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战争之素色茶靡

热门小说

正文  那些莫名其妙的对话和相遇。

章节字数:4824  更新时间:15-06-05 20: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所以,你是准备帮那姑娘净化咯。”无音一手卷着自己的深紫色发稍,嘴角微微勾起,她发育良好,校服可以清晰地勾勒出她身上完美比例的身体线条,不可否置,无音比荼靡比萩更加的像是一个,青春的少女。

    当然,她的性格也如青春叛逆期的少女一般。

    无音定定看着荼靡,随后,坐在自己面前平淡如水的少女唇微微张开,轻声回答。

    “是。”荼靡收捡着自己课桌上的课本,她慢条斯理的整理好每一件东西然后仔细的装进背包,似乎一点也不在乎时间的样子。

    待到课桌上的东西寥寥无几时,荼靡才发现了被压在最底下的一个黑色的信封。

    她皱了皱眉头,将信封翻到背面后又反回正面。

    没有署名,没有收件人,该有的东西这个信封上都没有。

    并且,这并不是自己的东西。荼靡想。

    “这是什么?”无音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信封的不寻常。

    太黑了,黑得有些不正常了,没有哪个人会用黑色的信封装信件的。

    “不清楚。”荼靡摇摇头,伸出手指轻轻掰开被胶水封上的信封口,里面露出了一些红色。

    抽出,展开,红色的信纸上用标准的簪花小楷黑体字写着两句话。

    是中文。

    荼靡呆了呆,随后定睛仔细一看,霎时如被雷击中一般。

    ——切勿忘了,我是如何死的。

    “大约,有人要来索命了。”荼靡瞧着那两句话,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张脸,无法判断到底是哪个。

    她亲手处理的违反规定的除妖师或者是企图养小鬼满足一己私欲的又或是各类违反规定的人类太多,虽不是她亲手除掉,但说到底,要不是自己使用风曦盘将其围困,也不会被无音的苍雷剑给劈了。

    “啧。”无音发出一个单音节,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不屑。

    无音自认为,没有任何人,或者是东西可以伤害到她的人,尤其是荼靡。

    “你这些日子,让雾狩跟你紧些。”无音开口,将信件递回给荼靡,“我过些日子要前往中国一趟,大约是两个星期,你知道,中国那边的妖兽所出了些岔子。”

    中国的妖兽所,是管理中国境内各种大大小小不论成不成人形的妖怪的中国最大的暴力机关。

    凡是企图进入中国境内的妖怪无一例外会被立刻抹杀,自然,妖兽所也有自己的一套规定,凡是违反规定的妖怪各各都登记在案。

    这些日子,日本妖怪界赫赫有名的鬼鼬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疯跑中国逛妖兽所去了,结果就是,闹得一番不可收拾。

    “我知道。”荼靡点点头,想起鬼鼬能搅得到处不得安宁的本事就觉得胃疼,“你去吧,雾狩就在校门口,别担心我,除了把鬼鼬拎回来,记得把比萩也给叫回来。”荼蘼始终放心不下因为和她家男友赌气然后独自跑到中国的比萩。

    “嗨嗨,知道了。”无音安慰性的拍拍荼蘼的肩膀。又吩咐了几句才拎起搭在凳子上的外套走了出去。

    无音走了不过三分钟,荼靡就接到了来自自家责编青木小姐的电话。

    接到的电话后的荼靡马上搭上了前往编辑社的公车上。

    荼靡在十四岁时与全日本最大,在世界都很有影响力的出版社签约。她有画稿或者是文稿的时候都会发到这个出版社,起初只是为了赚些零钱罢了,但是一来二去荼靡也就和出版社的总编辑熟了,加上荼靡的文章影响比较大,凡是有她的文章或者插图的杂志,销量总是会好很多,于是在十四岁时,荼靡大笔一挥,在签约的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她从不为任何人卖命,即使签约后也是如此,稿子常常是有了就交,没有就不交。荼靡的文章多是童话治愈系散文,也许是因为荼靡随性的缘故,她是全社唯一一个不需要连载小说或者是插画的签约者。

    当然,多说一句,她选择写童话的原因是因为她喜欢孩子。

    荼靡用自己的画笔或者是写字笔构造了一个足够美好的童话王国,这也是她为什么受到各国孩子的喜爱的原因。

    不过话又说回来,正因为自己的画风是童话治愈系,所以当她在青木小姐的办公室里看见了以黑暗推理风为主的朝日奈光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知道朝日奈光写小说,回日本后也许会和自己搭上线,但是荼靡怎么想也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快,快到让她的神经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这样大的刺激。

    明明是黑暗推理风,跟自己这种童话治愈风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去的吧。荼靡心想。

    于是在两个小时的谈话中荼靡一直处于出神中,她知道这样很不礼貌,但是想到最避之不及的人就坐在自己面前她就觉得感觉有些奇妙。

    不过,即使是在出神当中,荼靡良好的教养还是让她保持着微笑端坐在光面前,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光,似乎是无比认真的在听着谈话内容。

