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快的快板  947.小猪的二爸爸

章节字数:4537  更新时间:17-05-09 14: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947.小猪的二爸爸

    只有在那个倾国倾城的小猪的妈妈的面前,张瑜才会感到自己常常暗自引以骄傲的容颜和凸凹有致的身材根本不值一谈,才会感到世界之大,天外有天,才会感到韩国女子和传说的那样真的很妩媚动人、也很楚楚动人。可是韩国美人对此不屑一顾:“大力君说,好看不过就是表面现象,大姐的那种内在美才是永恒不变的;我妈妈也说,脸蛋好看人人都能够看见,爱人的心只有爱人才能体会。”

    张瑜也承认这一点。

    韩国女人在世界上受到的好评众所周知,中日韩三国女人比拼,韩国女人无与伦比,朴顺珠就是展现在大家面前的一个典范。美丽动人、温柔贤惠,在首长面前彬彬有礼,对首长的衣食住行事必躬亲,对首长身边工作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面带笑容,点头致意,而且和小猪一样,喜欢和大家进行互动,也能和大家打成一片,亮出嗓音,清脆而有柔和,把金贤圣唱的那首《愿望》唱得轻舞飞扬:“我们留住一点感动一点梦想,种在我们心中有爱的地方,愿相见是离别的最终的一站,我用真心为你传送,温暖我们渴求多少明天多少希望,用多少时间等候它成长……”

    女人与女人之间有很大的差别,不仅仅在于外表的容颜,也在于内在的修养,不仅在于身体的本钱,也在于知识的沉淀,不仅在于文化的熏陶,也在于家庭的教养。朴顺珠在蓉城的表现常常只能用春风化雨、感人肺腑来形容。这就叫一向有些清高独傲、自命不凡的张瑜自叹不如了,自己也就很清晰地看出了两者之间的差异。

    “千万别夸我,这都是不得已而为之。”朴顺珠不同意张瑜对自己的赞扬:“谁叫我是他们王家的媳妇呢?大力君是老四,上面都是哥哥,弟媳妇除了用心伺候还能做什么?每一次回家,妈妈都要嘱咐再嘱咐,说哥哥们比自己的夫君还重要呢。”

    “所以你们两人才能相处得这么好。”张瑜在感叹:“凤姐就是凤姐,高贵雍容、气质不凡,什么时候都是这样温文尔雅。”

    “这是大姐的一面,她还有另一面呢。”在和张瑜一起喝茶的时候,韩国美人就会实话实说:“别看大姐在这里总是这么安静,在我们那里可是风风火火、耀武扬威的,既是二十四号楼的妇女代表,又是那些大男人最怕、也最尊敬的女人。看过《红楼梦》吗?就一定知道那个被贾母爱称为‘凤辣子’的凤姐。知道为什么把我大姐叫做凤姐吗?大姐就是那个可以统筹运作、指挥全局,手有一双、嘴有一张的王熙凤!”

    “顺珠,说这种话肉不肉麻?恶不恶心?”赵敏就会笑眯眯的予以反驳:“知不知道为什么钱学森会说我们的大学不能培养出大师?为什么现在中国出现那么多的丑陋现象?为什么道德底线屡屡被突破?就是因为多了些好大喜功的领导,多了些拍马舔须的奴才,却少了些敢讲真话的忠臣,少了些嫉恶如仇的学着,这就是悲剧的原因所在。”

    “说得好,大师是什么咱们管不着,可是现在妹妹夸姐姐几句也被上纲上线,这算不算打压民众呢?这算不算压制不同意见呢?”首长牵着小猪在散步,心旷神怡的走了过来:“现在就是有了互联网也还是用网络部队封锁消息,某个地方有了一点群发事件就不准报道,也不准传播,那也属于此类不让说话的做法。全世界都能知道的消息居然要出口转内销,不知算是进步还是倒退?不知应该可笑还是可悲。还是毛泽东说的对,让人说话,天是塌不下来的。”

