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关头  546.海选的另一种解释

章节字数:3510  更新时间:16-12-21 20: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546.海选的另一种解释

    爆炸开始的时候,张广福当然也是和大家一样在百佳公司的庆典现场,不过这个昔日的社会老大、如今恒昌大市场管委会的主任虽然西服革履、衣冠楚楚,和自己的一些朋友们站在一起,可是总感到很有些尴尬,也有些别扭。

    这个光着头、长得很结实、眼里中有些凶狠、跋扈的神色在闪烁、脾气很大、架子很大、拳头也很大的大哥大从来都是不缺女人的,根本不用强迫,甚至不用张哥招手,也不用和尚出主意想办法,更不用和那些影视剧上的男人那样低三下四,那些年轻美貌的女人就会蜂拥而来。

    即使比不上四大美人、五朵金花,虽然不是什么貌若天仙、虽然不是什么良家女子,却也婀娜多姿、含情脉脉、风摆杨柳、体态优雅,就是那些看上去懂得男人的需求、知道如何引起男人兴趣的女子,也就是那些或者事业小有成就的女老板、有几分姿色、有几分文化的女白领、长得有些诱惑的酒店领班、或者是娱乐场所见过世面的红星、小有名气的水蛇腰的舞女……

    “和尚也是个人物,一般的女人和尚还看不起呢。”这是二十四号楼的那些大爹大妈的看法,也就看着和尚天天领着一些陌生女人出入天官牌坊,就只当没看见似的。还是肖外长见多识广,一嘴的新名词:“这是海选!”

    那些十分古板、十分守旧的大爹大妈对出入天官牌坊的其他的人向来管得很严,要是自己的儿女如此作为,不打断腿就算是轻的,对外面的那些妖里妖气的男女要是看着不顺眼,就叫一声“老虎,”那些原本得意洋洋的红男绿女没有一个不害怕的,只好掉头就走,那可是一头猛兽。

    可是那些古板的老人对张广福却十分慷慨的网开一面,据说是田大妈说的理由:“看看和尚长得多壮实,在外面也是一呼百应的男人,不仅是在社会上混的大哥大,也是那个大市场的老板,还是一个享乐主义者,加上又精力充沛,总不能天天在外面和人家动拳头吧,总得玩玩女人吧?总得发泄发泄吧?不那样的话还叫男人吗?不那样的话还叫大哥大吗?”

    不少人就无声的表示赞同,反正张广福对街坊邻居、左邻右舍都很不错,还是这栋楼的楼栋长,自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本来也是,男人和女人不就那么档子事吗?只有肖外长偷偷一笑,田大妈脸上立刻像小姑娘一样的红透了,大声地质问他:“笑什么笑?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我是奇怪为什么同一栋大楼住着,同一座牌坊进出着,为什么人与人不同?为什么标准不同?王大力做做试试?大帅哥做做试试?就连工程师也不敢越雷池半步。”肖外长一点也不生气。他不敢与田大妈生气,隔三岔五的还得请人家到他家里帮忙做饭呢。他只是在问着杨大爹:“文革的时候有那么一句话是怎么说的?”

    “时代不同了,那句话行不通了。”杨大爹还是忙着自己的事,也就顺口一答:“那是用马列主义镜子照人。”

    张广福和吴姐的那些心甘情愿的事一直做得很隐蔽,都是住在一栋楼,而且是一个单元,吴姐又是有老公的人,两个人在一起又很小心,每一次都是找些空闲的时间快速凑在一起、快速结合起来、快速解决战斗。可是百密必有一疏,有一次还是被舒云翔无意之间撞上了。

    其实什么都不用说,看看依然汗流浃背的张广福,看着那个惊慌失措、连裤子都没有来得及提起来、只好躲到卫生间去的吴姐,聪明的像是三国赤壁周瑜似的大帅哥什么不明白。他后来委婉的问过张广福,和尚说的很坦率:“我是逢场作戏,人家是有夫之妇,不过是可取所需,各尽其能而已。”

    后来吴姐碰见舒云翔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眼神也有些躲躲闪闪的,毕竟这是偷情,而且被人家撞见,虽然吴姐知道大帅哥是张哥的兄弟。舒云翔还是大大方方的到老吴的快餐店里去吃饭,吃完了,高高兴兴的喝一口吴姐递过来的茶水,声音放低了一些:“你不会要我的钱吧?”

    “大……舒先生。”吴姐的脸一下子就会变红的,这个乡下女人还是有几分颜色的,也是一个眼眨眉毛动的人物,当然知道舒云翔说话的意思,怯生生的看一眼坐在旁边不明真相的汪雯雯,还是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你知道,我不是……干那一行的。”

    “吴姐,你放心,不过就是逗你玩,别当真。”大帅哥哈哈一笑,将一张钞票放在桌上:“我也不是干那一行的。”

    打的都是哑语,只有说话的双方心里明白彼此说的是些什么。警花美人抬起那双敏锐的漂亮眼睛只是打量了他们两人的表情,就把舒云翔给拉了出来,找了一个墙角就指着大帅哥的鼻子警告他:“你们之间一定有某种默契,我不知道是什么,可是不准你隐瞒!只准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

