辰,是他们过的最有热闹的一次,无数劲爆话题都在这一地点,这一时间被引爆了。

    殿外两人一听见要为七公主安排一门婚事,都纷纷用内力飞了进来,想要再一次确认事实,到底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还是皇上真的要把七公主嫁出去。

    “这七公主才从荷花池里捞出来没多久,皇上就要把她嫁了呀?”

    “唉!不过,七公主自从醒来后,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不仅不痴也不傻了,还聪明了许多。”

    “是啊!肯定是老天有眼,看到了七公主凄惨的人生吧!”

    正当人群聊的够嗨时,凌瑞对千闽月说道:“尊敬的皇上,本皇子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要娶一位王妃。”

    什么!人群被再一次的轰炸了,听到凌瑞的这一句话,大部分女子都再说什么什么自己干嘛不再打扮的好看点,穿的华丽点什么的。

    唯独沧月,仍是面无表情的想着自己该如何调查自己的身世,无不顾及喧嚣的场面。

    其实真正令人感到吃惊的是一直处在无妻室,无妾室的凌瑞,如今都17了,竟然在此刻要求娶妃子!

    “父皇——”之前一直保持着淑女的萝月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一句话,便实在是忍不住了,对着千闽月撒娇着,她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嫁给凌瑞。

    千闽月懂了自己宝贝女儿的心思,转头笑道:“好啊,凌公子,在场有那位女子能够得到北冥国大皇子的赏识,朕就把那位幸运的女子许配给他!”

    他想,以自己女儿的姿色与才艺,肯定夺取凌瑞的心。

    萝月毫无忌祀的笑了一声,转身走入内殿,换了身舞衣。接着走到大殿中央,对着大家喊道:“我为大家带来一段舞蹈——霓裳羽衣舞!”

    “哇哦!”众人一听这舞蹈的名称,便开始吆喝以来,这可是一曲难度很大的舞蹈啊!

    “来人,备乐器!”千闽月大喊道,忽的,从内殿出来几位奴婢,个个手端上等乐器,走到一定的位置坐下,征得萝月同意后,便开始弹奏起来。

    一道极为优美的音乐划过整个大殿,中央的女子便开始舞动起来,如彩带一般的美丽,众人看着四公主,不得移开视线。

    一曲终,众人纷纷鼓掌,萝月起身笑道:“萝儿想为父皇弹琴一曲。”

    千闽月“嗯”了一声。

    萝月连忙道:“大家都看到了我的舞蹈,想必七公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萝儿想要沧儿为我配舞,可否?”

    沧月闻言不由无语,冷笑。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紧绳,现在对于萝月,不管她说什么,只要扯到自己,她都相信没有什么好事。

    千闽月听得萝月夸赞沧月,略显苍老的脸容立刻堆笑出一朵菊花来。

    “好,当然好,你们俩姐妹一起上阵,别人羡慕我们雪月国还羡慕不过来。”

    沧月刚想拒绝,南宫燕和凌瑞已担忧地看向她,问道:“沧儿,行不行?今天人很多,要是不行别勉强。”

    听到他们俩的关怀,沧月想到,从前的那孩子,最害怕的就是有人的坏境,所以她的才华才不被外人所知。

    想到这,她到口的话立刻一变,“既然姐姐想要弹奏古琴,那沧儿就献丑相陪了。”

    说完,她一掀长裙,袅袅步出。

    萝月已经坐到了高台中央的古琴前头,她望了一眼沧月,以长长的指甲拨动了一下弦,发出“铮”的一声,声音悦耳动听。

    小桥流水般悠长的曲子从她手下缓缓流出,四周立刻沉寂下来。

    萝月的琴音渐渐入境,沧月才挥动水碧的长袖随意舞起。琴音美艳,舞姿妙曼,瞬间夺去了场上所有人的目光,惊艳不断。

    沧月有意要以这具身子的才华将萝月打压下去,舞得十分投入。

    腰姿若柳,长发如流水,纤臂如蛇,或俯或仰,或立或旋,或蜻蜓点水,或春燕剪尾,或凤朝九天,众人被沧月的变幻莫测的舞姿舞得眼花缭乱,连连惊叹,如同一朵朵碧绿的新荷在九凤台上次第而开。

    凌瑞的身子前倾而坐,呼吸粗重,眸光有如上了胶似的,痴迷地粘在沧月身上再也无法离开。

    看着女人如长蛇般摆动的腰肢,南宫燕有些失神。

    萝月弹得很是入神时,忽然一个转眸,瞧见令人的眸光灼热地盯着沧月的身影,动作立刻一滞,萝月的心神一乱,手下的曲调跟着乱了起来。

    沧月侧头淡淡睨了她一眼,却没有停止舞姿,而是一甩长袖,轻盈地踮起脚尖旋转起来。

    周围的人似乎没有注意到琴音已乱,而是大声拍手叫好起来。

    萝月一咬牙,按压住内心满腔的怒火,忽然一声“哎呦”,放古琴的矮凳没有任何征兆地向前倒去,她整个人也扑向了琴前方的沧月。

    沧月利用舞蹈一个转身躲过她,看起来就像是不知萝月倒下,仍继续自己的舞蹈一样。

    沧月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早知道她存了不善的心思,却没想到她竟想把自己的衣服扯下来。。。不过却没得逞,反倒自己有失仪态。

    正当沧月内心嘲笑萝月愚蠢之时,一道好听的声音缓缓划过。

    “我决定了,我要娶七公主!”

    “你!”

    。。。。。。。。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