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战争之素色茶靡

热门小说

正文  论逞能作死的后果

章节字数:5616  更新时间:15-06-05 20: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且不说茶靡那边都是狼狈,就说说朝日奈这一大家子在发现弥前往医院寻找雅臣后不仅雅臣没见到弥,并且也没回家后一阵心惊。

    弥才上国中,年纪尚小,没有可以防身的武功还是其次,主要是朝日奈家的基因真的好到连孟德尔都震惊得想要从坟墓里蹦出来研究一下这一大家子的基因。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弥的那张脸确实很有让人侵犯的想法。

    于是在苦等弥三个小时之后右京果断起身出门寻找。

    当然,刚回家的风斗和琉生还有光都毫无意外的出门寻找了。

    可是日本这么大,到底要怎么找呢?

    其实,也不算是完全没有头绪。既然弥是去医院找雅臣,那么只需要按照去医院的路线去寻找就可以了。

    好的,说完了这边朝日奈家众多兄弟出动寻找幺子弥后,就该说说茶靡那边的那点破事了。

    茶靡一手撑着墙壁另一只手被弥紧紧挽着,俩人极为艰难的往不远处的医院走着。

    不,准确的说艰难的只有茶靡而已。

    他们在巷子里躲了整整半个小时,等到确定那帮人不会再回来的时候才真正放松打算去找医院。

    而在茶靡的保护下弥倒是半根头发都没被伤到,反倒是逞能作死的茶靡自己挂了一身的彩。

    她少打架,也少惹事,小时候父亲也打骂过几次,但也从未如此之重。

    茶靡的身体也不允许自己参加体育活动,所以从小到大她一般都没有怎么受过伤。

    所以这样一来,茶靡身上的痛感就越发清晰,尤其是膝盖。

    被狠狠踢了一脚还不算完,还死撑着跑了起来,茶靡都险些觉得自己是不是粉末性骨折了。

    几缕头发飞到脸旁,她整个人显得有些凌乱。但是总的来说,茶靡还是很淡定的。

    面对妖魔鬼怪她都可以淡定自如的应对。

    如果这一点痛都忍不住,岂不是太没用了?

    茶靡嘴角依旧挂着微笑,一如往常般。仿佛身上流血受伤的并不是她。

    弥看着这样的笑容忽然觉得有些刺眼。

    为什么呢,明明自己处处针对她,厌恶她,伤害她,还是要跑出来救自己呢。

    即使是绘麻姐,也从来未对弥做过这样的事情。

    那样奋不顾身的去救自己,而且在浑身是伤的情况下还关心自己是否受伤。

    弥心底建造的坚硬城墙忽然有一个小角被凿开了。

    也许是因为那个笑容,也许是因为那句没事就好。

    弥并不像从前那样厌恶茶靡了。

    那样安静平和的女子,有着温暖笑容的女子。

    对于茶靡没有从前的厌恶后,弥又发现自己白天对于茶靡的陷害于是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恶之中。

    无论弥的心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茶靡都是不知道的。

    茶靡平复下心底的混乱,把所有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抛到脑后,全心全意的压抑着那种连呼吸都会牵扯到的痛感。

    她并不十分感到不满。对于受伤这件事,她并没有太多的忿然。

    茶靡偏了偏脑袋,她的皮筋可能是在路上绷断了,现在一头墨色长发无东西束缚,便肆无忌惮的散开来。

    她眼眸深处和心底都是一片平静和清明。

    就像弥说的,似乎流血受伤的人根本不是她。

    医院其实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茶靡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体力透支了,她正思考着让弥把自己放这里再去找人有多大的可能性。

    但她还没思考完就已经被一个巨大的阴影给挡住了。

    身旁还传来弥几乎是抓住救命稻草的声音,“右京哥!”

