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屠杀的异族颜色

章节字数:5922  更新时间:15-04-28 2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泽西岛,吉普赛人聚集的城市,这里有英格兰,苏格兰,吉普赛,甚至有法兰西人,教廷和国王对这里的人民管辖较松,而奇怪的是,这里的人能够和谐相处,社会秩序并没有太多混乱,甚至要比英格兰和法兰西都要安定的多。

    “令人悲伤的雨一直下个不停,雨水像是有魔力似的,将我和这里紧密联系在一起,透过太阳,我们自以为我们是蒙受太阳恩赐的种族,理所应当瞧不起贱民,而今天看不见太阳,我们与那些贱民还有什么两样?”庞特尔在他的日记里这样写道,自从来到这里已经有些日子了,到处是连绵不断承载雨水的池塘,马车陷入泥沼,马蹄好像要生蛆一样,众人不得不将它的蹄铁加固了一下,然后再弄上一些保护措施。

    没有经验的人来到这里,肯定是热锅上的蚂蚁,凯梅洛特市法院的律师们和考察团团员们发现,必要的时候他们还得请求吉普赛铁匠的帮助,因为当地的吉普赛人知道用什么样的金属能够让马蹄在价格低廉的蹄铁上显得更牢靠而耐用,英格兰的套路和规矩在这里明显不太管用。

    吉普赛人会知趣的和这些天选的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他们会显摆把玩自己胸口的各种银十字,时而亲吻时而抚摸,这代表了一个民族的精神,但在有些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第二晚,庞特尔似乎已经改变了对吉普赛人的看法,他点起牛油蜡烛在花园的月光下石桌上写到:

    吉普赛人往往会聚集在喷泉,花园,以及各种台阶上,比如数百年前圣杯降临的神台,那一处满是石块和瓦砾的地方,被称为是泽西荒原的空地,就是他们的乐园,遗憾的是经过证实,那里并不是圣杯的确切地点,难道我们还要为此去打一场不成熟的官司吗?律师是闲的找事的,但至少他们也知道怎样计算成功的概率,但相同的情况,如果换成一个人发现了圣杯另一个人不相信的话,并且相信的人是英国人,不相信的人是吉普赛或其他五颜六色的种族,那么我们会很乐意接下这个活的,如果是贵族的话那么所有律师事务所都该来竞标了。

    随从的几名年轻人本着上帝的尊严不容侵犯,贱民应该被驱逐的心态去驱赶他们,他们便知趣的离开了那里,有趣的是,几个小时之后又来了一些人,经过了往返几次,我们已经分不清楚那些到底是什么样的吉普赛人了,如果第一波吉普赛人姓史密斯,那么这一次他们就可能姓莫尔科了,我们是从他们的牌子上认识的他们的姓氏,他们很乐意地将自己得牌子举的很高,他们高兴别人光顾他们的生意。

    他们一般多才多艺,能歌善舞,一群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老少妇孺皆有的包袱矮人,我们喜欢这样戏称他们,他们像是童话里的矮人,据别人说吉普赛人也喜欢这样的童话故事,难道他们把自己写进去以求我们理解他们吗?我可能会好点,但英国人貌似只会嘲笑他们的愚蠢,殊不知那些愚蠢一半都是他们自己捏造的,再有一半啊,就是那些坟墓里躺了几百年的老掉牙的话题了,竟还有人不厌其烦。

    “还在一个人写日记,这样的才当个律师有点太委屈你了,我的庞特。”“没事的海斯,我尽量会不耽误工作,怎么样了,明天要去取证吗?”“你认为这是好消息?”“奥特兰多光着脚板在家里等着这段证据,我们还能怎样?”“他的度夜难眠是他的自我谅解,你我何必理会一个老古董的意思。”“老古董吗?奥特兰多不出猜测的话还不到四十岁,怎么想也不会。。。”“二十五岁的男人啊,五十岁的面孔,这话你是听过的吧,形容吉普赛老男人的鬼话,竟也在英格兰的少古董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明天也许我们还有点时间,怎么,不高兴吗?据说是手续的核实问题,国王要求这样,天知道那些苏格兰叛军对他们做了些什么,国王这么紧张。”“信还有多久能来?”“很快,不过,感谢上帝,感谢那些苏格兰孽种吧,因为他们的行为我们又多了一天的假期,不想在泽西好好玩玩吗?我们明天去钓鱼怎么样?”

