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快的快板  1100.你怎么会原谅他

章节字数:4930  更新时间:17-07-05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100.你怎么会原谅他

    田坚强一家三口在用彩带和鲜花装饰一新的耀东酒楼前下了33路小公交的时候,袁小俐摇晃了一下,赶紧扶住了田坚强的肩膀。石头就有了些紧张:“你怎么了?”

    “没事,这双鞋的鞋跟太高了,不小心崴了一下。小圆,自己上楼去,小猪她们在三楼。”看着小猪欢天喜地的跑进了耀东酒楼,袁小俐才红着脸低声的娇嗔着:“到底是把人家忘记了,这还不是被你给害的。”

    这就是南正街的所有人,包括田大妈、田坚强和袁小俐这么多年百思不解的怪事。绝大多数的女人与男人亲密接触以后没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就是人生的第一次也只有极少数的女人因为破瓜而稍稍有些痛感,不过都是很快就会适应的,男女结合所激发的热情和愉悦可以轻而易举的将那些完全可以忽略的不适忘得干干净净,袁小俐也是一样。可是事后却只有袁小俐一个人会反应那么强烈,不过也就仅仅表现在步履蹒跚,行走有些不自然罢了。

    如果是第一次那倒有情可原,可是袁小俐是个例外,只要和田坚强在一起做过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就肯定会出现那样的现象,久而久之,大家就都知道了,都是过来人,也就见惯不怪,一笑了之,就是那些南正十雄喜欢为袁小俐打抱不平,义愤填膺的说要为袁小俐报仇雪恨,还要袁小俐像喜儿控诉黄世仁的罪行一样给他们说说田坚强是怎么摧残和折磨她的。

    杨家的那个杨秋燕和龙家的龙婷婷,还有王家的那个小魔女杨婷婷更是怒火冲天,都说田坚强就是那些言情小说里的摧花恶魔。袁小俐红着脸不知怎么办才好。多亏龙庆丰从此经过,抓起一根修建下来的梧桐树枝就打,男孩子都作鸟兽散,女孩子还想据理力争,龙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骂道:“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关你们屁事!以后自己还不是一样的!”

    田大妈还是很信任龙啸天的,偷偷地向他求教,书生拿了一本比空心砖还要厚的外文书念了好长的一段英文,田大妈和那个聪明的唐晓一个字也没听懂。不耐烦的田大妈打了他一巴掌,龙家大少就说了关于肌肉、韧带、兴奋、充血和收缩恢复的一些过程,就把凤凰美人也弄糊涂了,也给了他一巴掌,不过就是轻轻的做了一个样子:“呆子,你不就是医生吗?说说应该怎么办就行了?”

    “本来是可以手术,可是据说效果也不是很理想。当然我也可以做那种手术,可是我不想在自己的兄弟媳妇身上做实验,那不是我的风格,再说我是心胸外科,不是妇产科,那也不是我的范围。”龙家大少说得很实在:“我看没必要紧张,不就是走路不方便吗?歇歇就好了,肌肉会自己恢复和放松的,其实您是不知道我们家的这个长腿鹭鸶也有毛病……”

    知道书生什么都敢说,唐晓的动作快捷如飞,绯红着那张漂亮脸蛋,一下子举起自己的那个昂贵的爱玛仕皮包堵住了龙家大少的嘴,一边有些不好意思的打着他,一边笑着对田大妈解释:“您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呆子就知道胡说八道,不过只要坚强和小俐没感到什么不适就行了,两情相悦才是最重要的。”

    “这话有理。”田大妈很赞成这样的看法:“呆在家里休息一下就可以的。”

    “谁会忘记?就和中国特色一样,别有一番风韵,不过就是有些担心而已。”田坚强笑起来的样子很帅气,低声的在向袁小俐提议:“还是和以前一样该多好,骑一辆自行车载着你,不管到哪里也没人看得出来。”

    “石头哥,别这样诱惑人家行不行?”小圆不在眼前,袁小俐还是和以前当女孩子一样会撒娇:“人家经常都会梦见原来的那样的情景的,那才是心驰神往呢。连杨大爹说我就是一个宁肯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哭,也不坐在宝马车里哭的笨女人,还说南正街的女人都是这样傻不吧唧的,不过好心会得到好报的,看来真的是这样。”

    “回来以后看见妈妈平安无事,依然健康就是一种欣慰,还有了一个漂亮儿子是我的惊喜,更重要的就是你这个笨女人还守在家里就是我的愿望。”田坚强就有了些感动,抬手将女人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拨动了一下:“来吧,还是和以前一样趴在我的背上来。”

    “这里不是南正街,周围可全都是我们不认识的人。”袁小俐连连摆着手:“做点好事行不行?都多大了人家会笑话的。”

    “没办法,既然不愿趴着那就抱着你好了。”没等袁小俐反对,田坚强就已经将她轻轻松松的抱了起来,温香满怀的感觉一定很好,田坚强在笑着说:“谁会笑话?谁敢笑话?我抱自己的老婆还有人敢说个不字吗?”

