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战争之素色茶靡

热门小说

正文  关于那些莫名其妙的悲伤只需要遗忘就好

章节字数:5002  更新时间:15-06-05 19: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茶靡忽然接到了麟太郎叔叔的电话,这是父亲去世的第三天,也是茶靡的十八岁生日刚过三天。

    多么可悲,每年自己生日的时候还要到父亲坟前上一炷香。

    茶靡脸上没有笑容,眼圈是黑黑的一片,她身上的裙子也是黑色的,整个人都黯淡到了极点,连接电话的声音都是有气无力的。

    “麟太郎叔叔。”茶靡偏着头压着手机,开口。

    手下没有闲着的收拾行李,父亲去世前常常酗酒,且待业在家,无钱买酒,只得把家卖了出去,随后居然每月出钱租这个房子,其余的闲钱全部拿去喝酒,至父亲去世为止,余下的钱已经所剩不多,更何况前些日子为父亲置办了丧事,现在的茶靡腰包更是紧紧的,剩余的钱根本租不起这样昂贵的房子了。

    房子虽不说多么好,但是位于市中心,实在是租金贵的吓人,如今父亲卡里剩下的前加上自己卡里打工的钱,连支撑最基本的生活都困难的要死,更何况茶靡还需要读书。

    她正想着,麟太郎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茶靡,你不如,搬到美和家去住吧。”

    茶靡怔了怔,两秒不到,茶靡手下又开始不停的把东西收拾进箱子里。

    “麟太郎叔叔。很感谢你的美意。我知道是美和阿姨让你给我打电话的,帮我转告美和阿姨,她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

    “不可以拒绝哟,茶靡。”

    “美…美和阿姨?”

    茶靡先是讶异于自己的话语被打断,随后更惊悚的是美和阿姨的声音传了过来。

    “茶靡如果还把我当成自己人的话,就乖乖的接受我们的安排哟。何况你不是一个人住,家里那些不懂事的儿子们需要一个贴心的女孩子呢,茶靡就努力的帮阿姨照顾那些个不省心的小子们,当是房租了怎么样。”

    美和阿姨的语气甚是强硬。

    茶靡暗暗叹了口气,心下虽然无奈但更多的是温暖。

    母亲早逝,美和阿姨与母亲在原是亲密无间的闺蜜,因为母亲的缘故,美和阿姨对茶靡照顾有加,本看到茶靡父亲的模样,美和阿姨也有把茶靡领过来抚养的意愿,奈何茶靡从前总说还是要陪在父亲身边的

    “我知道了。美和阿姨你放心吧。”茶靡无奈的抽出手握着手机,站起动了动腰,放松了下疲惫的身体。

    “就知道你会答应。”美和阿姨的语气很是高兴。“你明天就可以搬过去了,我已经跟他们交代过了。”

    敢情这是先斩后奏呀。

    “美和阿姨,你根本就没打算问我的意见吧,简直就是通知我呀。”茶靡语气里带了调侃的意味,莫名的…自己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不然你肯定不会答应的。”似乎察觉到茶靡的心情变好了,美和阿姨的语调也轻松了许多,本来还很担心茶靡为她父亲的离去而太过悲伤,但现在看了…还好。

    她是真心疼那孩子。

    俩人寒暄了几句,眼见快晚上了,茶靡与美和阿姨说定后天再搬到她那去后便挂了电话。

    “怎么,有人接济你你应该很高兴呀喵。”

    躺在沙发上慵懒的猫咪忽然开口了。

    “你既然作为一只喵就应该好好的恪守本分,别动不动就说话的。”茶靡面无表情的收拾着父亲的遗物。开口毫不留情的吐槽了。

    猫咪的那一张猫脸忽然变得极其扭曲。

    妈蛋!他明明是高贵无比的雾狩大人!

