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快的快板  956.房产大亨是个“鬼难缠”

章节字数:4122  更新时间:17-05-12 09: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956.房产大亨是个“鬼难缠”

    马长喜经常说:“男人干事业就得满世界都是朋友,就和我国现在的外交关系一样,说起来朋友遍天下,天南海北到处都是,无论到哪里都有人打招呼,可是那些朋友也和我国现在的那些外国朋友一样,有吃有喝的时候高朋满座,有苦有难的时候却人毛都找不到一个!所以,女人是年轻的好,朋友是老的好!”

    “瓦匠,闭上你这张臭嘴。”一直很柔和的杨大妈有时候也会打他一巴掌,那是为了提醒他注意:“漂亮妞就站在你后面呢。”

    “哪有什么呢?本来就是光明正大,本来就是说给她听的。”瓦匠说得很落落大方:“您不知道,人家年龄还小,才过了结婚年龄不久,要不小亮为什么一见面就叫她大姐姐呢?我有时候和漂亮妞一起出去,有人就惊为天人,说漂亮妞长得和那个演过老谋子的《山楂树之恋》的周冬雨一样清纯,就私下和我打商量,问能不能把你的这个女儿介绍给我认识?”

    在大家的笑声中,张圆媛就会面红耳赤的起来进行分辩说:“大家别听长喜哥的,我今年都二十五了,有些事他就是胡说八道,不信你们可以问问,现在《婚姻法》上规定的男女结婚的年龄是多少他根本就不知道。”

    “的确是不知道。”瓦匠实话实说,还是在嬉皮笑脸的:“知道那个干什么?反正什么时候高兴了、心情愉快了、闲着没事了就什么时候结婚。知道不知道?江城有一对男女闪婚有瘾,两年结婚离婚来了三个来回,把人家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都给整投降了。”

    “你做一次试试?”杨大妈笑着又给了他一巴掌:“我们这些人不把你打成肉酱那才算怪呢!你的那些兄弟和咱们这里的一些女人不把你的那座公司给拆了才算怪呢!告诉你,漂亮妞可是我们二十四号楼的五朵金花,你只能算是女婿。”

    “管他是什么,儿子、女婿不过就是称呼不同,只要有人管吃管喝就行。”房产大亨一点也不生气:“就是听说五朵金花是杨大爹给御定的,那她们这些貌如天仙、还有些脾气的女孩子一定就是你们家的女儿了?杨家真是兴旺发达,掌握了女儿也就掌握了女婿。也罢,女婿就女婿,今晚就两个肩膀扛张嘴到您家里吃饭去!”

    瞧瞧,这个瓦匠是不是一个“鬼难缠”呢?

    偶尔,瓦匠也会在晚上参加了应酬,酒足饭饱以后还是跑到二十四号楼来,坐在张广福房里谈天说地,两个人都是性情中人,又是各自行业的老大,都是文化水平不高,社会经验丰富,总能找到一些共同点,不知不觉一谈就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个大男人依然谈兴不减,却听见有人在轻轻的敲门,问话也不回答,只是轻轻地继续敲门。

    “妈的,莫非是来了狐狸精?可是老虎为什么不留下来先享受一番呢?”马长喜有些感到奇怪,就走过去打开了房门,原来是楼下开快餐店的那个吴姐,就更加有些奇怪:“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来了?”

    “给张哥送夜宵来了,就是一碗小馄饨。”已经洗过澡、换上了一条大摆裙,身上没有了油腻味,还有些香喷喷的吴姐肯定没想到马长喜这么晚还在这里,有些惊慌失措,也有些莫名的脸红:“对不起,不知道马总也在这里,我马上去给你再端一碗上来。”

    “馄饨我就不吃了,吃了我也无福消受,倒是吴姐这样梳洗打扮以后还有些水色,长得还有些好看,倒是以往没有发现过的。”房产大亨早就是风月中人,哪有看不懂的道理,便压低了一些声音:“喜不喜欢玩3P游戏?加我一个行不行?”