    “看看,我们三个人不过就是随便说说闲话,居然引来官老爷一番感慨,把家长里短延伸到国家大事,还明显的支持小猪的妈妈,这算不算压制不同意见呢?”赵敏微微一笑:“当然,在首长眼里,小猪永远是第一位的。”

    “这是肯定的。”小猪会当仁不让:“因为王家我最小。”

    首长就会笑出声来,就会在那里坐下来看看报,说说话。在首长面前,朴顺珠就会亭亭玉立的站起来,张瑜也会很优雅地站起来,这是礼节。只有赵敏还坐在那里不动,因为她有这个权利。花朵般的小猪就会拉着张瑜的手到那片大大的草坪上去玩,那里星星点点的开了一些小小的白花。她会把自己衣袋里的东西给张瑜吃,还会奶声奶气的告诉张瑜:“我姐姐说小朋友要有友爱精神,小妈妈喜欢我对你友爱吗?”

    张瑜就会给这个叫王丽珠的小女孩雨点般的接吻,因为那个时候无论是小猪的大妈妈还是小猪自己的妈妈都还不知道张瑜是小猪的小妈妈。。

    在首长这里出现最多的自然就是这两个与小猪有亲密关系的女人,因为小猪的缘故,每个月几乎都会看见她们的身影。如果不出意外,一般都是张瑜开车到机场和车站去迎接。女人们之间会显得亲热和融洽一些,韩国美人会向她致谢,张瑜的回答很得体:“本来就是应该的,我也喜欢小猪的。”

    可是偶尔也有例外,那天牵着王丽珠的小手走进这栋不为外人开放的小楼的就是一个和首长一样戴着眼镜、身体有些单薄、有些温文尔雅,也有些神采奕奕的大男人,相同之处还有小猪在他身边的撒娇和毫无顾忌的在那个男人的衣袋里找好吃的,说话也嗲声嗲气的,这可真是少见,因为小猪在生人和外人面前就是一个乖乖女,一个文静的小朋友,而在那个人面前却童心大发,张瑜就知道这个男人不一般。

    首长会破例早早的就站在小楼的台阶下面等着,用翘首相望一点也不为过,这就不简单;首长会眉开眼笑的张开臂膀和那个中年男人紧紧拥抱,没有人得到过这样的最高礼遇,连张瑜也没有得到过,这就显得更不简单;张瑜从来没有看见首长和谁这样勾肩搭背,身份、地位、年龄都不允许首长这么做,可他就是这样做了,还当着大家的面和那个男人谈笑风生、携手共进,这就太不简单了。

    张瑜端着茶水进到首长的那件大大的办公室的时候,看见那个花朵般的小猪就躺在那个男人的怀里,穿着小红鞋的脚就搁在坐在对面的首长的膝盖上,笑脸盈盈的用打火机给那个客人点烟。张瑜知道,这是小猪对别人的最高的待遇,在张瑜的记忆里,除了首长,那个客人就是第一个,这就叫人简直不敢相信。

    张瑜在那里呆的时间很短,不过就是蹲下来和小猪碰了碰嘴,这是她们经常玩的游戏,可张瑜看见那位客人饶有兴趣的看着这样的场面,她就有了一点莫名的脸红。张瑜只是听出了一点,首长和那个客人都是在用一种近似于四川话的相同的地方方言交谈着,就可以肯定那个人一定来自首长的家乡峡州,要不然小猪怎么会一起来呢?退出来的时候张瑜会轻声的向首长请示,是准备客房还是请宾馆另行安排?

    “我的那张大床已经够宽了,就是加上小猪,我们三个人也绰绰有余,就不用另行安排了。”首长想了一下:“通知班长,今天下午和晚上的所有的出行计划全部取消,没有紧急的事情不用汇报,通知厨房,下午多做几个菜……”

    “回锅肉!”小猪尖声尖气的补充道:“大妈妈说过,这是王家的招牌菜!爸爸们百吃不厌,我也最爱吃的!”

