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战争之素色茶靡

热门小说

正文  对于来路不明的恶意只需要装作没看见

章节字数:5333  更新时间:15-06-05 2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茶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她躺在床上小憩了一会。

    大约是晚上七点,她呆滞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晚霞洒进屋里的余晖早已被漆黑无覆盖,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湮灭不见,外面偶尔有几只鸟飞过天际线,然后刷刷的俯冲过树叶之间。

    耳中只剩下外面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接着是一片寂静。

    伸手抚上眼睛,眼球上的痛楚仿佛在用细小尖锐的针狠狠刺入然后不断重复。

    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死死拽住床单,青色的床单硬生生给拽出了千百条褶皱。

    过了一会,茶靡才放开了手,依旧愣愣的看着天花板。

    屋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像是她刚刚眼前的那一片黑暗一样。

    蓦地,屋里突然被白色的光充斥,瞬间驱散黑暗。

    雾狩收回打开灯的爪子,迈着猫步走到茶靡身边坐着,开口:“怎么,眼睛又开始痛了?”他猫脸上本应看不出什么表情,但茶靡发现他很担心。

    “是啊。夏至快到了吧。”茶靡望着窗外,如今算来已经是五月底了,夏天,阳光最热烈的时候,她眼睛的不适总会多一些。

    “是不是需要吃药了。”

    “嗯。说起来,药的事情还需要麻烦雾狩去找比萩。”她偏着脑袋说,脸上的微笑亲近温柔。

    “既然要感谢我的话就把洛风给我吃了吧。”雾狩指了指不远处鱼缸里漂亮的金鱼。金鱼看着雾狩那一只有锋利爪子的猫爪指着自己,瞬间吓的魂不附体,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茶靡给他摆在鱼缸底部的屋子里。

    “不可以。”一口回绝。

    第N次要求失败的雾狩表示已经习惯。

    茶靡笑了笑,看着摆在窗台的曼珠沙华的颜色越来越红,红至妖娆到极点甚至要滴出血一般。

    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株花,是因为茶靡曾经帮助了一个不得超生的灵,后来灵为了报答便将从三途川摘的曼珠沙华赠予了她。

    花朵永远不会凋谢,一年四季都绽放着鲜艳的花瓣。

    但这还不是最紧的。

    最要紧的是一旦有灵的气息,花的颜色就会比原来更红。灵力越强,就越红。

    看这花朵的颜色,不难推断出这家里有灵。只是灵有一部分是需要吸收人气来维持自己,不让自己魂飞魄散。

    估计是在某个兄弟身上了。茶靡皱了皱眉,伸手拿过手机发了条短信,见着发送成功的字眼。她掀开被子,起身理了理裙子,又抽出梳子随意的梳了梳自己的头发,迅速开门往外走。

    雾狩似乎也注意到了曼珠沙华的颜色异常,当即决定跟着茶靡下去一探究竟。

    茶靡看着电梯的数字,有些出神。

    右京说今天晚上七点半吃晚饭,也就是说晚上会有大部分自己没见过的兄弟,如果聚到一起,就更加容易看出到底哪个人的身上沾有灵的气息。

    电梯叮的一声,提示茶靡已经到了,刚走出电梯就被来自各方的目光注视着。

    抬眼望过去,除了弥和雅臣是熟面孔之外,其余的几人都是没见过面的。

    茶靡的脊背忽然一凉,感觉到一丝不祥的预感。

    随后,充满磁性的声音便在茶靡耳畔响起。

    “呀,是新来的妹妹酱吗。”要伏在茶靡耳畔压低声音说着话,原本就充满诱惑性的声音压低了之后多了几分让人心跳加速的感觉。

    茶靡甚至能感受到暖湿的气息打在耳旁,打在脖颈上。

    伸手微不可见的推开了要一点,这个动作在其他兄弟几人眼里是根本看不真实的。拉开足够的距离后,她往旁边挪了几步。

    要似乎没想到茶靡的反应如此,她脸上没有半毫反应,甚至连任何红晕都没有出现。要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后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多了一个有趣的玩具,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朝日奈家的兄弟都是非常恶劣的。

