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失去的敬意

章节字数:4740  更新时间:15-05-01 17: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泽西,一群头戴十字徽章的官兵在烧杀抢掠,碰上了衣衫褴褛的基督徒,遗憾的是,士兵们并不准备对牧师致敬,反而是拳打脚踢:

    “先生们,请你们为教会捐点钱吧?”身穿黑色睡袍的牧师走过来像是乞丐一样找士兵要钱。

    “呸,这不是给你了么,教会的狗,你们的信仰是堕落的,是不仁慈的,应当被铲除的还有你们这偏差的十字!”士兵向牧师手中吐了一口痰,随后让牧师听见这番话,牧师颤抖了,惊愕了,他再也难以维持平衡。

    “上帝是博爱的,是爱每一个人的,不容你们这样的侮辱,醒醒吧,看看吧,你们不应该杀了这些人!”

    “什么教廷,什么神父牧师,在戴维斯王朝的统治下都将不复存在!你想要博爱,可你这不正统的思想有什么资格得到博爱,兄弟们,给我上,给他看看什么是戴维斯王朝的愤怒!”

    每一个新的王朝的建立,总是企图铲除旧王朝的一切,甚至是他们的信仰,因为他们认为天使的翅膀长在屁股上,像痔疮一样的旗帜便飘扬了,用武力强迫的信服一般没有好的下场。

    瘦弱的牧师被踹倒在地,被一群士兵用脚和拳头争相侮辱:“如果这样能偿还世界的罪过,我自愿接受你们的惩罚!我愿意为他们赎罪,永远的,阿门!”

    牧师喊完便因为多日柴米未进而昏厥了,士兵们还在踹,庞特尔一把抓住一个士兵丢了出去,随后那些士兵愤怒和疑惑的看着他,他亮出了手中的族徽:“睿摩尔世家,斯克托是我的家父,哪个不想死的有争议?”士兵们便作鸟兽散了。

    庞特尔叫海斯潘科去买来面包,亲自送到昏厥牧师的口中,许久之后那牧师终于醒来了:“愿上帝保佑您,我年轻的先生,神在头上。。。”

    “他怎么了?”“大概是太虚弱了,多日不进食,再加上长途奔走,剧烈的体力活动,以及这种拳打脚踢,精神上自然不比从前,海斯潘科,你拉他回教堂。。。”“那你?”“那些士兵会回来的,你先把他转移!”

    果然没过多久,官兵们便带了人手回来了:“罗沃德将军,这就是那位堕落的贵族!”“哦,胆子不小啊小子,居然敢与戴维斯公爵叫板,知不知道你们堕落的血让我们也感到廉价,给我打,直至他知道自己的血统为止!”“大人,可他是睿摩尔!”“怕什么,戴维斯要想君临欧洲,什么样的贵族没有杀过,就算是教廷我也杀过那么几个,我相信他会理解的!”

    庞特尔被乱棍打昏,等下一次醒来的时候看到了医院的天花板,已经是几日之后:

    “庞特尔先生,奥特兰多先生来看你了。”“多谢,花放到花瓶里就好。”

    “唉,想不到你第一次实习考察,竟出这样的事情。。。其实这种事情很常见,只是有些人误会了这个世界。。。你的英勇将会载入史册,这是与罪恶作斗争的必然,打起精神来,孩子,你的路还很长!”“谢谢,大人,不过我认为,关于那个土地纠纷的案件,一审我们可能真的判错了,即使是多日的思考我依旧无法动摇,抱歉,可能是我的固执,也许也有不对的地方。”

    “孩子,我们不能给所有人公正,想要维护一方,就必须牺牲另一方的利益,请你明白。”

    “够了!哀嚎,捂住耳朵就听不到了吗?杀戮,闭上眼睛就看不见了吗?在泽西,数万人民因邪教徒而流离失所,在书店里我看到了教廷禁止传播文学的法令!这是这个民族的悲哀,难道,就不能改变吗?这样下去连上帝都不再眷顾我们了!”

    “你的言辞我可以考虑,不过,听好了孩子,我们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公正,哪怕是正义,也总有他不对的地方,你还年轻,自然我会理解,我也时常为错误的审判感到懊悔,感到惭愧,不过这是我们必须经历的苦难,像上帝说过的那样,我们要向他看齐。。。对了,俄国有句老话,面包和法律,别管是怎么来的。”奥特兰多先生拍了拍庞特尔的肩。

    “我从未听过上帝说过这样混账的废话,什么必须经受苦难,人类难道不能向幸福奔走吗?不能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什么追求!”

    “你以后会明白的,好了,等你养好伤之后,我们二审法庭见,祝你早日康复啊!”

