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平衡

章节字数:4162  更新时间:15-07-06 00: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晋国都城大殿之上,气氛略显尴尬,大皇子想利用小天来削弱凌家的势力,却没想到晋皇却认定小天为郑国的奸细,来挑拨晋皇与凌家的关系,从而扰乱军心阻挠晋国向郑国进军。

    小天冷冷的看着晋皇,说坚定的说道:“我们郑国人没你想的那么卑鄙,你以为我们不敢跟你们开战么?你也太小看我们了,我们时刻准备着和你们决一死战。”

    “呵呵,狂妄小儿,还妄想跟我晋国开战,负隅顽抗早晚死无葬身之地。”晋皇冷笑道,不过也在暗中打量小天,想从小天的神态中,看出小天在说谎。

    小天坚定的眼神,让晋皇有些相信小天所说的话。

    晋皇并不是一个老糊涂,他明白凌家与宇文家的恩怨情仇。凌傲天对宇文兄弟出手并非没有可能,更何况秦勇是自己的心腹,多年前只身前往郑国卧底,为晋国搜索一切情报信息,为征伐郑国打下基础。晋皇思索再三,为了权衡朝廷上的势力,让他们相互牵制,能够更好的约束管理他们。

    不管真假,晋皇也决定利用这次机会,平衡朝中势力划分。之所以对小天提出质疑,一为了试探小天,二一国之君听信一个孩童之话难免有些荒谬。

    “父皇,我想秦勇能够将他从郑国送回,就说明此事大有文章,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请父皇三思。”姬子灵说道。

    晋皇略做沉思,说道:“恩,容我考虑下。”

    这时,有人禀报,宇文家主宇文空在殿外求见。姬子灵早已通知宇文空赶到大殿之上,共同游说晋皇削减凌家实力。

    宇文空一进大殿,就开始嚎啕大哭。

    “陛下,你要为我做主,呜呜……”说着宇文空已经泣不成声。

    “老爱卿这是为何?有什么让你如此悲伤。”晋皇明知宇文空是因为他痛失二子,却假装不知道。

    “陛下,老夫年轻时候随您征战沙场多年,统一晋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一定要为我做主。我的两个爱子,龙儿,豹儿被凌傲天所杀。你若不为我做主,我也不活了,呜呜……。”宇文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爱卿,放心,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晋皇安慰说道。

    这时,大殿中又来了两个人。

    来者正是晋皇的二儿子,姬子明和凌家家主凌啸。

    原来,姬子明得到暗报,说姬子灵从郑国带回一人,去见晋皇。正好凌啸也接到暗哨的飞鸽传书,说凌傲天杀死宇文龙兄弟二人后不知所踪,而大皇子从郑国带来的人是最后一个见过凌傲天的人,这才迫不及待跟随二皇子一起来大殿中想要询问一些凌傲天的下落。

    “父皇,儿臣来为你请安,哦,大哥也在别来无恙。”姬子明瞥了一眼姬子灵说道。

    “陛下,老臣凌啸拜见陛下。”凌家家主凌啸道。

    “哦,你们两个来的正好,我正要派人去传你们两个。”晋皇面色阴沉道。“有人从郑国带来一人,曾亲眼见到凌傲天,斩杀宇文龙兄弟二人。我想这件事,凌老要做出解释。”

    “凌老头,你还我的两个儿子。”说着,宇文空就上前去抓凌啸。

    “宇文爱卿,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不得无礼。”晋皇脸色一沉怒道。

    宇文空看着晋皇,叹了一口气,站在了一旁不在言语。

    “陛下,这绝对不可能的事,虽然我们凌家与宇文家有解不开的仇恨,但我儿一定会顾全大局,绝不会在我们用人之际,杀害宇文兄弟,这绝对是谣传。”凌啸吓得跪倒在地说道。

    他清楚的知道在这战争时期凌傲天杀死宇文兄弟会对晋国产生多么恶略的影响,他更清楚凌傲天确实杀死二人,曾经凌傲天向他说出计划时,他也是点头默许的。晋皇绝不会轻易饶恕凌家,所以必须一口咬定凌傲天没有杀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凌啸更明白晋皇这个时候提出这件事,肯定是大皇子在晋皇面前鼓动游说的,大皇子必然会利用这次机会针对凌家,稍有不慎,凌家将陷入万劫不复的绝境。