    茶靡没有说话的意思,她淡然的接受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打量的目光和敌意,挺直腰背站在一旁,气氛瞬间达到冰点。

    雅臣看见气氛越来越尴尬,非但没有解冻的意思,反而冻得更加厉害了。

    心下无奈的叹口气,对于站在一旁在他眼里看来是非常倔强的茶靡少了几分好感。

    这样的任性,不像绘麻那样。。。。

    有些无奈的开口解围:“茶靡酱,过来做个自我介绍吧。”雅臣脸上的笑容还是平常的模样,但是眼底深深的不赞同是谁都看得清晰的。

    “嗨。”应了一声,走上前去,从容淡定的开口“夏无茶靡。这些日子要住在这里麻烦大家了,请多多指教。”

    客气有礼的回答,让人确实挑不出毛病。朝日奈家的几位兄弟都没有开口,也没有进行自我介绍,雅臣看着自家兄弟那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又看看茶靡站在一旁好似很尴尬的样子,又一次充当起了老好人的角色,开口一一介绍兄弟的名字和工作。

    “四男光,七男枣,十男祈织暂时还没有回来,以后会有机会见的。还有十二男风斗你们下午见过了。”

    茶靡点点头示意雅臣自己已经清楚了。

    介绍完了,就是该鸡蛋里挑骨头的时候了。

    茶靡的这幅态度,不难让朝日奈的各位兄弟拿她和绘麻比较。

    奈何两人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如果硬要比较,那就是看拿她们比较的人的心比较偏向哪边。

    那么巧,这家子的心几乎都是偏向绘麻的。

    这就导致茶靡这种淡然的性格被批斗成高冷,礼貌的问话被批斗成是为了给他们留下好印象所以才做出来的表现。

    于是在心里直接给茶靡少女打了负分的椿恶劣的开口了,“呀,妹妹酱,不要客气,以后就拿这里当自己家哟。”

    如果没有那个加重的妹妹酱和若有若无的挑衅语气,茶靡还真的会以为椿在欢迎自己。

    明摆着告诉自己,自己不过是个客人。

    拿这当自己家?

    所谓的说反话不留痕迹就是这么练成的。

    这句话本身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如果配上那种带着讽刺和些许厌恶的语气来说的话。

    这句话的意思就完全变成了,你不过是个客人最好不要拿着当自己家哟。

    茶靡笑开了,眉眼弯弯的答应了一声。

    颇为高兴的看着椿脸上本来看戏的表情被她这种任何人都无法预料的表现给噎回去。

    不过是用这种方法抵触她,好让自己的心里绘麻的位置不被动摇吧。茶靡心里想着。

    你恶言相对,我却敬你笑容,你说,这是谁给谁添堵啊。

    茶靡看着周围人的表情,心下的愉悦更甚。

    她本来就是恶劣的女巫,这种让人不爽的事情她没少做。

    愧疚心这种东西,早就在几年前丢进东京湾了吧。

    “妹妹酱还真是不客气呢,话说美和阿姨说你是绘麻的姐姐呢。”椿的这句话意味不明。

    茶靡敛下眉眼,嘴上浅浅的答了句,“是的。”表情与方才无二,心底却已经毫不留情的给椿打了负分。

    她与绘麻那孩子不过几面之缘,何来的姐妹之说,美和阿姨更加是不会说这样的话。

    怕是美和阿姨说了她们见过几面,某些人便添油加醋的把她俩说成了姐妹吧。

    茶靡未接下句,侑介却先嚷嚷开了。

    “诶?姐姐?可是一点也不像啊,而且也不是同一个姓。”侑介这句话纯粹无心之语,却正中他人下怀。

    “因为茶靡酱和小妹没有血缘关系啊。”要笑着接下话茬,然后笑眯眯的扭头看着茶靡,“你说是不是啊,茶靡酱。”

    那眼神里明晃晃的微笑仿佛自己的答案只要不合他们的意便直接用眼刀把自己凌迟了。

    “要哥说的不错。”茶靡顺着要的意思顺着说了。本来,他说的也是事实。

    这句话在做几个人心底都跟明镜儿似得,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是当着众人的面想给自己一个下不来台,再顺便告诉自己即使住进来了也代替不了绘麻的位置。