    奥特兰多和随从走出了病房:“他那么认真干嘛,不就是判错一个案子吗?这种错误很多的!再说吉普赛人要想得到公正,我们肯定在英格兰人眼里是叛徒,我们要保全自己公民的利益,又何必去怜惜那些异族?”“法官大人,这种冲动的白痴是很麻烦的。”“我知道,等实习期过了辞掉就好了,助理不缺这一个。”“那您准备怎么跟斯克托老爷交代呢,这可是他家的公子啊!”“要我们管吗?他自己的错误理应当自己去反省!”

    庞特尔的日记中:

    “我再也不会认为法律是高尚的东西,和这样的种族一样,不尊重他人的民族何谈优秀,曾经我抱有理想,憧憬,敬意,可如今这些东西被罪恶掩盖,谁给予了他们这样的权利,给了他们向懦弱之人无畏的索取,他们的贪心膨胀注定让难民数以万计,教堂的乞讨是为了向更多的人施舍,那些神父,牧师,他们忍受谩骂,将一点粮食分成小份,自己分文未取,海斯潘科告诉我牧师在回到教堂之后,用剩下的面包分发给吉普赛的难民,吉普赛人搂住他的肩膀,像搂住亲人一样感谢他们,而在英格兰,这种行为恐怕是会被唾弃的。”

    出院的第一天,正巧是二审开庭的日子,庞特尔清早便整理好西服夹着公文包走去法院:“法律,真的能够赐予人以绝对的公正吗?我们所做的,真是有意义的事情吗?如今想要努力维护真理,却一次次看着那些真诚的人心在欲望的囚笼中流失,当黑发都变白的时候又是否能够明白,这愚蠢与聪明之间的联系?”

    “二审将赐予罪恶以最公正的裁决,愿上帝的圣光赐予正义以公正!法官入场,请大家起立。”

    “很好,诸位请坐,被告,关于一审的判决,我知道你的困惑很多,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先生,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我应得的,不是吗?”“很好,请原告继续陈述原因。”

    “这个贱民,他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践踏我的鱼塘,还蛮横无理的,先生,这是诡辩,我要求在这次审理上得到我本应该有的权利,将我所蒙受的屈辱,我所失去的化为金币偿还!”

    “大人,原告指控被告犯有侵权和殴打,以及蛮横无理的行为,按照法律吉普赛的贱民没有资格这样去做。”

    “被告赫尔顿先生,你有辩护律师吗?”“助理在之前已经说明,因为大笔的偿款,他已经无力支付任何的金钱!”“哦那这样说来,法庭。。。”

    “谁说他没有律师?”“庞特尔?你不是在养伤吗?”“请继续,法官先生,我作为被告的律师,希望能听从你的公正!”

    “我的当事人科尔奇先生有绝对的权利使用这片鱼塘,这是他的私有财产,而且作为英格兰人我想我们应该为自己的民族着想,没有人会绞尽脑汁的为吉普赛这种堕落种族辩护,除非。。。他已经疯了!”

    “原告科尔奇,你说贱民侵犯你的鱼塘,捕了你的鱼?”“是的先生,我认为我这场官司很正确,我有充足的道理来为自己辩护!”

    奥特兰多犹豫的时候,庞特尔终于起立,站在了原告科尔奇的身边:“你有一个酗酒的儿子,这个儿子是村里有名的霸王,这一点我想我的当事人,和当事人的亲属,应该都明白这一点,你们可以去泽西问问,科尔奇这个人,谁见了不在心里想将他撕成碎片,另外,难道当事人刻意掩盖事情的本来面目,是想包庇自己的儿子吗,OK,私心谁都会有,这理所当然,只可惜这个社会不会容忍绝对的暴政,更不会容忍绝对的宽恕,你的孩子在鱼塘上做了手脚,以他的方式完成了一场自认为是巧妙绝伦的陷阱,其实谁都知道这非常愚蠢!”

    “我的孩子没有改变鱼标,那是那个贱民越境!”“可我们的考察团在鱼塘周边发现了威士忌的酒瓶,你也知道,醉酒的人往往会用牙齿去咬瓶盖,以此耍酷,而我们在酒瓶上用软泥复制出来的牙龈模型,竟与你儿子的完全吻合,还他娘的说这是贱民的错误吗?”“喝酒只是调情而已,这与案件无关,我请求堂上宣判那个吉普赛人的过失,他不仅要赔偿鱼塘,更要赔偿我儿子的医疗费用!”