    那个中年男人和首长都在笑。首长就会轻轻的打了小猪的小屁股一巴掌,可那个客人更甚,抱着小猪的稚嫩的脸就去咬她的那个胖嘟嘟的小下巴。小猪肯定很熟悉这样的嬉戏,一边格格的笑着,一边尖叫着也去咬客人的鼻子,那种其乐融融的家庭气氛看了就叫人羡慕,而张瑜因此就知道这个客人来头不小,居然能让首长改变行程,居然能和小猪亲密无间,在这个漂亮女子的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

    夜深人静的时候,有内部电话打到张瑜的房里,这是常事,凡是跟在高级领导同志身边工作过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工作没有上下班、白天黑夜之分,也没有多少个人空间,因为命令、指示和决定随时都可能出现。能把张瑜从睡梦中叫醒的那是首长的声音:“刚接到通知,马上要到羊城去一趟,估计两天后才能回来,小猪的妈妈和她的大妈妈也知道这一点,她们下午才能到,就把小猪和她的二爸爸先交给你了。”

    “知道了。”不过就是一次普通的离开,却不仅通知她进行接待,而且把凤姐和韩国美人也千里迢迢的叫来,张瑜就越来越知道这个客人的重要性,忍不住加了一句:“首长,他是小猪的……二爸爸?”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又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也是有老爸老妈的,家里有几个兄弟不为过吧?”首长笑了一下:“告诉你,我们峡州南正街的王家有五兄弟呢。”

    “那是老大的一种说法,其实不过就是因为我们以前同住在一条街上,父母之间和孩子们之间的关系都很好,加上三家人都姓王,不是都说天下无二王吗?老大和我四弟才是亲兄弟。”吃过早餐,张瑜牵着小猪,跟着那个小猪的二爸爸在林荫道上散步的时候,那个曾经在宜昌石头的都市系列长篇小说第一部里面出现过的王大海这样对她解释:“不过就是因为我现在澳洲,老大在蓉城,也有好些年没有见过面了,不是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吗?”

    “二爸爸,我会唱这支歌,是我干爹教我唱的。”小猪就奶声奶气的唱起了金学峰的那首歌:“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问一问老乡你过得怎么样,心情好不好啊做工忙不忙,其实我和你一样夜夜梦故乡……”

    王大海就会笑得很开心。

    “我喜欢澳洲,那里有袋鼠和树懒,还有那么多的哥哥弟弟、姐姐妹妹,还有那么多的好吃的、好玩的。”小猪明显地在撒娇:“大妈妈和我妈妈都说二爸爸那里空气好、太阳好,自由自在的,二爸爸能再带我去一次吧?”

    “当然没问题,去了以后干脆就留在那里给我当女儿吧?”王大海揪着她的羊角小辫在说着:“就是怕你和上次一样去不了两个月就吵着闹着要回来,就怕你的大妈妈、小妈妈和二十四号楼的四大天王要找我拼命!”

    一句轻轻的开玩笑的话,却使得张瑜呆若木鸡,乱了方寸,这可是第一个人在说话中用到“小妈妈”这个十分隐蔽、极其暧昧的词。

    “二爸爸,我本来就是您的女儿嘛,您什么时候不要我了的?大妈妈、小妈妈为什么要找二爸爸拼命呢?把两个妈妈也带去不就行了吗?”王丽珠有些奇怪,转过头去问张瑜:“小妈妈,拼命是什么意思?”

