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快的快板  987.发扬光大麻将的理由

章节字数:4564  更新时间:17-05-24 10: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987.发扬光大麻将的理由

    周宁心慌意乱的从天官牌坊后面的二十四号楼带着有杨德明亲笔签名的那份离婚协议赶回学院街的那条小巷里的那座属于她的麻将馆的时候,一切都平安无事。

    那些在上午到江边做了锻炼、心旷神怡的逛完街、跑到大小超市买了特价菜、在家里忙了几个时辰、和回家看看的儿女们一起吃过了团圆饭,就完成了节假日预定的程序,儿女们就会带着自己的孩子欢天喜地的离开,孝心已经尽到了;老人们就会和平时一样在周宁的麻将馆里重新聚集,开始他们的“修长城”的伟大事业。

    就是节假日也一如既往,而且还多了一些平时得去上班、得去开工、的去讨生活的那些白领,平时工作十分紧张,竞争也激烈,像这样搓搓麻将也叫做“偷得浮生半日闲”,再说也可以和大家坐在一起谈谈话,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就坐了满满一屋的人,所有的自动麻将桌便都围满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了。

    不是说以牌会友吗?不是说寓教于乐吗?不是说和谐社会吗?像国庆节这样休息的时候三朋四友干坐在一起干什么?谈国际形势可以,就是莫谈国是。现在可不是文化大革命,一代伟人号召大家关心国家大事,现在就是不准讲国是,网络上光是违禁词就有一万多,国家大事那可是最大的忌讳;不谈国事谈生意?俗!谈女人?更俗!现在大家都早就不谈女人了,学着那些官员富豪的样,就直截了当的去做得了,其中有很多的女人说不出口,也许就有对面坐着的老兄的老婆在内呢。

    不谈国事、不谈生意、不谈女人,谈别的就更加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了。还是麻将好,男女皆知、老少皆宜、妇孺皆会、南北皆同,坐在一起打牌带点彩不过就是为了提高大家的兴趣和参与热情,今天可是共和国的生日,国家早就没有以前那样的游行庆祝,也没有什么群众联欢,如今这个时代,就是庆祝也就是让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那些人看一看,就是连环也是出钱赚吆喝,吃力不讨好,就是要让大家明白,现在就是自顾自,就是万众一心向钱看,就是少搞群发事件,就是和谐社会。

    和谐社会的精髓就在于那个中国文化的“和为贵,”而麻将的精妙之处也就是这种精神的集中体现和传承。谁都知道麻将是中国的国粹,端午节已经被韩国人抢走了,据说中草药也要被日本人抢走了,如果麻将再不发扬光大,会不会被那些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台湾人抢走?蔡英文声称肯定会那么做,其实马英九这个不粘锅的所谓“不战不和不统不独”早就在这么做!千万别说什么国家利益、国家底线,说一回被人家无情的嘲弄一回。

    自从周宁怀孕以后,卷毛就给她找来了一个乡下女孩给她帮忙,一来是想帮着她照顾一下麻将馆的生意,给那些打牌的客人烧点开水,泡几杯茶,做点饭,做点杂活,周宁出门的时候也可以有人照料麻将馆的生意;二来就在楼下给那个乡下女孩清理了一个小房间住下,万一卷毛不在,周宁有什么事还有一个帮手;当然还有一个没有说出口的理由,就是对周宁的举动进行监视,一个大活人总比监视探头所起的作用大多了。

    周宁不知道卷毛从哪里找到那个女孩的,但知道卷毛会对那个乡下女孩下手的,一个长得壮实、又有些来路不明的钱、还有些使不完的蛮力和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如果放着活蹦乱跳的猎物不吃倒会叫人不理解。卷毛对自己的行动也并不对周宁隐瞒,人家说得合情合理:“你以后肚子越来越大,就不能干那种事了,就是能干,我也要为我的儿子负责,找一个女人来临时消消火,你不会反对吧?”

