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林一夕第六话:

章节字数:2638  更新时间:15-06-26 09: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夕原来你在这呀。”言彩艺坐到林一夕身边“一个人在音乐室干什么,吃午饭了吗?”

    林一夕沉默了一会儿“彩艺跟你商量点事儿。”林一夕只是看着面前的钢琴并没有看言彩艺。

    “什么事情你要这么客气!说吧只要我做得到。”若是你的要求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替你完成!因为只有你,你是特殊的。

    “可不可以把一个月的集训改成一周?”林一夕进了大学后越发觉得对不起曾哥哥了,曾哥哥和鹿儿、轩、晴天都是一个孤儿院长大的所以曾哥哥对钱这个字眼特别敏感,只有早点回去替曾哥哥赚钱林一夕才会减轻罪恶感。

    “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言彩艺笑笑的说“不过我这个要求可以答应你,来日方长嘛!”

    “谢谢你!你。。。。。。”你是真的还喜欢我吗?

    “你给我弹首肖邦的《东风》当做我们久别重逢的庆祝吧!”升初中时言彩艺和林一夕就被分到不同的班级上了,虽在同一个学校可学校太大见面的机会也很少,而林一夕在言彩艺十四岁生日的时候就为他一个人弹奏了肖邦的《东风》到现在言彩艺都忘不了。

    “。。。。。。”林一夕沉默了一会儿“抱歉,你另外选个庆祝方式吧,我不会再碰乐器类的东西了。”

    “为什么?你明明就是音乐天才,你们家本就是音乐世家,你也很爱音乐的。为什么?”每当看到林一夕弹钢琴或拉小提琴的时候林一夕都会是满脸的享受用心绘制着每个音符,为什么现在连碰都不愿意碰了?

    “我只是林一夕,我不再代表什么。”不再是小时候的音乐天才,也不再是著名音乐指挥家林乐伦和著名钢琴家李琦的儿子。现在的林一夕只是林一夕,想怎么活就怎么活的林一夕!

    “可是。。。。!”

    “没有可是!”林一夕朝言彩艺大声吼了过去,林一夕不想再去回忆某些事情。。。。。。“我请你吃午饭吧!”林一夕起身走出音乐室。下次一定要经得住诱惑不要再进去了。。。。。。

    还没反应过来的言彩艺跟了过去。。。。。。

    林一夕下午没有课吃完午饭便回去了,刚进门就看到少有在家的江暮然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嘴里还碎碎念着什么,看到林一夕回来了,江暮然瞅了一眼视线又回到电视上“你回来了!”

    “嗯,你在看什么电视这么起劲?”一个人还在碎碎念?林一夕坐到江暮然身边。

    “没看什么!”江暮然的视线又从电视上移动到了林一夕插在花瓶里的红色玫瑰“你喜欢玫瑰?”

    “恩,喜欢!不过更喜欢盆栽的,茶几上的花每三天一换也是很花钱的。”虽说平时生活开支都是江暮然给的可是也觉得很浪费。

    “哦!”原来你喜欢盆栽!“我们家花有换过吗?”准确的说茶几上的花瓶是什么时候买的江暮然都不知道。。。。。。

    “你是有多忙?”从当初的租房合约上一条条苛刻的要求上看本以为江暮然是个注重细节的人,原来他都没有在乎过!害的林一夕像个强迫症一样每天都调闹钟提醒自己该做什么!“你先看电视吧,我头疼去睡会儿。”林一夕彻底无语了。。。。。。

    林一夕做梦了。。。。。梦到还在国外被父母发现自己是个同性恋的时候,那时的林一夕并不爱谁只是觉得好玩当做游戏看待。和谁去酒吧喝酒和谁去开房间做爱他并不在意,他只是喜欢男人不像女人那么缠人。可林一夕的父母却不那么认为只觉得自己的儿子堕落了!