    “那么你认为,你儿子已经清醒了,所以不用负责了,是吗我的先生!”“是的,他在当时已经清醒了,他的愤怒和殴打只是属于应该有的行为!”“精彩,真是精彩,应该有的行为,不用追究是因为已经打下去了,两败俱伤,然后我们绕过这个话题,你同时也认为吉普赛贱民不应该拥有公民权利是不是?”“没人会赐予他们公正,因为他们不信天主!”“那他们就是野蛮人,就是不懂文化的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他们还会来到这里,还会懂得公平的交易,知道吗,现在在街上我们所见的不是野蛮人殴打文明人,而是我们的文明人殴打这些野蛮人,如果他们不想和你们和平共处的话何必这样忍气吞声,你以为他们都是软骨头吗?他们并没有把你们放在眼里,因为在他们的眼中世界是博爱的,是宽容的,是应该被互相理解的,二百年前的黑死病死了我们的三分之一的人口,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这些吉普赛人是病毒,是虫子!”“不错,非常正确,但他们还没有死,因为你们盼着他们去死,所以你也同时希望自己比他们死的更痛苦,我说的对吗,黑死病来源于黑鼠的皮毛下的跳蚤,二百年前吉普赛人被教廷捕杀的时候尸体没人掩埋,教父们说哦不要用火,那样太邪恶了,只有用水才能洗去他们的罪恶,上帝听见了,好吧,你们人类想要水吗,那好我下雨吧,于是乎这半年里,土地潮湿,疾病滋生,土壤里的细菌大肆繁殖,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只要染上就难逃一死,如果这真的只是吉普赛人的过错,那么为什么我们的人不懂得宽恕罪过,只是一味的说着他们的该死,他们如果应该消失,那么我们又该存在在哪里?”

    “因为他们不是上帝的孩子!”“那你难道不承认你的父母,你不是娘胎里出来的,你是一条狗杂种吗?”“这是诡辩,这是疯语!”“我发誓要为人民讨回公道,这是律师的指责,你没有资格阻止我精忠报国,相反你这已经是叛国罪,应该用绞刑架!我说的对吗,我是贵族,而你是平民,财主,如果我认为你低贱我为什么要和你废话,如果我想要动用权利一个小指头都可以弄死你,为什么不反抗,你承认你是懦夫吗?如果我真的想要那样去做,根本不用这些时间,更不会亲自动手,同理,回到刚刚那个问题,你认为过去的事情不用追究,因为他已经在赔偿了是吗?因为成千上万的吉普赛人已经成为了英格兰的奴隶了是吗?因为这个国家没有公道了是吗?在场的百余名达官贵人可以和你心平气和的谈话握手证明他们看得起你,不把你当做贱民看待,如果他们将你像对狗一样的虐待你,你想不想反抗,想不想拼搏,想不想为真理而战,如果吉普赛人的宗教是堕落的,暂且他们不是上帝的子嗣,那只知道屠杀,暴政的英格兰,到底比他们强在哪里?上帝之所以惩罚我们,灾难和饥荒,是想让我们明白生命的可贵和珍惜,而不是让我们更好的珍惜权利!同理在这种懈怠法律的公堂上,判断的结局只有意味着更多的贱民化为没有坟墓的僵尸,他们的尸体召唤来虫子同伴,终将又是一场灾难席卷英格兰,如果我们继续这样,我们姑且不考虑吉普赛人的生命,但你们想得麻风,想得黑死病吗?而在死亡后埋葬我们的尸体的又将是谁?哪一个种族?告诉我,这样的铁律到底为何而称之为铁律,人民认同吗,国家认同吗?如果贵族真的可以随便践踏生命的话我想我的家族可以压到在场绝大多数的人,如果种族关系真的列为首例,那么法律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那样的话法律是为国王开办的,是为昏庸的暴政寻找仁慈的证词,是对千千万万英格兰的劳动人民的不负责任!奥特兰多先生,你的灵魂里没有沉睡着走狗,所以你不用顾虑这些,我年纪轻轻,才识短浅,但我的家族可要盛你百千倍,你若是说贱民没有资格得到公正,那么我的家族和你的家族比起来,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谈法律呢?奉劝在场的所有种族歧视狂热者们,这种制度是绝对的话,未来是会绝望的,总有比你们高等的种族来欺压你们,到时候你们就会落到死无人收尸的境地,任何人都可以轻松碾死你们,谢谢,我要说的已经完了,免费!”

    二审最终无疾而终,并没有得到大快人心的宣判,也没有什么天经地义,庞特尔很快默默的离开了,他想迅速回家,桥上,一辆马车驶过,有一个人拿着炮竹一点,马车飞快的跑了,桥上的一处没有栏杆的缺口,就在此时马车的车轴碰到了庞特尔的裤腿,将他推入河中,急窜的河水迅速吞没了他的意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