    庞特尔把日记本合上,在石凳周围看着一边的海斯潘科:“呼,不觉得我们应该出去走走吗?也算是饭后的消化。”“真有意思,东方的词汇吗?”“你指望那帮传教士能为我们带回来什么?”“他们经常呼吁,大英帝国出航的船带着圣经,看见土著居民手中都拿着黄金,可等到他们返航的时候,传教士极个别的拿着黄金回国等待发财,圣经全都留在了土著手里,我的天,上帝会同意那些土著人侮辱我们的圣经吗?”“掠夺者什么时候能祈求上帝保佑了?连圣经上的东西都无法理解,还能指望他们能传授给谁道理呢?”“你是说。。。”“还记得二百年前的黑死病吗?掠夺,杀戮,讨伐,到处是难民的尸体,高贵的人啊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拿着十字,胸口也是,额头有圣水,他们却说,他们不能忍受肮脏的玷污,这是在消亡我们的生命,这句话灵验了,死者消亡了活着的人的生命,这也就是,他们的复仇吧,世上没有任何一种死亡是毫无价值的,或是警示,或是怨念,或是执念,但无论如何,想要剥夺他人生命,并且给上帝泼脏水的人,最终下场会比所谓的堕落的贱民,还要肮脏的死去,想想看,先死的人饿死的干干净净,没有疾病,而后死的呢,是被瘟疫折磨掉精神,传染全家,健全的壮年看着身边一个个的同伴接二连三的死于夜晚,自己的生命也将走到尽头,这些惩罚,也比地狱好不了多少吧?”“知道我为什么要做律师吗,我的好朋友,我不想看到那些悲剧再次重演了,我要用我的嘴巴,最终站在国王的面前劝说他放下架子,放下歧视,千百年来,我们一直在探索适合人生存的道理,疾病,饥荒,死亡,一直在困扰着我们前进的步伐,我们打败了罗马,击败法兰克,西班牙,我相信我们会是一个强大的英格兰,一个独立自主的英格兰,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前进并胜利的信心,没有,而上帝却在不断的惩罚折磨着我们,他毫不留情的让黑死病,瘟疫,潮湿,严寒,肆意席卷这片大陆,像是恶魔一样任意掠夺女人和儿童的生命,让男人服从那些劳役,他还是不是我们的上帝啊!”海斯潘科的眼中晶莹的泪花流转,回忆起数百年来祖国的种种磨难,谁能不质疑,上帝,到底在哪里?

    “清醒一下,我的朋友,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上帝的错!上帝是在考验我们,而这些灾难,是我们自己降下的,是我们自己埋下的祸患,上帝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他只是希望英格兰在水深火热的蛹里蜕变,蜕变一个崭新的世界,他也相信那会很快到来。”

    晚上,泽西市街巷上,只有那些吉普赛人还在不知疲倦的占卜着,在他们的眼中好似永远没有劳累,庞特尔记得几年前曾在父亲的书架上看到过一句话:“吉普赛人,是一生都在奔波的种族!”

    不知不觉间,有点羡慕那些流浪的民族了,没有地点,没有留恋惋惜和悲伤,没有国家,没有包袱,他们看淡了世间的一切,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在各个国家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希望得到别人的同情,他们竟有点类似于那些穷传教士,不一样受到人的轻视和不理解吗?但有什么关系?人始终是要为了自己活的,不然这个人肯定无法立足,无法忍受批评,就意味着放弃生命,逃避责任,最终以极为荒诞的方式结束自己的一切。

    街上突然传来了急促的号角,像是利剑刺穿美好的黑夜,随后一大波骑兵冲上来,在那之前,只见行人匆匆离开街道,只有一些吉普赛老人腿脚不便,或者是初来乍到并不懂人群为何好端端的突然散去,随后那些骑兵粗暴无礼的冲撞掉了吉普赛老人的占卜台,为首的一个勒住马,怒气冲冲的跳了下来,用熊般粗壮肥大的手臂抓住了那个老人的领子:“你是白痴吗?没有听到骑兵的号角?”随后一个抖手,将老人推到喷泉里,一旁的家属连忙救人。