    天天一口一个你是猫你是猫够了好吗!猫咪这边正抓狂着,几乎是疯狂报复的开始啃咬茶靡的口粮。

    而茶靡浑然不觉,她正看着满箱子的遗物出神。

    自己与父亲的感情不十分深,但是好歹是相处了十七年的人,掉两滴眼泪按说也是应该的,可茶靡这眼泪就是挤不出半滴。

    经历过那么些亲人的离去,茶靡已经有了迅速复原的能力。

    她没哭,五脏六腑却揪的痛了起来。

    那种几乎是撕扯般的疼痛。

    这世界上,真的就只剩她自己一个人了。再没有别的亲人了…。

    茶靡并没有接着收拾,而是坐在原地怔怔的看着遗物里面那一张泛黄的照片。

    那是茶靡唯一一张全家福,母亲和父亲笑的幸福,弟弟和自己站在最中间,挽着彼此,也挽着父母。

    美好得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她目光停留在父亲的脸上,笑容灿烂的。

    有多久没看见父亲笑了?

    不记得了呢。

    一旁的黑猫似乎是察觉到茶靡的低落情绪,停下啃咬口粮的行为,默默地走到一旁,跳进茶靡的怀里,静静的陪着她。

    很抱歉,没办法帮助你。身为黑猫的雾狩昂着头看着茶靡的下巴。

    虽然很纠结于茶靡现在的悲伤状态,但他还是开口了。

    “这样悲伤的样子不适合你,你还是赶紧从悲伤里走出来吧喵…”雾狩这样说道,茶靡愣了愣,一向毒舌的白痴黑猫雾狩居然也说出了安慰人的话语?

    还没等上一秒茶靡感到完,下一秒雾狩就毫不犹豫的开口打击了。

    “不然你死了我岂不是要喝西北风。”

    “死猫!我好歹也是和你相伴相依了五年的主人!在你眼里我就不值几个鱼罐头!”茶靡很是忿然的起身,作势要打雾狩。

    “原来你还有自知之明。”

    啪,拖鞋正中目标,雾狩到倒地不起。

    茶靡PK雾狩。茶靡完胜。

    打闹归打闹,茶靡没忘了正事。两天里,她忙着为父亲打理后事,也凭着良好的技艺寻了几门工作,虽说美和阿姨让自己去她家那个什么日升公寓居住,但也不好太麻烦人家,给个落脚地儿茶靡已经非常感谢,其余的,还是自己赚来的钱花的安心。

    茶靡寻了个在高端西餐厅演奏大提琴的工作,工作时间很灵活,薪酬也不低,加之工作环境非常的安全,茶靡一口就答应了。

    大提琴,可以说是一门比较高雅的乐器,也可以称得上是艺术。

    有种比较清高的说法叫做什么艺术是无价的。←对于这种说法茶靡只想拿出一张音乐剧的门票然后指着上面的票价问说这话的人这上面的数字是什么。

    所以某些比较清高的人对于茶靡这些为了生活“出卖”音乐艺术的人不屑一顾。

    茶靡表示对于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人都饿死了,还谈什么艺术?就算是大名鼎鼎的贝多芬也是要吃饭的,只有票子拿在手里,才是最重要的!

    茶靡现实的很。

    这个世界本就是现实的,没有人为你的生活买一辈子的单,别以为世界总是美好的,那是因为你恰好没看见世界的阴暗面。

    在感叹了一下自己心中的现实论后,毫不意外的被雾狩给鄙视了。接着又是一场人猫之间的血腥大战,最后毫无意外的茶靡再次完胜。

    虽然茶靡很是纠结公寓里究竟能不能养猫,但是半个小时候,茶靡还是带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如约站在了日升公寓的大门前面。

    茶靡虽然自诩说自己是一个脸皮厚的人,但在这种情况下她很不争气的感到了一种名为不好意思的情绪。

    这种忽然要住到别人的公寓里而且里面还有不少的人的感觉简直太…。白痴了!

