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花火红  900.这个的士司机当然就非我莫属

章节字数:4177  更新时间:17-04-21 15: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900.这个的士司机当然就非我莫属

    袁小俐的脸蛋在女人中间不算出类拔萃,充其量也就是中等模样,和田坚强在宝安这些年曾经从手上经过的那些鲜嫩的南国女生没有什么可比性,就是和那个一直希望和他走进婚姻殿堂的香港的那个三流女演员也不能相提并论,这也是事实。可袁小俐的身段之好、肌肤之美、感情之真却是无人可以比拟的。周华健是这样唱的:“这一生冷暖悲欢,承诺着爱天涯相伴,让风吹让心去追,追过了梦流过了泪,让风吹让心去飞,敞开心扉真爱相随……”

    在田坚强的眼里,袁小俐从小就是一个漂亮女孩。雪骨冰肌,玉肤凝脂;曲线柔美,起伏圆滑;肌肤柔嫩,光洁细腻;梦幻般迷人的脸蛋白皙娇嫩,不施粉黛的面容凸现那嫣红亮丽的樱唇,清水出芙蓉的艳姿奕奕生光,解开了衣裙,晶莹如玉的胸脯是如此的丰润娇嫩,挺拔傲人的完美双峰紧凑而饱满;高耸的峰顶之上,月芒似的乳晕嫣红玉润,而两点鲜嫩羞涩的朱砂更是如同雪岭红梅,轻摇绽放。

    一尊玉雕冰琢的迷人胴体横陈床上,曲线玲珑,凹凸分明,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仿佛吹弹得破;两座双峰尖挺高耸,平滑光洁、纤细如织的腰腹盈盈一握,小腹平滑,香臀浑圆,玉腿修长,纤臂似藕,腰细如折柳;更况且袁小俐的媚目流转,一幅春情荡漾、情切切、意浓浓的画卷就使得田坚强如痴如醉。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这样看着我?石头哥,别这样好不好?人家会不好意思的。”袁小俐有些脸红,也有些奇怪:“有什么好看的?人家身上的哪个地方没有被你翻来覆去的看过?要不就是忘光了!人家这么多年就这么给你留着,没什么变化,要变的话就是已经变老了。”

    “谁说的?”田坚强给了她一个吻,低声的在反驳着:“在我的眼里你永远就和在南正街的阁楼上一模一样。”

    “这句话我爱听。”袁小俐笑盈盈的给了田坚强一个吻:“不过那只是一个幻想。我都已经是奔三的女人了,小圆也上幼儿园了,你再仔细看看就能看出人家身上的变化的。”

    田坚强不说话,缓慢地、颤抖地伸手抚上了袁小俐晶莹润泽的胸部,同时张嘴吻住了她的嫩唇,轻柔地用舌尖顶开了袁小俐的贝齿,她很配合的伸出了自己的丁香小舌。一番唇舌纠缠以后,才满足地轻轻咬住她胸前的粉红可口的樱桃,美美地感受它在自己口中一点点的壮大突起;志得意满地听见袁小俐开始发出了动情而羞涩的娇呤。

    “很好。”田坚强很高兴地说道:“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当然一样。”袁小俐有些羞怯也有些得意:“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你没有人能这样做,再说,人家自从被你……那个了以后就知道一如既往,为你守着,知道这个地方是属于你的,你又是个不讲道理的家伙。”

    田坚强不甘寂寞的右手轻柔地抚摸着袁小俐的秀腿,感受到她的娇嫩的大腿的肌肤一阵轻颤,于是就开始感觉到隐隐探头露出的粉红色的珍珠更是极力膨胀,屹立在已经四溢而出的玉液春水中,就如同艳阳暖春里展开的靡靡娇花终于结出了丰润的果实,而且如斯地粉嫩诱人,散发出无穷的诱惑力。

    “我真的是在感到奇怪,为什么以前就没有感觉到你有这么好?”田坚强在自我坦白,也在检讨自己:“在外面这么多年,见过的女人不知多少,有过男女之间的那点事的也有一些,可就没有你这样能够叫人震撼的,更没有这样能叫人流连忘返的。”

