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欲晓  338.我还是不想放弃

章节字数:3340  更新时间:16-10-09 06: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338.我还是不想放弃

    这话虽然说的有些牵强附会,却也一点不假。两年前的那个春天的傍晚,身为汉江电子公司总务的她把她的那辆现代伊兰特的银灰色轿车停在路边的一棵长得郁郁葱葱的女贞树下,正打开她的LG笔记本电脑忧心忡忡的看着她的妈妈给她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又是一个汉城大学毕业的白领,又是一个朝气蓬勃、充满阳光、家境清白的好小伙,就在电脑的屏幕上对她露出那种职业化的微笑。车上的音响在响,那是安七炫的《面具》:“视线里圈住已走远的你无力挽留,我的呼喊已经淹没在结局里。心已经被撕碎,散在空气里飞。像花朵已枯萎,无法再次收回……”

    其实不用她妈妈在一边添油加醋的吹嘘,邮件上那个小伙子本来就是一个可以令不少的韩国女孩子为之心动、成为理想的未婚夫的最佳侯选的。如果仔细想想,这样总是用虚无缥缈的、至今仍不见踪影的那个中国男人来做为一种推辞的理由,是不是有些叫人笑话呢?已经多少年了?妈妈早就失去耐心了,天知道她从哪里找来那么多的韩国帅小伙,也真是佩服她的锲而不舍了。

    很不耐烦的妈妈在邮件上唠叨:已经是二十四岁的大姑娘了,又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为什么老是抱着那个少女时代的一个普通的春梦自己陶醉自己呢?为什么就不能面对现实?为什么就不能为自己着想?为什么就不能把眼光放得更远一些呢?她妈妈在邮件里甚至发出了最后通牒:“如果在中国的农历端午来临以前,你还没有找到那个中国男人,你就给我回来!人家的等待也是有时间限制的!更况且现在韩国的好小伙子越来越是稀有物了!”

    朴顺珠知道妈妈这一次说话一定挺管用的,这可能就是最后的通牒了。只是因为她的撒娇,只是太喜欢她这个漂亮女儿,她的爸爸和哥哥才让她这个女孩子在异国他乡独自寻找了自己的梦中情人整整六年,其实,只要她爸爸再严厉一点,他哥哥不给她提供财政支持,她也只好乖乖的回到首尔去了。安在炫在音响里唱的悲痛万分:“眼前,你越来越远,骗自己,让你更远一点。这么迟钝的我,可能有点懦弱,让你选择逃脱,也许这样没错,忘记所有经过,宁愿在痛苦中受折磨……”

    这也难怪,为了初中的那个玫瑰色的春梦,为了梦中的那个酷酷的、有些刚毅、有些温柔、一脸坏笑的中国男人,朴顺珠不知费了多少口舌,不知在家里做了多少工作,最后甚至还搬出“到底是女儿的幸福重要,还是韩国人的血统重要?”她才能如愿怀着期待来到中国留学。

    谁知四年的大学生涯竟然一无所获,在那么多的大学男生里面就是没有她梦中的那个心上人,可是她丝毫不气馁,因为她鬼使神差的居然又梦见过那个中国男人,重新鼓起了她的信心,谁也不会有这样的奇遇。于是,又借着积累经验、给哥哥帮忙、熟悉公司的流程的借口赖在这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大陆上了。反正爸爸和哥哥、还有他们的朋友在中国的不少城市都有合资公司,慢慢找,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会找到那个梦中的情人的。

    说是有希望,朴顺珠可是在这块土地上苦苦寻觅了这么多年,说是没希望,在梦里,她甚至能闻到那个男人的气味,能听见那个男人和她说话的声音,甚至还有接吻和做爱的感觉,但是那个男人永远只是存在于她的睡梦里,却永远不出现在她的面前,她越来越开始忧心忡忡,恐怕自己与他失之交臂,她都有些为之憔悴了。

    朴顺珠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纤细而好看的手指开始在电脑的键盘上快速的移动起来,韩文的输入法和中文输入法差不太多,可是简单多了,输入文字的速度也快多了。她还是在给妈妈的回信中十分坚持的相信自己的感觉,“您不是说过,我的感觉一直都是很灵的吗?”

    她没有计算过自己在中国大陆到过多少城市,但人海茫茫,何处去寻觅一个不知道姓名、不知道地址、不知道电话号码、不知道QQ号和电子邮箱,甚至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今年多大了,这的确就是大海里捞针,也是一个痴想,可是她依然不想放弃,依然想做最后的努力,她已经决定,明天就再换一座城市试试运气,也许希望就在这最后的努力中间呢?如果不行,是不是到香港、澳门和台北看看,那首冰凉的歌怎么唱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别在异乡哭泣。梦是唯一心灵,轻轻回来不吵醒往事,就当我从来不曾远离……”

