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欲晓  380.怀远哥的无奈

章节字数:4799  更新时间:16-10-15 15: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380.怀远哥的无奈

    小仙女在峡州的那栋二十四号楼的所有的人眼里,除了美貌动人、趾高气扬、快乐无限,就是变化莫测和奥妙无穷,还有在大家不经意的时候布下的无数的陷阱和圈套,让你不知不觉的掉进去,叫人哭笑不得,叫人恨之入骨,不过小仙女也就是好玩罢了,不过就是善意的玩笑罢了,也把她无奈何,也只有人见人怕了。

    所有的人和王美珠在一起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就得多长个心眼,哪怕就是和她说话也得多掂量一番,得看看王美珠当时的心情如何,心情好,那就阿弥陀佛,否则的话,随时随地就可能有苦头吃了,那可是叫人哭笑不得却又无可奈何。谁叫人家是杨大爹的得意女徒呢?还有一个每一个人都不敢得罪、也想极力巴结的大师哥呢?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吧?

    所有的人当然也就包括所有的人,无论是校长身边工作的那些部下,也不论为首长服务的那些工作人员,无论是她的那些同窗好友,还是二十四号楼的那些住户,无论是他们王家的那些婶婶和堂哥堂弟,还是四大天王、五朵金花,统统都是她恶作剧的对象,王美珠也以此为骄傲。

    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就连神仙大爹杨大爹和她的四叔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小仙女在他们面前稍稍有些收敛而已,和她自己坦白的一样:“吃柿子还得赶软的捏呢,我师傅爷爷是神仙,我敢斗吗?斗得过吗?我大师哥可是神医,那天弄不好让他给我脸上划一条口子,那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吗?我四叔从小把我的一切都摸得一清二楚,当然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那不过就是开开玩笑。”王美珠的干妈,那个大名鼎鼎的大记者周老师却从来不相信小仙女是有意恶作剧,她搂着小仙女对自己的儿子争辩着:“她才多大?不过就是个比小猪大不了几岁的小丫头,不过就是活跃一点气氛嘛,不过就是比人家聪明一点嘛,笑一笑不就过去了?”

    “妈,这本身可就是一种骗局,您可得透过现象看本质。”周怀远就会叫苦不迭:“美珠妹妹她可不是什么小仙女,完全是个小妖女,不过就是在您的面前装老实、装天真罢了,也只有您才把她还看成是个小丫头,人家二十四号楼的人看见她都有些谈虎色变的感觉。”

    “胡说八道!”周老师斥责着自己的儿子:“你这才是谎话呢。你以为我没到峡州去过,你以为我没有穿过天官牌坊,我也在二十四号楼住过的!那些南正街的街坊邻居都喜欢咱们的美珠呢。又漂亮、又大方、又听话,还尊老爱幼,我可知道我的干女儿好评如潮呢。”

    “所以说还是我们母女俩心贴心,所以还是干妈才是最理解我的人。”王美珠撒娇的本事绝对一流,讨好的水平无人可比,从小就是如此。就居然和周老师高高兴兴的唱起了高林生的那首老歌:“舍不得你的人是我,离不开你的人是我,想着你的人是我,牵挂你的人是我是我,忘不了你的人是我,看不够你的人是我。体贴你的人、关心你的人、是我是我还是我……”

    “老爸,看见没有?”周怀远在绝望地说着:“美珠今年也有十八了吧?也是大姑娘了吧?老妈却比以前更溺爱她了。”

    “这很正常。”王美珠飞快的就对他进行了迎头回击:“不像怀远哥你这个呆子,仗着多读了几天书,又跑到国外去见了些世面,还被那些发酵的乳酪和没有一点文化含量的快餐塞饱了肚子,又被那些西方人的思想同化了,回来就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的、也有了些假洋鬼子的味道了。”

    “似乎说的有理。”周老师在明显的站在她的干女儿一边:“不是说中国特色吗?不是说中国国情吗?在我们母女身上就是具体体现。”

    “可是有些地方老妈也不能毫无原则吧?”周怀远在努力辩解:“小事可以马虎,可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是不是也应该和您写文章那样,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是不是也应该和李大钊先生说的那样,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错!”周老师和王美珠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可见她们彼此这样的心灵配合异常熟练:“这是什么原则问题?这是什么大是大非的问题?不过就是年轻女孩有些调皮、有些撒娇罢了。问问你爸爸,我年轻的时候比美珠还活泼呢。”

