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章 彼此改称呼

章节字数:2721  更新时间:15-05-18 23: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为我的行为道歉。”

    两个人的休息室,沈轩锦没有一点犹豫地向楚毅道歉。

    他对钟雅静说的那番话都是他心里想的,就算那些话再过分,他也觉得对钟雅静有什么不好意思。他对女士可以是绅士,但不代表着对方做了任何事,他都会因为对方女人的身份而原谅。

    尤其是在钟雅静针对的对象是他这辈子唯一喜欢过的人时。

    他为楚毅感到不公。

    只是,他的那番话,虽然从本质上是为了维护楚毅,可他明白,那对楚毅来说,同样是伤害。

    他出面,楚毅会难堪,可他不出面,楚毅会因为钟雅静的话受到更深的伤害。

    谁说男人就不会痛,不会难过,他们只不过是把痛和难过藏在心里,不会轻易说出口罢了。

    “我没事。”

    楚毅因为他的话愣了下,迟钝了下才摇头,只是脸色和说出来的话完全不一致。

    怎么会没事,即使从小到大从来没享受过父母给予的亲情,但谁心里都会有所期待,尤其是钟雅静那么多年都没出现,就算很小的时候对钟雅静有过模糊的不好的印象,也都随着岁月的变迁,坏的印象全都变成了好的期待。

    一个连他的命都想要,一个雪上加霜,这就是他的父母,生出他的人。

    “你在这等下。”

    虽然不知道楚毅要去做什么,沈轩锦还是点头看着楚毅离开。

    楚毅很少主动说些什么,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沈轩锦也不想让对方觉得他的话可有可无。

    触碰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沈轩锦心情好了些,正如他刚才宣布,他们如今是合法夫夫,真正成了彼此的另一半,承当分享彼此的高兴和不高兴。

    脸上热辣辣的,沈轩锦踏进卫生间,借着立面的镜子终于看到这张脸此刻的情况。

    难怪觉得疼,已经能明显看出肿了,跟嘴里塞了颗糖似得,自娱自乐地想着,这张包子脸看上去似乎更容易亲近些。

    钟雅静那一掌打的确实不轻,当时被沈轩锦的话刺激到了,她根本就是丧失理智,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说她不如何宛如。

    听到开门声,沈轩锦猜应该是楚毅回来了,也不再欣赏那张看上去有些凄惨的脸。

    待会儿去找谢砚拿点药好了,不然这张脸确实不好出去见人。

    爷爷说后面有部分媒体也会到场,盯着这张脸,估计会成为大家茶后闲聊的话题。

    楚毅已经到了沙发边,正看着他,眉头微微皱着,似乎有些不高兴。

    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和楚毅挨着,“怎么了?”

    想着是不是刚出去的这会儿又遇上钟雅静或者楚阳州了,不过应该不可能,钟雅静那边季东肯定不会连人都看不好。爷爷他们在外面,楚阳州暂时应该也不会离开会场。

    或者是楚毅自己过去了?

    看着楚毅朝他伸手,沈轩锦倒是没躲开,只是有些好奇。

    “呲……”

    还泛疼的脸被戳中,太过突然沈轩锦一时间没什么防备,忍不住呲疼出声了,不过声音在半路上戛然而止。

    有些惊讶地瞪大眼看着楚毅,沈轩锦怀疑这一刻的楚毅被季东附身了。

    楚毅一脸平静,一点不好意思的情绪都看不出来,嗯,就冲着表情,肯定不可能是季东那二货伪装的。

    非但如此,楚毅这时候竟然开了金口,问道,“疼吗?”

    沈轩锦不信楚毅没听到他刚才的呲疼声,就算没听到,楚毅也肯定看到他刚才的表情。

    所以,楚毅真的是关心他疼不疼,而不是幸灾乐祸吗?