    张瑜就呆呆的站在那里和王大海相对了。

    “没事。小猪在我面前没有秘密,老大在我面前也没有秘密,我们王家在你面前没有秘密。”那个来自遥远的澳洲的华裔商人笑的很诚实:“我经常回国做生意,也经常到凤姐那里去,老大在这里主政,蓉城不方便来,只不过阴差阳错,两兄弟很久没见过面了。不过就是这次来,听到小猪叫你小妈妈,就问了一下老大,老大就说了一点你的情况,没什么大不了的。”

    “谢谢。”张瑜知道自己的脸红得厉害,说话也有些不知所措:“其实我和首长……”

    “当着我就别叫什么首长了,听着很别扭。”王大海皱了皱眉头,但一点也不生气:“以后私下里就叫他老大,本来就是王家老大嘛。再说,现在都已经是我们王家的女人了,还那么叫以后被我们家的那些女人们知道了会让人笑话。”

    张瑜没有想到王大海的出现居然会引起这么大的变化,也没有想到他的每一句话都如同在她的心里掀起了万丈狂潮,就在她的心里绽放了一朵朵妍丽的鲜花,尤其是承认了她是他们王家的女人,也就变相承认了她与首长之间的关系,她就知道小猪的二爸爸是一个可以信赖、也可以倾诉的男人。就有了些眼红,声音变得更低了:“二哥,我听您的。”

    “那就好。”王大海笑着说:“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坐坐,听你讲讲关于你的故事?你不知道,我们兄弟之间什么都会谈,就是不会谈女人,老大只是说小猪很喜欢她的小妈妈,这么明白的话谁听不懂?小猪乱七八糟的乱说,可又说不清楚,我就只好来亲自问问你了,好在我也可以算作你的哥哥,问问没什么大碍吧?”

    “二爸爸。”小猪已经迫不及待的跑了起来:“假山那边有个小亭子,我们上那边去玩好不好?您来追我好不好?”

    “不好行不行?”王大海已经跑了起来:“追到你吃烤乳猪行不行?”

    那个时候,张瑜突然发现,这个被她称为二哥的中年男人虽然长得与首长不同,可他的笑容与首长有惊人的相似:都是那种爽朗的、儒雅的、有些腼腆,也有些坏坏的笑。

    
    947.小猪的二爸爸

    只有在那个倾国倾城的小猪的妈妈的面前,张瑜才会感到自己常常暗自引以骄傲的容颜和凸凹有致的身材根本不值一谈,才会感到世界之大,天外有天,才会感到韩国女子和传说的那样真的很妩媚动人、也很楚楚动人。可是韩国美人对此不屑一顾:“大力君说,好看不过就是表面现象,大姐的那种内在美才是永恒不变的;我妈妈也说,脸蛋好看人人都能够看见,爱人的心只有爱人才能体会。”

    张瑜也承认这一点。

    韩国女人在世界上受到的好评众所周知,中日韩三国女人比拼,韩国女人无与伦比,朴顺珠就是展现在大家面前的一个典范。美丽动人、温柔贤惠,在首长面前彬彬有礼,对首长的衣食住行事必躬亲,对首长身边工作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面带笑容,点头致意,而且和小猪一样,喜欢和大家进行互动,也能和大家打成一片,亮出嗓音,清脆而有柔和,把金贤圣唱的那首《愿望》唱得轻舞飞扬:“我们留住一点感动一点梦想,种在我们心中有爱的地方,愿相见是离别的最终的一站,我用真心为你传送,温暖我们渴求多少明天多少希望,用多少时间等候它成长……”

    女人与女人之间有很大的差别,不仅仅在于外表的容颜,也在于内在的修养,不仅在于身体的本钱,也在于知识的沉淀,不仅在于文化的熏陶,也在于家庭的教养。朴顺珠在蓉城的表现常常只能用春风化雨、感人肺腑来形容。这就叫一向有些清高独傲、自命不凡的张瑜自叹不如了,自己也就很清晰地看出了两者之间的差异。

