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花火红  714.周宁的出现

章节字数:4814  更新时间:17-02-27 15: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714.周宁的出现

    杨德明和周宁的认识是杨德明在公交公司的一个同事介绍的。

    那个时候,杨秋燕已经到外地去读大学去了。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杨秋燕的家里照例会大摆宴席款待亲朋好友和街坊邻居,也是欢送这个漂亮女生如愿以偿的去进入自己的象牙之塔,可是大家忙乎了半天才想起根本没有看见今天这个宴席的主角,到处都找遍了也不见,就有些莫名其妙。田大妈挥了挥手:“秋燕又不是小姑娘了,还会跑不见吗?还不是因为要走了,找自己的那些好朋友告别去了。”

    说的也是,大家就不再管那个漂亮的女学生了。南正街的规矩就是首先要把客人陪好,让客人尽兴,客人当然也是有规矩的,主人的菜做得不好不能说,主人的酒买的不好不能讲,心情不好也不能说。女人快快的吃半碗饭就可以说一声“吃饱了,”之后大大方方的接过主人家的一杯茶溜下桌子。

    可是男人不成,主人没有说“添饭”以前大家就得把酒继续喝下去,开始的时候还是很讲礼貌的,到后来就是和打麻将一样讲究“门前清,”不然的话,就会有人捏着鼻子灌,很粗鲁也很直爽,很亲热也很霸道,这就是峡州人的规矩。客人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想尽办法把主人家请来的那些“酒坛子”放滚,这就是张广福和马长喜的拿手本领。根本不用那种六钱装的酒杯,一人一个大碗,喝完再来,就像喝水似的,又快又急,不过两个回合,绝大多数主人家的陪客就只好拱手认输,人家都是喝文酒,谁像他们这样喝武酒,人家都讲究浅斟慢酌,他们可是牛饮,那就当然打遍天下无敌手。一高兴,和尚就叫了起来:“秋燕,给哥哥来一碗饭!”

    杨秋燕会飞快的将大哥大手里的碗接过去,还会在桌下用力踩上张广福一脚。那绝对不是调情,也绝对不是勾引,更不是发脾气,而是一个警告和提醒,南正街的人谁都知道杨秋燕现在和谁在一起,杨德明和杨大妈进来不到五分钟,杨大妈就已经看不见自己儿子的人了,很多人都看见的,那个公交公司的小司机是被杨秋燕拉走的,人家大大方方的牵着杨德明的手,从来都是这样,从小就是这样,谁都知道的。

    那天晚上,杨秋燕领着杨德明回到了南正街曾经存在过的地方,沿着那条有些破旧和拥挤的学院街和献福路走了很久,他们当然也会去看因为修了滨江公园而面目全非的中水门和镇川门,也会和以前那样坐在镇江阁、也就是过去的杨泗庙的长江的护坡上看大江东去、船来船往,杨秋燕还是会躺在杨德明的腿上数星星,回忆起小时候的那些有趣的往事,杨秋燕给这个小司机说那些无数的废话,还要他答应,在她大学毕业以前不准和别的女人结婚。

    “总得有一个理由吧?”杨德明有些好笑:“莫非就是想多吃几颗喜糖?”

    “没错,我就是对喜糖感兴趣。”杨秋燕回答得很干脆:“从小德明哥拿的别人的喜糖就全部都会给我,你自己的当然全部都是我的。”

    很可惜,杨德明很老实,这样的暗示他绝对听不懂。

    “你知道吗?爱你并不容易,还需要很多勇气,是天意吧,好多话说不出去,就是怕你负担不起。”那天晚上,杨秋燕给杨德明唱了很多流行歌曲,可车神只记得了那一首张学友的《一路上有你》:“你相信吗?这一生遇见你,是上辈子我欠你,是天意吧让我爱上你,才又让你离我而去……”

    可惜,杨德明很愚昧,不懂得歌声就是代表人家的心声。

    杨秋燕走了,高高兴兴的带着梦想和希望到外地读书去了,杨德明已经从那所汽车技校毕业,成了公交公司的一名年轻的司机,上班还不错,就在中心城区开着大客车里转来转去,可以看见多少的街头风景。可是一旦下班回来了、休息了,身边少了那个成天唧唧喳喳、会在杨大妈面前撒娇、会和杨大爹顶嘴、会趾高气扬的指使着杨德明的漂亮女生就很有些不习惯,连杨大妈都是过了很久才勉强习惯了离开杨秋燕的日子。也就是那个时候,有人给杨德明介绍了周宁。