    估计是把她当成利用美和阿姨进入日升公寓有所企图的人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见茶靡没有半分不满的顺着说下去倒是有些惊讶。

    本来认为不过是一个沉不住气的小姑娘,三言两语就能激怒的那种。

    想不到居然这么从容淡定,这周围的疏离,语气的讽刺,刻意的刁难,还有无人帮助的困境,若是绘麻的话,怕是早已经手忙脚乱了吧。

    要的心里对于茶靡多了几分欣赏。毕竟这个年纪能做到这样的姑娘确实不多。

    茶靡隐隐约约的感受到气氛似乎不似刚才那样剑拔弩张,而椿见要不再开口,似乎是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很快就被从厨房出来的右京给打断了。

    “各位,该吃晚饭了。”右京声音一出,刚刚一直沉默的弥就抱着兔子极其开心的蹦蹦跳跳跑到餐桌上。

    “嗨,大家走吧。”雅臣开口,随即跟着小弥上去,接着每个人都起身入座。

    别人都是几个熟络的人一起坐着,独独茶靡一个人坐在四周都是空位的一个地方。

    她自己是没什么关系,但是吃饭这件事,尤其是吃晚饭,她已经许久没坐过了。十四岁那年晚上兼职去驻唱,每日不到六点就需要到场,吃晚饭这件事对于茶靡来说无疑是浪费时间的。

    虽然后来不需要再去驻唱了,但是晚上不吃饭这个习惯已经养成了,就算吃也吃不了多少。

    看着其他兄弟的碗里满满当当的一大碗饭,茶靡觉得自己胃都疼了。

    为了阻止自己的胃受到非人的折磨,茶靡抓准时机,趁着右京经过自己身旁的时候小声的叫住了他。

    “右京哥。”她刻意压低了声量,努力让那边其乐融融的人不注意到这边。

    “什么事。”右京脸上的笑容淡了些,不似方才那么亲近。他聪明的理解到茶靡并不希望别人注意到他们的对话,于是也压低声音回应道。

    “麻烦米饭给我呈少一些,请务必少一些。是他们的…四分之一就可以了,麻烦了。”她语气诚恳,况且这可以算是茶靡的第一个要求,右京虽然不赞同茶靡的饭量如此之低,却也按照她所说的做了。

    茶靡看着自己面前明显比四分之一多的米饭嘴角微微抽搐。

    这真的不是恶意报复吗?

