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欲晓  316.味道

章节字数:3441  更新时间:16-10-09 04: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316.味道

    国庆的朝阳又大又红,很耀眼的挂在峡江两岸的那些陡峭的山壁上,江面上平静如镜,虽然有淡淡的一点点雾气,但能见度依然很好,因为这是三峡库区,江面上没有波浪,长江高速快艇行驶的速度依然很快,也很平稳。自从有了那相继建成的两座“当今世界殊”的世界级超大型水电站,昔日水流湍急的川江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水库、一个浩瀚无边的湖泊、一个风景如画的旅游胜地。

    有时候如果乘船身临其境那就是一种震撼,也是一种享受,就不得不由衷的佩服一代伟人们那些丰富的想象和英明的预见:“高峡出平湖”,还有那富有诗情画意的“神女应无恙”,赵敏毕业以后一直留在高校从事文学理论研究,对于毛泽东那些大气磅礴、字字珠玑的诗词一直怀有莫大的喜好。

    实话实说,赵敏算不上一个漂亮女人,只是出生于一个大户人家,又是书香门第,就有了一种很端庄、很文静的面容,很柔美、很果断的性格,很温柔、很雅致的气质,尤其是那种与生具有的妩媚的神韵,首长也就是因为看上了这一点才会胆大妄为、异想天开的想要接近她,最后横刀夺爱、携得美人归的。

    赵敏最好看的莫过于那副匀称而丰满的身段和那双勾魂迷人的凤眼,当然还有那风风火火、潇洒豪爽的性格,南正街,也就是后来的天官牌坊的男女老少都佩服凤眼那里面的顾盼流转、光彩照人,也喜欢那种胸怀坦荡、爱憎分明的作风,才会把“凤姐”的称呼赋予她,在二十四号楼,凤姐的名字绝对比首长更加有名气。首长却不太看重这一点,他只是欣赏这个女人文静的性格和大家闺秀的风度。

    “小敏。”私下里,首长是这样称呼她:“告诉你一个秘密,自从在学校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你会是我们王家的媳妇。”

    “就是因为我的性格吗?”赵敏似乎有点失望:“如今晓磊都已经不听我的话了,我现在可只能指挥小仙女和小猪了。”

    “错!不是还有我呢?还有王家的几个兄弟,还有美珠的小叔嘛,大家都恭恭敬敬的叫你大姐,这可是一个好的称呼。”说这些话的时候,首长正在和凤姐在自己的床上亲热,首长笑着满意的抬起了头:“我喜欢这里的味道。”

    赵敏的心就又一次激烈的跳动起来,那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也是从来不为人知的往事,而在那个时候,她就会满脸通红的搂住了首长的腰部,就会十分温柔的送给首长一个梦幻般的春江花月夜,或者是如歌如画的幸福时刻。

    凤姐当然也是去峡州参加首长的亲弟弟,也就是南正街王家上的老四,也就是那个被南正街的老人称作愣头的王大力的婚礼的。在赵敏的记忆里,她这个大姐自然与自己的四叔会有一些亲密接触,认认真真的和王大力仅仅只拥抱过三次。

    第一次当然是首长的父亲带着王大力来到北京看大儿子的女朋友的时候。短短一个星期的接触,还有赵敏的微笑和殷勤,使得当时还是少年的王大力对这个温柔而很有气质的大学女生产生了极大的好感,在北京火车站分别的时候,那个瘦小的男孩子把她叫到一边,腼腆地小声对她说:“爸爸对哥哥说你很好,我也很喜欢大姐的。”

    凤姐就第一次有了一种母性的温柔,有了一种对这个王家的新的认识,就把这个男孩子紧紧的搂到了自己的怀里。这样的一个动作,就使得赵敏的人生轨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直到两个月之后,她才一身轻松、乖乖的红着脸躺倒在首长的怀里,还会撒娇地说:“实话实说,因为喜欢了你的弟弟,才会喜欢你的。”

    首长的父亲病逝的消息传到了他们的耳里的时候,她已经是王家的媳妇了,她和首长星夜从外地赶回到峡州那座城市里奔丧,那个时候,南正街已经不见了,他们喘着气冲进天官牌坊、冲进二十四号楼、冲进那个家门的时候,被癌症夺去了生命的老爷子已经被送进殡仪馆里去了,家里到处挤满了前来帮忙的街坊邻居,还有闻讯赶来吊唁的人们。已经有两个男子汉在那里代表丧家给所有来进行吊唁的客人磕头致谢,这也是赵敏第一次见到了曾经在都市系列长篇小说第一部里面出现过的南正街王家的老二王大海和老三王大为,那可是两个神奇的男人。

    首长跪在父亲的遗像前嚎啕大哭,那是赵敏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看见首长那样的悲痛、那样的伤心、那样痛不欲生。她在一间小房里看到已经是高中生的王大力一个人低着头坐在角落里掉着眼泪,就默默地走了过去,将那个悲哀的男孩子一把搂进了自己的怀里:“大力,哭吧,大姐来了。”