    周宁也是个峡州人,不过就是家住伍家区的,那个时候,伍家区从十三码头以下就是郊区,中心城区的人把伍家区的人全看成是农民,就像现在的峡州人看待那个被称为“荒货村”的东山村一样。不知道他们听过那首歌没有:“住在郊区的人天还没亮就要起床坐公共汽车去城里上班,经常孤独地度过无聊的夜晚,煤气泄漏、中毒、马路上的事故,没有一处安全的地方,就像我一无是处……”

    人家周宁也上过班,还是一名很不错的棉纺厂的挡车工,四班三运转也很习惯,可惜那家国营厂不知怎么就变成私营的了,挡车工一下子裁减了一半,工作量却提高了一倍,就有些吃不消了,就到服装厂当了一名缝纫车工,很自然的和同厂的一个机修工谈起了恋爱,也是爱的热火朝天的,可是周宁的父母一打听,那个机修工的家里一穷二白,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就果断的不准他们再来往了,现在的人现实的很,爱情也得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

    女孩年轻、长得也有几分姿色,就到一家商店去当营业员,老板有一个宝贝儿子看上了她,没几天就让周宁带他到她家里“认了一下门,”这是峡州土话,也就是让她的父母和他见了一个面。得到了默许以后,两个人就明目张胆的住到了一起,也过了两三年的幸福时光,两个人的感情也不错,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就开始准备结婚。

    可是他的那个男朋友不满足自家的富裕,和一些混混去抢劫人家有钱人,入室抢劫的时候心血来潮的杀了一个人。他们家里不知在后面运动了多少人、托了多少关系、花了多少钱,总算是保住了小命,死缓当然可以改为无期,无期也可以改为有期,快的话上十年就可以出狱,当然还可以办保外就医,或者别的什么理由,那就只要五六年就可以自由了,这是潜规则,谁都知道这一点。

    可是周宁不是王宝钏,也不是什么孟姜女,没有这样的毅力和决心等着那个人出来,也不想当望夫石,她得赶快和那个人、那个家庭一刀两断,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去。她的父母就开始到处张罗新的相亲的小伙子,也看过几个,都是高不就低不就的,这样就不知怎么轮到了杨德明。

    凭心而论,车神是个很壮实的小伙子,很精神、很沉着、一看就很老实,还有些沉默寡言、见了女人还有些腼腆,周宁一看就有些喜欢,也是有些慌不择路。她的父母一听介绍人说是南正街神仙大爹的唯一的儿子几乎根本没有半点犹豫就满口答应了,谁都知道,南正街的男人厚道,杨大爹更是一个传奇般的人物,不,人家就是一个神仙!想都不用想,神仙的独儿子当然也会有过人的本领,他们说的没错,要不,杨德明为什么被大家叫做车神呢?

    周宁长得还算好看,用峡州的土话说,就是“要模子有模子,要条子有条子。”虽然不能和那个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南正街街花的杨秋燕相比,可是比上不足,比下还是绰绰有余的。加上从小爱打扮,小小年纪就早解风月,也知道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就有一个高高的胸部、一个翘翘的臀部,对于从来没有和女孩子有过实际上接触的杨德明而言,无疑是一个极大的诱惑。那个蓄着八字胡的林子祥是这样唱的:“别再拖别再拖别再拖别再拖,别再躲别再躲别再躲别再躲,长夜知谁内心红象一团烈火,愿你可愿你可让我亲近爱火,齐着火齐着火如象森林大火……”

    周宁对于杨德明还是很满意的,在她们那个年轻的时代,还没有后来那个找个有钱人的呼声甚嚣尘上,也没有什么“宁肯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笑”的公开宣言,就是不管杨大爹究竟是不是神仙,车神自己也长得不赖,单位也不错,至少没有下岗倒闭之忧,就是辛苦一点,也是可以旱涝保收的。当然周宁也有一个想法,想尽早地把自己嫁出去,有些事情是盖不住的,时间长了,她和那两个前男朋友、以及一些流言蜚语一定会被南正街的人知道。

    “那是一些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周宁的父母提醒她:“就是那个老实的司机不说,那个天知地知、无所不能的神仙能容得了你吗?”