    吴姐就面红耳赤的无语相对,值得向张广福求援。

    “别听瓦匠胡说八道。”和尚还是坐在那里连动也没动,倒是呵呵的笑着:“家里有一个人见人爱的漂亮妞,这里还有一个如狼似虎的余丽华,哪里顾得上你?”

    房产大亨就把吴姐让进屋,自己走了出去。

    马长喜就会从张广福所在的这个单元下楼,根本不用出天官牌坊,再从另一个单元上楼,人就不知鬼不觉的进了余丽华的家里。有人家开着收音机,里面放着那部《裸婚时代》的主题歌:“言不由衷听你的情绪翻涌,我能明白你那些触动闹得多凶,他在你心中永远是那么的重,所以你选择敞开心胸给他包容……”

    “我到幼儿园的时候,小亮被张圆媛领到你爸爸妈妈家去了。”余丽华的声音柔柔的:“说是爷爷奶奶想孙子,其实还是喜欢漂亮妞,他们老两口到这里来玩的时候,只要有人说起漂亮妞就喜欢的合不拢嘴。”

    “有些酸。”马长喜抽了抽鼻子:“怎么有股醋味?”

    “我才不吃醋呢,我和人家没法比。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你的车停在天官牌坊外面,就知道你在这里。”那个女人当然没有睡,歪在床上看着那本都市系列长篇小说第二部,脸上有些喜悦的颜色:“后来下楼散步的时候没看见你的人,也不好给你打电话,刚刚到阳台上看了一下车还在,就知道你会来的,就在这里安心地等你了,知道你会来。”

    “家里有没有什么吃的?”马长喜在问着:“下午光喝酒没吃饭,刚刚看见吴姐給广福哥送馄饨,就感觉这个时候真有些饿了。”

    “给你煮了一碗汤圆,刚好还没有凉。”那个小巧玲珑的余丽华就下床给马长喜端了过来:“男人都喝酒的,可喝了酒总得要吃口饭填饱肚子,为什么就总是记不住?”

    “酒是什么做的?五谷杂粮!喝酒不就是等于吃饭吗?从下桌子到现在多少个小时过去了?早就该饿了。”马长喜风卷残云似的把那碗汤圆给吃完了,还有些意犹未尽:“我可是个大男人,这个小一碗像猫食似的,就是给老虎吃也不够的,还有没有?”

    “当然还有,可是等一会儿吃好不好?”女人停顿了一下,脸上有了些好看的红晕:“我看了书的,书上说如果吃得太饱不能马上做大运动量的活动……”

    “大运动量的活动?”瓦匠马上就明白了,自己都咧着嘴在笑:“怪不得要等着我呢?是不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余丽华不说话,只是用那本厚厚的书遮住自己发烫的脸。

    “说说,我们事情都做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马长喜于是简简单单一把就把她的那条大摆裙给拉了下来。瓦匠的力气很大,用力过猛,那条本来有些陈旧、也没什么松紧的短裤也一并顺从的落了下来,她小声的叫了一声,马长喜却抓住她的手不准她去遮住自己的身体:“就这样挺好的,你得说说,和尚都知道你现在是如狼似虎呢!”

    “天哪,什么如狼似虎?你才是如狼似虎的呢,听听,你都给人说过什么?怪不得我进进出出的时候,和尚都用那种眼神望着我呢!”余丽华就更加害羞了,她的手不再去遮住自己的羞处,而是去遮住自己的脸:“这样的事都被人知道了,我以后怎么见人呢?”

    “想怎么见人就怎么见人,事实胜于雄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马长喜很有兴趣的用手摸了摸她那依旧显得很匀称很光滑的两条大腿:“本来就是的嘛,你又不是和别的男人鬼混,而是和我在一起,这就是光明正大的。”

    “说句老实话,这件事都怪你。”余丽华小声的红着脸在指责:“人家这么多年忍气吞声的都熬过来了,一个人也早就习惯了,早就已经心如止水,谁知你会看上人家,还会强迫人家和你做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做就做了吧,做个一两次就可以放手了吧?可是你却根本不让人家走,每一次都那么一次又一次,而且那么……疯狂,人家就是被你这个家伙带坏了的,就是被你教唆的,说是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人民服务,当然就有些……”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服从指挥最好,还是痛痛快快的承认事实为好。”马长喜拍了拍她那光光的依然显得很紧绷的臀部:“现在是不是应该为人民服务了?”