    茶靡在门口犹豫了好一会,就在无限纠结到底该不该按门铃的时候,雾狩非常淡定的跳到茶靡的肩膀山,淡定的一猫爪拍在了门铃按钮上。

    茶靡顿时一惊,霎时在茶靡耳朵中等同于地狱呼唤之声的门铃声响了起来。

    她真的就应该掐死这只猫!

    “你是母亲说的夏无茶靡?”好听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茶靡收回目光看向大门,赫然发现大门已经打开了。

    “嗨,是的。”茶靡镇定的鞠了一躬,脸上摆上微笑。

    与人相处,茶靡不懂得什么叫做害羞,也许先前还未按门铃的时候会很紧张,但一旦有人帮她做了决定,就什么都不是问题了。

    “我是次男,朝日奈右京。你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请跟我来。”右京开口。

    语毕,便上前帮茶靡拎起巨大的行李箱。即便并不是很赞同母亲的决定,他仍是尽责的完成他应该完成的事情。

    “嗨。”茶靡微微点点脑袋,表示感谢。并未拒绝右京帮忙提行李的举动。人家一番好意,自己若太过推脱,倒显得不懂事了。

    她跟在右京身后,偏着脑袋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忽然开口,“呐,我该怎么称呼你们呢。”

    这个家里都是姓朝日奈的呀,要都喊朝日奈君,那…到底是在喊谁呢?

    “母亲吩咐,你是我们的妹妹。”右京用余光打量着跟在自己左后方的少女。

    不同于绘麻,茶靡虽然很美,却是那种安静的美。那种经过岁月和挫折洗礼过后的随遇而安的气质和恬静温婉的笑容。

    像是静静开在森林深处的茶花,不为人绽放,独自美丽。

    可惜呢,右京对于这个新来的妹妹好感实在不多。先不说她似乎看起来没有绘麻那么惹人疼爱,就说家里的众位兄弟对于绘麻出国的事情无比心塞这一点,就足以让茶靡处在风口浪尖。

    右京的心里活动茶靡自然是不知道,但她在消化了右京的话之后果断的开口。

    “嗨,明白了。”茶靡依旧笑着,在右京看来是淡定无比,只有茶靡自己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警戒状态。

    一旦进入不熟悉的环境,大脑就会自己开启警戒模式,对周围的一切事物全部抱着防备。

    这是多么不好的技能。

    刚走进大厅,便正巧看见一个笑容温婉的男人牵着一个有着粉色头发的男孩从电梯里走出来。

    “呀,是茶靡吗?”有着浅灰发色的男人开口。

    茶靡站在原地,心下疑惑。自己并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的人。

    虽疑惑,嘴下还是先有礼的打了招呼:“嗨。夏无茶靡,请多多指教。”

    “不必客气呢,我是长男雅臣,这是幺子弥。”雅臣笑容甚是温柔,茶靡见他笑容温文尔雅,却未曾忽略眼眸深处的隔绝。

    像是一堵墙,将自己隔在遥远的另外一个世界。

    被排斥了吗?估计是和那个叫做绘麻的女孩有关吧。茶靡心下迅速整理着美和阿姨给自己讲的交错如乱麻的关系。

    脸上的笑容深了几分。

    她脸上的笑容在幺子弥的眼中似乎不含有任何意义,比绘麻姐更温柔。

    可是,偏偏是替代绘麻姐的人呢。想到这里,弥的心底多了几分疏离。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雅臣哥,这位姐姐是客人吗?”弥拽了拽雅臣的袖角,用闪亮亮的纯洁眼睛打量着茶靡。

    弥的话语一出口,茶靡差点就嗤笑出声。

    客人?美和阿姨既然已经说过了,怕这个家里的人都会知道自己这个人即将居住在这里,成为某些人的姐姐或者妹妹。

    客人啊…这句话估计是明着告诉她即便美和同意了自己入住日升公寓,也不过是个客人,与姐姐妹妹这种关系是千万沾不上边的

    茶靡的笑容与刚才无二。

    一句话就可以戳人心窝却偏偏让人无法怪罪的无辜语气。

    不得不说,就连国中生的弥都有这么强大的功力。

    她现在,莫名的有些期待那些人会有什么更过分的事情做出来。

    果然是欠虐么。

    茶靡心下九转千回,沉醉在自己的思绪当中,自然是一句话都没有开口说。雅臣见茶靡呆站在原地,以为她不高兴了,便开口替其辩解。

    “不是呢。从今天开始茶靡姐姐要和我们住在一起,以后就是弥的姐姐了。”