    好吧,原来是右京。

    原来是他最早找到他们。

    右京来了,弥应该就不会再遇到坏人了。茶靡有些出神地想着。

    “你们这是怎么了?!”右京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面前极为狼狈的两人。

    弥还好,只是茶靡浑身是伤,腿脚上手臂上的擦伤先忽略不计,单说那脖子上的已经鲜红的恐怖勒痕和手掌上仍流着血的伤口就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右京哥,你快带茶靡酱去医院吧,她受了很严重的伤…。”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开,弥第一时间请求右京带茶靡去医院。

    听见茶靡受了很重的伤后,右京紧抿双唇,对不满茶靡白天所做的事情,但他还是打横抱起茶靡,朝雅臣工作的医院走去。

    茶靡一语不发,她还清醒着,她偏着头,把脑袋靠在右京胸口,长长地,柔顺地墨色发丝耷拉在右京白皙的手臂上。

    她好轻。右京似乎是不满意茶靡如此轻飘飘的体重。

    就连绘麻,都没有如此的瘦弱。

    看似坚不可摧仿佛健康的茶靡,居然轻到这种程度。而看似柔弱的绘麻,却健康无比。

    右京对茶靡的那种若隐若现的心痛似乎又跑出来作祟了。

    她身上淡淡的茉莉花香味夹杂着血液的腥味飘进右京的鼻腔里。

    摒弃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她身上的茉莉花香,不但不让人讨厌,还能莫名其妙地使人平静下来。

    右京其实很后悔,他那滚出去三个字一出口就后悔了。

    并不是因为喜欢茶靡才觉得后悔,而是觉得自己对一个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实在太残忍。

    当茶靡几乎是一天都没回家时,不仅是右京,连刚回家的琉生都对这个没见过面的妹妹少了一丝好感。

    一个女孩,不回家又会去哪里呢?

    而此刻,茶靡以如此狼狈的状态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右京反倒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她才好了。

    右京的速度很快,而弥则是一步不落地跟在右京身后。

    弥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但很快,他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开口向右京说道:“右京哥。”

    “什么?”

    “你房间里的相片,是我和椿哥搞坏的。”弥像是个等待训斥的孩子,垂着脑袋,闷着声音说。

    “你说什么!?”右京被这个宛若地雷的消息震惊到差点找不着北。

    “什么叫是你和椿搞坏的。”

    “我们只是不喜欢茶靡酱,所以打算恶作剧一下,茶靡酱只是恰巧路过而已。”弥头上的呆毛耷拉着,他觉得,不应该让茶靡酱承受莫须有的罪名和指责,他还是决定说出口,“对不起,右京哥。”

    其实,国中生的弥,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而已。

    说到底,他还只是个孩子。

    茶靡没有任何反应,即使她听见了弥亲口说出那些事实真相,她心底也没有任何波动。

    伤害,唾弃,辱骂,陷害,殴打,侮辱,这些事情她经历的多了,也看得多了。

    于自己而言,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对于茶靡自己来说,她觉得倒是没什么关系,她孤独惯了,寂寞惯了,这些事情她并不会放在心上。

    但对于右京来说,这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好啊,家里兄弟都太闲了是吧,天天专门做这样整人玩的事情。

    右京敛下眉眼,镜片诡异地闪着冷光,让走在一旁的弥瞬间打了个冷战。

    弥用余光悄悄打量着右京冷峻的侧脸。

    妈呀,右京哥要黑化了。

    当然,其实黑化的不仅有右京,还有从右京那里得知茶靡近况的美和。

    送茶靡到医院后,右京给其他几个兄弟发了短信示意他们速来医院,然后就接到了自家母亲美和打来的电话。

    右京并未可以隐瞒或者推脱自己的责任,他坦然承认自己并不是很能接受茶靡。

    但很快,美和就在电话那头暴走了。

    右京镇定的握着手机听美和在电话那头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好一会,她才平复下心情。

    半响,美和才又开口,“你知道吗。茶靡并不是那种会和别人鬼混不回家的人。今天是六月二十五号,是她母亲的忌日,她应该是去祭拜她母亲了。”

    美和那一句是她母亲忌日让右京彻底不能继续淡定,继续冷淡的去对待那个女孩。

    茶靡入住时,美和曾经跟右京说过是因为她父亲过世所以要暂时借住在自己家。

    右京当时只以为是父亲过世罢了,想不到…

    她母亲也已逝多年。

    美和还说了什么?