    女人只有女人的办法,在她和杨德明认识后的不到半个月的时候,周宁就把杨德明领到了自己的家里,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和扭扭捏捏就把那个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男人拉上了自己的床。那个时候,周宁的家还是在偏远的万寿桥的铁路桥下,一栋小小的土坯房,火车在桥上经过的时候,那些振动就会使得年老失修的青瓦落下一些灰尘,杨德明就是给周宁的眼睛吹灰的时候被领上了周宁的那张床的。

    从一开始就是周宁主导一切,在指挥一切,她不仅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人,也是一个动作娴熟、十分老练的教师,她当然知道应该如何在这个小司机面前一点点的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也知道该如何给杨德明进行帮忙,男人有很多时候没有女人那样心领神会,尤其是老实的杨德明也有些不知所措,当看见周宁越来越多的露出来的肌肤的时候,就眼光开始呆滞、呼吸也变得和拉风箱似的沉重,还会全身冒汗。周宁会很努力的去打开男人皮带上的锁扣,更况且杨德明就是最简单最方便的那一种,不像有些男人的皮带也那么高档,不是老人头就是梦特娇。有人说男人有三个显示身份和地位的标志:一件很合体的名牌西装、一块很昂贵的瑞士名表、一个很有力度的皮带扣。

    周宁当然会让男人的手去抚摸自己那还算是光滑、紧绷的胸部,那会极大的提高男人的兴趣,而男人一旦有了兴趣,剩下的事就肯定好办多了。杨德明就得到了启示,就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只是太过于无知,一切都在人家的掌握之中,就在进入的那一瞬间,杨德明的脑海里还曾经闪过一个念头:要是杨秋燕就不知有多好。自己都吓了一跳,急忙继续埋头苦干,那种深耕细作的田间管理也很要些力气的。

    杨德明一进去周宁就知道他肯定是第一次。

    以前她所经过的那些男人个个都比他更老练、更熟悉女人,当然更知道如何收拾女人,也知道如何用自身的技巧和力量去驾驭女人,当然会知道怎样破门而入,开始进行活塞运动,更知道怎样逗起女人的兴趣。可是杨德明不同,他完全就是北方人说的那种“雏,”也是南方人说的那种“龟儿子,”对女人几乎一点知识也没有,知道基本动作,却不知道基本路线,周宁就得从一开始就引导他、带领他,指挥他。

    她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也没有感觉到什么惊喜,不过就是一次例行的亲密接触罢了。她会习惯性的开始哼哼,不过就是开始对杨德明说些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说的出的疯话,让杨德明感到满足。她记得前前后后已经有好几个男人到过这里,一个是她的初中同学,用了一个比萨饼就骗取了她的第一次,以后就是她的一个同楼住的邻居家的男孩子,暑假的时候两个人都呆在家里无聊,总得找点事做,两个年轻男女当然互通有无了,不过就是短期的一种游戏,玩过了以后没留什么印象,就是以后见面也判若路人。一点也不奇怪,现在这样的事多着呢。就和张信哲唱的那样:“游戏在我们之间让爱的感觉忽隐又忽现,游戏在我们心中谁也不必去说,游戏在我们之间让爱的感觉忽隐又忽现,游戏在我们心中谁也不必去说……”

    最令人难忘的就是周宁的那个花了些钱将死刑改为死缓,而且有可能将死缓改为无期再改为有期的那个男朋友,跟着他,周宁也过了一些吃香的喝辣的,很风光也很疯狂的日子。不过那个男朋友偶尔也喜欢和他的一些哥们玩一下那种换偶的游戏,是一种刺激、疯狂和颠倒,所以这个女人就曾经经历过更多的男人。那个因为组织换偶活动而被审判的南京的大学教授用自己的行动就揭开了现在这个社会还有些鲜为人知、不可告人、光怪陆离的一些秘密,也让人知道了改革开放不仅仅在于经济上的和政治上的,还有生活方式和人际关系上的。

    不过周宁在自己家的那张不太舒服的床上还是很满意杨德明的那种笨拙的举动,也喜欢他的那种腼腆之后的突然爆发出来的激情,知道一个男人对女人的身体充满了好感就有些恋恋不舍,就会很乐意和她做些事情出来的,而且在开始翻开第一页之后就有些不忍释卷了。

    那个时候,周宁就开始对自己和这个老实的年轻男人有了把握,也有了信心,就决定牢牢的抓住他,就在这个公交车司机眼前尽量打开了自己的身体,用那些丰满的部位一点点的诱惑那个动作变得越来越快的男人,就会让那个被称为车神的男人再接再厉,更深入的进入自己的身体里,就会很有魅力的用自己的手、自己的嘴和自己的身体来进一步刺激他、诱惑他。

    杨德明的第一次很快就结束了,可是杨德明的喘息很久也没有平息下来。周宁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因为那不是因为劳累,而是因为极度兴奋。她就会给杨德明递媚眼、会咯咯地笑着,他知道,他们的一切才刚刚开始,这个神仙的独儿子对于她来说就已经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