    “那绘麻姐姐呢!?绘麻姐姐难道不回来了吗?不是说好了会回来陪小弥的吗!?”弥的语气有些激动,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不是的…”

    雅臣还没说完的话语就被刚下楼的风斗打断了。

    “啧啧。这就要问这位夏无桑了呢。小弥还不知道吧。要不是夏无桑,绘麻也不会走呢。”略带青涩的声音,和右京的有磁性的声音不同,风斗的声音带着些许桀骜不驯,也比较飞扬洒脱,是属于那种比较能诱惑人的声音。

    但茶靡此刻没心情欣赏这人的声音。

    她皱了皱眉,颇为不满的看向站在自己面前浅褐色头发的少年。连雅臣都惊讶于风斗的话语。

    绘麻离开的原因,不过是她自己做的决定,从何谈来的逼迫。

    茶靡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抬起眼眸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风斗。

    还没等茶靡做出任何反应,弥就作出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你是坏姐姐!赶走了绘麻姐…小弥讨厌你!”语毕,抱着小兔子便迅速跑上房间。

    雅臣似乎惊慌于弥与平常不同的表现,几乎没有顾及站在一旁的茶靡,迅速跟了上去。

    茶靡几乎是呆愣着看着这家人的一唱一和,她虽不满。

    但弥脸上难过的表情却很真实。

    心下有些难受。

    风斗却似看热闹般讽刺出声“怎么样,看清现实吧白痴女人,你觉得你是可以替代绘麻的吗?”他脸上表情甚是轻蔑。

    茶靡盯着风斗那张令万千少女为之疯狂的脸,过了一会,茶靡越过风斗直直地朝他身后的电梯走去。

    右京先生刚刚好像说过,她住五楼来着。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话还没说完,茶靡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风斗的视线里,“没礼貌的女人。”颇为不满的风斗几乎要走上前将茶靡从电梯扯出来,却被站在楼梯上穿着袈裟的要的一个眼神给阻止了。

    风斗看着要脸上的表情,随后似乎是明白了,脸上又挂上了玩世不恭的表情,随后便以有通告为理由迅速离开了日升公寓。

    没有绘麻的日升公寓,对于风斗来说是煎熬。对于其他的兄弟也是煎熬。

    茶靡自然不知道自己被莫名其妙的盯上了,此刻她正站在电梯里,面无表情的看着显示楼层的数字跳着变化着。

    被讨厌么?

    被叫做坏姐姐啊。

    所以呢,希望我痛哭流涕的感受到排斥还是希望我自己退缩离开这里呢。

    免费的长期旅馆不住白不住。

    颇为恶劣的想着。

    心下想起风斗刚才有些不满的脸,心中多了几分愉悦。

    说她恶劣也好,说她不要脸也好,能给别人添堵,也是本事。

    走在去房间的路上,茶靡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弥刚才极其难过的小脸。

    好像…

    死去的妹妹。

    和妹妹一个性格呢。

    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是认定了的喜欢。

    茶靡并不怨恨弥对她的排斥。相反她非常理解他。

    她也曾经有过那种死都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或事物改变的年纪。

    弥只是太喜欢绘麻了而已。那种依赖,那种喜欢,是对一个人独有的。

    初中了啊,十四岁的孩子也学会用不漏痕迹的方法排斥不喜欢的人了啊。

    也是,这样的环境。这样一个平静得难以发现的战场。

    她对于任何人的敌意都可以视若无睹。

    对于被怨恨。这只是家常便饭而已。

    因为习惯。所以淡漠。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