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快的快板  985.把我给办了去的

章节字数:4928  更新时间:17-05-23 14: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985.把我给办了去的

    手拉手太平常,只有两次例外。一次是那次徐家妹子阑尾炎做手术,回家的时候是文学清抱上楼的,这里的人都看见的,一些不知情的女人还当着徐汉美在表示羡慕:“做这种男人的女人也算是值了!”徐家妹子也是这样认为的。再就是这一次,眼看着高高兴兴的出门,不知怎么就突然耍起了小姐脾气,关掉了手机,连文学清居然也不知道去向,能够两个人和以往一样一起回来,自然是喜出望外了。

    “瞧瞧,每一次都得麻烦你姐夫。”徐汉美的妈妈在埋怨自己的小女儿:“都已经是大姑娘了,刚才把你的姐夫也吓得一脸苍白、满头大汗呢。”

    “没法子,谁让他是人家的姐夫呢?”徐汉美冲着她妈妈一笑,又冲着文学清一笑:“谁叫人家从小就离不开他呢?”

    “学清,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徐汉美的父亲在问:“怎么找到这个丫头的?”

    “汉美的脾气您们又不是不知道,从来就是小孩子脾气,爱怎么做就怎么做。”虽然已经有了张广福的提示,可是文厂长依然不善言辞,尤其是要这个搞机械设计和生产的工程师将一个谎言编得天衣无缝就有些勉为其难,话也说得有些结结巴巴的:“这一次就是……我行我素、翻脸不饶人……”

    “算了姐夫,瞧你说的这么困难,还不如我自己说。”徐汉美的嘴上功夫着实了得,张口就是:“我在电话里和姐夫吵架,说不过就玩失踪,吵不赢就关掉手机,这很平常,不过就是想躲起来吓吓他,没想到人家到底是工程师,又是南正十雄的老大,小女子的这点伎俩根本不在姐夫的话下,结果还是没逃出人家的手掌心,就又被他给抓回来了。”

    “这就叫狐狸再狡猾也躲不过好猎手。”徐汉美的爸爸很自豪地说:“从小就粘着你姐夫,你心里的那点鬼把戏瞒得了别人,却瞒不过你姐夫。”

    “老爸说的对,所以我在姐夫面前从来就是一个乖乖女。”徐汉美很喜欢听见那样的话,笑嘻嘻地说着:“对了,晚上我不在家吃饭,洗完澡以后就得和姐夫去参加大力哥的婚宴,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就自己请便吧。”

    “可是你好像还没有回答问题呢。”许母继续追问着:“今天是国庆节,你和你姐夫闹什么别扭?昨天回来不是好好好的吗?”

    “老妈,您也真是的,我和姐夫的事也要问,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有什么要问的!”徐汉美拿着换洗衣服一边走进卫生间,一边对文学清叫道:“姐夫,帮我洗澡。”

    “汉美,是不是太过分了?”如同晴天霹雳,文学清一下子就狼狈不堪的跳了起来:“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

    “有什么说不出口?这很正常,人家身上的哪个地方姐夫没见过?”徐家妹子有意在自己父母面前把事情挑明:“广福哥不是要姐夫帮我洗澡吗?”

    “和尚的话你也听?他说的十句话起码有八句是胡说八道。”文学清涨红着脸对岳父岳母解释:“对不起,因为有了些名气,汉美现在就是太放肆了,居然拿着鸡毛当令箭!”

    “有什么了不起的?汉美不也是我的女儿,你不也还是我的女婿吗?”徐汉美的妈妈没有文学清预想的那样呆若木鸡和大吃一惊,反而轻松的在笑:“咱们还不是一家人吗?”

    文学清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老婆子,我们就不在这里碍手碍脚的了。”徐父也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凭什么只准年轻人讲时尚,就不准老年人潇洒一回呢?我听说武商量贩旗舰店的那个不二家的小吃做的不错,我们也去下一回馆子!”

    这个建议得到了徐汉美妈妈的热烈响应。

    “我算是服了你,你还真的要我进来给你洗澡。”虽然有些手足无措,可是文学清还是等着岳父岳母出了家门以后才敢冲进卫生间,对着已经在身上涂满了玉兰油全身护理液的徐汉美叫道:“那是和尚和你开玩笑的!”

    “就算是吧。”看见文学清果然进来了,徐汉美笑得很开心:“可是我信以为真,广福哥为什么要和我开玩笑?还不是给我们一个亲近的机会?”