    “千万别夸我,这都是不得已而为之。”朴顺珠不同意张瑜对自己的赞扬:“谁叫我是他们王家的媳妇呢?大力君是老四,上面都是哥哥,弟媳妇除了用心伺候还能做什么?每一次回家,妈妈都要嘱咐再嘱咐,说哥哥们比自己的夫君还重要呢。”

    “所以你们两人才能相处得这么好。”张瑜在感叹:“凤姐就是凤姐,高贵雍容、气质不凡,什么时候都是这样温文尔雅。”

    “这是大姐的一面,她还有另一面呢。”在和张瑜一起喝茶的时候,韩国美人就会实话实说:“别看大姐在这里总是这么安静,在我们那里可是风风火火、耀武扬威的,既是二十四号楼的妇女代表,又是那些大男人最怕、也最尊敬的女人。看过《红楼梦》吗?就一定知道那个被贾母爱称为‘凤辣子’的凤姐。知道为什么把我大姐叫做凤姐吗?大姐就是那个可以统筹运作、指挥全局,手有一双、嘴有一张的王熙凤!”

    “顺珠,说这种话肉不肉麻?恶不恶心?”赵敏就会笑眯眯的予以反驳:“知不知道为什么钱学森会说我们的大学不能培养出大师?为什么现在中国出现那么多的丑陋现象?为什么道德底线屡屡被突破?就是因为多了些好大喜功的领导,多了些拍马舔须的奴才,却少了些敢讲真话的忠臣,少了些嫉恶如仇的学着,这就是悲剧的原因所在。”

    “说得好,大师是什么咱们管不着,可是现在妹妹夸姐姐几句也被上纲上线,这算不算打压民众呢?这算不算压制不同意见呢?”首长牵着小猪在散步,心旷神怡的走了过来:“现在就是有了互联网也还是用网络部队封锁消息,某个地方有了一点群发事件就不准报道,也不准传播,那也属于此类不让说话的做法。全世界都能知道的消息居然要出口转内销,不知算是进步还是倒退?不知应该可笑还是可悲。还是毛泽东说的对,让人说话,天是塌不下来的。”

    “看看,我们三个人不过就是随便说说闲话,居然引来官老爷一番感慨,把家长里短延伸到国家大事,还明显的支持小猪的妈妈,这算不算压制不同意见呢?”赵敏微微一笑:“当然,在首长眼里,小猪永远是第一位的。”

    “这是肯定的。”小猪会当仁不让:“因为王家我最小。”

    首长就会笑出声来,就会在那里坐下来看看报,说说话。在首长面前,朴顺珠就会亭亭玉立的站起来,张瑜也会很优雅地站起来,这是礼节。只有赵敏还坐在那里不动,因为她有这个权利。花朵般的小猪就会拉着张瑜的手到那片大大的草坪上去玩,那里星星点点的开了一些小小的白花。她会把自己衣袋里的东西给张瑜吃,还会奶声奶气的告诉张瑜:“我姐姐说小朋友要有友爱精神,小妈妈喜欢我对你友爱吗?”

    张瑜就会给这个叫王丽珠的小女孩雨点般的接吻,因为那个时候无论是小猪的大妈妈还是小猪自己的妈妈都还不知道张瑜是小猪的小妈妈。。

    在首长这里出现最多的自然就是这两个与小猪有亲密关系的女人,因为小猪的缘故,每个月几乎都会看见她们的身影。如果不出意外,一般都是张瑜开车到机场和车站去迎接。女人们之间会显得亲热和融洽一些,韩国美人会向她致谢,张瑜的回答很得体:“本来就是应该的,我也喜欢小猪的。”

    可是偶尔也有例外,那天牵着王丽珠的小手走进这栋不为外人开放的小楼的就是一个和首长一样戴着眼镜、身体有些单薄、有些温文尔雅,也有些神采奕奕的大男人,相同之处还有小猪在他身边的撒娇和毫无顾忌的在那个男人的衣袋里找好吃的,说话也嗲声嗲气的,这可真是少见,因为小猪在生人和外人面前就是一个乖乖女,一个文静的小朋友,而在那个人面前却童心大发,张瑜就知道这个男人不一般。

