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欲晓  342.想要有个家

章节字数:3922  更新时间:16-10-09 06: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342.想要有个家

    其实在那以前的一切都是一些铺垫,从那个晚霞满天的幼儿园的突然相见到那些很有默契的周末的相聚不过就是为了后来的一切,真正的故事还是从他们三个人手牵着手一起走进那座独一无二的天官牌坊的时候开始的。就和苏芮那些旋律优美的歌里唱的那样:“也许牵了手的手,前生不一定好走。也许有了伴的路,今生还要更忙碌。所以牵了手的手,来生还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没有岁月可回头……”

    那个时候当然已经都天黑了,街灯也亮起来了,一束光柱射在天官牌坊的匾额的紫气东来那四个苍劲有力的金色大字上,朴顺珠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人在楼下的小广场上活动,没有想到那两座由南正堂、勤学斋以及用曲廊组成的南正民居建筑群里灯火通明,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人会把询问、惊讶和探索的眼光全集中到她一个人的身上,男女老幼统统都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注意到了这个大美女的的出现。

    “看什么看?不就是楞头和小猪带了一个外宾回来了吗?”王大力很坦然地和所有的人打招呼:“这是干什么?不是礼仪之邦吗?不会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吗?也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吧?”

    “你们没见过吧?挺好看的吧?”小猪会很自豪的向所有的人介绍:“她是我小姨,我们老师都说她比金善爱还漂亮呢。”

    “我叫朴顺珠,是小猪的小姨。”韩国美人会向所有在场的人一一鞠躬致意:“也是一个韩国人。我在中国已经生活了好几年,又会说中国话,还会写中国字,当然不算是外宾,请大家多多关照。”

    那天晚上朴顺珠不知说过多少遍这句话,也记不得向多少人行过大礼。因为越来越多的人闻讯赶来,从这栋庞大的二十四号的楼上、从天官牌坊的外面冲进来的,甚至从峡州的一些酒席宴上单单赶来看她的。二十四号楼的所有人那天晚上都接到了一个龙家大少发出的短信,很简单:快回来!楞头和小猪带回来一个漂亮的无与伦比的女孩子,还是个韩国美人!

    这个后来被王大力称为大猪的女孩子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面前感到自己脸红得厉害,心跳得厉害,可她知道这是一次检阅,也是一次测验,所有的二十四号楼的左邻右舍都在关心王大力家里出现的这个女孩,那些看着王大力长大的南正街的街坊邻居都在看着她的所有的表现,她也因此有些感到了自信和喜悦。

    韩国美人知道,自己的梦中情人终于向她拉开了自己的神秘面纱,向她开始展现出自己真实生活的一面,她就开始向所有面前出现的每一个人展示自己彬彬有礼、温柔贤惠、漂亮动人的一面,朴顺珠越来越意识到那些男女老幼的眼光的善意和真心实意的欢迎,还有不言自明的期待,她就更加对自己充满了希望。

    “朴小姐,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里的楼栋长,叫我广福哥就行了,官虽然不大,却很管用。”一个粗壮的男人递给她一张名片:“欢迎你,大力不在家,有事打我的电话,保证二十四小时响应。”

    “朴小姐这样的称呼拒人千里之外,还是不称呼你了吧?”瘦瘦的杨德明也挤了过来,对她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继续努力,我们充满期待!”

    “姑娘,韩国离这里挺远的吧?”这是快人快语的田大妈说的话:“小猪正好差一个……小姨,楞头的家里的确也差一个管事的,你来得正合适。”

    “各位请让让,师傅让我给人家端一杯茶,这是一种礼仪。”这是龙家大少来了,一个劲的在吆喝:“看看,是不是王家的祖坟在冒青烟?怎么王家来的尽是漂亮女孩?是不是有些太不公了?”

    “你是不是也想有一个漂亮的外国媳妇?”那个又高又壮的马长喜在和他调侃:“有本事就叫你的这个未来的嫂子给你在韩国介绍一个怎么样?”

    “不好。”书生一个劲的在摇头:“万一我和那个老婆吵起嘴来,两个韩国女人同仇敌忾,还不把我给打死?加上还有那个刁蛮丫头,我老爸、还有师傅都喜欢着呢,沾花惹草,想都别想!”

    大家就笑得前仰后合了。

    事情过去很久以后,朴顺珠有一次和田大妈说起过那天晚上的情况,田大妈告诉她:“那天晚上,你们上楼去了,杨大爹笑嘻嘻的对大伙儿说过一句话:‘小猪的妈妈来了,大为真正的媳妇进门了。’你说神不神?”

    朴顺珠知道田大妈说的肯定是真的,却依然为神仙大爹的英明预见而惊叹不已,能够从只见过一面的人身上知道她的未来,这就是神话,这就是神仙。

    王大力的家就是二十四号楼里面普普通通的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屋,因为是搬迁安居房,房间都有些窄小、有些局促,已经好多年没有重新粉刷,更显得有些陈旧,连纱窗也有些破损的痕迹,墙壁上小猪画了些不成比例的图画,没有女人料理的的房间也显得有些杂乱无章。

    从一进门开始,王大力就在慌乱的收拾着家里四处狼藉的报纸、材料、杂志、没有叠好的换洗衣服和小猪的图画板和水彩笔,还有一些吃剩的方便面、喝光了的啤酒瓶和一些花花绿绿的糖纸。他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太乱了,上周有点急事得赶回县里去,也没来得及收拾。”

    “知道的,我现在对大力君的行程了如指掌,也对这个家的现状十分了解了。”朴顺珠笑着把他赶到一边:“韩国男人在家里一般是不用干活的,家务事还是留给我们女人来做吧。”

    一个小时以后,家里的一切混乱情况都基本消失了,所有的位置和秩序都基本恢复了,可韩国美人并不满意,走来走去的把每个房间都看过了,然后把王丽珠赶到她自己的房间里去看动画片,扭过头对王大力说:“我还有一个适应的过程,请大力君给我找出围裙和袖套来,最好还能找到塑胶手套、洗净剂、钢丝球和一顶帽子。”

    “不是收拾干净了吗?”王大力在问:“你还想做什么?”

