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快的快板  937.不见鬼子不挂弦

章节字数:2719  更新时间:17-05-05 14: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937.不见鬼子不挂弦

    国庆节的三峡专用公路上一片繁忙,从这里出发到三峡大坝仅仅只有二十八公里,自从收费站从夜明珠搬到夷陵区的姜家湾去以后,这一段的公用通道就可以不需要特别通行证通行无阻了。国庆期间,各地的有车一族纷纷自驾游前来目睹三峡大坝的雄姿,以致这条平时就很热闹的几公里长的公用道路上也变得拥挤起来,飞驰的车辆中就会有歌声飞扬:“我坐飞船三峡走,象在云里雾里游,一路神女送情歌,一路骚客诉春秋,我坐飞船三峡走,象在云里雾里游,白帝夔门天下秀,高峡成湖万古流……”

    上世纪七十年代修建的那条东风渠的渡槽依然完好无损的高高的从这条专用公路上飞过,而从这条专用公路下面穿过的建于十年前的输水管道却经常出现故障,不是泄露就是破裂,所以人们在感叹如今的质量下降明显的同时就会惊讶那些火热年代的建筑质量之强。其实很简单,以前都是各负其责、各尽其能,而现在则是层层承包、步步吸金,有一个报告指出,现在的工程造价能有一半用于工程就算幸运了。东北的高速公路建设中,一座大桥的承建商最后变成了一个厨子,就叫人大跌眼镜的。

    在那座渡槽的下面就是那条笔直的柏油路面,没有岔口,没有匝道,没有坡度,也没有转弯,一马平川的望过去,可以一直望见远远的城东大道那个联想电脑的巨幅广告牌。按照大头的命令,田坚强把他的那辆红色出租车停在了渡槽的下面。

    远远的可以看见对面车道上有一辆灰扑扑的双排座的货车停在路肩上,司机转到车架下面不知在忙些什么,还有一个大胖子不管身边的车来车往,用报纸蒙着脸睡的正香。田坚强知道那个钻到车架下面去的是那个帅气的韩小春,那个大胖子可是金桥果蔬批发市场的老板刘仁贵,蒙着脸就是不让人认出他来,他清醒着呢,用手机不断的在和其他人保持密切联系。

    田坚强看不见其他的人和其他的车,只是传来的有一个消息很令人振奋。程耀东和黑子带着老虎成功的找到了徐汉美和红叶所在的那栋小楼,通过假扮租房者敲门询问已经认出了那个大头的喽罗纪五,从楼上传出的女人的笑声中黑子也肯定那就是红叶的声音,这也就可以断定,徐汉美和红叶就在那栋小楼里,那个被转移的担心不成立。他们已经对那栋小楼的前后左右的情况都进行了观察,左邻右舍都不在家,楼后就是黄柏河,程耀东认为,如果没有别的意外,发起攻击至少会有九成的把握。

    “懒龙,你给我老实一点。”张广福在行动的时候从来就是这样横行霸道:“你们就给老子守在那里,千万不要惊动那个家伙,还记得我们南正街的口号吗?不要最好,但求更好!我们这一次要的不仅仅是解救人质,而是斩草除根、为民除害!”

    这样的命令田坚强当然听不见,他只是在按照不知在什么地方的方老二的指令行事。打开车门,让文学清下车。工程师会装作翘首以盼的左顾右盼,然后拿着那个用报纸包着的一个纸包放在了渡槽下面车道隔离带的那些布满了灰尘的灌木丛的下面,如果不注意一般不会发现,就是发现了也不会有人想到里面是厚厚的一摞百元大钞。

    他们没有看见大头驾驶那辆1544号出租车从这条路上经过,虽然大头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底细,可是文学清和田坚强已经认识了那辆被盗的出租车上两个家伙的模样。在他们刚刚离开十五码头海关保税区的时候,那几张不知在什么地方偷拍的大头、癞子还有那辆的士的车牌和照片就已经传到了田坚强的手机上,所以,当他们在镇镜山从大头那辆出租车前面擦身而过的时候,他们很镇定,连文学清也已经从开始的那种惊慌中冷静下来,他们知道他们胜券在握,把一场老鼠戏猫的游戏变成了猫捉老鼠的行动。