    “那是你的权利。”她当然不会反对,反而会柔声柔意地对他说:“在外面找女人不干不净的叫人不放心,天知道那些女人被多少男人做过,那个乡下女孩一天到晚都在麻将馆里,多少比外面的女人干净许多,也安全很多。”

    这话说得很巧妙。周宁当然不能对卷毛说不,人家是她的财神爷,谁会傻呼呼地把财神爷给赶走;那个乡下女孩当然不仅仅只是卷毛一个男人,也不仅仅只是靠麻将馆的那点工钱过日子。那些赢了钱、有了兴趣的男人就会找人消遣和痛快,那个乡下女孩天天就在那些牌友眼前晃动,自然就是首选对象,在女孩的手里塞一张钞票,在她的耳边说一句话,两个人就会一前一后的溜出去,不过就是一个小时,女孩和那个人就会若无其事的一前一后回到麻将馆里来,两个人做过什么无人知道。可是那些老者就不愿意抛头露面,也不愿意麻烦,也不愿意去开钟点房,就在那个女孩的小房里关起门做些动作,老家伙不能像年轻人那样平拉开,只能做做短平快,也都是以前袁为民教中国女排的那些老套路。

    周宁没有对卷毛揭发那个乡下女孩的偷吃行为,因为她看不出那个女孩对她有任何威胁,人家不过就是凭本事吃饭挣钱,和任何男人做那种事与和卷毛睡觉没什么区别。人家也叫改革开放,听说宝安的那个二奶村的女人们不少就偷偷的养了别的男人,和香港男人是一种交易,和别的男人倒是可以谈情说爱,只要不胆大妄为,也是能够相安无事的。

    不过卷毛还是很喜欢周宁的,因为她怀上了他的孩子,卷毛就能继承香火、后继有人,那部现代京剧《红灯记》原来的名字就叫《只有后来人》。想想看,革命都要有后来人,更何况是人!所以他常常在她的面前说些少有的大实话,那是他在她的那个泥泞不堪的通道里做活塞运动的时候说的:“看过赵忠祥的《动物世界》没有?我就是喜欢看,因为那说的都是大实话。”

    “亲爱的,人虽然也是动物,可是属于高级动物。”周宁气喘吁吁的在提醒他:“不然你就不会这样的动作,只会做后背式。”

    “说的对,能够面对面的做这种事好像就只有人能做。”卷毛笑得很高兴:“不过那些雄性动物和雌性完成交配以后的第一桩事就是会赶走雌性身边其他的雄性,咬死雌性所生下的所有的别的雄性的后代,还会一直守着那个雌性动物直到生产,为什么?就是为了保证血统的纯正,保证雌性肚里的孩子是属于自己的种!保证那个雌性的子宫里只有他唯一的种子!”

    “是不是就和你这一样?”周宁会故意发出呻吟,也会在卷毛的身体下面扭动自己的身体,她知道男人都喜欢听见女人发出动物般的叫喊,也喜欢看见女人来用这样的动作迎接男人的进入,她会显得欢欣鼓舞的:“亲爱的,再使点劲,下一次给你生个双胞胎。”

    她知道卷毛最喜欢听见这样的话。

    回到麻将馆,虽然心里有所不安的预兆,因为今天从一开始就很不顺利。大清早居然会和张广福在楼道里面对面的相遇,还是因为卷毛的目中无人,也因为他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这个黑沉着脸、很不高兴的光头男人就是峡州城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大哥大,也没有想到那个坐拥恒昌大市场的大老板会住在这样一座居民大楼里,更不知道那个从少林寺里出来的和尚是杨德明最好的朋友之一,用一句套话说:卷毛撞到枪口上了。

    后来就有了二十四号楼所有人的围观,卷毛不得不认栽,她在老吴的快餐店给卷毛买早点的时候,那个外乡人说的“把你的钱拿走,就是喂狗也不卖给你吃”的话很诛心,还有卷毛对杨德明的不屑和瞧不起,还说出“他能把我怎么样”之类的狠话。卷毛居然会在那栋楼的那间房的床上干她,她知道那是一种报复,可是周宁怕得要命,只要被那里的人知道了,两个人能活着走出天官牌坊就得感谢老天了。

    周宁还是很镇定的从那些打牌的客人中间穿过,有人会和她打招呼,她会给那个男人的嘴里塞一支烟,那是一个道上的小头头,平时留一线,日后好见面的道理她当然懂;有人会不声不响的捏了一下她的臀部,她当然知道是谁,同样不点名,停下来和别的人说话,手却放在另一个男人的肩上,让那个男人知道她心里有数。那是一个建材店的老板,对周宁一直都有那方面的追求,可是不敢招惹卷毛,周宁也不给予拒绝,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人家那英唱的就是对:“山不转哪水在转,水不转哪云在转,云不转哪风在转,风不转哪心也转……”