    因为林一夕的父母都是国内外知名度很高的人物有这样一个儿子的存在对他们算是一种耻辱,所以干脆断绝了关系。从被赶出家门的那天起林一夕就决定自己绝不会再回到那对只要名利不要亲儿子的大人物身边。。。。。。

    醒来后的林一夕拍了拍自己的脸,快八年了为什么还会做这样的梦?明明自己与他们再无瓜葛为什么还是在内心的一个角落会隐隐作痛?“哎!”林一夕叹了一口气。看看手表八点了!该是晚饭时间了!差点睡过头!记得才和江暮然同居的时候江暮然的要求很高的,有一次林一夕头天醉酒到中午还没醒酒没能让江暮然准时吃上午饭,江暮然竟叫工人连床带人一起抬到半湖城—岛上屿东街的大马路中间,酒醒后的林一夕发现自己睡在马路中间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公路两边疾驰而过的跑车就把他吓得不轻。那种玩心跳的感觉现在都在脑还里挥之不去。。。。。。手机的闹钟响起。林一夕拿起手机一看八点了是江暮然吃晚饭的点了!赶紧起床“啊!”林一夕被脚上的疼痛感痛得眼泪快流出来了,是有什么东西在地上被林一夕踩到了,它的刺刺破了林一夕的脚。林一夕擦掉快痛得快要流出的眼泪定睛一看,满地的仙人球!仙人球!江!暮!然!为了免费的生活条件林一夕努力压制着快要汹涌而出的怒火。算了!不要认真跟他认真自己就完了!

    林一夕刚刚跛着痛脚下了楼就看到在沙发上坏笑的江暮然一下子就忍不住了咬着牙恨恨的说“房东大人!你的绿色植物是不是叫工人搬错地方了。”

    “啊!那个呀,没有搬错就是我送给你的,只要你喜欢就行。不用谢我!”江暮然心情大好还故意耍帅没有看林一夕,林一夕是看到满屋的盆栽激动的叫了起来吧!

    “喜欢!”就知道又是江暮然搞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惊吓“明天我能叫工人过来把仙人球都搬到后花园去吗?我就留一个就行。”我会天天看着它。

    “仙人球?”江暮然转过身看这了一下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哪来的仙人球?

    “我去做饭去了。”林一夕跛着脚朝厨房走去。

    “站住!你的脚怎么了?”

    “没怎么!”

    “你想干什么!”江暮然径直朝林一夕大步走去然后把林一夕横腰抱起,被一米九几的江暮然抱起的林一夕有些不安,贴在江暮然胸膛上的耳朵清晰的听着江暮然有规律的心跳声。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江暮然才发现他比平时更帅更男人!林一夕突然心跳得比兔子还脸红的发烫,搞得自己好像春心荡漾的少女一样。。。。

    “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会走。”千万不能然江暮然看到自己红的发烫的脸。

    “别动!”光是抱着娇小林一夕江暮然都觉得浑身开始躁动,哪里还受得了林一夕的手在他的胸膛上乱推。。。“都受伤了还那么傲娇!”江暮然把林一夕抱得更紧了。

    “谁傲娇!”

    “你怎么知道急救箱放在这里?”江暮然把林一夕放到床上就熟练的找到急救箱从里面往外拿东西,林一夕都快忘了急救箱放到哪里了为什么他会知道?

    “还不是你好几次喝醉回来身上都带着摔伤。。。”江暮然没有继续往下说,因为如果被林一夕知道他喝醉后每一次睡衣都是自己帮他换上去的他会吓疯吧!

    江暮然把林一夕的脚放在自己大腿上仔细的用镊子把刺一根一根取出来后再消毒上药包扎,动作熟练轻快。

    “好了!你暂时就不要乱动。我出去打电话叫外卖。”顺便问问黄助理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订如此有“情调”的盆栽!

    “哦!”林一夕有些不知所措,刚才温柔贴心的江暮然是自己没睡醒的幻觉吗?自己是在做梦吗?脚上的疼痛感告诉自己不是做梦!

    林一夕看着空空的门口原来自己误会了江暮然,本以为他很讨厌自己却不得不承认这次加前几次受伤都是他给自己包扎的“谢谢你!”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