    “不疼。”

    虽然火辣辣的,但这点疼他还是能忍受的,至于借机撒个娇,扮个弱,沈轩锦的字典里从来没见过这些。

    他也真的不觉得他说疼就会换来楚毅的在意。

    不过,事实总是喜欢打脸的。

    看着楚毅从口袋里掏出一管药膏,拧开,挤在食指肚上,抹上他的脸,就算冰凉带着刺疼的感觉传来,沈轩锦也还是被他见到的震惊得没回过神来。

    楚毅抹得很认真,动作也很轻,不想刚才故意戳沈轩锦那样,给沈轩锦半张脸上完药,都没再听到沈轩锦发出过呲疼声。当然,也是因为沈轩锦此刻的痛觉神经有些失灵。

    一直到楚毅松开手,开口说,“这药消肿效果不错,不会留疤”,沈轩锦才相信,不是梦,是真实。

    可是,比梦还美,比梦还甜蜜。

    “谢谢您,楚毅。就算留下了也无所谓。”

    不止是为了药而感谢,他感谢的是楚毅给予他的温情,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楚毅对他一丁点的温柔,都会被赋予特殊的意义。

    是真的觉得留疤也无所谓,日后那道疤会提醒他今天的幸福。

    “我应该做的。”

    他无法对沈轩锦敞开心怀,他待人冷淡,但他的心却不是完全冷的。

    沈轩锦的伤是为他而受的,那个时候,虽然很难堪,但他心里还是感激于沈轩锦出现的。

    他不是圣人,面对亲生母亲的那番话,他只能用面无表情掩饰心底的翻涌。

    沈轩锦也听懂了楚毅这句话的潜台词,不再在这件事上纠结,那些不开心的事,该早些抛之脑后。

    趁着两人之间的气氛还算不错,沈轩锦提出了很早就想提的事,“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彼此换个称呼?楚毅,楚毅,连名带姓地喊,被人听到肯定又会找茬。”

    两个字,这样连名带姓地喊,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沈轩锦的声音本就冷淡,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也是淡淡的,他这么喊楚毅名字的时候,确实听不出多少亲近。

    季东当年拒绝沈轩锦连名带姓喊他就是出于这个理由。

    不过,这件事被沈轩锦这么郑重其事地提出来,楚毅也是愣了下。

    虽然他心里依旧觉得,就算结了婚,两人之间也不过是那一纸交易,再亲密能有多亲密,只是,看着沈轩锦此刻眼里的交织着的紧张和期待,那些话说不出口。

    点头,顿了下,又道了声,“轩锦。”

    阿锦,他喊不出口。

    沈轩锦倒是也没失望,这样的结果他已经很满意了。

    眼睛微微笑完了,从善如流地改了称呼,“毅。”

    楚毅却是皱了皱眉,似乎不喜欢沈轩锦这个称呼,片刻后,才听到他说,“你跟爷爷一样,叫哲怀吧!”

    眼角的笑意有些僵住了,嘴上却道,“好,既然这样,那你喊我颜卿好了。”

    哲怀,颜卿。

    他懂楚毅为何不喜欢他喊那个称呼,他也不想去比较,现在的楚毅是他的,他的哲怀。

    只是,最初的甜蜜终究染上了些淡淡的不能说出口痛。

    另外一间房,两位从宴会厅离开的老太爷都在,两个人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喜庆,反而有些铁青。

    沈老太爷脸上能看出明显的薄怒,楚老太爷则是有些疲惫。

    “阳州越来越不像话了!”

    拐杖的声音敲击着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要是楚阳州在这里,说不定沈老太爷真的会一拐杖敲过去。

    “老家伙,我愧对你,也愧对颜卿啊!”

    楚老天爷倒是没被吓到,而是歉意地看着沈老太爷。

    沈老太爷这次却没有安慰他,看得出来,他这次真的是没气到了,“你愧对的还有哲怀。”

    看,沈老太爷这护短,护得有够明显的。不止孙子要护,‘孙媳妇’也得护着,结了婚就是他们沈家的人了,至于谁嫁谁娶,嗯,反正以前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无所谓,不用计较这么多。

    这事不怪沈老太爷火气大,实在是楚阳州做的有些过了。耍些小手段也就罢了,就算是把钟雅静找来,看在那本烂账的份上,沈老太爷忍忍就过了,只当安慰自己楚毅结婚钟静雅这个当母亲的来参加一下也没什么不对。

    可!

    看着厅中央那血染的早就已经死绝了的猫,沈老太爷刚压下去的怒火又涌了上来。

    ---三千大章献上,接下来也会尽量多更的,O(∩_∩)O~,求别抛弃,~~~~(>_<)~~~~,说好今天把结婚这一块写完的,结果又是一发不可收拾,明天还得再来一章应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