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战争之素色茶靡

热门小说

正文  .买只宠物调节身心

章节字数:4608  更新时间:15-06-05 20: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和煦而灿烂的是七月的阳光。

    轻柔而炎热的是七月的暖风。

    茶靡背着书包,缓步走在会朝日奈家的路上。

    现在刚下午。她放学没多久,这个时间段,原是需要去工作的。

    不过,介于自己那日作死条件反射用右手徒手抓刀耍酷的后果就是暂时拉不了大提琴。

    于是下午的时间就莫名其妙的空出来了。

    日本的七月不算是炎热,但是阳光也不温柔,下午也不算是太过舒适,茶靡自是不愿意在外面晒太阳的。索性早早回家,完成画稿文稿什么的。

    她不急,颇有闲情逸致地看着周围的路人匆匆,看着周围的店铺忙着揽客,心情愉悦。

    蓦地,目光停驻在一个玻璃橱窗上。

    那橱窗里用木屑铺了厚厚一层,十几个小小的,蜷缩成一团的,呼呼大睡的小毛球正在橱窗里供路人围观。

    可惜效果不佳。

    难以吸引客人实际上,不过,起码茶靡看见了,就不能说是没有效果。

    里面还有几只小小的,在里面滚来滚去。

    浅灰和白色组成的皮毛毛茸茸的,茶靡饶有兴趣地蹲下身子,与那几只毛球平视。

    有一只好动的毛球似乎是发现了茶靡,它黑色宛若墨玉珠的小眼睛盯着茶靡好一会,随后一步一扑摇摇摆摆地吭哧吭哧就跑到茶靡面前。

    茶靡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她轻笑出声,微微露出洁白的牙齿。

    毛球整个身子趴在茶靡面前的玻璃上,小小的爪子轻轻挠着玻璃,黑色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茶靡。

    那表情仿佛在说,带我回家吧。

    茶靡伸出手指,隔着玻璃轻轻按在它小爪子处,它兴奋地抓了抓玻璃。

    被愉悦的茶靡推门走进了那家装修干净的宠物店。

    门上的风铃叮叮咚咚放出清脆的铃声,清新而又淡雅的装修,明明是宠物店却没有宠物该有的臭气味,里面还摆着几株漂亮至极的植物。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导购小姐笑容浅浅,语气温和而有礼。

    “恩,我想去看一下那个…”茶靡的手指向装着小毛球的玻璃橱窗。

    “好的。这是最新繁殖的仓鼠,刚刚生下来才一个多月左右,我们给它们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可以保证它们的身体绝对健康。”导购小姐适时地介绍。

    “嗯。那,我想…”

    “茶靡酱?”

    茶靡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她疑惑的扭过头,只见一有着奶白色头发的俊俏男人,穿着随性的咖啡色的针织短袖,清澈的可以勾人心魄的紫色眼眸正打量着自己。

    “琉生…哥?”茶靡纠结了一下称呼,随后还是喊出了哥。

    虽然他们没见过几面。

    “没想到,可以,在这,里看见,茶靡酱呢。”琉生偏偏脑袋,温柔一笑。

    茶靡先是被那奇异的断句给弄得满心无奈,随后就发现自己身旁温文有礼的导购小姐被琉生那一笑给勾走了三魂七魄。

    “嗨。”茶靡站在那里,挺直腰背,她并没忽略琉生口气里的那些疏离,只不过,似乎没有厌恶呢。

    茶靡墨色的眼眸打量着琉生,他像是个天生的美人坯子,只是站在那里就可以吸引人的目光,更何况他身上那种专属的温柔气场。

    嘛,会让任何人沉沦吧。

    茶靡定定站了一会,然后转身接着寻找刚才的那只小毛球。

    琉生看着茶靡半弯下腰,打量着玻璃柜里的一群小毛球,她脸上依旧是温柔的笑容。

    还真是,有趣的女孩子呀。

    琉生笑意深了些,上前并肩和茶靡一样站在玻璃橱柜前。

    “嘛,茶靡,酱,是来,挑宠物,的吗?”琉生慢悠悠地开口。

    “不算是。只能说是路过就进来了。”茶靡一边打开橱柜的门,一边伸手进去,“那琉生哥呢,为什么来。”

    “和茶靡酱,一样,呢。看见,有趣,就进来了。”琉生看着茶靡轻轻把手指头放了进去,随后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只小毛球就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又吭哧吭哧的朝茶靡飞奔过来,然后直直地扑在了茶靡手指前,伸出两只小爪子就抱住茶靡纤细白皙的手指。