    “我很不满意,所以决定彻底把您的家里彻底打扫一遍。”她回答得很快:“告诉大力君,我有洁癖的,在不舒服的地方我会睡不着觉的。”

    “是不是漂亮女人都有这样的通病?书生的那个妹妹没有半小时走不出门,说什么感觉不好,我家三哥的那些女子也是有洁癖的。”正在看文件的王大力有些好笑:“有这个必要吗?等小猪睡着了,我会开车送你回去的。”

    “先生,这句话我可不想听。”朴顺珠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撅着红润的嘴唇扭过头去:“莫非你们家今天晚上还会有别的女人来吗?”

    于是,他就只好给她找来她所需要的所有的用具,还有自己的一件旧衣服,有些不知所措的呆呆的站在那里。

    “穿着挺合身的。”她有些满意:“大力君请陪着小猪玩玩去吧,不是很少回来吗?和女儿联络一下感情很重要,我一个人就行了。”

    那是不行的,这里可是他的家,再说在一个女孩子打扫卫生的时候,王大力根本坐不住,只好参加劳动了。拖地板、擦窗户、还有一些部位的爬高,把一些笨重的家具给挪个位置,把粘满灰尘的窗帘和桌布放到洗衣机里,这都是他的事。时间过得很快,一折腾就是午夜时分,这个冷清的家里就有了与原来截然不同的变化,虽然还是发黄的墙壁和那些过时的家具,但一切都变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了。

    “大力君请到客房里去睡吧。”这是朴顺珠在这个家里第一次做着安排,脸上也有些羞怯的意思:“我和小猪一起睡大床。”

    那个难忘的第一个晚上,朴顺珠是和王丽珠理直气壮的睡在这个家里的大床上的,王大力则睡在客房的一张钢丝折叠床上,当然还有一间房是小猪的闺房。那天晚上,王大力睡得很快,因为他真的很累;朴顺珠也睡得很香,甚至连一个梦也没做。她知道她睡的是这个中国男人的大床,心里就有了些异样的、回归的感觉,搂着胖胖的小猪一下子就睡着了。

    因为家里突然有了这个来自韩国首尔的漂亮女孩,也因为这个女孩子给他的家里带来了一些十分明显、也许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更因为二十四号楼那么轰动的见面仪式,虽然家里明亮整洁了许多,王大力却在半夜里反而有些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爬起来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些文件看了看,还批阅了几分群众来信来访的记录,直到天快要亮的时候才闭着眼睡了一会儿。

    在他入睡前那些残存的记忆里,那个叫朴顺珠的大美人还在干着活,兴致勃勃地,心甘情愿的、小心翼翼的,有一种很自信的果断,边干边哼着那些韩国歌:“梦会不会实现?我问你了一千遍,你奇迹般出现,我只想说一声感谢。耳边的音乐已经是个预言,已经让我带入完美世界……”

    第二天上午,他是被王丽珠弄醒的,小丫头会轻轻地用肉滚滚的手指去揪他爸爸的鼻子,还会用纸条去探他的耳朵,还会用小嘴去咬他的下巴,把她的那些唾沫涂在她爸爸的脸上,要是王大力还是不肯张开眼睛,王丽珠就会贴在他的耳朵边大喊大叫,有节奏的像唱歌似的喊着:“懒虫、大懒虫!起床!”

    这是老把戏了,王大力连眼睛都没睁开就用手把小丫头给抓住了,一起倒在他身上大喊大叫的不仅有那个稚嫩的小猪,还有一个软软的成熟的女人的身体,他能闻到那个女人的味道,也能感到那种女人的柔软,清香的犹如青草,温馨的犹如鲜花,那是属于一个年轻的、漂亮的女人的。

    他有些吃惊,睁开了眼睛,那个漂亮的韩国女孩就和小猪一起被他搂在自己的怀里,朴顺珠有些脸红,也有些高兴,不仅没有挣扎,也没有扭扭捏捏,只是有些羞答答的,还是那种嫣然一笑:“大力君,小猪说的对,你就是一个懒虫,是不是先吃过早点再接着睡?”

    他感到幸福极了,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

    因为家里没有女人,王大力的厨艺也太糟糕,平时如果不是在楼下老吴的快餐店里对付一下,就是在二十四号楼里吃大锅饭,那个周末的中午是破天荒的在这个家里吃的饭,饭后,朴顺珠愉快的哼着不知名的韩国歌在洗着碗,王大力帮着把餐桌上的碗筷盘碟端到厨房里去,小丫头捧着一个苹果坐在客厅里看孩子们百看不厌、电视台百播不换的《喜洋洋和灰太狼》,时而发出欢快的笑声,这就是最典型的三口之家的平凡生活,这就是三口之家的最温馨的写照,王大力就真的被深深的陶醉了。

    “我做的饭菜味道还好吧?”她就直截了当的向他提出了那个要求:“先生,能把这个家里的大门钥匙给我一把吗?”

    “为什么?”他楞了一下,看了一眼那个大猪脸上的红晕,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有了些预感:“有这个必要吗?”

    “不久前一个人又听过那首老歌,是一个叫潘美辰的女人唱的。”朴顺珠笑得很甜:“我也想像她唱得那样,想要有个家!”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