    “石头哥,别在这个时候恭维我,你想怎么做都行,反正是你的,可是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袁小俐说得很认真:“我知道比我好的女人多的是,我虽然没有见过那个把你从我身边夺走的女人,但我知道除了有钱,她一定也很杰出,也很漂亮。世上比我好的女人多着呢,我们二十四号楼就有四大美人、五朵金花呢。”

    “如果用脸蛋评价女人,你是不怎么样;如果用身段评价女人,你就是很有魅力的。”田坚强说得很实在:“可是我想不出哪一个大美人在男人也许一去不回的时候还能这样苦苦地等候,可是你能行;在现在这样肉欲横流、道德沦丧的社会里,在一起的时候山盟海誓,分开了就去找别的男人的女人比比皆是,只有你才能心如止水、坚守到现在。为了这一点,就是给你建一座贞节牌坊也不为过。”

    “我要牌坊干什么?”袁小俐在红着脸给田坚强解着衣服纽扣:“我就知道我这么多年没有过男人了,我就想要和你做这件事。”

    田坚强就又一次泪流满面了。

    而睡梦中的田坚强很不乐意被人吵醒的,从小就是这样,就是袁小俐噘着嘴揭开他的被子,将他光光的全身都暴露出来他也不愿意睁开眼睛。

    昨晚因为决定回来而通宵未眠,今天上午在飞机上又因为不知道会遇上什么遭遇而一直忐忑不安,直到跪倒在天官牌坊的石板上,直到扑到在袁小俐的身上,直到看见自己的那个原来一无所知的儿子,田坚强才真切的感觉自己到家了。罗大佑曾经唱过这首歌:“谁能给我更温暖的阳光,谁能给我更温柔的梦想,谁能在最后终于还是原谅我,还安慰我那创痛的胸膛,我的家庭我诞生的地方,有我童年时期最美的时光,那是后来我逃出的地方,也是我现在眼泪归去的方向……”

    田坚强读大学的时候曾经有过不少的女同学喜欢他,长得帅帅的,个子高高的,成绩好好的,成天除了学习就是读书,和女孩子说几句话就会脸红,这样单纯而可爱的男生哪里去找,于是就有不少女生向他发起攻击。那个时候,田坚强是个老实人,心里被那个温柔而大度的袁小俐塞得满满的,根本容不得别的女人。他还是会实话实说:“对不起,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她是我妹妹,在家乡等着我。”

    后来,有些同寝室的男生见到了袁小俐的照片,就有些不以为然:“还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呢,那都是过去式,再说她也不算漂亮。”

    “钟离春知道吗?也就是无盐,算是丑女吧?人家是齐国王后;孟光算得上是丑女吧?人家和梁鸿举案齐眉;黄月英知道吗?算得上丑女吧?可人家是大名鼎鼎的诸葛孔明之妻,这又如何解释?”田坚强很有些口才的:“三国时的美人貂蝉第一,董卓被乱剑刺死,吕布被砍去了脑袋,有什么好处?戴安娜风流成性,使得英国皇室名声扫地,又有什么好处?美女是大家的,丑女才是自己的!”

    等到大学放了假,田坚强就会在第一时间挤在人满为患的绿皮的火车车厢里赶回峡州,袁小俐当然会在车站的月台上接他,两个人会当着所有的人接吻,会手挽着手回到二十四号楼,如果田大妈在家,当然还得忍耐一下,不过袁小俐会经常的从他的身边经过,让他的眼睛和他的手能和她的身体有一个短暂的接触。他们两个人都知道,接下来他们会有一个不眠的狂欢之夜,那是他们盼望已久的,也是他们喜欢做的事情。

    第二天上午就会有南正十雄的那些人和老虎一起在楼下等着田坚强,只要没看见袁小俐就会把杨秋燕、龙婷婷,也许还有杨婷婷派上楼去把步履艰难的她给拉下来,。袁小俐就会捂着绯红的脸蛋一个劲的叫着“亲亲大哥哥,”求他们放过自己和田坚强。

    “石头,你他妈的一定有日本鬼子的血统。”马长喜叼着烟在说:“人家大老粗都知道怜香惜玉,你一个大学生一回来就把人家小俐糟蹋的成了什么样!”