    王大力就伏在她的怀里哭了起来,哭声惊天动地、痛不欲生,谁都知道,对于这个同样很坚强的男孩子来说,这样的泪如泉涌也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凤姐也在潸然泪下,晶莹的泪水一滴滴的滴在了那个刚刚长大的高中男生的头上,那个时候,两个人都第一次感到了一种相互依托和一种油然而生的亲密的亲情。

    还有,王大年的那个女办公室主任因为那次车祸意外死后,赵敏很快就赶到了王晓磊和王美珠的小叔所在的这座城市,虽然她从来对那个死去的女人没有任何好感,却和所有的人一样,莫名其妙的会喜欢属于王大力和那个女办公室主任的那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女婴,喜欢那个被人们称为小猪、大名叫王丽珠的女孩子。

    谁也没有想到后面会发生那么多的隐情,日记、碟片、视频,连张广福和董胜开这样的人物都要为了保全自己的朋友的名声而进行努力了。谁都看得出来,凤姐的愤怒是实在的,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一向喜爱的首长的弟弟会被一个女人弄到这样尴尬的境地,那个死去的女人居然会是一个如此低级下流的交际花。

    那是一个痛苦的时候,赵敏板着脸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把王大力的朋友秘密的召集起来,和那些同样脸色铁青、紧锁着眉头的男人们在烟雾弥漫的房间里紧张的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还没有等到天亮,那些男人就已经开始分头行动,去办他们该办的那些事情,要从那个女办公室主任的墓碑上去掉王家父女的名字,搜索峡州所有的饭店、酒店和娱乐场所寻找有关那个女人可能还存在的放荡生活的录像资料,仔细的检查那位副书记和女办公室主任办公场所可能还保存有的偷情记录,清理这个家里关于那个女人的所有东西。

    “大家记住,这个家里不要留下那个女人的任何东西,哪怕是一个字、一张照片、一件衣服、一管唇膏,全都统统送回到她家里去!”凤姐交代得很仔细:“我带着小猪走。如果最后证明小猪是我们王家的人,她就是美珠的妹妹,我不希望这个小丫头以后知道她曾经有过这样丢人的母亲,小猪只有我这个大妈妈!”

    在抱走那个依然还在甜甜的梦乡里的王丽珠之前,赵敏走到一个人坐在客房里默默抽着烟的王大力面前站住了,这个硬朗而又坚强的大男人显然在自己的大姐面前还是显露出了少许的软弱和无力,除了愤怒和懊悔,连抬头的力气也似乎没有了。大姐用手抚摸着他蓬乱的头发,还有那张惨白无血的脸庞,用力的抬起了这个大男人那依然性感的下巴,声音低低的:“大力,想不想让大姐抱抱?”

    王大力就用胳膊搂住了大姐丰满的腰部,把自己有些沮丧的脸面贴在了她的温暖的胸前,搂得紧紧的、密不可分的,赵敏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用力,想起了前两次的拥抱,就有些泪花在凤眼中闪烁,就紧紧的搂住了王大力的头,让两个人贴得更近,就像是要把这个男人贴在自己的胸前似的。

    两个人就那么长久的拥抱着,谁也都没有说话,一阵长久的沉寂之后,王大力从这个很有气质的女人的怀里抬起了头,又是那么开朗的微笑,又是那么沉着的神情,又是那么充满力量和智慧的自信,眼睛里充满了感激:“谢谢大姐,你永远都是我的保护神!”

    “咱们不是一家人吗?这是我应该做的。”赵敏的手指轻轻的从他年轻而刚毅的脸上滑过,知道那会给他一些抚慰,不知为什么,她居然会泪如泉涌:“大力,记着,大姐愿意为了你做任何事!”

    后来,王大力就和杨大爹所说的那样,“迈过了那道坎,”就顺风顺水了、就步步高升了,只是更忙了,和他哥哥一样,天生就是当官的料,从镇委书记、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一直到现在的副市长,也没有机会再和凤姐相互拥抱了,后来有了朴顺珠,生活也就走入正轨了,只是比以前更喜欢赵敏的到来,一见面就会裂开嘴笑着:“我刚刚想吃大姐做的蛋炒饭,大姐就来了,这可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韩国美人也听过关于这三次拥抱的故事,第一次是首长在京城他的那个小院讲给她听的,说明赵敏的心眼好。第二次是大姐讲的,说明王大力也是需要女人的安慰,更是需要母爱的。第三次是王大力讲给她听的,说明大姐对他们这个家庭的重要。她也曾经问过他搂着大姐的感觉。

    “很神奇的,宁静、温馨、母性、有一种浓浓的女人味,我喜欢大姐的味道。”王大力回答的很坦率:“第一次和你见面,从你手里接过小猪的时候,我就闻到你身上也有那种味道,虽然不像大姐身上那么浓,可味道却是一模一样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们之间一定会有些故事发生。”

    朴顺珠后来把这番对话告诉给大姐,赵敏的心里就又一次百感交集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