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花火红  863.无法后悔

章节字数:4550  更新时间:17-04-07 21: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863.无法后悔

    那么精明能干、那么谨小慎微、那么具有过人的聪明和对生意极度的敏感视觉的黄大军自从听见那声枪响、朱世江像一条狗似的在他身边倒下以后,自从看见自己的那个智障的女人赤条条、毫无生气的躺在二楼的地板上、她脖子上、后脑勺流出的那些鲜血都快要凝固的时候,他所有的意志和信心就在那一刻全部轰然倒地,他也就在那一刻全部崩溃了。那就是梁静茹所唱的那种《会呼吸的痛》:“想念是会呼吸的痛,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哼你爱的歌会痛,看你的信会痛连沉默也痛。遗憾是会呼吸的痛,它流在血液中来回滚动,后悔不贴心会痛,恨不懂你会痛,想见不能见最痛……”

    董胜开对他说过什么黄大军不知道,他只是看见警长的嘴在动,却听不见他说的是什么话。警长有些性急,招了一下手,就有人递给黄大军一瓶纯净水。他机械的喝了几口,原来是白酒,很有些度数的那种。他能听见那些酒水滑下自己喉咙的咕噜声,可依然听不见警长说话的声音,黄大军就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一个长得像天仙般的女警察走过来冷冷的打了他一耳光,黄大军就一下子恢复了听觉,就听见了自己儿子那撕心裂肺的喊叫。

    黄大军能听见董胜开的问话声的时候,就想起了那个装在麻袋里的紫铜的减压阀,就可以开始说话。没等他的话说完,警长挥了一下手,他就和他的儿子一起就被塞进了一辆警车。也许是因为的那一记耳光,也许是因为那几口白酒,黄大军的头脑慢慢的变得清醒过来,可清醒过来的他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因为他的缘故,他把自己的老婆给害死了!

    这样的悲剧就是放在任何人身上也受不了,就在国庆节的这个明媚的上午,就在他自己的眼皮底下,他就变得家破人亡了。

    虽然他的那个老婆的确是个智障,整个智商还不及一个学龄前的孩子,可是那个在他们那个乡数一数二的漂亮女孩子就偏偏喜欢上了他这么一个穷光蛋,还高高兴兴的嫁到了他的那个空徒四壁的家里,收拾家务、养猪下地、穿最便宜的衣服、吃最简单的饭菜,住最破烂的房屋,也一句怨言也没有,每天晚上都和他欢天喜地的做男女之间的那点事,还给他生了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儿子。就是在黄大军一个人在峡州打拼的最初那几年,那个智障女人带着他的儿子就在家里痴痴地等着他。光是想到这一点,黄大军就觉得自己应该一辈子对她好,让她过上一辈子的好日子。

    无论从哪个方面相比,停车场的那个李曼都比他的那个智商很低的老婆不知要强多少倍,黄大军都有充分的理由和很多的富起来的人一样,把老婆放在乡下,把情人放在身边,那是现在许多人理直气壮的选择,可他却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么想过。除了“糟糠之妻不可弃”的古训,还有他对那个老婆的感激。就是在和李曼越来越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而且彼此都有些感到情投意合、优势互补以后,黄大军也向李曼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以后不管我们发展到哪一步也得带着她。”

    “那是当然,你不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是姐妹吗?”停车场的老板娘会很惊讶的望着他:“人家喜欢你,就是因为你这样看重感情、不离不弃,就是喜欢你对她从来没有二心,就是喜欢你和我在一起也会记得她。再说我们两姐妹在一起,你不就会更加心安理得,因为我们都是你最喜欢和最需要的女人。”

    黄大军懊悔极了,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的一些愚蠢的、很冲动的状态下的想法断送了自己老婆的生命。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夏天开始的。每到夏天,老婆就会搬一个小凳带着儿子到东山下面的一个开着空调、有着冷气的大型超市里一边做作业一边纳凉。而这样的顾客是超市最不欢迎的,遇到野蛮的安保,就会把她们赶出来,把那个小凳扔得多远。这样的遭遇被黄大军碰见过一次,他的肺都快要气炸了,他老婆拼命地拉着他,一点也不生气:“我们明天换一家超市就行了。”