    “想……亲近也得注意场合的嘛。”文厂长结结巴巴的在说:“做点好事行不行?什么事情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都有一个逐渐适应的过程,我们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有些复杂,得细雨润物,得让他们两位长辈有些心理准备和思想准备,我本来想等我把和你姐姐的一些事情办完,也等你慢慢适应新的身份以后,过上几个月再对他们提起的,这下可好,弄得我在岳父岳母面前都不好意思起来。”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就是做了姐夫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吗?不就是做了我喜欢而且一直期盼的那件事吗?不就是让我和姐夫有一个交融贯通的结合吗?”徐家妹子的脸蛋红红的,可是说得很清晰:“姐夫,真没有想到……那件事会有这么好玩,早知道会是这样叫人心旷神怡、飘飘欲仙,我早就应该让姐夫把我给办了去的……”

    “小姨子,不准用这样的语言!”文学清有些听不习惯:“我记得你可是在田大妈、杨大妈那里也得到过好评的,今天怎么变得有些粗野?”

    “姐夫,直到昨天我才明白,原来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根本不是花前月下、谈情说爱,而是最直接的沟通和结合,就是姐夫办我。”徐汉美说得很直接,也一点不害羞:“姐夫又不是那种网络控制器,一万多个词组都不能用,连人家琼瑶也叫苦不迭,连‘上床’也变成禁用语,人家反问一句,晚上不在床上睡在什么地方去睡?”

    “做点好事行不行?一个很不错、很令人回味的第一次却被你说成了世界大战是不是有些煞风景?”文学清有些啼笑皆非:“你可是一个漂亮女孩,又是一个很不错的女记者,为什么那么迫切的要把自己变成……”

    “姐夫,从我知道什么是爱情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你了,就知道自己要是能和姐夫做男女之间的那件事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就知道我的第一次非姐夫莫属,而且知道姐夫对我的身体和我的表现都很满意,我也就放心了。”徐汉美仰着那张漂亮的脸蛋定定的望着文学清:“就是在被那几个劫匪绑架的那段时间里,我其实心里一点也不惊慌,也不感到恐惧,因为那些家伙对钱的兴趣肯定比对女人的兴趣更大,只要姐夫在他们规定的时间把钱给他们,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而等到姐夫出现的时候,也就是他们的末日的来临。”

    “小姨子,你就那么有把握,我一定会来救你?”文学清将她脸上的几根发丝掠了起来:“也许我是个贪生怕死、或者是一个胆小如鼠的家伙呢。”

    “可惜姐夫不是的,南正十雄的拳脚功夫有高低,可是从南正街出来的男人还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的,这一点我知道。姐夫可是南正十雄的老大,你溜之大吉了其他的人怎么办?所以你就是冲在最前面的人。”女记者说得很有信心:“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只要姐夫有求于人,广福哥一定义不容辞,耀东哥和坚强哥当然也是如此,就是没有广福哥的五虎将,你们也是胜券在手,更况且还仅仅是三个小蟊贼。”

    “算你说的对,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们的。”文学清把话还是拉了回来:“可是你也不能用这种方式把我们的关系告诉给两位长辈,本来他们对我的印象一直很好,而且也一直夸我忠厚老实,这下可好,不声不响、偷偷摸摸的把小姨子也变成了自己的女人,在他们的眼里我是不是变得有些阴险狡猾、诡计多端?”

    “姐夫,这一点你放心,我爸爸说过,姐夫的智慧的一半长在我的脑袋里;杨大爹说过,姐夫就是再去磨练三十年也肯定不是我的对手,大力哥也说过,只要是那些匪夷所思、出乎常理的决定猜都不要猜当然是我的杰作,这就是证明。”徐汉美挺起了自己胸前那一对光滑细腻的山峰,很得意地说:“就凭着姐夫的那点胆量,就凭着姐夫的那点犹豫不决,我们永远还是姐夫和小姨子之间的关系。”

    “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文学清喃喃地说着:“虽然很不想承认。”

    “本来就是的嘛,如果依着你,就是再过一百年也不敢做自己想做也应该做的那件事。”徐汉美用湿漉漉的手指去抚摸着文学清的脸庞:“所以和二十四号楼的所有人对我说的一样,幸福就在自己的手里,该怎么做得自己拿主意,听过那首歌吗?‘有时起有时落,好运歹命,总吗要照起工来行,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说实话,我一直认为最可怕的就是无法通过岳父岳母这道关,没想到会这么平静和顺利。”文学清有些迷惑不解:“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你以为他们到今天才知道我对姐夫有那种超乎亲情、友情的那种感情吗?”徐汉美笑得很开心:“错!老爸老妈在我读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洞察秋毫了。”