    他们没有等多久,对方就有了反应。是文学清首先发现癞子的,他是从专用公路下面的坡下爬上来,很简单的翻过路边的防撞栏干,进入这条专用公路的路面的。

    癞子的特征太明显了,头上有些叫人恶心的癞痢,还有一个人猿泰山般的体格和一张智商很低的面孔。韩小春在电话里说他是“周口店的猿人”,方老二说他“抽过脊髓的”,张广福想把他介绍给一家财务公司当收账员,老林认为当采石场的监工再好不过了,还是温常礼形容得最俏皮:“月球上的陨石坑”,大家就都表示同意。

    癞子几乎没有往文学清所在的这辆出租车这边望一眼,也没有东张西望,从川流不息的车流中穿过路面,径直走到路中间的隔离带边,准确地找到了文学清放置的那个纸包,一秒钟也没有耽误,就从原路翻过路边的防撞栏干,一晃就不见了。有一首奇怪的歌大家听过没有:“灰飞烟灭这一切都不想要,光和着圈这一切都不需要,是否需要对所有人说谢谢,早该做个了结如果谁能了解,支撑的力量在一瞬间全都毁灭……”

    “广福哥,你们在哪里?癞子刚刚把那一万元钱给拿走了。”田坚强的声音有些焦急:“他们这一次改变了方法,大头没有露面,那辆车也没有露面。癞子是从公路下面爬起来的,很有突然性,也很有隐蔽性,如果我们准备不足就会显得很被动。我估计这条专用公路下面应该还有一条通道,他们的车就停在下面接应。”

    “我可以叫你石头吗?你说对了一半,下面是有一条涵洞,是公路为了防洪排涝所准备的,也是沙河村的一条通道,自来水公司从汤渡河水库铺设进城的水管也从那里面穿过,上个月,大力也来这里看过。”电话里传来的是老林的声音:“还有一半说的不对,那条涵洞里除了摩托车,其他的车根本过不了,癞子是搭一辆摩的过来的,我们这个位置可以看见他刚刚走,根本没有回头望,就是一个成奎安那样的大傻。”

    “他们的那辆1544号车呢?”因为看见韩小春已经从那辆双排座的车下面爬了出来,开着车向着中心城区的方向飞驰而去,文学清有了些着急:“到这里来了以后,我们一直都没有见到那辆车。”

    “方老二他们跟着呢,可大头怎么也发现不了他原来的上司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虎视眈眈的想把他撕成碎片呢。”现在是张广福呵呵的笑声:“你们也想不到吧?刚刚大头和癞子下车上厕所的时候,温常礼那个家伙把一部破手机用口香糖粘在了1544号出租车的后保险杠上了!真他妈的聪明绝顶,应该派他去当余则成!”

    “手机?”文学清不明白:“哪有什么用?”

    “老大,那就是一个跟踪器!”到底是搞通信设备的,田坚强一下子就明白了温常礼的用意:“利用手机的信号强弱和频率,就可以轻而易举的给大头的那辆车进行精确定位,就和GPS全球定位系统一样,这样,只要那部手机有电,那辆车就是跑到天边也插翅难飞。”

    田坚强的手机在震动,他在用蓝牙听着方老二的来电:“石头,大头他们的车正开往唐家湾,我知道那里有一个破砖窑,还有一条当地村民在专用公路边擅自搭建的便道,很可能他们会利用你们的车只能直行,无法在途中掉头的特点耍些花招,千万别上当。”

    “二哥放心。”田坚强就笑了起来:“出去混了这么几年,别的没学会,对《地雷战》里面的那句‘不见鬼子不挂弦’体会十分深刻。”

    方老二就在电话里像那个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一样的很雄伟的笑了起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