    余丽华很愿意,因为她的身体和感情真的有些迫不及待了。那首歌就是这样唱的:“你好得让我想去爱,迫不及待,如果天空会塌下来,你会先带我离开,多希望时间不存在,我要和你永远不分开……”

    那个时候,余丽华和以往一样温柔地倒在马长喜的怀里,他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承受了这个娇小而轻盈的女人。两个人久久的接了一个吻。再决定开始的时候,马长喜突然来了个反方向,一切是从这个女人的香足开始的。

    女人的相貌很普通,可是身上的一些部位依然很精彩。马长喜会轻柔地抚弄着女人的玉趾,只觉触手温玉生香,妙不可言,盈盈一握,令人爱不释手;眼光继续盘旋而上:就可以直接看见那个圆润可爱的玉脐,梨窝浅吸、粉嫩诱人;流连一番,继续向上,就是那艳光四射,夺目生辉。

    瓦匠只觉手中的东西不但弹力十足,而且又软腻又坚挺,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嫩滑,简直让人爱不释手。马长喜适时的一口下去,强烈的快感犹如酥麻的电流,从那个部位直传到余丽华的心灵深处,她就在下意识地扭动着、快乐着、舒展着、呻吟着。

    “长喜。”余丽华的声音很小:“我热,我渴,我要喝水。”

    马长喜就要起身去给她找水,却被余丽华一把抓住了,可又羞答答的不说话。

    那个很暧昧的时候,一丝不挂的余丽华的身上没有任何掩饰,眼里的忧郁不见了,有了些娇羞的圣洁,也有了些三十多岁女人的风情,还算洁白的肌肤上到处蔓延着好看的桃红色,使得那里更是芳香暗露、莹润欲滴。

    马长喜从来都是以直截了当、大军压上、长驱直入、席卷一切、干净利落的性格而著称的,在对待女人的时候同样如此。

    瓦匠曾经是个工人阶级,他会在开始阶段就会很直截了当的把自己的欲望深入到这个女人的包裹之中,然后用南正街的男人的那种勇敢和持久一直深入到最里面,然后才是活塞活动,他会在里面翻江倒海。女人就会努力控制自己越来越大的冲动,可是气喘吁吁和止不住的呻吟都使得她激情燃烧,于是就会在接下来的过程中有了很大方的举动,就会有默默的配合,就会有潺潺溪水,就会有不由自主的收缩,就会在无法用语言和文字难以描绘的巅峰状态让这个力大无穷的瓦匠把她想要的东西注入到她的身体深处,就会用胳膊把他搂得紧紧的。

    “谢谢。”女人的声音是羞羞的:“总算是得救了,总算是又知道自己是女人了。”

    房产大亨就知道女人其实和男人一样,是很需要通过这样的交流和结合来实现这种满足的,不同的就是阳性的表现形式是张扬的、主动的,而阴性的表现形式却是隐蔽的、被动的。中国的一些法院在处理夫妻离婚案的时候常常会考虑到女方提出的所谓的精神赔偿和所谓的青春损失,那才叫贻笑大方,男女在通过那种事得到交流和疏通的过程中,不都一样得到了满足吗?也许有些女方的满足感还会更强烈一些。

    已经很晚了,房产大亨都有些快要睡着了,可是还会有电话打进来,只是听了一句,余丽华就一下子愣住了:“怎么办?他说……他说他要回来……而且已经……”

    马长喜就不得不爬起身来开始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余丽华眼圈红红的在很快的帮着马长喜扣好衣扣,很有些内疚的说道:“没办法,这个家伙从来就是这样,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招呼都不打一个,可是……明天晚上我到你家去,一定好好表现来补偿你。”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