    扭头看了看右京,他正坐在弥旁边,笑容极其温柔的和其他人聊天。

    茶靡又扭回头看了看自己碗里的米饭,无奈的举起筷子开始啃米饭。

    事实上,她不准备吃菜了。这一碗米饭快要顶的上她两餐的食量了。

    自己一向吃得少,要不是今天是她入住的第一天,吃的第一餐饭,她也不会勉强自己。

    只不过,如果浪费食物的话,对于朝日奈家的妈妈桑右京来说是不可饶恕的一件事。而且如果自己说不吃的话,会被认为没有礼貌继而借机找茬的吧。

    讨厌麻烦且难以拒绝他人的茶靡硬是逼着自己吃了自己自十四岁以来的第一餐晚饭。

    以至于吃完之后她的胃胀的几乎快要爆掉了。

    茶靡放下筷子,缓缓起身,开口轻轻的说了句“我吃完了。”便端着自己一口没动的秋刀鱼走进电梯。

    她的声音很轻,起身的时候也没有发出声响,以至于只有坐在茶靡对面的右京看见她的口型,然后看着她一手捂着肚子一手端着一口没动的秋刀鱼走进电梯。

    他目光转向摆在她面前的小菜,除了米饭之外,她几乎没有吃任何东西。

    而且刚才的手还捂着胃。

    右京皱起了眉头。有些事实已经呼之欲出了。他是律师,推理事情的前因后果是最不难的事情。

    她吃撑了。仅仅是一份不到半碗的米饭她就已经吃不下了,甚至是一口菜都没有吃。

    看着她的位置,独独的在那。

    右京忽然觉得自己耳朵里充斥的欢声笑语有些刺耳。

    茶靡不知道自己的举动改变了他人的看法,她现在只希望赶紧回到房间里想办法消化一下肚子里那一堆白白的米饭。

    但很快,茶靡就发现自己硬吃下那碗米饭多么的愚蠢。

    她忘记了,自己屋里有只猫,是一只无比贪吃的杂食动物。

    所以当她跟雾狩抱怨自己胃都快撑爆了的时候毫不意外的受到了正在滋滋有味啃咬秋刀鱼的某猫的恶意嘲笑。

    虽然胃胀的难受,但茶靡还是没有忘记正经的事情。

    她坐在自己屋子里的玻璃圆茶台前看着小金鱼正在无比欢快的游动,挥动着尾巴讨好自家主人。

    茶靡瞬间心情大好,右手撑着脑袋,左手伸出食指放进鱼缸里,看着洛风在自己手指旁边转来转去,脸上的笑容比刚才更温柔真切了些。

    她看了好久,看够了后才拿出手指。轻轻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然后光着脚踩在木地板上,走到书桌上拿起手机,揣进自己身上连衣裙的两边的口袋里。

    茶靡站在原地,看了摆在窗台上的曼珠沙华。它颜色依旧是深的,比下午更深了些,从左边数去的第三个花瓣已经被晕染上了黑色。

    茶靡知道,这代表着那灵正在向怨灵过渡。

    当半数的花瓣都变成黑色时,会成为怨灵。

    全黑的时候,已经成为恶灵了。

    茶靡抿着嘴唇思考了下,随后果断握着手机出门了,当然,还端着刚才的装秋刀鱼的碟子。

    她下去的时候,大厅已经没有人了。

    她走进厨房,开着水龙头把碟子洗干净,刚摆回架子上,手机就响了起来。

    随意的把手擦干,掏出手机,接起电话。

    “喂。”她一边应着一边转身在大厅里转悠,她希望可以在家里看见灵的影子。刚才人多,她不能仔细的检查,但现在已经不早了,不会有什么人下楼转悠。

    这是茶靡为什么放心的出来的原因。

    “你说,你的新旅馆那里有灵?”女子慵懒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她的语气似乎有些兴奋。

    “嗨。”茶靡环顾了四周,又接着开口,“似乎是灵力比较强大的灵呢。”绕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痕迹,茶靡毫不犹豫的走上了二楼。

    “啊咧。能让你说灵力强的可不多啊。”女子打趣的声音传来。

    “够了好么。我跟你说正经的。”她顿了顿,绕着二楼的走廊仔仔细细的感受了下,只有灵的气息,并没有发现踪迹。“我找不到呢。要不就是太会藏,要不就是现在不在这座房子里。”

    “我记得你灵力藏得很好,她会不会发现了之后逃了?”

    “我有用锁符。拜托雾狩帮我暂时封印了灵力一会。”一无所获后,茶靡接着向上走着。

    “那么,会不会是跟宿主去外面了。”

    “有可能呢。”她专心于自己的事情,完全忽视了现在家中还住着N个人,就算不会出来瞎转悠,也是会有那么一两个例外的。

    比如,出来透气的要就听见了茶靡讲电话的全内容。

    包括,关于灵的话题。

    听到灵这个字眼,要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之极。

    说道灵,他很容易就联想到几年前死去的那一个人。

    白石冬花。

    要握紧了手上的佛珠,他没有出声,是跟在茶靡的身后。

    “所以呢。什么时候弄掉。”茶靡皱了皱眉,对于没找到灵甚是不满。

    “别着急嘛。先看看是什么类型的灵呀。”那头女子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含糊不清的讲话。

    “这么不果断可不像你。”茶靡顿了顿,“这个灵会吸收人气,还是及早弄掉好。以免成为怨灵后危及宿主生命。”茶靡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她忽然停下了脚步。

    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和脸色苍白的要打了个照面。

    茶靡面无表情的盯着要的眼眸。

    “好了。明天我会去上课。我们可以见面再说。”挂断了电话,茶靡拉近了自己和要的距离。看着他的眼眸,缓缓开口。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