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欲晓  328.课自己之功,修自身之道

章节字数:2885  更新时间:16-10-09 04: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328.课自己之功,修自身之道

    现在的时间是十月一日国庆节的清晨六点,故事即将在这座城市上演,可整个峡州市依然沉浸在秋日清晨的静寂之中,高高的天官牌坊依然显得十分壮观,整个庞大的二十四号楼依然在甜甜的睡梦之中。

    万里长江从青藏高原一路奔来,穿巴蜀,过三峡,一泻千里的出了南津关,就突然感到没有了那么高大险峻、连绵不断的山峰夹击,也就感到有些心旷神怡,从而放缓了前进的步伐,就在展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大片丘陵地带做了一个长达数十公里的缓慢转弯,就在连绵起伏的东山和形如金字塔的磨基山之间留下了一片由泥沙与鹅卵石,当然还有岩石组成的冲刷坡地,就在西陵峡口画了一个漂亮的半圆的弧形。

    那个当口,已经从川江更名为荆江的长江就显得更轻巧、更博大、更有力、更宏伟,更加势不可挡,更加所向披靡,就唱着那首气势磅礴的《长江之歌》,念着那首李白的“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浩浩荡荡的扬长而去。在它的前方,是广袤的、一望无际的东海,在它的身后,就是正在开始从曙光里慢慢醒来的峡州。

    站在位于东山半山腰上的大堰小区的二十四号楼的九层楼的天台向远处看,并看不见那从中心城区的低洼地带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穿城而过的长江,它被那些密密麻麻、大小不一,高矮不等,新旧不同的无数的建筑物所挡住了,也被那些遍布城区的高高的建筑塔吊和慢慢抬高的城市坡度所掩盖了,只能看见江南那一片像屏障似的耸立、在曙光里显得十分庄重的崇山峻岭,还有那更远处的更大更高更雄伟的更多的峰峦。

    如果向上看,则可以看见离小区不远处的铁道线上有一列火车正在晨曦里驶过,没有汽笛,也没有车轮的隆隆声,犹如在轨道上滑行似的轻巧;再往上看,东山上也是一大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住宅楼,最上面就是那座被青松翠柏簇拥着的烈士墓,比烈士墓更高的是广电中心那高高的、直插云天的电视转播塔,塔顶的灯光还在不停的闪烁,比转播塔更高的就是正在慢慢显出黎明的曙光的天空,在天空的更高处,有一抹很淡很淡的红色,在一片宁静的青白的色彩中显得几乎看不见,可是那一点点粉红却显示今天会是一个大好的艳阳天。

    峡州谁起得最早?没人知道,这个全市最大的小区谁起得最早?也没人知道,可是二十四号楼的人都知道他们那里杨大爹肯定起得最早。有人要出远门,下楼的时候还是满天星斗,半钩残月,杨大爹的小店里的灯光就已经亮了,就会给远行的人一种温馨的感觉,就会让他们无论在天涯海角也会记得自己家的温暖和一种莫名的守候;有人下夜班回家,想买点东西,就会习惯的去敲杨大爹那个小店的窗户,铝合金的玻璃打开了,灯光洒了出来,慈眉善目的杨大爹就会与来人隔窗相望:“回来了?”“回来了。”一问一答,一个问号,一个句号。

    男人通常会买一包烟,或者是一瓶酒,女人则复杂得多,油盐酱醋茶、糖果糕点、家用杂件,还会唠唠叨叨的问些事。谁都会敬重这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神仙大爹,谁都不得不佩服杨大爹一直都是精神抖擞、神采奕奕,就像刚起床似的,与那些因为早起而没精打采、哈欠不断的做早点的老板、伙计形成鲜明对照。

    杨大爹会在说话的时候扔给男人一支烟,也会笑眯眯的看着女人在他的糖盒里拿一颗金丝猴奶糖喂在嘴里,然后再说出他们、或者是她们应该付的钱,当然不会包括那支烟和那颗糖。时间太早,杨大爹的小店有时会没有零钱,就说声抱歉,男人和女人早就拿着东西回家去了。如今谁还在几分几角钱上斤斤计较,就是一枚一元的硬币在大街上亮晶晶的闪亮,那些外地来的乞丐也连弯腰的兴趣都没有呢。可是杨大爹记忆很好,还是会记得清清楚楚,就是过去再长的时间,他还是会把那些该找的零钱交给那些人,或者是一些货物的。