    这个漂亮的韩国女孩子停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又叹了一口气,再接着打下去:“妈妈,现在不是离您所说的最后的期限还早吗?我还是不想放弃,我还会继续找下去,直到那个梦中情人的出现。我发誓,我也清楚的知道,就是我以后找不到他,嫁给了别的什么人,我的心也是属于他的,永远都是。当然,也许这从一开始就只会是一场春梦而已,梦醒之后,什么都荡然无存,什么都没有出现,真有那么一天,我也就死心了,也就认命了,也就顺其自然了。”

    也许她的这一生真的会与那个硬朗而刚毅的中国男人有缘无份呢。她爸爸、那个汉江集团的总裁经常对她说,要相信命运的安排,要承认命运的神奇,命中注定的,你就是逃到天边也逃不掉,有缘无份的,就是两个人在一起,那也是很勉强的,不会愉快的,最终也还是会分道扬镳的。她爸爸朴昌浩是个企业家,很冷静、很现实,只相信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认为她的那个少女怀春的梦幻,完全是子虚乌有,凭空臆想,所以是荒唐可笑的。

    周围都很静,已经是傍晚了,夕阳的余辉也在一点点的从那辆伊兰特的前挡板上消失下去,已经早就过了下班放学的高峰期,她懒懒的坐在现代汽车的后座上敲着LG笔记本电脑的键盘,心里还在有些酸楚的埋怨那个在自己的梦里早就和她成双成对、甜甜蜜蜜、如胶似漆的中国男人就不知道在梦里给她一点点暗示,哪怕只是指明他在那座城市也好。

    很突然的,有什么东西在她身边的真皮座垫上啪的响了一声,她吓了一跳,望着那个黄色的乒乓球,半晌才想起来,这个红双喜的小球是从汽车敞开的天窗外面掉进来的。她拍了拍胸口,自嘲的松了一口气,望了望天窗,外面是正在变得昏暗的天空和不太繁忙的车流,四下望望,她一眼就看见了那家幼儿园的雕花铁栏杆后面站着一个三四岁模样、胖胖的、好看的小女孩在望着她咧开嘴笑着。

    朴顺珠几乎就在第一时间就喜欢上这个白白嫩嫩、胖嘟嘟、笑嘻嘻、仿佛是玉雕粉捏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毫不胆怯的眼神、俏皮的小鼻子,娇嫩而光洁的脸蛋,整齐的、齐眉的妹妹头,胖胖的脸颊,齿白唇红,小胳膊小腿的,天真极了,好玩极了,就像她小时候的精彩再现。当然还有些她很熟悉的东西,只不过她一时想不起究竟是些什么。

    “我在这里!”那个小丫头看见朴顺珠的脸转向了她,就有些高兴了,冲着她在挥着手:“大姐姐,过来!”

    那声奶声奶气的“大姐姐”使得这个本来心里有些闷闷不乐、情绪有些灰暗的朴顺珠一下子心花怒放了,就毫不犹豫的关掉已经码了不少字、给自己母亲写回信的电脑,又轻快的滑出了车厢,随手关上车门,高高兴兴的拿着那个黄色的乒乓球轻盈的走进了幼儿园的大门。

    闲着无聊的幼儿园门卫没有阻拦她,也没有要她出示接送牌。这样美艳动人、开着进口车、一身洁白职业套装的美女是不应该被列入怀疑范围的。什么叫漂亮美女?看看这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子,就知道什么叫做“三千粉黛无颜色”了,更况且那个胖胖的小女孩是主动的向她跑过去的,美女蹲下来一下子就把那个小女孩抱在了怀里,喜爱的表情谁都看得出来,当她亲吻那个小女孩胖胖的脸颊的时候,小女孩发出了很满意的格格的笑声。

    朴顺珠很快就和这个名叫王丽珠的小女孩打成了一片,还把自己的名字也告诉了她,还对她说:“我叫顺珠,你是丽珠,我们两人就是一大一小两只猪。”

    小女孩就更喜欢她了,就不肯放她走了,她也很爽快的答应了她的邀请,和小女孩一起打乒乓球。小猪太小,还不会打乒乓球,只不过是让乒乓球在球台上滚来滚去而已;慢慢两个人都发热了,朴顺珠就脱去了白色的外套,把王丽珠的毛衣也脱去了,韩国女孩就显得亭亭玉立了,中国小女孩也很舒服,很喜欢享受这样有人照料的待遇,就赏给了她一个亲嘴;她就更高兴了。

    她就跑回车里拿来了丝滑般感觉的德芙巧克力,一人一半,小女孩就很乐意的把幼儿园教给的舞蹈跳给大姐姐看,一时性起,朴顺珠也开始教她唱韩国的那首儿歌《三个小熊》:“三只熊住在一家。熊爸爸、熊妈妈、熊宝贝,熊爸爸很胖,熊妈妈很苗条,熊宝贝很可爱,一天一天长大着……”

    那是一个很愉快、很童真、很好玩的时刻,两个女孩子都在笑,都在高兴的流着汗,兴高采烈的在幼儿园的空地里扭动着两个人的身体。

    小女孩突然停了下来,高声的在叫着:“爸爸!”

    朴顺珠想起来了,今天是周末。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