    周怀远就只有无可奈何的摇头。

    在这样的时候,校长大多的时候不插言,只是带着耳朵听一听,有时候会不屑一顾,有时候会开怀大笑,显得很高兴的样子。小仙女很会抓紧时间,很会拉拢人,很会转换话题,知道校长办公有些劳累吗,就和拉着校长去弹钢琴,和校长一起唱那些时代久远的文革的歌曲:“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您的光辉思想永远照我心。春风最暖,毛主席最亲,您的光辉思想永远指航程……”

    周怀远就是把这个花样百出、诡计多端的王美珠没有一点办法。小的时候,她是他妈妈手里抱着的一团粉红色的嫩肉,或者叫做芭比娃娃;大了一点,她就是他妈妈牵着在院子里慢慢学步、一起躲迷藏的小丫头,还会尖声尖气的大叫大嚷;再大一点,她就成了他的父亲的开心果。在严肃的校长面前,除了她的四叔王大力那个自称是校长的学生的人以外,就只有这个丫头可以胆大妄为的把校长从办公室里拉出来。

    周怀远与这个女孩子相差足有十二岁,在他的印象里,他们彼此的接触就是当他每天做完了作业以后,必须带着王美珠一起玩。小时候有时还得帮小女孩洗澡、给小丫头喂饭,大一点,就会教那个花朵一样的小女孩一些ABC之类的英文字母,给她讲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再长大一些,他就得在出门的时候带着她,骑着自行车一起到北海公园去划船。

    再后来,他就参军了,成了那所中国最著名的科技大学的优秀学生,毕业后在酒泉发射基地呆了不到一年就被公派出国了。一晃就是这么多年过去,没想到刚刚回到家就被一个骄横跋扈的女孩子面对面地数落了一番,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父母和几乎所有父亲的工作人员的面,他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还没有发起反击就已经溃不成军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唇红齿白、伶牙利齿的霸道女孩就是当年那个缠着要他讲故事、温柔撒娇、像个洋娃娃一般乖乖的小丫头,也不敢相信,当年的那个会撒娇、会缠着他不放、会喜欢和他一起出去玩的干妹妹居然会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光彩照人的窈窕淑女,虽然从严格的意义上说,她完全不能称之为淑女。

    那天晚上,周怀远按约前往首长家里进行礼节性的拜访,心有余悸的他还在想找时间和王美珠互相沟通一下,免得总是给他制造难题,使他难堪。不料人家却扬长而去,连儿时的伙伴王晓磊也不在,可王大力却在,看见他就高兴的笑了起来:“怀远成了博士了,可喜可贺!不知是学成归来还是衣锦还乡呢?”

    周怀远很喜欢小仙女的这个四叔,这个男人当年也是他们家里的座上客,据说校长很喜欢他,比喜欢自己的儿子还要器重这个王家老三。他自己从小就对这个学习用功、意志坚定、能说会道、为人热情的男人颇有好感,就知道人家已经是县委书记了,就知道这个世界不仅王美珠在变,所有的人都在改变,包括中国这个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也在变。

    一阵寒暄以后,赵敏在一边吞吞吐吐的问着周怀远怎么没有把那个黑人女友带过来看看?当然那个女孩子可能会是非洲的。他可是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黑人女友?我哪里来的什么非洲女友?”

    “怎么样?我就知道小仙女一定是在布置圈套、信口雌黄,要大姐上钩的!”王大力笑得不亦乐乎:“像怀远这样文绉绉的读书人会找一个臃肿、野蛮的黑女人打死我也不信。就是要找女朋友,也得找一个瑞典的金发女郎嘛。”

    问清了缘由,周怀远就差点没气疯了:见面就给人一个下马威,然后又是造谣惑众、挑拨离间,这个小仙女可真是名不虚传。可他就是拿这个趾高气扬的女生一点办法也没有,还是得感谢王大力,同样轻轻的一句话,就使得王美珠在那个晚上跑来跑去,还上门问罪,整个院子的人,只要想起平时打遍京城无敌手的小仙女上当受骗的那副呆如木鸡的模样,就笑得不可自制,也给他报了一箭之仇。

    不过人家小仙女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打击,不过几天工夫就推着电动车又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还是大模大样的叫他“当兵的”,还是把他支来支去,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就开始有了些抵触情绪。

    “怎么了?咱们部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第一条可是一切行动听指挥,怀远哥不会不记得了吧?”她倒感觉有些奇怪,闪动着长长的眼睫毛问着:“难道你这个当兵的是个冒牌货?难道你肩上的两杠一星是假的?”