    家里的第一台空调就是那件事过去以后的第二天安装的,然后就有了柜机和变频空调,然后就有了互联网平板电视和联想笔记本电脑,就有了不声不响的室内装饰和那些名牌地板的铺设,就有了带滑门的衣柜和自动饮水机,就有了席梦思和真皮沙发,就有了麦当劳的香辣鸡翅和安利的保健品,就有了他所能想起的所有一切,其用心很简单,就是让自己的老婆和儿子过上体面的、舒适的生活,他认为这很正常。

    可偏偏就是黄大军认为很正常的这些舒适和体面在荒货村的那些同行的眼里产生了妒忌和仇恨,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即使没有朱世江的铤而走险,那些荒货村的同行也会用其他的方式使他身败名裂,也许还会让他落到锒铛入狱的地步,可惜这是他坐在警车上才想起的,当然已经后悔不及了。

    如果黄大军考虑得更加周全一些,就应该依然和他的那些同行和同乡一样,还是租一间鸽子笼似的小房,住在那些整天充满了汗臭和吵闹的环境里,白天戴一顶草帽、骑一辆三轮摩托、打开电喇叭出门满城去转悠,从那些老婆婆手里收一些荒货,偷鸡摸狗的顺一些东西,晚上回来打牌赌钱,喝酒打儿子,抱着女人做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就肯定不会有这样的飞来横祸。

    如果黄大军不是想着穷则思变,不是想着给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创造出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他就不会租下叶茂林的这栋两层小楼,就不会认识俞老幺那样的货源提供商,就不会有那辆神秘的江铃厢式轻卡,就不会有停车场的那个堆得满满的房间,就不会有那个很有知识和水平的李曼出现,当然也就不会有这场血案的发生。

    只是黄大军怎么也弄不明白,朱世江那个王八蛋为什么要偏偏选择他的家动手?怎么就会走上这样一条穷凶极恶的道路?平时自己对朱世江总是很客气的,叫到家里吃过饭、困难的时候也向他借过钱,可为什么一个老乡会这样恩将仇报?而且要他们全家人的性命?看来还是自己做错了,不该露富,“枪打出头鸟”谁都知道,可就是没想到落到自己的身上,而且是无法后悔、也无法挽回的。

    还是李曼说的对,当前的社会关系十分紧张,仇官、仇富、仇警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贫富两极分化的矛盾越来越尖锐,不过就是在极力粉饰太平,不过就是用一些小恩小惠来收买人心,也会慷慨激昂地说些大话、废话,可是总有一天会从人民内部矛盾激化到敌我对立的矛盾上的。

    看来还是自己大错而特错了。首先就是黄大军应该在致富以后果断的选择离开荒货村,换一个地方居住。现在的住宅楼都是陌生人,左邻右舍没有人关心你是什么人,有多少财产,做什么工作。看来还是黄大军自己过于自信、过于傲慢、过于冒尖、过于露富、过于得意忘形。收入是隐秘的,可是家里的陈设是明显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那个有些智障的老婆和那个还不懂事的儿子会当着别人说些什么?那是一种人类本能的显耀还是夸大其辞的吹牛?他不知道,不过荒货村的人都知道黄大军是有钱人是事实,不然的话,朱世江不会拿他开刀。

    如果给黄大军一个选择,他宁肯不要现在的一切,就只要他和自己的老婆,还是在那个很贫穷的乡下,他还是每天扛着锄头上山,她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在山路上等着他,手里一束小花,笑的样子谁能知道她是一个智障人士?

    如果给黄大军一个选择,他宁肯把现在所有的一切都统统抛弃,还是和原来一样,每天骑着三轮摩托回家的时候,他的老婆都会出来帮他收拾那些荒货,一点也不厌烦,一点也不嫌累,笑容可掬,做的欢天喜地。

    如果给黄大军一个选择,黄大军就会在第一时间离开荒货村,离开这些像乌鸡一样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的同乡和同行,带着自己的儿子和老婆,也许还有那个很有学问也很温柔的李曼,另外找一个地方住下,干什么都可以,只要是大智若愚,只要是和和美美,那该多好!

    因为晚上要出门,黄大军昨天中午就回家了,喝了一些酒,吃了一些饭,上楼好好的睡了一觉,那是要为晚上的行动做好准备。醒来的时候,天色尚早,老婆就坐在他的身边呆呆的看着他的睡觉的样子。那是她最喜欢做的事。看见他醒来了,就会笑得很开心,就会和他亲嘴,他的情绪就会很快被调动起来。黄大军的手就会伸到老婆的衣服里面去。

    “痒痒!”老婆是个大美人,就是生了儿子以后还是个大美人,虽然是个智障的弱智,可还是会红着脸飞快的跑下楼把所有的门窗关得好好的,然后回到他身边,飞快的帮他脱衣服:“儿子还没有回来,快点给你玩一回!”