    文学清就有了些目瞪口呆。

    “这是真的。”徐家妹子给了文厂长一个甜甜的吻:“刚开始当然是坚决反对,说姐夫就是喜欢姐姐那样胖胖的女人,不会喜欢我这样的疯丫头;到了大学以后又变成了苦口婆心的劝阻,说是从来没听说过妹妹去抢自己姐姐的男人,我就告诉他们杨大爹说过,过去没有不等于现在没有,现在没有不等于将来没有,总设计师说‘摸着石头过河’的时候谁会知道摸着的是石头还是地雷?参加了工作以后他们就变得焦虑不安了,说是万一姐夫没这种想法,我岂不是荒芜青春吗?可是我就知道姐夫喜欢我,就是不肯说出口而已。”

    “没法子。”文学清望着徐汉美叹了一口气:“怪不得杨大爹要把你拉进五朵金花里呢,也是一个眼眨眉毛动的厉害角色。”

    “可是姐夫知道究竟是谁使得老爸老妈的态度来了个九十度的大转变吗?”女记者说道:“是啸天哥,他带着唐晓、许可可找了个时间请你的岳父岳母去耀东酒楼吃饭,给他们看了一些关于我姐姐的行为的照片,吓了老爸老妈一大跳,因为他们没有想到姐姐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最关键的还是啸天哥说的那句话:‘你们俩老难道愿意看见我们老大去给别人当女婿吗?’”

    他就将这个湿漉漉、一丝不挂的女孩子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啸天哥就是厉害,那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是击中要害,谁不知道老爸老妈从来就是喜欢姐夫,我们两姐妹倒是其次。”徐汉美的嘴唇湿湿的,她的吻含情脉脉的:“我就知道从那以后,老爸老妈就开始三天两头的旁敲侧击的要我和姐夫建立亲密关系了。”

    “汉美,说说看。”文学清的那双大手又握住了徐家妹子胸前的那一对乳鸽:“昨天晚上是不是有些借酒发疯,引着我和你去做那种事情?”

    “真人面前说不得假话,人家本来就是那样想的,也是那样做的。”徐汉美显得很自豪:“交杯酒都喝过了,剩下的不就是和姐夫把好事做完吗?如果不是假装醉酒,如果不是让姐夫有了些酒胆,人家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如愿以偿呢。”

    “其实昨天晚上是我不好,多喝了两杯酒就控制不了自己。”文学清制止了徐汉美的插嘴,自己继续说下去:“我不是说该不该做那件事,而是我应该做的更好一些,因为你是第一次,可是我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就应该……慢一点……”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反正我很喜欢姐夫的那样的行动。人家是第一次嘛,当然什么都不懂。”徐汉美有了些羞答答的意思:“人家还是很喜欢姐夫的那种雄姿英发、生龙活虎、一往无前,而且……激情四射。”

    “本来我一直都是在克制自己的,也一直是在警告自己绝不能为了一时的享受而毁掉你以后的幸福的。”文厂长就有了一些脸红:“可是却没能把握住自己,这是我的不对。”

    “姐夫,这样的话我可不想听!”徐家妹子也是一个很会生气的女孩子,一下子就撅起了小嘴:“人家是心甘情愿、欢欣鼓舞的,就是喜欢和姐夫……在一起,人家不要姐夫负什么责,也不要姐夫任何的承诺,更不想听姐夫的任何内疚和后悔,只要姐夫要我一切就全都足够了,只要能和姐夫在一起,我就没有任何的要求。”

    “你知道吗?当我在那栋农家小楼又一次看见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想和你在一起的愿望从来没有那么强烈,就知道我只有和你在一起才是一个完美的人生。”工程师说得很直爽:“我就知道,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我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如果把你放走,我的生活就没有任何意义,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昨天晚上的那一次突破、或者叫结合对于我具有多大的意义,我就知道我再也不会把你傻里傻气的给放走,也不会傻里傻气的把你给晾在一边,我得和你长相厮守,高高兴兴的去做我们两个人都想去做的那件事。”

    “可是……”徐汉美有些不明白:“刚刚姐夫还在说有些后悔没有控制住自己呢。”

    “我得和你姐姐好好谈谈,有些话得对她说清楚,也就是那句‘得放手时需放手’。”文学清笑起来还是很有些魅力的:“就这么名不正言不顺的和你在一起,别说我的那些朋友不答应,二十四号楼的人不答应,我自己也不答应。”

    “姐夫,我真的好爱你。”徐汉美就把雨点般的吻送给了她的姐夫,还在嗲声嗲气的问着:“瞧瞧姐夫的衣服也被我给弄湿了,现在我们是一起洗个鸳鸯浴还是先去做点别的什么事以后再来洗澡呢?要不然等一会做完了我们还得再洗一次的。”

    “小姨子,没学过华罗庚的优选法吧?”文学清就把那个光着身子的徐汉美放在那个大大的梳妆台上坐好了:“我们为什么不能两种事一起进行呢?”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