    “茶靡酱,似乎,很招,动物,喜欢呢。”琉生有些惊奇地看着那小毛球的举动。

    “是呢。”茶靡心情愉悦,直接无视了琉生有些疏离的口气。

    现在,真是看谁谁顺眼呢。茶靡颇为愉悦地想着。

    她伸出手掌让小毛球走上去,然后轻轻护着带着到柜台。

    刚才犯花痴的导购小姐终于恢复正常,又开始为茶靡置办养仓鼠的基本标配。

    “既然要养,就要好好养,帮我们拿最好的配置吧。”琉生走到茶靡肩旁,难得的没有断句而是正经地说完一整段话。

    “琉生哥…。”茶靡皱了皱眉

    “嘛,就当作,送给,茶靡酱,的见面礼。”琉生眉眼弯弯,笑起来。

    “嗨。谢谢琉生哥。”茶靡不再拒绝。

    其实,琉生给人的气息是意外的放松。

    比起任何人都要放松。

    茶靡轻轻捧着小毛球,随后,琉生也把脑袋凑过来,好奇的打量那小小的毛球,他伸手戳了戳那小毛球,毛球便极其愉悦地摊开肚皮,“吱~”

    茶靡有些惊讶地看着毛球瞬间和琉生熟络起来。

    这货真的不是天然熟?

    “茶靡酱,看来,它,也很,喜欢我呢。”琉生从茶靡手中接过小毛球,一直手捧着,另一只手轻轻戳着玩。

    “我刚刚问了,这个仓鼠的品种叫做老公公哟。”琉生极其愉悦,并没有断句,语调软软绵绵温温柔柔。

    刹那间勾了他人心魄。

    而茶靡不为所动,她脑海里回荡着三个字。

    老公公,老公公,老公公…

    “噗嗤。”茶靡笑开了。

    老公公啊,茶靡低下头,凑过去仔细打量着琉生手上的毛球。

    “还真是像。”她笑,抬起头,却看见琉生呆愣的表情。

    “怎么了?琉生哥?我脸上有东西?”茶靡疑惑地摸了摸脸。

    “不,茶靡酱这样笑很可爱。”琉生毫不犹豫地开口夸赞。

    的确,很漂亮。

    “是吗,谢谢。”茶靡也不疏离。

    极其巧合的相遇,又因为一只小毛球,俩人的关系莫名其妙地好了起来。

    茶靡不再客气,在仓鼠区溜达着,给小毛球挑着各类玩具和日用品。

    随后由店员一起打包。

    进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包小包。

    琉生提着东西和茶靡并肩走在一起。而茶靡则是捧着呼呼大睡的小毛球。

    俩人一路无言。

    为的,是出店门是导购小姐那句,

    “小姐,你男朋友真好。”

    少女墨色的长发用红色绳子绑成高高的马尾辫,随着起伏的步伐一跳一跳划出优雅的弧度。

    午后不再热烈的阳光洒在她头发上,照射出一阵金黄。

    她小心翼翼地捧着,呵护着那小小的宠物,轻柔温和的表情和微微勾起的嘴角弧度。

    何为,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大约如此。

    荼靡领着琉生到自己门口,见他帮自己提了这么多东西,荼靡颇有些不好意思。

    “麻烦了,琉生哥。谢谢你帮我把东西拎上来。”荼靡轻轻笑了,她伸手想要结果琉生手上的东西,他却猛地收回手不让她拿过。

    她惊愕,他却温尔一笑。

    “呐,荼靡酱,真的,可以,组装好,它的屋子吗?”琉生偏着脑袋轻声开口,浅笑道。

    他笑容清浅,温柔如风。

    “这…”说起组装东西,她是一点经验都没有,虽然针线功夫了得,但是除了这些之外她似乎还真没做成过模型之类。

    瞥了瞥琉生手上那似乎是要拼装的笼子,荼靡不打算为难自己。

    “嗨,还是麻烦琉生哥了。”荼靡推开房门,眼神示意琉生进去。

    “嗯。”一如往常的语调,却装入了几分连当事人都无法探查的愉悦。

    荼靡跟在他身后,关上房门,她将包挂在门旁的挂钩上。

    扭头对打量自己房间的琉生说:“麻烦琉生哥帮我看一下毛团。我先去换一下衣服。”语毕,见琉生点了点头,荼靡闪身进入更衣室换衣服。

    琉生打量着茶靡的房间。与绘麻的房间不同,绘麻即使十八岁,房间也保持着少女风格,是非常青春靓丽的。而荼靡的房间意外的简洁干净,不像是十八岁的少女该有的风格。

    目光落在那面手绘的童话风墙壁上,有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人物,也有小红帽里面的人物,更甚有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唯一不同的就是,荼靡的画风要比那些童话书上的画得好看多了。

    琉生还留意到了荼靡放在墙壁旁的吉他和大提琴。

    琉生偏了偏脑袋,视线落在摆在窗台上的曼珠沙华和水晶兰上,还有那鱼缸里游来游去仿佛在打量自己的金鱼上。

    “琉生哥?我好了。”换好常服出来,开口轻唤出神的琉生。

    听到声音,琉生转过身子,见到荼靡的模样,霎时眼睛就亮了。

    这样子,分明是一个极好的衣服架子。

    琉生体内的美容师之血霎时沸腾了。

    他很久以前就想尝试那种中国古典的妆容和发髻,无奈寻不到合适的人选。

    荼靡只是换了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色裙子,披散开及腰的墨色发丝,便有种从江南水墨画里走出来的感觉。