    茶靡母亲在她七岁的时候就过世了。

    接着妹妹也在她八岁的时候离开了。

    那三个字的滚出去茶靡父亲也曾经对她说过。

    他们,到底干了什么啊。右京挂掉电话,把手机揣进兜里,转身看着急救室里面无表情看着护士给自己上药的茶靡。

    右京并不想再可以忽视自己想要关心这个女孩子的心情,也许是在知道她父亲去世后的那一瞬间,也许是在看到她在父亲死后仍云淡风轻的那一瞬间,也许是在那次晚饭时看到她独自一人孤独的一瞬间。

    那么多个一瞬间,也许,这个女孩比绘麻更值得心疼。

    右京心里极度复杂,但他很快发现自己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走上前,看着趴在急救室玻璃上看着茶靡上药的弥,开口,“小弥。茶靡…是怎么受伤的?”

    弥听到声音,扭过头看着比自己高很多的右京,然后似乎是有些愧疚的开口,“是为了保护我。”弥皱了皱鼻子,又接着说道,“我出去找雅雅,但是半路上遇见了几个坏人,茶靡酱可能是刚好路过,就过来了…她身上的伤,都是为了救我弄到的。”

    弥这一番话声音不大不小,正巧能让赶来的朝日奈一干兄弟们听见。

    右京先是不满茶靡自己都保护不好还要去救人,随后他就看见了赶到医院看见茶靡浑身是伤在急救室里擦药并且被弥一番话给震惊到的自家兄弟。

    右京皱了皱眉,脸上的笑容早已变成了严肃的表情,随着护士出来告诉众人茶靡的伤已经处理好的声音,右京的声音也同时落下。

    “我们,似乎应该好好谈谈。”

    接回茶靡后,右京极为细心地吩咐茶靡回屋休息,而朝日奈所有的兄弟则是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围成一个圈。

    其中祈织,枣,风斗,琉生还有昂和茶靡仅仅几面之缘,光则是第一次见茶靡。

    无论认识程度深浅,所有人都对于茶靡抱有一种疏离和排斥的态度。

    所有人都认为小妹的位置不可代替。

    包括右京。

    但,即便对于茶靡并不抱着太多的喜爱,右京还是极为严肃的坐在正中央,开口训斥。

    “我想茶靡并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你们又何必这样针锋相对。”右京皱起眉头,颇为不满的环视了周围表情冷漠仿佛事不关己的兄弟们。

    “右京哥是动了恻隐之心吗?不要忘了,那个女人可是非常不要脸的企图替代绘麻的位置呀。”风斗手撑在沙发的扶手上,轻轻勾起嘴角和眼梢。笑容语气轻蔑至极。

    “右京哥,我和梓可是非常喜欢妹-妹-酱的呀~”椿的语调不知为何拉出一个奇怪的起伏,一手搭在梓的肩膀,语气轻佻。

    “够了…”右京轻轻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莫名其妙的怒气堆积在心口,颇为不耐烦地打断。

    “呐,右京,你这样做会让绘麻伤心的吧。”光微微敛下眉眼,嘴角啜着一抹笑,“毕竟才刚刚离开一年啊。”

    “即便再不喜欢她,你们是不是也做得过了!”猛然提高声调,右京凌厉的冰蓝色眸子扫过周围的每一个人。

    “莫名其妙的疏离和无视,还恶意的陷害她。她也不过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和绘麻的年纪一样。你们只关心绘麻,那茶靡呢,她从没想过代替绘麻的位置。你们先入为主的带着有色眼镜看她。排斥她,伤害她,无视她,陷害她。你们别忘了,她也是人。”右京第一次用这种口气训斥在座众人。

    “你们对待那孩子太苛刻了。她不是绘麻,也不可能代替绘麻,因为她就是她。你们好好想清楚。”明明并没用极为激烈的语气,但是右京冷冰冰的语调让在座兄弟全部感受到了明晃晃的威胁。

    “切。”风斗第一个表示不服,自顾自的回到房间。

    仍坐在原来位置的几人,却真的认真开始思考右京提出的问题。

    也许,他们真的做过了。

    不过,无论怎么样,已经昏睡过去的茶靡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了。

    她难得的没有按照生物钟,一觉饱饱地睡到了九点。

    也许是因为太过疲劳和流了不少血的缘故,茶靡难得的进入了深眠状态,待到晨曦的光暖暖地透过窗子洒进屋子里时,她才慢慢睁开墨色得眼眸。

    伸手捋了捋头发,她坐起身来。

    毫无意外的,浑身上下像是要散架一样,茶靡揉了揉眼睛,脑袋迷迷糊糊又昏昏沉沉,从床上爬起来,闪身进入浴室洗漱,完毕后便扎起了高高的马尾辫,她从柜子里搬出折叠的绣架,架在屋子中央。