    “我承认你的眼睛就是我的信息中心,就是我的影像中心,什么都是瞒不过你的。”大帅哥说的很轻巧:“可是那是别人的秘密,根本不涉及到我们两个人。”

    “流氓,滚开!”汪雯雯就圆瞪杏眼、咬着贝齿、红着桃腮叫了起来:“别把我和你拉到一起,你和我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张广福是那个渝东鄂西最大的综合批发市场的投资商之一,也是那个叫恒昌大市场的管委会主任。自从金盆洗手,就从啤酒经销商做起,在峡州当然还没有人不敢不给张哥这个面子,也就顺理成章的生意红火了,其他的啤酒商见势不妙,也就找机会和张哥套近乎,也说服大哥大做了他们的独家经销商,那家恒昌商行就左右逢源,当然就越发日进斗金了。和尚却把商行的生意交给他的大弟子方老二打理,自己一心一意、悠哉游哉的去做那个管委会主任,用他的话说:“和二十四号楼的楼栋长差不多,也就是这个市场物业公司的经理。”

    手下当然有一帮人,忙的时间不多,空闲起来就去打麻将、去按摩、泡澡、去足疗、健身,玩小姐,如果他的干女儿小猪在,大家就会看见他牵着那个花一般的小丫头到处找好吃的、找人打牌。如果心情好,也有兴趣,还有些受到诱惑,就会拉一个看得顺眼的女人到管委会二楼的休息间里做一些床上运动,也就是给生活增添一点色彩罢了。不过就是沙宝亮和范冰冰唱的那首歌里面的境界:“不要再追究错与对,然后练习用力的后悔。爱是死记硬背,没有捷径可给,不管变白多少年岁,心还在飞爱怎么追……”

    谁知有一天,和尚气喘吁吁的正在他办公室的二楼和一个女人做到那种事情的兴头上的时候,黑子慌慌张张的破门而入,紧张的连话也说不清楚了。大哥大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边将那个还在呻吟着的女子按在自己的身边,顺手就抄起一个烟灰缸扔了过去:“滚!妈的,十分钟以后再来!”

    烟灰缸被随后而来的方老二截住了,那个在公开场合总是显得文质彬彬、总是给人留下一个“有话好好说”印象的大弟子此时此刻也显得慌慌张张,紧张的将衣服扔给和尚:“老大,还不快点穿上衣服!凤姐来了!就在楼下生气呢,这个娘们叫的声音被凤姐听见了,你可得当心!”

    张广福就吓得魂飞魄散了,就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赶快将衣服穿好,就一脚将那个光着身子的女人踢得远远的,甚至恨不得将那个一分钟以前还看得很顺眼的女子从窗户扔出去,只要不被凤姐看见,干什么都行!

    大哥大的四大金刚谁都知道张广福的转型完全是凤姐一手策划的,二十四号楼的人都知道如果不是凤姐强迫他改邪归正,昔日的社会老大也许现在就和另外的一些道上的人一样,被人用“黑势力”的罪名投进监狱,在沙洋劳改农场度日如年呢,前些年重庆的那场“打黑”风暴不就是个见证吗?

    谁都知道凤姐用高瞻远瞩的洞察力给张广福和他的那四大金刚指出了一条金光大道,谁都知道那个端庄的女人用自己的魄力和决心将大哥大从社会混混一下子凤凰涅槃,变成了一个正当的商人,这样的大恩大德一时难以回报,加上凤姐不愁钱、不愁用的,只好表示敬重了。

    凤姐那天是带着四大天王乘着杨德明的公交车一起过来的,张广福慌慌张张下楼的时候,凤姐正在给那四个孩子削苹果吃。切得薄薄的,还在嘱咐管委会的那些其他的工作人员给她拿牙签的当时,几个孩子等不及,早就用小手抓起开始享受了。凤姐抿着嘴一笑,张广福就顺势出现了。老天保佑,凤姐没发脾气,只是当着方老二和黑子的面给了他一个耳光:“和尚,这里是办公室,不是窑子!大白天就胡来,成何体统?以后再让我碰见了,你就别回二十四号楼了!”

    和尚唯唯喏喏,半晌也不敢搭话。

    “广福,说来你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也该找一个正经女人给你管家了,天天带一些妖里妖气的女人在天官牌坊出出进进,别人不说,我都替你臊得慌!”凤姐看了四大天王一眼,没有动手,可是打击一个接着一个:“婚姻自主、恋爱自由,说来你是老大,又认得的人多,你自己先找找看。不过,在我没有点头以前,从现在起就别带别的女人到家里去了,对孩子们影响也不好。”

    “小猪的大妈妈。”小圆在一边不解的问着,他们总是这样叫着赵敏的:“您不是还会回京城去吗?就是在天官牌坊,您也不能和老虎一样不睡觉吧?你怎么知道张伯伯带没带回去人呢?”

    “小圆是个小笨蛋,我要咬你一口。”凤姐笑着亲了那个小男孩一下:“四大金刚是干什么的?老虎是干什么的?只要你们发现了,我都有奖!”

    孩子们就拍着手笑了起来,只有张广福一个人是愁眉苦脸的。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