    “父皇,想必是听信了某些小人的谗言吧,凌家一直以来忠心耿耿,这次征伐郑国更是主动请缨。凌傲天绝不会胆大妄为到这种地步,阵前反杀本国大将自寻死路。”二皇子姬子恶狠狠的扫了一眼,姬子灵和小天道。

    姬子明也不是泛泛之辈,岂能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凌家受削也就意味着自己减弱了皇位的竞争力,保全凌家就是保全自己。

    “若此事为真,那么凌家就有通敌之嫌,有通敌之嫌那就是满门抄斩的罪过。一个手握重兵的人通敌,对晋国那可是一场不敢想象的灾难。”晋皇抬头仿佛在自言自语道。

    凌啸此时心虚无比大气不敢出,冷汗湿透衣背,双腿有些发软,他深知晋皇说的出办的到,对待奸细叛徒,晋皇向来不会手软,甚至会非常残酷,恶毒。

    姬子明暗道不好,看来父皇真的听信了大皇子的话要对凌家下手。

    姬子灵却在一旁显得格外的轻松,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仿佛看到了满满的希望。

    “陛下圣明,万岁万岁万万岁。”宇文空在一旁满脸兴奋的恭维道。

    “不过,说凌傲天残杀宇文兄弟,却是证据缺乏信服力,凌傲天又没回来无法对证。但是秦勇的话又不得不信,更何况这里还有个人证,这真是叫我为难。”晋皇揉揉眉头,做出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低语道。

    一听晋皇如此说,凌啸这才长出一口气,至少死罪是没了,但晋皇又不放心,必定会有其他的惩治方法。

    凌啸心理明白,晋皇这话完全是说给他听的,能不能让晋皇放心就全看自己怎么做了。

    “父皇,对于奸细,叛徒决不能留情,姑息养奸,后患无穷,请父皇三思,为晋国的将来多做打算。”大皇子姬子鼓动道。

    “父皇,对于,奸细叛徒,当然不能留情,但是凌家世代忠心耿耿,更是辅助父皇登上皇位功不可没。更何况,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听信一些不三不四人的话,就冤枉老臣,恐怕让群臣心寒,让朝廷不稳,谈什么将来。父皇三思。”二皇子姬子明极力劝解道。

    “陛下,宁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个,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宇文空大声说道。

    “陛下,老臣冤枉,我凌家世代忠良,何时出过奸细,叛徒。”凌啸老泪纵横的哭道。

    晋皇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踱来踱去,最后说道:“此一时比一时。若是他时,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现在正是两国交战之际,若是出了差错,恐怕被占领会是晋国。现在就下决定处置凌家的确又有些仓促,更何况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有损我军声威。如何是好呢?”晋皇一脸惆怅,眼角扫了一眼凌啸说道。

    姬子明现在恨不得一刀宰了姬子灵,一口气生吞了小天,却又不得不隐忍。

    “父皇,何必为难呢,只要解除凌家的兵权,让他们在战场上去杀敌立功,证明自己就可以。”大皇子姬子灵听出晋皇话中的意思,想要搬倒凌家是不可能了,但是削弱凌家还是大有可为。

    二皇子怒火中烧,却又无法反对,唯有这样才能保存凌家,又让晋皇放心。心中怒骂,姬子灵阴险卑鄙无耻。

    “父皇,大哥,言之有理,多谢大哥说了句公道话。不过,解除凌家兵权恐怕不太适宜,凌家各个都是将帅之才,有统领千军万马之能,若如同士兵一样上阵杀敌,传出去岂不让耻笑,父皇不会用人,更何况对战局也不利。”二皇子语调重点强调在‘多谢’二字之上。尽最大努力保住凌家。

    “呵呵,我的两个儿子,果然聪明绝顶,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灵儿主意不错,明儿考虑的很周到。既然如此,那就削去凌家半数兵权,去战场为国效力,用战功来证明你们的清白。”晋皇揣着明白装糊涂说道。