    首长会破例早早的就站在小楼的台阶下面等着,用翘首相望一点也不为过,这就不简单;首长会眉开眼笑的张开臂膀和那个中年男人紧紧拥抱,没有人得到过这样的最高礼遇,连张瑜也没有得到过,这就显得更不简单;张瑜从来没有看见首长和谁这样勾肩搭背,身份、地位、年龄都不允许首长这么做,可他就是这样做了,还当着大家的面和那个男人谈笑风生、携手共进,这就太不简单了。

    张瑜端着茶水进到首长的那件大大的办公室的时候,看见那个花朵般的小猪就躺在那个男人的怀里,穿着小红鞋的脚就搁在坐在对面的首长的膝盖上,笑脸盈盈的用打火机给那个客人点烟。张瑜知道,这是小猪对别人的最高的待遇,在张瑜的记忆里,除了首长,那个客人就是第一个,这就叫人简直不敢相信。

    张瑜在那里呆的时间很短,不过就是蹲下来和小猪碰了碰嘴,这是她们经常玩的游戏,可张瑜看见那位客人饶有兴趣的看着这样的场面,她就有了一点莫名的脸红。张瑜只是听出了一点,首长和那个客人都是在用一种近似于四川话的相同的地方方言交谈着,就可以肯定那个人一定来自首长的家乡峡州,要不然小猪怎么会一起来呢?退出来的时候张瑜会轻声的向首长请示,是准备客房还是请宾馆另行安排?

    “我的那张大床已经够宽了,就是加上小猪,我们三个人也绰绰有余,就不用另行安排了。”首长想了一下:“通知班长,今天下午和晚上的所有的出行计划全部取消,没有紧急的事情不用汇报,通知厨房,下午多做几个菜……”

    “回锅肉!”小猪尖声尖气的补充道:“大妈妈说过,这是王家的招牌菜!爸爸们百吃不厌,我也最爱吃的!”

    那个中年男人和首长都在笑。首长就会轻轻的打了小猪的小屁股一巴掌,可那个客人更甚,抱着小猪的稚嫩的脸就去咬她的那个胖嘟嘟的小下巴。小猪肯定很熟悉这样的嬉戏,一边格格的笑着,一边尖叫着也去咬客人的鼻子,那种其乐融融的家庭气氛看了就叫人羡慕,而张瑜因此就知道这个客人来头不小,居然能让首长改变行程,居然能和小猪亲密无间,在这个漂亮女子的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

    夜深人静的时候,有内部电话打到张瑜的房里,这是常事,凡是跟在高级领导同志身边工作过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工作没有上下班、白天黑夜之分,也没有多少个人空间,因为命令、指示和决定随时都可能出现。能把张瑜从睡梦中叫醒的那是首长的声音:“刚接到通知,马上要到羊城去一趟,估计两天后才能回来,小猪的妈妈和她的大妈妈也知道这一点,她们下午才能到,就把小猪和她的二爸爸先交给你了。”

    “知道了。”不过就是一次普通的离开,却不仅通知她进行接待,而且把凤姐和韩国美人也千里迢迢的叫来,张瑜就越来越知道这个客人的重要性,忍不住加了一句:“首长,他是小猪的……二爸爸?”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又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也是有老爸老妈的,家里有几个兄弟不为过吧?”首长笑了一下:“告诉你,我们峡州南正街的王家有五兄弟呢。”

    “那是老大的一种说法,其实不过就是因为我们以前同住在一条街上,父母之间和孩子们之间的关系都很好,加上三家人都姓王,不是都说天下无二王吗?老大和我四弟才是亲兄弟。”吃过早餐,张瑜牵着小猪,跟着那个小猪的二爸爸在林荫道上散步的时候,那个曾经在宜昌石头的都市系列长篇小说第一部里面出现过的王大海这样对她解释:“不过就是因为我现在澳洲,老大在蓉城,也有好些年没有见过面了,不是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吗?”