    随后,青木小姐一锤定音:“所以就是这样,总编辑打算让荼靡你和朝日奈先生和作用一本短篇小说。”

    一直神游天外的荼靡终于抓住了唯一一句能让她听进去的话。

    合作一本书?荼靡疑惑的眼神投向青木小姐,不过对方似乎没有接收到。

    因为青木小姐放弃了一个女人的矜持,用如狼似虎的眼神打量着看上去妖媚帅气的朝日奈光。

    嗷,那一头长发扎起来还有那勾人的眼睛。

    不得不说,光很成功的勾走了见过无数美男且有家室有女儿的青木小姐的心。

    荼靡汗颜了,她颇为无奈的伸手戳了戳犯花痴的青木小姐,开口:“青木小姐。我和朝日奈先生的风格并不相同,也不能说是相近…”她顿了顿,目光投向笑容意味不明的光,随后俩人的目光对上,光橄榄绿的眼眸深邃的不可探查,荼靡嘴角的弧度减小,随后偏开脑袋,“所以,我并不是很清楚我们要怎么样合作一本书。”

    光的眼眸似乎可以看透一切,包括人心。

    连荼靡都不太喜欢那样的眼神。敛下眉眼,荼靡盯着自己葱白般的手指,轻轻弯了弯,手指尖的冰冷似乎反映出了她身体的不好。

    光的目光落在荼靡身上,不断打量着,嘴角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倔强的女孩啊,孤独惯了,所以想要夺取绘麻的宠爱吗?光偏着脑袋颇为愉悦地思考着。

    不得不说,大魔王认定了一个人,那也是准准的认定了,护短的很。

    气氛一度有些尴尬,但很快,从花痴中恢复过来的干练女青木小姐就非常合时宜地开口了:“当然是黑童话啊。”

    青木小姐理所当然的说出口。但荼靡听见这个名词的时候一度呆愣,随后似乎是为了确认青木小姐的话语,她又重复了一边:“黑童话?”

    “是的,就是黑童话。”青木小姐笃定的语气让荼靡确定了并不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而是青木小姐就是这么说的。

    荼靡皱了皱眉头,有些犹豫地开口:“可是,我并不擅长。”而且…她似乎并不能理解黑童话是什么东西。

    “废话,就是因为不擅长才要尝试啊。现在这个方面在市场上来说基本上是空白的,恰好这次朝日奈先生回国,我们当然是要抢先一步啦。著名的推理黑暗系小说家和著名的童话温暖系散文家组合到一起,一定天下无敌啦哈哈!”青木小姐颇为豪气的大力拍了拍荼靡的肩膀,一副要大干特干一场的表情让荼靡顿时语塞。

    “可…”荼靡似乎还要说什么,但很快被光给打断了。

    “能和日本大名鼎鼎的童话小说家留烟合作,我觉得,不胜荣幸。”

    此言一出,荼靡顿时就傻眼了。

    她望向光,似乎是疑惑为什么要跟自己这个被他们厌恶的人合作,很快,注视到他脸上的笑容,荼靡明白了一切。

    那该死的洞察力让荼靡瞬间了解到光的用意。

    怕,又是一场为了绘麻也为了整自己的戏吧。

    荼靡心沉了一下,随后抬起脑袋,黑色的眸子毫不避讳地直视着光的眼睛,脸上的笑容温婉柔和,官方至极,她开口:“我也是。希望朝日奈先生多多指教。”荼靡声音似乎是比平常更低。

    是啊,多多指教。

    对于敌意我们要懂得屏蔽。而对于主动而来的战争,就应该无所畏惧的迎难而上,直到将对手打败或者是,死亡。

    荼靡目光淡淡,眸子像是蒙上了一层雾一般,让人看不见底。

    光则是妖气地挑了挑眉毛,脸上的笑容与方才无二。

    他并不喜欢,甚至是讨厌夏无荼靡。

    人类,都是极为护短的动物。

    而朝日奈光,则是其中之最。

    究竟是为了绘麻没有选择任何人最后前往国外生活的不甘心和不满,还是因为荼靡的到来让他自己感到排斥,这些个问题,连一向清醒冷静的他自己都不能分得太清楚。

    有些人,可以住进心底,而有些人,就算是使劲浑身解数都绝不可能走进心底半步。光的眼眸里多了几分冷漠。

    也许是因为不希望自己内心的唯一美好被改变,包括光在内的一干人等全部排斥荼靡的存在。

    即使她的存在让人感到舒心。

    即使她从未做过任何想要取代绘麻的举动。

    人终究是一个矛盾的生物,想要接受,却害怕原有的改变。

    也许是因为爱得太过深沉。

    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光身上的排斥气场那么明显,荼靡还是很强大的忽视了,一心扑在青木小姐的话语上。