    “荼靡酱,有机会,的话,我想,尝试,给你做,中国的古典,发型,可以吗?”琉生开口,酒红色的眼睛极为真诚地看着荼靡的眼睛。

    荼靡愣了愣,随后欣然答应了。

    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没必要拒绝。

    见荼靡答应,琉生心情显然比刚才更好。拉着荼靡就直接坐到地上,拆开盒子,开始组装给毛团的笼子。

    如荼靡所言,对于这类事情,她真是不拿手的。几乎都是琉生一个人在忙活。

    不过说起来,毛团的名字还没有决定,荼靡打算问问琉生的意见。

    正在和一个玩具管道作斗争的琉生很随意的开口:“就叫毛团好了。”

    “也好。”荼靡没有拒绝,反正,叫它毛团都习惯了。

    荼靡一手撑在地板上,一手拎起一包给毛团的零食,在毛团面前晃来晃去。

    只见毛团憨憨傻傻地,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两只小爪子不断向上够着,一脸求喂食求包养的表情。

    荼靡偏了偏脑袋,心情愉悦地开口,“要吗?”她见毛团似乎是点了点脑袋,接着又不断地伸着小爪子企图够到那个袋子。“你说声‘我也要’我就给你吃。”

    “吱~”

    “是我也要不是吱。”

    “吱吱~”

    “真的不是吱吱哟。”

    “吱吱吱~”

    所以荼靡少女你是多无聊才调戏小萌鼠啊。

    琉生看着荼靡无比幼稚的逗着毛团,有些出神。

    坐在青灰色的毛毯上,少女一头长发披散肩头。轻风哗哗地吹动白色的窗帘,划出一个有一个弧度,温和的阳光透过窗洒进屋里,在窗台上,在花瓣上,在书桌上,在地板上。

    构成了光阴的美妙场景。

    她穿着白色的裙子,眼角眉梢的笑意深入人心。

    别忘。

    也舍不得忘。

    “荼靡酱,好了哟。”琉生开口,眼下温柔更深。

    与荼靡的相处,是和绘麻不一样的。她似乎是有,让人心安的魔力呢。琉生这样想。

    “嗯。谢谢琉生哥了。”茶靡伸手,把毛团放进三层的大笼子里,里面已经布置好了一切,毛团似乎也不认生,窜上窜下地熟悉环境。

    他起身,腿部却因为跪坐太久而以至于血液循环不够流畅。

    继而向前倒去。

    刹那之间,酒红色的眼眸已经对上了那惊愕地黑色眼眸。

    深沉的,宁静的,纯洁的,墨色的湖啊。

    你为何如此美丽。

    琉生双手撑在荼靡身旁两侧,他没有起身的意思,就这样定定的看着自己。

    黑色的柔顺发丝铺满了一地,白皙的脸蛋和秀气的五官。

    风还在吹,阳光一如往常。

    扑通…扑通…扑通…

    谁的心跳慌乱了起来?

    她纯白色的裙子,像是一朵秀丽的梨花,铺在青灰色的地毯上,她有些无措,微张着纯红,小巧的唇。

    荼靡愣住,她不是未谙世事的小女孩,她知道现在正在发生什么。

    但是,似乎是刺激源来的突然而猛烈,一时间她居然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琉生奶白色的发丝顺着脸颊滑落,束着发丝的卡子忽然掉落,微长的发丝顷刻散落了下来。

    他们挨得很近。

    琉生的发丝弄得她耳根痒痒。

    谁的心神乱了。谁的心绪乱了,却全然不自知。

    她身上清新的茉莉花香传进琉生的鼻腔里。

    谁在外面歌唱,谁又在外面旋转舞蹈?

    是你,是你的心,是你欢欣雀跃的心,是你刹那间的心动。

    羽毛绚烂的小鸟落在窗台上,偏着脑袋打量着俩人。

    面容姣好,岁月静好。

    无论未来如何,起码,现在你在我面前,未来,将在我的脑海里。

    半响,琉生当机的大脑恢复运转,他回过神的第一句话便是,“荼靡酱,头发,很漂亮。”

    荼靡愣了愣,随后无奈的笑了出来。

    她果然不应该想太多。

    朝日奈琉生的天然呆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因为是天然,所以关注的点也不一样吗。

    原本尴尬暧昧的气氛当然无存,俩人坐起来,没有丝毫的尴尬。

    荼靡似乎是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她很快就注意到了窗台上的小鸟。

    她伸出手臂,小鸟便极其乖巧地飞到了她的肩膀上,亲昵地用小脑袋拱了拱她的脸。

    荼靡笑着向琉生介绍,“这是青鸟。是好朋友的宠物,只不过似乎和我更亲近些。”

    他答,“看得出来。”

    俩人,一鼠,一鸟,意外和谐的场景。

    何时隔绝两人的坚固城墙已经轰然倒塌。

    何时开始已经变成舒心的相处时光。

    那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起码现在,你在我身边。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