    “二爸爸,我会唱这支歌,是我干爹教我唱的。”小猪就奶声奶气的唱起了金学峰的那首歌:“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问一问老乡你过得怎么样,心情好不好啊做工忙不忙,其实我和你一样夜夜梦故乡……”

    王大海就会笑得很开心。

    “我喜欢澳洲,那里有袋鼠和树懒,还有那么多的哥哥弟弟、姐姐妹妹,还有那么多的好吃的、好玩的。”小猪明显地在撒娇:“大妈妈和我妈妈都说二爸爸那里空气好、太阳好,自由自在的,二爸爸能再带我去一次吧?”

    “当然没问题,去了以后干脆就留在那里给我当女儿吧?”王大海揪着她的羊角小辫在说着:“就是怕你和上次一样去不了两个月就吵着闹着要回来,就怕你的大妈妈、小妈妈和二十四号楼的四大天王要找我拼命!”

    一句轻轻的开玩笑的话,却使得张瑜呆若木鸡,乱了方寸,这可是第一个人在说话中用到“小妈妈”这个十分隐蔽、极其暧昧的词。

    “二爸爸,我本来就是您的女儿嘛,您什么时候不要我了的?大妈妈、小妈妈为什么要找二爸爸拼命呢?把两个妈妈也带去不就行了吗?”王丽珠有些奇怪,转过头去问张瑜:“小妈妈,拼命是什么意思?”

    张瑜就呆呆的站在那里和王大海相对了。

    “没事。小猪在我面前没有秘密,老大在我面前也没有秘密,我们王家在你面前没有秘密。”那个来自遥远的澳洲的华裔商人笑的很诚实:“我经常回国做生意,也经常到凤姐那里去,老大在这里主政,蓉城不方便来,只不过阴差阳错,两兄弟很久没见过面了。不过就是这次来,听到小猪叫你小妈妈,就问了一下老大,老大就说了一点你的情况,没什么大不了的。”

    “谢谢。”张瑜知道自己的脸红得厉害,说话也有些不知所措:“其实我和首长……”

    “当着我就别叫什么首长了,听着很别扭。”王大海皱了皱眉头,但一点也不生气:“以后私下里就叫他老大,本来就是王家老大嘛。再说,现在都已经是我们王家的女人了,还那么叫以后被我们家的那些女人们知道了会让人笑话。”

    张瑜没有想到王大海的出现居然会引起这么大的变化,也没有想到他的每一句话都如同在她的心里掀起了万丈狂潮,就在她的心里绽放了一朵朵妍丽的鲜花,尤其是承认了她是他们王家的女人,也就变相承认了她与首长之间的关系,她就知道小猪的二爸爸是一个可以信赖、也可以倾诉的男人。就有了些眼红,声音变得更低了:“二哥,我听您的。”

    “那就好。”王大海笑着说:“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坐坐,听你讲讲关于你的故事?你不知道,我们兄弟之间什么都会谈,就是不会谈女人,老大只是说小猪很喜欢她的小妈妈,这么明白的话谁听不懂?小猪乱七八糟的乱说,可又说不清楚,我就只好来亲自问问你了,好在我也可以算作你的哥哥,问问没什么大碍吧?”

    “二爸爸。”小猪已经迫不及待的跑了起来:“假山那边有个小亭子,我们上那边去玩好不好?您来追我好不好?”

    “不好行不行?”王大海已经跑了起来:“追到你吃烤乳猪行不行?”

    那个时候,张瑜突然发现,这个被她称为二哥的中年男人虽然长得与首长不同,可他的笑容与首长有惊人的相似:都是那种爽朗的、儒雅的、有些腼腆,也有些坏坏的笑。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