    那个时候回家的感觉真好,现在到家的感觉同样好得叫人难以置信。天官牌坊的紫气东来,二十四号楼的熟悉环境,朋友们的谅解、妈妈的宽容、街坊邻居的欣喜,还有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儿子,当然就会在袁小俐的怀里睡得很香很熟。

    “石头哥,快醒醒。”袁小俐在拼命的推着他:“广福哥在找你。”

    听见张广福的名字,他就一下子醒过来了,就看见袁小俐把手机已经举在他的耳边,张广福的声音很平静,很快捷、也很武断:“石头,别他妈的一回来就趴在小俐的身上下不来了,快下楼来,我们找你有事!”

    眨眨眼睛,过去所有的一切都出现在记忆里了。田坚强和以前一样,根本不会去问为什么,作为南正十雄中的老九,那不是他所要操的心,他的任务就是服从和完成。不知道大家还会不会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田坚强下楼的时候,天官牌坊下面站着一大帮男人都望着他,他很喜欢这样的等待和期盼,就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无用的家伙,也不是一个被人遗忘的废物,在这个地方依然有人记得他、想着他、需要他;他很高兴自己能这么快的就得到兄弟们的召唤,这么快的就重新成为南正十雄中间的一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他,要他将干些什么,但他知道南正十雄已经开始接纳他,二十四号楼开始接纳他,这座城市开始接纳他。

    除了文学清、张广福、程耀东,田坚强当然还认识从南正街的时候就已经存在的方老二、刘仁贵,以及后来的温常礼和韩小春,可是他不认识那个黑脸的老林、沉默寡言的黑子,更不认识那个就站在大哥的身后,瞪着一双好看的星眸望着他的那个年轻的女孩子。这太正常不过了,田坚强读了四年的大学不在峡州,南下几年全在宝安,就是二十四号楼也有好几年没有见过他的踪影,除了南正街的人,谁又记得有这样一个天涯游子?

    全部事情的来龙去脉是程耀东介绍的,田坚强听得很认真,也很严肃,还能偶尔插上一句,希望解释得更清楚一些。丁春梅给他递过烟、打开打火机的时候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有些警惕,望了文学清一眼,工程师回答得很简短:“和尚的妹妹。”

    “这是哪来的话?”田坚强还是和以前那样喜欢追根寻源:“老大,你又不是不知道,广福哥可是单传,哪来的……”

    “妈的,现在要你来是干大事的,不是要你来管老子的闲事!”张广福很不耐烦的给了他一巴掌:“石头,那些家伙认识我们这些人,如果派别的人去后遗症肯定太多,就和峡州话说的一样:猪嘴扎得住,人嘴扎不住。你既是老大的小弟,又会几脚三角猫的功夫;既是峡州人,又没人认识你,还有些鬼聪明,想来想去,也只有你去当这个出租车司机最恰当。当然,你也可以不去,我可以打电话……”

    “别!”田坚强脸上有了些笑容,那是一种兴奋:“和广福哥说的一样,我既然有这么多的优点,这个的士司机当然就非我莫属了。再说,赶得早不如赶得巧,这些年在外面做生意,别的学的不少,可就是不好玩,没有什么刺激……”

    “妈的,你以为这是什么游戏吗?这是救人!从几个歹徒手里救两个不能出半点差错的人!要找刺激还是等你回来以后找小俐去要吧!”张广福用手将他的头发揉得像鸡窝:“石头,给我听好了,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好老大,有什么情况尽快和我们大家联系,钱是身外之物,老大的安全可是第一位的。”

    “没事。”田坚强回答的很轻松:“我保证不让老大走出我的视线之外。”

    “老大,办工厂、搞技术那是你的强项,可是和这帮不讲道德义气也很危险的社会垃圾打交道,你还是得听我们的。”张广福在嘱咐文学清:“在没有见到徐家妹子和红叶以前,那两大箱钱绝对不能给他们。他们要的是钱,我们要的是人!这是相互相存的!”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