    “老婆,是你想玩还是我想玩?”黄大军还会和她开玩笑:“瞧你这副性急的样子,是不是等不及了?”

    “你晚上要出去挣钱,我知道的。”那个智障的女人有时候的思维还是正常的:“我会想你的。”

    黄大军在痛苦的抽搐着脸,那种巨大的痛苦使得他伤心欲绝,在警车上,他紧紧的把自己的儿子抱在怀里,大大的泪水滚落下来,滴落在那个同样悲痛欲绝的儿子的头上。许茹芸的那首歌是怎么唱的:“爱已不能动,还有什么值得我心痛,想你的天空下起雨来,没人心疼的黑夜,脸颊两行碱碱的泪水,是你让我望穿泪水肝肠寸断,你怎么舍得让我的泪流向海,付出的感情永远找不回来……”

    就在黄大军和他的儿子悲痛欲绝的依然沉浸在痛苦的深渊的时候,他们早就离开了荒货村。警笛长鸣、警灯闪烁,一连串的警车像离弦之箭在中心城区的路上狂奔。黄大军抽泣了一下,茫然地望着窗外掠过的一切。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这一串警车在那辆霸气十足的悍马的率领下根本没有理睬红路灯的转换,加大油门、直截了当的就冲了过去。

    车队在东山大道与白龙岗交汇的时代天骄星巴克咖啡馆门前急转弯的时候,黄大军看见有一个人愁眉苦脸的坐在临街的玻璃窗前喝着咖啡,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卡座上的点心一点也没动。小平头,结实的下巴、厚厚的嘴唇上叼着一支香烟,额头上有一道伤疤,不知为什么就是坐在咖啡馆里也担心受怕的,连那副大大的墨镜也不肯摘下来,黄大军有些熟悉,可就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咖啡馆门前也有一个男人戴着墨镜,衣冠楚楚,很暖和的阳光,不知为什么却穿着一件风衣,竖着衣领,如果不是娱乐圈的大腕,那就好像特意想掩饰着什么。他本来已经踏上了咖啡馆的台阶,听见了警车的呼啸,却又把脚退了下来,警惕地望着飞驶而过的警车。黄大军认出了他是谁,就是东方房地产公司的那个据说很有背景、公子哥似的余总。有人介绍给他们认识,余总想帮一个包工头买一批建筑用的紧固件。

    “价格当然越便宜越好,质量当然越高越好,数量当然越大越好。”那个长得有些小白脸形象的余总口气很大:“以后的生意大着呢。”

    “听人家说你能搞到那种货,全新的东西,只要一半的价钱。”那个叫鲍祖昌的包工头说的很坦率:“明人不做暗事。我不管你的东西从哪里来,你也不管我将那些东西用到哪里去?这就是行规。”

    只是黄大军不明白今天可是国庆节的休息日,他们还在忙着干什么?

    “哥们,大家住住口,听我念一条指挥中心刚刚发布的紧急通缉令。”警车上有一个警察在给其他的警察读着手机上刚刚收到的一条信息:“鲍祖昌,男,45岁,西陵建筑公司经理,包工头,于昨天下午与妻子和儿子携款一同从家中消失:余小海,男,33岁,东方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今天上午十点起就无法与其联系,以上两人均有重大犯罪嫌疑。如发现两人行踪,迅速进行布控,立即通知指挥中心实施抓捕……”

    “妈的,国庆节发布通缉令,这可是少见,这两个家伙一定是犯了什么大事。”有警察在问着:“有照片吗?”

    “当然有。”那个警察就把手机递给他:“可是你认识吗?兄弟,只怕是人家走到你的面前你也不认识。”

    是的,也许那些警察不认识,可是黄大军认识,即使不看照片他也认识。于是他就想起来那个愁眉苦脸坐在咖啡馆里的男人原来是谁,知道余总进到咖啡馆里去是想和谁见面。于是黄大军一下子清醒了,他知道警察还不知道那两个人的下落,而老天爷给了他一个绝佳的机会,这一次,黄大军可千万要把握住。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