    “美珠妹妹,那你说说。”周怀远愤愤不平的问着:“那个什么非洲女人、黑人女友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你没有带回来吗?”她故作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其实不应该有民族歧视嘛,我小叔说是瑞典的金发女郎,一定很好看吧?为什么不带回来让人家认认家门呢?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嘛,再说我也可以帮干妈把把关。”

    他就会张目结舌,无以回击,就会又一次败在她的伶牙俐齿上面。

    那是没有办法的,人家可是反应敏捷、能说会道,而自己的父母居然也在一边笑得不亦乐乎。他第一次知道,这个干妹妹可能才是这座小院的最主要角色之一,而他不过就是一个海外归来的游子而已。说是重视,不过也就是刚回家的时候高兴了一会儿而已,这个女孩子才是他的老爸、老妈的心肝宝贝呢。他就只好主动后退,退避三舍。心里有些阿Q精神。

    可是人家那个小仙女却不肯放开他,还会采取迂回战术。有一个周末的晚上,那个刚刚踏入大学门槛的漂亮女生就坐在校长沙发的扶手上,声音一定是软软的:“校长伯伯,刚刚进入大学,开的新课比较多,我选的选修课也有些多,我想找个人来辅导一下我的功课,反正也就一周一次,不费多大的时间的。”

    “丫头,我来教你吧。”周老师自报奋勇:“你不知道吧?我还是你们学校的客座教授呢,区区大学一年级的功课还是可以胜任的。”

    “干妈,您就算了吧。”王美珠对她干妈说话从来就很随便,一口就回绝了:“您是文科,我学的可是理科。”

    “我来教你怎么样?”校长的兴趣似乎也很大:“我可是理科毕业,就是后来有些学非所用。虽然毕业久了一些,可是听说现在大学里学的课程比以前肤浅了许多,翻翻教科书,相信还是能找回感觉的。”

    “您也一边呆着去吧。”小仙女挥挥手,依然给予了拒绝:“您可是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是去关心国家大事去吧,耽误了您的革命工作,我可担待不起。再说,人家学的是电子工程与计算机信息,您懂吗?”

    “这么来说,我是在劫难逃了?”周怀远习惯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有些无可奈何:“人家现在课题研究忙着呢,哪有时间辅导你学习?”

    “不是还有一个研究所吗?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忙得不可开交的,其他的人都是一帮吃干饭的吗?再说不就是找找资料、上上网、画画图、做些分析、写写论文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王美珠的杀手锏真是厉害:“现在帮帮我学好基础课,说不定将来你就可以踩着我的肩膀去攀登科学的巅峰呢。”

    “瞧瞧咱们的小仙女多谦虚、多有信心,这也叫学而不厌,你这个家伙是不是也应该诲人不倦才对呢?”校长对他的儿子发话:“你美珠妹妹遇到的不过就是最普通的一些问题,你这个大博士还不是小菜一碟?”

    “说句实话,我们美珠能主动要你帮她就是看得起你。”周老师抱着王美珠也在说:“你这个当哥哥的怎么也得有一些爱心吧?听说在研究所给人家讲课不也讲得头头是道吗?给自己妹妹讲有什么不行的?”

    “我真不知道你们两位大人一直都是目光敏锐、看事很准,为什么全让她的甜言蜜语给哄住了?”周博士有些苦笑了:“我在研究所工作紧张得很,周末回来也就是放松一下、休息一下,却要我整天对着这个聪明过人、机灵过人、防不胜防的干妹妹,那岂不是更紧张吗?”

    “当兵的,这句话说的完全不对。随便问问去,你不觉得有机会给一个美眉上辅导课是一件很愉快的差事吗?”小仙女一点也不生气,因为她已经胜券在握:“而且想一想就是一种很有诗情画意的事吗?”

    “人家梁山伯与祝英台同窗共读是一种幸福,可和你不是。”周怀远小声的咕噜着:“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妈、除了你师傅、除了你小叔,谁还愿意和你呆在一起?那可近乎于与狼共舞。”

    “是吗?有不愿意的吗?除了你以外,我怎么一个也没发现。到二十四号楼去访访吧?那里的父老乡亲可是张开臂膀欢迎我,就是在这座小院里,大家也是像欢迎红军似的期盼着呢!”小仙女得意洋洋的在说:“当兵的,知道什么叫红袖添香吗?不单单是找座铜熏炉把衣服薰香,其实就是那些学富五车、满腹经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才子在陪着佳人读书呢!”

    校长和周老师在一边笑得一塌糊涂。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