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快的快板  921.配合一下好不好

章节字数:5112  更新时间:17-04-29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921.配合一下好不好

    有些人是可以犯有些错误的,譬如伟大领袖,就是犯了天大的错误,就是被一些人用编谎话、传谣言、泼脏水的方法进行诬蔑诋毁,说的一无是处,也是人们心中的红太阳。天安广场上、纪念堂前每天可见的长长的参观人群就是向他表示崇敬,那些党和国家领导人奔向韶山就是一种朝奉,就和臧克家的那句诗说的那样:“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

    可是有些人却是不能犯有些错误的。因为那些错误本来就是雷区,碰不得、进不去的,如果认为自己一贯正确,也有些自负,抱着侥幸的心理想撞撞运气,或者本来就是一个踩着地雷阵跳舞、舔着刀尖上的血得意的家伙当然也就会铤而走险,可那却是大错而特错的。就和徐小凤唱的一样:“梦太多醒起方知己恨错,遇恶魔百计千方也望躲过,难服气,概叹今次要受苦楚,只盼苍天切莫逼我,无缘地有了巨变,糊涂地铸了大错……”

    鲍祖昌就是这样糊里糊涂犯了错的人。

    这么多年来,这个来自深山僻壤的建筑工人凭着自己的勤劳肯干和善于观察,从一个普通的泥瓦匠变成带班的工头,再变成完全独立的包工头,以致成了如今手下拥有好几百人的建筑施工人员的大型建筑商。农民工会给他提供利润,可那些利润有些血腥味,也有些剥削的滋味,就从现在的社会学会了很多。也就成了峡州市政建设的主要承包商。

    市政建设就是国家投入、财政拨款,就是用老百姓的钱办老百姓的事,也就是被各级领导经常津津乐道的业绩之一。可千万别信这样的鬼话,香港人就不信,否决了港府想向羊城学习,举办一届亚运会的意愿,深港澳大桥因为一个老太太用“环保”的理由反对而不得不延期,可是那些都发生在一国两制的地方,而在内地,对不起,还是领导意识决定一切。

    什么征求民意、什么招投标,什么慎重考虑统统都是空话,工程立项以后,各家承建方拼的就是金钱,还有女人,这是官员的两大命脉,金钱可是万能的,女人可是另一种情趣。哪一家付出的多、平时走得频繁、出手十分慷慨,而且为人灵活,市政项目的承建就是谁的,鲍祖昌做的就是这样的事,到手的项目源源不断,利润也就十分的惊人。

    可是今年鲍祖昌的生意做得很不顺利。原因在于原来的那两个市委书记、市长双双下台以后,随着那个王副市长的上任,峡州的政治地震就此起彼伏,大大小小也有百十个大小官员先后落马,暴露出的问题触目惊心,反腐运动一下子变成了整风运动。鲍祖昌原来依靠的那些大大小小负责市政工程的干部不是停职反省就是像惊弓之鸟根本不敢和他进行接触,几百万的货款就全被压下来了,理由是要“重新审计”。

    银行当然很敏感,也从中闻到一些气味,拒绝向鲍祖昌这样优质的大客户提供新的贷款,资金链的断裂接踵而来的就是那些大批的原材料供应商的催要货款,焦头烂额的他就只好把房产和一些家当偷偷进行了变卖,加上其他的一些款项,成功的卷走了总有一两百万,按理就应该连夜宵遁,但东方房地产公司还有六十八万的工程款没有结算,鲍祖昌有些不死心。

    就在那些原材料供应商和农民工满世界求援,到处找鲍祖昌的时候,这个包工头和自己的妻儿就蛰伏在李曼的那个同益停车场的一个房间里等待着最后的机会。鲍祖昌和东方房地产公司的那个余总是好朋友,两个人已经合作了这么多年,彼此也叫知根知底,他知道那个小白脸能够帮他拿到那笔款项,不过就是那个家伙牙齿太深,胃口有些太大。

    话又说回来,现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用金钱和身份进行衡量的,当今这个社会诚信帮忙而不需要回报的除非是傻子。只不过到了现在这样非常的时候,那笔应收款哪怕只能到手一半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而且鲍祖昌深信余总还不知道他已经开溜的消息,两个人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谈谈利益分配的比例,然后就可以去办理转账了。

    鲍祖昌已经在时代天骄的星巴克咖啡馆喝了三杯苦苦的咖啡,上了一次厕所,抽了五支香烟才盼星星盼月亮的盼到了余总的到来。

    余先生也是糊里糊涂犯的错误。

    本来凭着自己身为建委主任的老爸的庇护,他在东方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的职位上一直顺风顺水。马长喜是个懂事理的人,给他的薪金很丰厚,开销很大方,对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工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平时见了面也总是说一些“后生可畏”之类的鼓励话,不深说,也不疏远,彼此心知肚明,余总就是一个交换条件。

    可是人的欲望是很难得到满足的。得到了一盒牛奶,就会期盼天天都有;天天都有了,就会期盼更多的东西,余先生就是这样的人。一些薪水、一些正常开支不能满足花天酒地的花费,于是就棋高一着,他可以从那么多的施工方、材料商那里得到很不错的回扣。鲍祖昌只是其中的一个,那个将炸药藏在长喜广场躲避风头的家伙也是其中之一,自己一天到晚花天酒地、醉生梦死没有大把大把的钞票能行吗?