    待到青木小姐的长篇大论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荼靡和光并肩走出编辑社,正准备独自回家的荼靡忽然被光扯住手腕。

    她不满,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微微用力,一个巧劲把自己的手腕从光的手里解救出来。

    随后转身,定定的抬头直视着光。

    他们的身高差太过明显,以至于荼靡需要微微昂起脑袋。

    “有事?”沉默了一会的荼靡开口,她是真不知道要说什么。

    “很晚了,荼靡酱不想要吃点东西吗?我知道有一家比较好的咖啡馆呢。”他笑着开口,眼神里确是明晃晃的胁迫。

    她无奈的在心底叹口气。脸上笑容依旧,红唇微启,醇厚温柔的声音从口腔里发出:“麻烦光哥带路了。”

    光愣了愣,似乎是讶异于荼靡的声音。

    他与荼靡少见面,极少数的几次会面荼靡也没怎么说话,所以光也就没有怎么注意荼靡的声音,现下靠近一仔细听,倒真有些被惊艳到的感觉。

    不是那种非常好听的嗓音,但是非常的醇厚温柔,异常舒心。

    光愣神了一会,随后又马上回神,带着荼靡往编辑社附近的咖啡馆走去。

    他脸上笑容依旧,慵懒地靠在沙发靠背上,一只手端着咖啡,一边打量着荼靡。

    荼靡也不恼,淡定的坐在光对面任由他打量。

    她心底是知道的,光找她的原因绝不可能是喝咖啡这么简单。

    果然,不出荼靡所料,一杯咖啡尚未完全下肚,光便开口了。

    “荼靡酱,不会觉得困扰吗?”他笑着开口。好不留情的一针见血地戳穿了荼靡的心思。

    论揣摩心心理,他朝日奈光不会输给任何人。

    他语气难以捉摸,荼靡皱了皱眉头,开口:“什么?”

    “家中兄弟异常的排斥,你不会觉得很困扰吗?”

    此言一出,荼靡就懂了。

    哦,原来潜台词是明明很困扰明明很被人排斥为什么还不滚。

    荼靡淡定的开口,没有丝毫不悦的样子:“所以,光哥想要表达些什么?”她看惯了世态炎凉冷眼世故,这点东西,她受得住。

    “只是稍稍提醒荼靡酱。”他一只手撑着脑袋,略微靠近荼靡,“毕竟强扭的瓜不甜是不是。”

    他笑,心下觉得有趣的很。

    “所以呢…”她敛下眉眼,嘴角的弧度依旧,语气平常,“对于我而已,你们不过是陌生人罢了,恰好住在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所以,对于陌生人的陌生敌意,我想我并不应该太过在意。”她开口,毫不掩饰的伶牙俐齿。

    “啧。荼靡酱终于不再假装成乖乖女了吗?果然,荼靡酱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无害呢。”

    哈?无害。荼靡听见他的话语,心下觉得好笑。她可不是绘麻姐那样无害单纯的小白兔。

    恰恰相反,荼靡应该是无音和比萩里面最黑暗最心狠手辣最会掐人软肋的人。

    要知道,人都有两面。

    一面是平常平淡无奇笑容温柔冷静乖巧的荼靡。

    另一面是特定情况下黑暗恶劣冷血的荼靡。

    多年来的颠沛流离和折磨让荼靡拥有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具。

    你问到底哪个是她,我只能说都是她。

    都是她,完美温柔的是她。不完美黑暗的也是她。

    人都是有阴暗面的不是么。

    心中吐槽完毕,荼靡抬起眼眸,盯着光,红润的唇微张:“光哥所言差矣。我不过是在合适的场合表现出合适的面貌。很正确啊。”她强词夺理。

    “其实,荼靡酱很不满吧。”光答非所问。完全不是刚才的话题。

    不满吗,其实也有,毕竟她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啊。

    荼靡心想。

    “看来光哥很擅长揣摩他人的心思。”荼靡别开目光,望向自己身旁的窗外的街道。“不满么?当然有。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光哥还有那些…兄弟们也一样的不满吧。”她停下,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他笑意渐浓,眼神透露出危险意味。

    “我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已,而绘麻的离开是一颗炸弹,我只是恰巧引爆了它而已。”她转回头,语气极为认真,“这些对于我而已不过是家常便饭,根本不可能伤到我分毫。而光哥你,还有你的兄弟们所给我的敌意,不过是白白浪费而已。”荼靡语气淡然,她起身,拎起座位上的背包。

    “谢谢款待,我还要去趟画室。先失陪了。”荼靡鞠躬表示礼貌,随后立刻推门离去。

    光盯着荼靡离去的背影,笑容又深几分。

    啧,敢拿绘麻说事,荼靡酱,还真是,大胆呐。

    其实,光的心理分析异常准确,所以才能一把揪出荼靡的黑暗面。

    被算计后的荼靡却仍不自知,大概荼靡和身经百战的大魔王比,始终输一筹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