    晋皇岂能不知道,两个儿子暗中争夺皇位之事,为了权衡两个儿子的势力,他只能这样做,竞争才有动力,才会竞选出更优秀的接班人。

    凌啸心理有苦说不出,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说道:“多谢,陛下。”

    “好了,你们大家都退下吧,我还有事要处理。”晋皇摆手示意众人退下。

    众人行礼,纷纷退出大殿。

    整个过程,小天就像个局外人,在看戏一般。

    等出了大殿,二皇子姬子明说道:“大哥好手段,他就是从郑国带回了的那个证人么?”姬子明指指身后的小天。

    “不是手段好,是事实如此。没错就是他,他是我的贵宾也是晋国的功臣。”大皇子姬子灵说道,言下之意小天是我的人,你不要想伤害他。

    凌啸突然走过来施礼说道:“大皇子,老臣有个不情之请。”

    “哦,请讲。”大皇子笑道。

    “我想请问你这位贵宾,可知道小儿凌傲天的下落。”凌啸说道。

    小天走了过来,盯着凌啸,说道;“你就是凌傲天的父亲?”

    “不错,正是,不知小兄弟为何从一开始到现在都以如此恶毒的眼光盯着我看。”凌啸疑问道。

    “哼,凌傲天他杀了我的父母双亲,早晚我要找他报仇雪恨,凌傲天去了哪里,我也不清楚,他杀死宇文龙之后,带伤逃进了山林里,怎么他没有回来?哼,若是他回来麻烦你告诉他,早晚有一天我会来取他的项上人头。”小天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得知凌傲天没有死只是负伤逃走了,凌啸心中紧绷的弦也松了下来,生怕凌傲天出事,凌傲天从出生到现在取得的骄人的战绩,一直是凌啸的骄傲。

    凌啸盯着小天看了看,随后笑着摇摇头,不在说话,离开皇宫。

    凌啸作为老一代的高手修为元婴后期的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小天除了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强些,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没有修炼过任何仙法,跟凌傲天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不可同日而语。想找凌傲天报仇,听起来比天大的笑话还有好笑。

    姬子明轻蔑的看了一眼小天说道:“还以为大哥找了多么厉害的高手,原来就是一个毛孩子,大哥你的眼光越来越差劲了,这修为……哈哈……”

    不等,姬子灵回话,姬子明转身大笑着离去。

    大皇子尬尴的看了一眼小天,说道:“不管怎么说,你已经帮了我的忙,凌家的实力被削弱了,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和凌家仍然是鸡蛋碰石头。我先把你安顿下来,其他的我们从长计议。”

    “听从大皇子安排。”小天清楚这就是在过河拆桥,本来也没有想完全指望大皇子。

    “宇文空,你帮他在晋国安排个差事让他在晋国安顿下来。”说完之后,姬子灵扬长而去。

    人之所以被利用,说明你还有价值,没有价值你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小天并没有沮丧,他已经决定在晋国生活下去,在这里充满了危机,只有在这种如履薄冰,战战兢兢高度危险的情况下,才会更有利刺激自己成长,磨练心智更早的成长为一名绝世强者。

    “跟我走吧。”宇文空冷漠的开口说道,现在宇文空满心都是失去儿子的悲伤,更本就没有把小天放在心上。

    小天看着满心失落悲伤的宇文空内心有些不是滋味,毕竟这是自己的姥爷,虽说没有什么感情,但看内心仍有些同情。虽然死的是两个对自己无情无义的舅舅,但毕竟血浓于水,血缘关系不容否认的。

    小天没有跟宇文空相认,他也不知道到相认后,会是怎样一种结果,是像舅舅一样对自己痛下杀手,还是关爱有佳。

    不管怎样,从小他就听爷爷说过远古禁令的传说,他就是违背这个修仙界禁令的产物,传到修仙界,恐怕修仙界将不会再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小天不敢想象,所以他选择沉默不相认。除非他强大到能够打破这个远古禁令。

    “宇文前辈,我们去哪里?”小天问道。

    宇文空转过身,道:“跟我走,我给你安排个差事,以后就全靠你自己了。”

    突然老爷子发现了什么,惊讶的盯着小天上下打量起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