    余先生曾经有过很多的女人,有钱有势的男人都会是这样,况且自己还长得很不错,人又还年轻,现在这个时代小白脸常常能有惊人的收获。人家能将亚洲天后从别的男人手里夺过来,靠的就是自己的帅气,还有那么多知冷知热的短信,他也是一样,天知道有多少女人愿意和他怀着美好梦想共赴鸳枕,可是他却在有些女人面前碰了钉子。

    他当然被那个有段时间经常会在东方房地产公司露面的李玉如给迷住了,那种诱惑无处不在的女人天生就是为男人而生的,没有哪一个男人不在她的面前怦然心动,可是他不知道这个曾经在宜昌石头的都市系列小说《红杏枝头》里面与王大为一见钟情的妖精除了自己的心上人之外没有别的男人能入她的法眼,国庆节的街头和她打招呼,那女人根本不理不睬。

    张圆媛的美貌动人也是众所周知的,可是除了工作时间,那个漂亮妞不会与公司的其他男人有任何的来往也是众所周知的,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她是房产大亨马长喜的女人,可这也并不妨碍她同时也能成为别的男人的女人,那些娱乐圈的明星大牌,那些经常在社交场所露面的有名女人,翻翻她们的情史,全是一堆臭不可闻的大粪。可是张圆媛不同,她的后面站了那座天官牌坊后面的二十四号楼的一大帮男人,甚至还有声名鹊起的王副市长,也就惹不起了。

    可是余先生栽得最惨的还是那个家里的小保姆丁春梅。不过就是一个来自深山的进城来打工的女孩子,没什么经验,也没什么履历,就是对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也不过是一知半解,在他的心里认为就是不费吹灰之力的手到擒拿,大不了就是被他做完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之后,那个长得还算好看的女孩子会说一句早就被人说烂了的“你要对我负责”,大不了就是等到被他玩久了、腻味了,以后辞退她的时候多给一点钱而已。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小保姆会宁死不屈,对他的所有诱惑毫不动摇、拼命反抗,加上他的老婆那一天也意外的提早回家,所以余先生才会恼羞成怒,才会动手打她。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女孩子居然会是张广福的远房妹妹,这个祸闯得够大的,一看见大哥大就知道自己倒霉了,除了被人家一顿暴打,还被敲去了一笔钱。那就叫活该!

    和有人说的一样:钱是什么?钱就是王八蛋!余先生不心痛钱,他只是心痛他的这张很英俊的脸。刚刚和一个材料供应商的妻子在一家快捷酒店开房的时候,那个女人就吓了一跳:“你这是怎么了?喝醉了酒撞到墙上去了吗?”

    可不,就是撞到墙上去了。和罗中旭唱的一样:“多似撞墙,堕谷底,攀不起,回头没有路,又做梦失忆失声,失意断肠,漫天火,通身的创伤……”

    他和那个材料供应商的老婆就是因为那个供应商为了向他表示自己的意思,为了和他拉关系,在家里设宴款待这位余副总经理而认识的。供应商的老婆长得很一般,酒席上不过就是他们两口子送了余总一个厚厚的装满人民币的信封。供应商努力说得很轻松:“一点小钱,随便花花,小本生意,以后还请余总多照顾一下我们的生意。”

    那个供应商酒量不行,又是在舍命陪君子,还有些拘束,还没有下餐桌就醉得不省人事了,家里没别人,余总帮着他的老婆将他扶进卧室里去的时候,才发现那个供应商的老婆人长得虽然不怎么样,可“胸”涌澎湃,很有些规模,站起身,胸前就有两大堆松软的肉团,弯下腰,衣领里面就可以见到一道很深的峡谷,余先生就喜欢这样大奶的女人。

    供应商的老婆就继续陪着余先生喝酒,余总就给她讲笑话:“一个领导对自己的女秘书评论她写的一篇文章:你的上面两点很突出,中间平平,下面漏洞很大。晚上到我的办公室来,我帮你加一条进去。”

    供应商的老婆就笑了起来,也讲了一个笑话:“有一个男人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女人的衣领开得很低,有些春光外泄,就戏言说:‘真是桃花盛开的地方啊’。女人听了以后,撩起裙子说:‘这算什么,还有生你养你的地方呢’!”