    一辆悍马车疯狂的贴着田坚强的身边猛地刹住了,舒云翔下车的动作比那些长腿的美国兵还要潇洒,只是看了田坚强一眼就一下子愣住了,能说会道的嘴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不会吧?我不会是在做梦吧?小俐姐,这不是石头哥吗?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我不过就是只出去了两天,怎么会……”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气冲冲的跑过来不就是想为你小俐姐打抱不平吗?也不用心想一想,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你小俐姐抱在怀里的除了我还有谁?”田坚强就把这个大为震惊的南正十雄的老幺也抱在了怀里:“大帅哥,你可是越来越变成一个英俊少年了!”

    这话说得不错。回到家里将汪雯雯验明正身以后的舒云翔不过就是换了一件圣保罗的衬衣,一条苹果的牛仔裤,却显得简约干练、风流潇洒、阳光有智慧、却显得那么性感、帅气、极富感染力的笑容和外表俊朗的小生形象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吸引不少女人的眼球,就和那首歌里唱的那样:“我细心打扮为什么你都嫌不够,有太多要求却吸引不了你的眼球,看电视翻杂志只想跟上你的节奏,嫌我太多保留……”

    “石头哥,你怎么还敢回来?怎么还敢抱着小俐姐在街上明目张胆的招摇过市?”舒云翔在努力地挣脱着田坚强的拥抱,还是在瞪大眼睛问着袁小俐:“小俐姐,这个家伙可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你怎么会原谅他?”

    “所以说你这个家伙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也不用心想想,坚强哥抱着小俐姐这有什么可稀奇的?”那个冷艳的汪雯雯在一边噘着嘴说道:“人家是小亮的爸爸,小俐姐等待的人,青梅竹马的故事连我都快会背下来了,那才叫名正言顺呢。”

    警花美人无论在哪里出现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细长的柳眉、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梁、娇润的樱唇和光洁的香腮,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还配合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冷艳气质;乌黑柔顺的披发,越发的衬托出少女的婀娜妩媚,娇挺浑圆的胸部,纤细绵软的柳腰,修长雪白的长腿,晶莹洁白得如同皎月一般,加上一条粉色的连衣裙就真是一位秀丽清雅的绝色女子。和大帅哥站在一起就是珠联璧合,相映成趣,只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平时冷艳的女孩子的眼里也有了些脉脉含情的神情,唇边也有了些羞答答的喜悦之感。

    “广福哥给我也发了一张大力哥的请帖,今天上午刚回来的。”田坚强在笑着向他解释着:“这不正准备让小俐陪着来给各位哥哥弟弟道歉来了吗?”

    “等等,等等。”大帅哥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给了田坚强两巴掌,打得又快又狠,还嬉笑着对田坚强解释:“要不是石头哥提醒我,我都快把那个惩罚给忘记了呢。各位哥哥说起你还是义愤填膺呢,我得狠狠打你几下,要不等一会儿在大力哥的婚宴上打起嘴巴就有些不合时宜了吧?”

    “该打,像我这样忘恩负义、不忠不孝之人就是该打。”看见了自己的好兄弟,脸上虽然被打得有些痛,心里也有些酸酸的,可是心里还是很感动的,田坚强就接着在说:“来,再给我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几下,让我好长长记性。”

    “别打了,再打小俐姐就会心疼了。”警花美人在很跋扈的制止着:“你这个家伙下手重,又狠又毒,我可是领教过的。”

    “没法子。”舒云翔就停住了:“这个女警官我可惹不起。”

    “都说这个家伙是个大帅哥,其实坚强哥才是英俊潇洒呢,云翔哥那叫奶油小生,坚强哥这才叫时尚智慧型的呢,怪不得小俐姐眼里容不得第二个男人呢,这就叫守得云开见日头。”汪雯雯的话就像机关枪,一说就是一大段:“这下可好了,小俐姐就不必躲在家里愁眉苦脸的,就可以出来和我们一起玩了。”

    田坚强有些发蒙,因为他根本没见过这位冷艳的美女,就把眼睛转移到舒云翔的身上。

    “石头哥,是不是有些被镇住了?是不是有些野蛮、也有些跋扈、还有些接受审讯的感觉?”田坚强在回答着:“别吃惊,人家真的就是警察,还是干痕检的,看你一眼就能把你的一切说得八九不离十,汪雯雯,一个好听的名字,本来是我们家的房客,可是被我妈妈认成了干女儿,又被你妈妈说成是二十四号楼的四大美人之一的警花美人,就被我收编成国军了。”

    “别听大帅哥胡说,人家雯雯可是追求者无数,可就是一个也看不上,就看上我们的大帅哥了。”袁小俐也笑了起来:“石头哥,二十四号楼的人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地设一双,你的那些个哥们就命令云翔想方设法的把雯雯留下,说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进了天官牌坊还能让她飞了不成?”