    这种暴行经常发生在这种边境小镇里,据说战争频繁的时期一天这个城镇能易手六次,每个饭点之前都有两次,不过好在谢谢那些人至少还知道人要吃饭。

    两个律师面对这种人选择了消失,毕竟这种事情都见怪不怪了,士兵是贵种呵,学了几天的剑法就几乎不懂人是怎么一回事了。

    第二天一早,也许是经过一夜的休整,那些骑兵竟像是野兽一样不知从哪里唤来了同伴,打砸抢掠一路好不痛快,来的时候适当的还有点礼貌,熟悉过来就成窝里斗了,据有关人员说是某个骑士营下了赌注,或者说国王昨晚喝多了下的混蛋命令,在那时候,一个地区自封的王当天便可以行使权力,当然民众在当天也可以选择将他废除,在权利和都城没有巩固的时候趁早起义是最方便的。

    国王闹翻脸可以说成是商量好了的,那么平民自然也一样可以说是商量好的,毕竟都是信上帝的嘛,多方便?但跟对方就不用商量了,那种时候上帝就管不着了,有的阵营说天使的翅膀长在屁股上,那么他们恨不得天下都要革命,有的阵营反驳说应该长在胸口,那么能够和解的要请律师打官司,不好和解的就得下战书了,其实这次差不多也是这种鸡毛蒜皮一般的事情。

    庞特尔等人被一阵喧嚣所吵醒,在酒馆门口看见了外面一群头戴红花羽毛,帽子上十字标志的军团,正在书店,澡堂等公共场所肆意破坏着。

    “激进分子来破坏了,我们能怎么办,客人你们要去做什么?”“他们在找谁?”“应该是在搜查吉普赛人,这些日子总有些被逮捕的吉普赛人逃狱逃到边界,并希望通过一定渠道打通去法兰西和普鲁士的通道,结果全都失败了,之后吉普赛人便躲到了这座镇子的任何一处,前不久还有流浪者来投宿,被我们拒绝了。”

    果不其然,士兵们大声喧嚣着:“吉普赛的贱民们!戴维斯公爵宣布这里的土地归戴维斯帝国所有!所有吉普赛贱民的堕落的财产将得到神圣的教廷的清洗,教廷是仁慈的,我们的大主教将宣誓这里的正统,将改善你们堕落的思想,愿圣光赐你们以公正!戴维斯万岁!”

    据酒店老板说,基本上两三天就能听到一段这个,能怎么办,当段子听听就算了,反正过不了多久等苏格兰叛军打过来了他们就会自己撤退的,认真就真是输了。

    “海斯潘科,跟我走吧!我们应该出去透透气了!”“你想干什么,现在外面到处是火,我们还是在这里比较安全。”“你别忘了,我可是贵族,睿摩尔家,还不至于这样无名无姓的流失!”

    庞特尔拿着家族的族徽一路没有受到任何拦截的过关,果然这些人是英格兰的骑兵没有错,他们不会傻到攻击自己家的人。

    书店里,老板颤颤巍巍的从书架上爬下梯子:“欢迎,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我曾听我父亲讲过,这里收录了二百年前吉普赛史学家撰写的关于屠杀的前因后果的通史,在当今世界被称之为禁书,只有为数不多的书店有过印制。。。”“嘘,小声点,先生,这里到处是英格兰的人。。。”“不想让我告密,就带我去看看这本书,我倒是想看看,这场屠杀到底是否确有其事。”

    地下室:

    “几百年前,我的祖父得到了这本书,那是一个下雪的晚上,天很寒冷,他从被教会灭亡的村落里找到了这本书,上面记载着屠杀的全过程及一些粗略的政治政策,可以说,简单的囊括了英格兰的基础黑暗,这里是上帝的曙光照不到的地方,唯有烛光的微弱能昭彰黑暗的罪恶。”

    “谢了老板,我们是凯梅洛特的律师,来到这里是想为一起土地财产纠纷寻求辩护,需要搜集一些资料,请允许我们将这本书带回做详细参考,我们会妥善保管等二审结束再送还回来,你想要多少押金我都可以通知家父。”“千万不可以,这本书是厄运之书,得到他的人会被教会通缉的啊,那是污蔑上帝的言论,那是罪恶的灵魂的哭泣啊!那本书里埋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见不得光啊!”“庞特尔,不要难为店主了,我们采集一点信息就回去好了,真是抱歉,我们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想必,教会会千方百计禁锢一本书,那么这其中一定有教会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呼,到了,就是这一本,对了,我得上去了,要不然一会士兵们怀疑到我就糟糕了。”店主从木架上抽出一本略带潮湿有淡淡霉味的书,递给庞特尔,随后便一路小跑回到了地上,庞特尔迫不及待的翻开书:

    “1430年12月,今天,我得知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真相,这远远超乎我们所有人的想象,我们慈爱的主教,竟是泽西屠城事件的幕后主谋,天啊,海斯顿惨案也关乎他之手!”

