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快的快板  1103.贪心不足蛇吞象

章节字数:4725  更新时间:17-07-06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103.贪心不足蛇吞象

    那个国庆节的晚上,有几个人注定要在不同的地方受到警察不同的拘禁。

    其实早在半年以前,鲍祖昌就已经知道自己在峡州黄金般的幸福生活已经结束了,因为从那以后,他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可是他是一个自信心很强、也很有决心和毅力的人,他相信经过了自己这些年在峡州的苦心经营,凭着自己的努力还是能在这座城市里面继续呼风唤雨的。可就是没有想到基础没有了、利益链消失了、光环褪色了、后台土崩瓦解了,自己也就没有希望了。

    可是鲍祖昌是个不信天、不信地、不信神、不信鬼的人,峡州这座城市曾经给了他太大的惊喜、太多的财富,太好的记忆和太多的女人。虽然理智在告诉他应该离去的时候却依然恋恋不舍,还想有所成就,所有才会导致最后的资金链断裂,才会使他负债累累,才会卷走那些农民工的薪酬和供应商的供货款。他本来完全可以和温州的那些借了高利贷无力偿还、工厂利润在人民币连续走高的情况下几乎无利可图的老板们那样一走了之,可是他却偏偏鬼迷心窍,就是惦记着东方房地产公司的那笔劳务费,以致一错再错。

    当那么多的警车一瞬间呼啸着停在时代天骄的那家咖啡馆的门前,那些荷枪实弹的警察在门外形成了一个弧形的包围圈,那个叫人看见就不寒而栗的警长叼着烟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鲍祖昌心里的那座因为余先生拿出了那张东方房地产公司的支票而短暂出现过的美好架构就轰然倒塌了。他的脑海里闪现的是那一句谁都知道的警语:“贪心不足蛇吞象”,自己也真的是“庄生梦蝶一场空”。

    因为动了镇长的女人,被人家追杀,鲍祖昌是在十分狼狈,像一只丧家犬似的情况下来到峡州的。因为自己是一个瓦匠师傅,手艺也不错,对朋友也不错,对客户也不错,在那些以打短工为生的马路游击队里也是很有些名声的。当然他也属于某家装修公司,不过因为装修公司给的报酬低、结账困难,那仅仅只是装修生涯的一种拾遗补缺,更多的、更好的、更愿意做的还是当马路游击队。不仅和央视曾经的《东方时空》一样“真诚面对”自己的用户,还可以直接和用户谈生意。绝大多数的装修户都是第一次经历,对装修一窍不通,自然好说话,从隐蔽工程开始,水电布局、原材料的品牌和质量,用材到购买、施工、工时计算,装修里面的水分多大那些人当然不知道,所以利润还是很可观,至少比在农村干活可观的多。

    可是那仅仅也是一种很单纯的卖苦力、讨生活,虽然都知道现在在城里不少的夫妻二人联袂,男人做瓦工、女人当小工,一个月抓紧一点挣个一万多元还是不难的,可依然还是没有多少年轻人愿意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来。为什么?无非就是因为瓦匠本身就是一种繁重的体力活,又脏又累,没什么人愿意干。想想就知道,装修要把那么多成堆的水泥、沙子、瓷砖、空心砖全部用完就得凭自己的力气和技术。现在的年轻人想法不同,站站柜台、敲敲键盘、打打电话、做做工人,就是仅仅只拿一分菲薄的薪水也似乎乐在其中,钱对于他们而言没那么大的吸引力,舒舒服服、简简单单就行,这就是观念和思维的不同。

    可是鲍祖昌不行,他不是这种固步自封、安于现状的人,他在那些和他一样的马路游击队中间不露声色的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机会。

    那个机会终于来了。

    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家里客厅铺设的一些地板砖破损开裂,需要找一个瓦匠去进行更换和修补。和那个女人谈生意的是别的人,他们争议的焦点是半天的活需要付一百元还是两百元。女人是个不了解市场行情的人,也不知道总理说的那个国民收入五年翻一倍的概念,所以猪肉领先,物价一路高涨,工钱也得跟着涨,一年涨个百分之二十五就是中国国情。

    当时他们谈价钱的时候,鲍祖昌正在旁边的树下和大家打扑克。他是地主,地主赢了雇主,所有的雇农每人都得给他一块钱,这叫“交租子”。那是一个夏天的上午,天气很热,鲍祖昌就把工作服脱了下来,一件背心里面就是很结实的胳膊和很发达的胸膛。女人走过来拍了拍他尽是肉疙瘩的肩头:“你做不做?”