    “本来就是的嘛,南正街的原则绝对不是现在的外交策略,就是人家欺负到家门口也绝不喊打,关上城门、高悬免战牌;我们南正街信奉的是毛泽东的军事战略思想,不打无准备之战,准备好了就来之必战、战之必胜,就是我们当年常用的那种关起门来打狗,堵住笼子抓鸡。”舒云翔笑得很开心:“再说,煮熟的鸭子还能让它飞走不成?”

    “言之有理。”田坚强又看了青春动人,皮肤洁白的汪雯雯一眼,只见这个漂亮女警春山般的秀眉下是一双冷艳而透着神秘的大眼,如雕塑精品般细致而挺直的鼻梁,带有充份的自信,弧度优美柔嫩的红唇,尖而圆润的下巴,构成了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孔,就颇有些为舒云翔而感到高兴:“大帅哥,本来就应该当仁不让,像这样好的女孩子哪里去找?”

    “就是。”汪雯雯不再和以前那样坚决反对把她与舒云翔联系在一起,而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事实,而且还会谋求刚见面的田坚强的支持:“听说坚强哥以前在南正街也是一条好汉,而且还是二十四号楼公认的学习天才,这个家伙常常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不过有空的时候帮我好好管管你的这个弟弟,他如今学的油腔滑调、一肚子的坏水,没事的时候总是欺负人……”

    “雯雯,你可是警察,二十四号楼的人谁不知道你是我们大帅哥的野蛮女友?谁不知道你是我们那里的第一醋坛子?你和云翔还不知道究竟是谁欺负谁呢!”刚刚在耀东酒楼门前的停车场停好自己的那辆本田雅阁的张广福乐呵呵的笑着说:“石头,看见没有?大帅哥也给自己找了个和她一样好看的童养媳,而且比小俐还要厉害。”

    “各位哥哥姐姐好。”穿了一身藕色旗袍的丁春梅在冲着大家点头哈腰:“我是大哥的妹妹,有什么做的不好的请多指教。”

    除了田坚强曾经在今天的营救徐汉美的行动中见过丁春梅,无论是呆在家里没有出门的袁小俐,还是在外面忙了一大圈,回到家里又去共赴巫山云雨的舒云翔和汪雯雯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子,尤其是自称是大哥大的妹妹,所有的人的眼睛就全都瞪大了:这少女年方二十左右,容颜极为清纯秀丽,白玉般的瓜子脸,淡淡的眉毛,长长的眼睫毛,高挺的鼻子,一对宝石般的眼睛,红润的樱唇,一头瀑布似的乌发。她的身材娉婷窈窕,腿长,腰细,臀部翘翘的浑圆,玉腿修长优美,胸部高挺丰满,颤巍巍的充满魅力,妙处若隐若现。

    “做点好事行不行?你别在这些人面前说是我的妹妹行不行?”张广福叫苦不迭:“这几个人和等一会儿你会见到的人都不是好对付的人,人人捂半张嘴就可以把你说得张口结舌!个个都是比兔子还精的……”

    “大哥说的不对。”那个肌肤腻滑雪白,晶莹如玉,神情纯真羞涩,宛若空谷幽兰,楚楚动人。但身体却又是那么的清纯诱人的丁春梅轻声的在反驳:“兔子其实还是很笨的,要不然龟兔赛跑兔子怎么会输呢?要不然怎么会有守株待兔呢?”

    田坚强和舒云翔一下子就笑出声来。张广福沉着脸瞪了他们两个人一眼,人家是南正十雄中的哥哥,自然不敢再笑出声,赶紧扭过身去只能看见两个男人的肩膀在跳动。倒是袁小俐从来不怕张广福,握住丁春梅的手笑嘻嘻地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笑吗?因为在峡州除了他们兄弟之间偶尔有些开玩笑,谁也不敢反驳广福哥的话,你是第一个。”

    “真的吗?”那个好看的女孩子就瞪大了眼睛:“我大哥真的这么厉害?”

    “你是他妹妹,对他的事难道不了解吗?”汪雯雯马上就恢复到原来的那种冷漠、锐利、咄咄逼人的模样:“我是警察,这里所有的人都可以证明这一点,可是你这个自称是广福哥的妹妹的女孩子是从哪里来的我倒是很感兴趣。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你。”

    “我也是。”丁春梅实话实说:“我也是和你们第一次见面,不过我真的是我大哥的妹妹,远房的,就住在我大哥的家里。”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那个光头的张广福忍不住叫了起来:“我现在总算知道了为什么说女人是麻烦的原因了。”

    其余四个人笑得一塌糊涂。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