    两个人就都有了些感觉,一杯还没下肚,两个人就迫不及待在沙发上开始了一场肉搏,供应商的老婆会给余先生看那个“生你养你的地方”,余先生就会和那位领导一样,给她加一条进去。后来这样的关系就这么不紧不松的秘密地保持着,那个女人总是会预订酒店很有耐心的等着余先生的到来。两个人之间没什么共同语言,总是很简单的直奔主题,其实这也是婚外关系的一种共性,在那个时候,男女双方都不过就是发情了的动物。

    国庆节的这天中午,余先生鼻青脸肿的,心情也不太好,家里的那个老婆还记得昨天他对那个小保姆的进攻,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还是那个材料供应商的老婆体贴人,不仅要了外卖,陪着他喝酒吃饭,然后又用自己的身体包容了他,满足了他,还陪着他小歇一会儿再来个梅花二度,最后分手的时候还是会说那句话:“以后还请余总多照顾一些我们的生意。”

    他就在猜想那个供应商是不是也知道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有一腿?会不会对那个女人的征服从一开始就是人家夫妻俩做的一个局?这很正常,现在人们可以和自己的父母过不去,和自己的家人过不去,和自己的朋友、甚至是恩人过不去,可是不会与钱过不去,女人多的是,男人在外面玩人家的女人,谁知道人家的男人会不会也在玩着自己的女人呢?不能想也不敢想,余先生只知道今日有酒今日醉。

    虽然是国庆节,余先生今天有些出师不利,一大早就被张广福和那个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打得鼻青脸肿的,最后还不得不求爹爹告奶奶的破财消灾。按理他今天应该呆在家里不出门,好好的躲开视线舔一下自己伤口的伤痕,但他还是迷恋那个裁量供应商的老婆那个波涛汹涌的胸部和肆无忌惮的呻吟,那是他的生理上的需要;也还是被鲍祖昌所答应的三七开的酬劳所迷惑,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有钱不要是傻瓜。

    他交给鲍祖昌的是一份国庆假期以后才能兑付的期票,鲍祖昌交给他的和以前一样将会是现金。可是那个包工头不知道那张汇票已经被东方房地产公司声明作废,银行到时候不会同意兑付,那个包工头也不知道余总已经知道他现在在这座城市里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所以就是鲍祖昌几天以后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而到了那个时候,余先生还是可以拿着鲍祖昌给的那笔钱潇洒的快活一阵子的。

    自从答应和那个供应商的老婆在酒店幽会以后,余先生就关上了自己的手机,这是他的老习惯,无论是为了女人、收钱和谈生意都只能一心一意,专心致志,不能允许别人打扰,更况且他自己的老婆,那个印太太对他这样鼻青脸肿的还要出门去办事本身就充满怀疑,也许刚刚入港,那个女人就会来查岗,那就会很煞风景的。

    可这就是余先生所犯的一个重大错误,如果他不关手机,他就会知道他安排放在长喜广场的那些炸药差一点酿成一场天大的祸事,就会知道现在不光是东方房地产公司的人在找他,全市的警察也在疯狂的找他,他就会及时的取消这次和鲍祖昌的会见和交易,也自然就不会被那个勇猛的警长一网打尽了,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警车呼啸着一辆接一辆的呼啸而来的时候,坐在咖啡馆的卡座里正在交谈的余先生和鲍祖昌一点也没有感到惊慌,这个国庆节的大街上已经发生过多次这样的警车开过去又开回来的情景。可是这一次却与众不同,所有呼啸而来的警车顷刻之间就齐刷刷的全都停在了星巴克咖啡馆那大大的玻璃窗外,跳下来的警察居然还穿着防弹衣,举着枪,所有的枪口全对着咖啡馆的窗内,如临大敌、杀气腾腾。

    店堂里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所有人都一下子变得目瞪口呆,坐在那里不敢动弹。

    所有的警察都没有冲进来,只有高高大大的董胜开一个人推开了咖啡馆的弹簧门走了进来,那双锐利的和鹰一般的眼光从每个人惨白的脸上扫过,很快发现了余先生和鲍祖昌的身影,就大踏步的走了过去。一屁股就坐在他们中间,点烟的时候看见余先生的手在想把什么纸片偷偷的藏起来,警长就有些感到好笑:“余总,别这样做,你知道我是谁,别欺负我们警察的智商。当然你们有话可以继续谈,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让你们有一个串供的机会。”

    在警长面前,谁敢那样做?

    “配合一下好不好?自己走出去好不好?我不叫同伴进来好不好?”董胜开根本就不像是在抓捕犯罪嫌疑人,就像是心平气和的在和他们两个人打商量似的:“今天是国庆,又是黄金周,都很喜庆,客人也不少,人家还要做生意呢。”

    在警长面前,谁敢说个不字?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