    做,当然做,哪有放着事不做的道理?

    女人家的面积很大,光是一个客厅就有四十多平米,一色的红木家具,看了就叫人肃然起敬。其实女人的家里没多少要干的瓦匠的活,不过就是和上一些水泥,把破损的地板砖剔出来,把已经准备好的新瓷砖放进去就行了。修修补补的简单活,做起来也不费劲,也没什么困难,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结束了。

    鲍祖昌会使唤那个女人:“给我找块抹布来。”

    “抹布?”女人没反应过来:“干什么?”

    “把地板砖擦干净。”鲍祖昌解释:“顺手之劳。”

    女人有些喜欢这样的细节:“你是个不错的男人。”

    “你也不错。”鲍祖昌在回答:“这样的事一般都是大老爷们去张罗的,可见得你也是个不错的女人。”

    那天的气氛很融洽,就是天气有些热,鲍祖昌就仅仅只穿了一件背心干活。那个女人的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老公据说是到江城开会去了。那个女人就站在一边看着他干活,还会用毛巾帮鲍祖昌擦汗,话说的很轻柔:“到底是年轻人,又是一个工人,长得多壮实。”

    鲍祖昌据抬头看了她一眼:回到家里那个女人换了一套无肩低胸黑色连身裙,暴露出胸膛以上大片雪白的肌肤。浑圆的双腿套着黑色丝袜,穿着一双软底拖鞋。由于鲍祖昌的视线是从下往上,加之是蹲在地上,所以看到了更多平常角度所看不到的景致。从裙摆那高高的分开之处,竟然能看到里面一小片白晢滑腻的肌肤,更要命的是,可以看见黑色蕾丝底裤的边缘紧贴在丰腴的大腿上,延伸到那深不可测的黑影里去。

    “今天不是星期天吗?”鲍祖昌有意问道:“政府机关不都是休息吗?领导都腐败去了,哪里有会开?放着这么好看的女人怎么也不在家里陪你过周末?”

    “人家先去打高尔夫,然后再去洗温泉,明天才去开会。”女人口吻里就有了埋怨的意思:“我们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没那么多的激情了,周末的概念早就淡化了,再说,哪里有你这样又结实又体贴的男人来陪?”

    “这太简单不过了。”鲍祖昌提着瓦刀在笑着说:“我是不是可以和你的老公换位思考?反正他不在家。”

    女人一下子就扑哧一声笑了。不过,女人不会回答,只会行动;当然也不需要他进一步挑逗,话说到那个份上,谁都心知肚明。女人很快的就把她的那嫣红的草莓塞进了他的嘴里,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专心致志地尽情品尝那甜美的蓓蕾。

    两个人就站在那个很大的客厅里互相帮忙,因为他们得把自己解放成《圣经》里的亚当和夏娃,不过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开始以后一切也就简单了,也就是那么档子事。张柏芝和陈冠希都算是一线演员,他们在艳照门里的表演至少大陆有一半人都看过,有人就在唆使他们收版权费。人家在飞机上不期而遇,还拍大头像,媒体都说是旧情人重归于好,其实人家就是在商量那几段令人热血沸腾、如临其境的版权费的分配问题。

    鲍祖昌万万想不到这个看上去很文静、也很温顺的女人的叫声竟是如此的高亢,也是如此的放纵,对于正在她身上驰骋着的鲍祖昌来说自然更是兴奋异常,那种动作也猛烈了好几分。大汗淋漓的女人就会兴奋的如痴如狂。

    在乡村的时候因为和那些大姑娘小媳妇还有那些留在家里的家庭主妇曾经有过很多的身体接触和情感交流,鲍祖昌对于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当然十分熟悉,知道如何缓缓的举起那个女人的一条大腿,手指先是拨弄着她的脚尖,接着拂过优美的脚背,滑上修长的小腿,跟着扫过浑圆的大腿、纤纤细腰、饱满胸脯,然后用大嘴吻住她那绽开着的厚实而渴望的红唇。女人就已经忍不住开始开闸放水,还会催促他:“快点,用力!”