    “刚刚出去了一会儿,就心急火燎的催着回来。”走到那个乡下女孩的身边的时候,周宁的声音放低了一些:“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当然没有,生意好极了,从早上开门到现在没有空过台子,这是刚刚收过下午的台子钱。”那个女孩把厚厚的一些钞票递给了周宁,用嘴努了努楼上:“是陶三宝要我给你打的电话,不知出了什么事,那个家伙着急得很、脾气大得很。”

    “这是怎么回事?”周宁发现那个女孩子的脖子上有几道指痕:“下次和那些男人做那种事的时候别疯得太厉害,当心被卷毛发现了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谢谢周姐姐的提醒。”那个乡下女孩一脸的不高兴,声音也低低的:“那个姓陶的家伙等你等得不耐烦就要拿我发泄,可那个家伙每一次提起裤子都翻脸不认人,不仅不给钱而且还骂人,我当然不愿意了,他就想硬来,我威胁他说只要我一喊,楼下的人就会跑上来把他打成肉酱,他这才放开我,真不是个东西。”

    “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躲着他一点,万一躲不过,就说要把他的事告诉卷毛,他根本不是卷毛的对手。”周宁苦涩的一笑:“这个王八蛋胆子越来越大了,大白天就敢往楼上跑,就不怕卷毛回来扒了他的皮?”

    麻将馆里风平浪静,麻将馆的一楼人声鼎沸,可是一上二楼、一进自己的房间,看见那个贼眉鼠眼的陶三宝像一只困兽似的叼着烟凶狠的在那间房里转来转去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看见周宁出现,没等她发问,陶三宝就急急的关上房门,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你他妈的跑到哪里去了?再不回来的话,老子就要一个人跑路了!”

    陶三宝下手很重,周宁一下子被打蒙了。这样挨打的记忆已经很久远了。以前的那个男朋友在被抓进监狱以前当然打过她,那都是年轻人床头打架床尾和的一些随时出现、转瞬就会消失的一些小小的争执,都说是打是亲、骂是爱,每一次争执和打闹以后都会有一次轰轰烈烈的爱情随之而来,那是属于年轻人的爱情。

    杨德明不会打女人,南正街的男人都是那副德性。女人如果有什么过错,还是不会拳脚相向,南正街的男人只会选择分手,如果女人不同意,男人也许会动手,前提是所有的南正街的人都同意他的选择。卷毛也不打她,因为她的肚子里有他的孩子。可是陶三宝却胆大妄为,居然敢对她动手,这完全出乎她的预料。

    “你他妈的怎么敢跟我动手?”周宁就一下子勃然大怒:“你给我等着,等着卷毛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

    “你他妈的再也别拿卷毛来吓唬老子!”那个卷毛的马仔又给了周宁一巴掌:“要是卷毛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他还能饶得了你吗?”

    那么大的天一下子就塌了下来,看不到边沿的地一下就陷了下去,如果不是赶紧扶住了桌子,周宁肯定会一下子倒下去,她在冷笑着:“姓陶的,这种骗人的谎话你也敢说?要是让卷毛听见了,你的小命就得玩完了,死了都不知道为什么?”

    “我说的就是事实!”陶三宝一把抓住了周宁的头发,强迫她望着他:“周姐,你肚子里的孩子本来就不是卷毛的,你自己心里有数,就是不敢承认而已!”

    “笑话!”周宁冷笑了一声,气呼呼地望着那个长得有些对不起观众的男人质问着:“这个孩子不是卷毛的是谁的?难道是你的不成?”

    “对,你肚子里的那个小王八蛋就是老子的!”陶三宝对着她一字一顿地说着:“好好想想,听说你肚子里有了他的孩子,卷毛兴高采烈、兴奋异常的时候,你为什么表情有些不自然?你的笑为什么是苦笑?因为你心里明白得很,你怀这个孩子的时候,卷毛根本不在峡州,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而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是老子给你下的种!”

    “你胡说!”周宁在大声的叫着:“根本没你什么事?”

    “好好想想,到底有没有这件事?我们一起做过多少次你还记得吗?”陶三宝就像抓小鸡似的把周宁一把抓到了床上,他的动作很直接,根本没有想去费力的解开周宁的上衣,而是把她的那条花裙子直接揭起来,把她的脸都给蒙住了,剩下的步骤简单极了。他在提醒身下的这个女人:“第一次老子就是这样做的!”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