    手写的凌乱不堪的字迹,未加整理的语言,杂乱掉页的纸。

    “1432年2月,海斯顿人不堪教廷的暴政展开了起义,教廷竟将教堂作为最后的谈判场,邀请市民,随后却将人们关入教堂之后将一块毫无缝隙的钉板降下,绞肉机般压死了在场的所有的人,哦不,这是主教做的吗?我们不能相信,永远也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酷刑仍旧继续,没有停止,没有人能阻止权利的扩散了,无法,无助,无权的人们眼睁睁的看着魔鬼蚕食自己的土地,那些教廷的人是嗜血的疯子,没有人性,没有王法,他们代表上帝清洗这里,说要为上帝正名,敢反抗他们的人,被拴在一根铁柱上伸入木桶,木桶上的铁钉穿透了他们的身体,三日便流血而死,据不完全估计,处死的人大约有一千余人,主教想掩饰这些,没用的,我和我的同事要将他们公布于世。”

    “背叛,亲吻,哪一个能够拯救堕落的人权,异族人的鲜血在我们的土地上肆意,信仰上帝的人不敢去埋葬那些死者,说他们肮脏,活着的人的灵魂就一定是干净的吗?一定就有资格说这些话吗?他们会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的,就在不远的将来!”

    “腐败的政权像是瘟疫一样肆虐欧洲,同时那些鲜血的蔓延和哭嚎一样,这里曾遍布我们亲人的交谈,树下有儿童在嬉戏,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再了,教廷的宣言毁掉了一切,一切幸福和美好的权利,英格兰不会再次在阳光下站起了,像一个巨人一样摔倒了,垮了,精神完了,就连圣杯也要被蚂蚁腐蚀掉了!”

    “瘟疫还在蔓延,黑鼠毛皮下的跳蚤传播的疾病,这是主要原因,是的,不是吉普赛人的责任,是英国人的责任,不是上帝的惩罚,是人的堕落,不是宗教堕落,是人性堕落!不需要清洗,他需要拯救,如今我们不能拯救任何一条痛苦的生命,唯一施以的援手只有结束他们,这是痛苦的决定,我们只能帮助他们闭上眼睛,甚至连这都做不到,活着的人还有多少呢,几乎啊,几乎啊,几乎是全部啊,上帝啊,你的荣光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不再看望英格兰的公民了呢?”

    手写的部分到了15世纪中叶就停止了,看的出来出自很多不同的人之手,有的含有上帝,有的是其他的神,种类不一,最后,看的出来是一百年前才传入的印刷术,上面印刷出的字体写着:“纪念那些不该灭亡的人民的英灵,请后人不要忘记他们的死,要让他们的死有意义,请不要让悲剧再次发生!”

    “海斯潘科。。。事实已经很明确了,但我不想把他公布于众,你在做什么,够了,这里,没有做祈祷的地方,上帝还没有抛弃我们,我们要证明那样的悲剧不会重演,走吧,我们的路还很长,该走了!”

    只需要说一说就够了,那些悲剧,当时的英国人普遍认为黑死病不是因为自己的无知,不是因为教会的屠杀导致尸体腐败招来疾病,他们却因为是吉普赛的堕落巫术,认为是善良的基督徒冒犯了吉普赛的邪恶巫师,但他们忘了其实基督徒有的也酗酒打架,吉普赛巫师有时候也会无偿施舍,基督徒知道阿门,吉普赛巫师也经常会说我们在一起,我爱你之类的话。

    庞特尔从此时便已经坚定了一定要拯救英国,如果再这样下去屠杀再次发生,那样还没有人埋葬尸体的话,黑死病还会回来肆虐的,但可惜他不是医生,他是律师,他要为社会打一场官司,年轻人的鲁莽吗?世界其实也是鲁莽过来的,人错过多少鲁莽的事情呢?谁说就一定成熟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