    祖奶奶的绣技在江南一带甚至是中国都是赫赫有名的,她将苏绣的手艺毫无保留的传承给了茶靡。

    茶靡对于这门手艺并不是太过排斥。既有一门手艺傍身,有能修身养性,何乐而不为。

    她喜欢茶花,于是便促成了这幅白钗素茶花绣。千朵茶花层层交叠,无论是十八学士还是童子面亦或是花露珍都是美得不可方物,灵动娇艳地仿佛活物一般。

    她端坐在屋子里,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见微风哗哗吹过白色窗帘的声音还有雾狩那不应景的呼噜声,当然,还有洛风在水底里游来游去的声音。

    茶靡的房间里简洁,她喜欢深蓝色的靛色还有青色,她的衣服或者是床单都是这类颜色,其余的均用白色或者黑色。

    其中书柜靠着的那面墙被茶靡画上了各种可爱的动物和花朵,都是温馨的,茶靡最喜欢的童话风。颜色不热烈,却可以让人一眼就记在心底,印象深刻。

    在书柜旁,还有一把大提琴,光看那琴的形状,木头的光泽就可以知道这把大提琴价格不菲且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档货。

    茶靡从前也有一把大提琴,只不过后来为了生计只得卖了,后来她就再没拥有过一把属于自己的大提琴。

    得知当初自己的那把琴是被美和阿姨买下的时候茶靡感叹命运,如今这把琴又回到自己的身边,茶靡只感谢美和阿姨许多年来对自己视如己出。

    茶靡正专注于穿针引线之间,而她房间的门却咔吱一声打开了一个小口。

    只见弥小心翼翼地探了个脑袋进来,茶靡偏着脑袋看着弥的脸,他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尴尬,还带着好些不好意思。

    见茶靡的目光看向自己,弥的小脸更是很不争气的红了,他索性推开门走进屋子里,一副如临大敌仿佛茶靡会吃人般支支吾吾地开口,“我我我…。我是过来道谢的…非…非常感谢你昨天救了我。”语毕,弥猛地鞠了一躬。

    庄重而严肃地。

    “噗嗤。”茶靡没忍住,实在是被弥着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逗笑了。

    弥从来没见过茶靡笑开了样子,她笑开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皓齿,眉角,眼角,嘴角都弯成了好看的弧度。

    弥看呆了,是的,这笑容很美,比绘麻姐还要美。

    茶靡见弥不说话,她便笃定他是在发呆,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高兴,茶靡心情愉悦地开口,“抱歉,笑出来了。”她的语气一点都没有要道歉的意思。

    小弥呆了呆,然后又急吼吼地回话,“没。。没关系…”

    茶靡微微睁大眼睛,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她墨色的眼眸里染上了几分笑意,又多了几分光彩。

    不错,弥的脸更红了,红得像是要烧起来一样。

    似乎是察觉到气氛尴尬,弥急急地想要退出房间,刚转身,茶靡就开口叫住了他。

    “等等。”她起身。

    “?”弥疑惑地看向茶靡,她正走向墙角,顺着茶靡的方向看过去,弥的眼睛忽然就亮了起来。

    那是一只巨大巨萌的兔子!

    茶靡抱起一个等身高的兔子,把乖乖的兔子娃娃塞进了弥的怀里,弥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抱住了。

    好软,好萌!弥抱着兔子用脸颊蹭了蹭舒服的布料。

    “喜欢吗?我听美和阿姨说一月是你的生日,我想应该给你一个见面礼,当是补给你的生日礼物,只不过太大了,做起来花了些时间,不过看起来…”她顿了顿,墨色的眼眸里笑意渐浓,“你很喜欢。”

    弥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挣扎之中。

    一方面,他舍不得可爱的兔子酱,但是另一方面,茶靡是企图替代绘麻姐的人。

    就在兔子酱和对绘麻姐的忠诚之间,弥毫无意外的…

    选择了后者。

    嘛,真的是因为兔子太可爱吗?

    真的不是因为那个少女温柔的笑容和轻柔的语调吗?

    真的不是因为被从未见过的美丽花朵给惊艳到?

    嘛,谁知道呢。

    弥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你的眼眸里装下了整个星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