    谁也不知道杨大爹国庆节的那天是什么时候起来的,但是有人看见昨天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那个在峡州赫赫有名的外科主任医师、龙家大少龙啸天还在陪着他师傅下棋,不知是心不在焉还是技不如人,反正那个书生意气的龙家大少一直在埋头苦想,最后赌气地将棋子一扔,瓮声瓮气地说:“这个棋没法下了。”

    “怎么了?干嘛这样说?”杨大爹就在慢慢的收拾着棋子,一点也不动气:“愿赌服输,难道非得你赢不可?”

    “人家说好一局定胜负的,您却偏偏要三局两胜。”龙啸天叫苦不迭:“您是我师傅,又是我长辈,当然得顺着您。您也知道的,如果是一局定输赢,第一局就是我赢了嘛,可是您非要三局两胜。”

    “言之有理。”杨大爹一点也不着急,悠闲的抽着烟,望着龙家大少淡淡一笑:“说说看,为什么我要三局两胜?”

    “知道人家笨,您这不是有意为难我吗?”他看了一下表,有些坐不住了:“都十二点了,明天还有一大堆的事,得回去早点休息,就不陪您了。”

    “书生,不是说你饱读群书吗?不是说你学富五车吗?不是说你过目不忘吗?不是说你持之以恒吗?”杨大爹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读过《左传》吧?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刿曰:‘未可。’齐人三鼓,刿曰:‘可矣。’”

    龙啸天连连点头,挺佩服的望着这个侃侃而谈的老者。

    “说实话,我真的有些怀疑你究竟是不是我的徒弟?啸天,你肯定记得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吧?”杨大爹脸上有了几分严肃:“有了一些浮名,有了一些忙碌,不会连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和三清境也忘记了吧?”

    龙大少爷就知道自己的确有些忘乎所以了,就只好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坐在那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小店里被他的师傅好好的教训了一顿。

    从来没有谁知道杨大爹什么时候起来的,反正别人都睡了,二十四号楼的灯全都关了,他的那个小店里的灯还亮着,一个人或者捧一本纸张发黄、还有些发脆的残破的线装书不知在研究什么,或者就拿着如今已经被城市达人抛弃的厚厚的一叠《峡州晚报》看得津津有味。

    而且到了早上又是他一个人先起来,就不得不由人对这个慈眉善目的杨大爹肃然起敬了,更由于有些关于这个小店的店主近乎神话的传说在这座城市悄悄的流传,就使得杨大爹被不少人尊敬的称作是神仙大爹了,可没有一个人胆敢当着他的面这样叫,例外的是一个胖嘟嘟的小丫头,一天到晚扭着屁股叫着“神仙爷爷”,老人家还答应的笑哈哈的。有人打听了一下,小丫头的姐姐原来是杨大爹的又一个徒弟,难怪如此!

    杨大爹的那个女徒可是真的,人家王美珠可是拜过师的,不像龙家大少,死缠乱打、坚忍不拔才被杨大爹勉强答应的。想想也好笑,一个主任医师,一个医学博士,一个到过英国留过学的书生,一个腰缠万贯的龙家大少居然会对中国的道教产生莫大的兴趣,是不是有些滑稽?是不是有些风马牛不相及?是不是有些傻气?

    “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这是我师傅爷爷说的。”王美珠心情愉快的时候就会口里嚼着口香糖这样对别人解释:“师傅爷爷说,睡不着赖在被窝里是虚度光阴,还不如静心做功课,修炼自身。”

    大家就在点头赞成。

    “功课者,课功也。课自己之功,修自身之道。”小仙女就念念有词,又加了一句:“这也是我师傅说的。”

    这座城市里的人都相信杨大爹是一个颇有造诣的神仙大爹,没有人怀疑这个不显山露水,深藏闹市居民楼里,开一家小店的大爹就是一位世外高人,可还是有些人却感到奇怪和迷惑,不是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吗?淮南王刘安不就是这样做的吗?杨大爹为什么不帮帮杨德明?那可是他的独生儿子呢?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