    他们当然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结合,他们会从客厅的茶几上面转移到卫生间的喷头下面,会从书房的电脑桌转移到厨房的橱柜上。当一浪高过一浪更为汹涌的狂涛袭来的时候,女人欲火如焚,一张小脸胀得通红,轻启朱唇,发出了饥渴难奈的娇啼婉转。鲍祖昌抬起头,顽强地追逐着女人吐气如兰的甜美香唇,用自己富有侵略性的舌头命令女人轻分玉齿,让他进入进去,用舌尖发起上面的进攻,而下面的进攻早就直捣黄龙了。

    当最后他们还在床上没起来的时候,女人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对鲍祖昌的表现深表满意,尤其对这个年轻人的冲击力和持久力印象十分深刻。女人当然会付钱,不是一百或者是两百而是厚厚的一叠钞票,数也不数就塞给他,笑着说是预付款:“我就喜欢你这样又结实又体贴的男人。”

    鲍祖昌肯定会答应,因为他也需要一个很不错的固定伴侣。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结婚,连女朋友也没有,这样的良家妇女比街上的小姐不知要好多少倍。可是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当鲍祖昌知道这个在床上很疯狂的女人是峡州市政公司的一名科长的时候,马上就把她刚才给他的那一叠钱退了回去:“给我介绍几笔生意,让我和手下的人能在这座城市站住脚,吃口饱饭比什么都重要,我知道你做得到的。”

    “那是你的希望。”女人在撒娇:“你可知道我要什么的。”

    鲍祖昌当然知道,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一个等价交换、需要付出才会有收获的商业社会。他已经降伏了这个女人,知道自己在这座城市的幸福生活从此开始了。

    那是一个伟大的发现,那是一个无论如何评估都绝不能轻视的发现。鲍祖昌通过在那以后和那位市政公司女科长的交往,第一次知道那些从政的女人在公开场合以外还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第一次知道那些庄重、正派和一本正经的女官员的背后还有那么多丰富的故事。第一次知道那些女官员的婚姻其实就是一部关系网的架构,那些女官员主动与自己的上司发生亲密关系都是步步高升的必要捷径。

    而她们的内心都有一颗欲动的心,老公已经疲软,上司没有激情,部下是一种玩火,她们需要一个能满足自己的那方面需求、而且依附着自己、能全心全意为自己服务却又不愿声张、严守秘密的强壮而温柔的男人,就和那首邓丽君唱的那样:“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

    于是鲍祖昌突然发现自己强壮的体魄、出众的持久性和雷霆万钧的爆发力,不算难看的面孔、不算太矮的个子,有些诙谐的话语,有些善解人意的关心,有些出神入化的技巧运用,以及守口如瓶、不会提出过分要求的性格,还有倾心投入的激情,把自己当做李莲英似的小心谨慎,把女人当做慈禧太后似的温柔呵护的做法会赢得不少女人的欢心,也会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也就是从那个女科长开始,鲍祖昌就开始了自己的征服之旅,拔城掠寨、横扫一切,直到几年以后他在云集山庄遇到了那个女人。

    鲍祖昌打开那扇房门的时候,有一个四十有余的女人正在房里沙发上坐着不知看着手里的什么文件。明显的不高兴,皱着眉头、绷着脸、见到有人进去就抬起了头,不耐烦的问道:“你是谁?怎么闯进来的?”

    那恐怕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半老徐娘:肯定养颜有术,有着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胴体以及徐娘半老的风韵,真的是妩媚迷人、风情万种!尤其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微翘上薄下厚的红唇、而高耸丰满的那胸前肉团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由得会产生某种冲动!鲍祖昌就真的有些为之迷惑,呆呆的站在那里了。

    “问你话呢。”那个女人提高了嗓音:“你是谁?”

    “这是908房间吗?”清醒了一下的鲍祖昌看了一下房号,同样有些不耐烦:“我是鲍祖昌,是国土局的方处长要我来的。”

    “等等,我想想。”那个女人用手指敲着自己的太阳穴,还是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大概是想起了什么,脸上有了些淡淡的红晕,却依然不耐烦的说着:“回去,对方处长说,好意我领了,可是没兴趣,也不想玩那种游戏,你走吧。”

    鲍祖昌虽然转过身去却没有离开,他只是轻轻的把房门关上,因为他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般像这样的中年女人,往往都是生活富裕、养尊处优,但因为种种原因愁锁心头、万般的寂寞空虚,正值虎狼之年的女人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巅峰状态,正是需求欲望旺盛的年华,虽有丰满迷人的胴体及满腔的热情,却没有知心适意的人来慰藉她们的需要,这就是一大悲剧,鲍祖昌相信面前的这个美艳的女人也是同一类人,而他就是解救她的超人。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