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战争之素色茶靡

热门小说

正文  我相信痛苦到极致后会变成麻木

章节字数:2107  更新时间:15-06-05 2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晚像是墨水被打翻一般浓稠,老鼠细细啃咬电线的声音从寂静的山林里传来。伴随着婴儿微弱却清晰的哭喊声。

    荼靡伸手揪着自己左胸前的布料,双眉紧紧拧在了一起。

    冷汗浸湿了衣服和头发还有枕头。

    那凶狠的梦魇死死缠绕着她,不让她逃,不让她闭眼。

    鲜红的血液染红了纯白色的衣服,带着一股铁锈味,弥漫在整个白色的房间里。

    白色的灯光从头顶照下来,刺眼到眼泪喷涌而出。

    她看见自己像是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一样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看着一双手将鲜红跳动的器官从自己体内捧出来。

    看着那颗“生命”被放入另一个女孩子的体内。

    那股痛楚像是感同身受一般刺痛着她的骨头和血肉,强烈的痛感几乎要把她拧碎。

    蓦地,荼靡瞪大双眸,双唇微张,急促地吞吐着氧气。

    冰冷的汗水从鬓角出滑落,荼靡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日子越近,她宛若被剖心的痛楚就越强烈。

    目光移开,看向窗外,天空已经微微发白,瞟向墙壁上的时钟,已经快六点了。

    从床上坐起,有些无力地拘楼着背,荼靡盯着自己有些发白的指尖,无奈地叹了口气。

    晃神之间,雾狩已经跃上床,嘴上还咬着一封信。

    跳入荼靡怀里,雾狩示意荼靡把信打开。

    接过信,荼靡没有犹豫,熟练地拆开信封,将信纸展开来:

    【怎么样,好日子将近,期待我们的见面吗?】

    见面啊…荼靡盯着黑色的字,有些心不在焉,

    她一点都不期待。对于这种被莫名其妙掌控住的感觉她还真是一点也不喜欢。

    不耐烦地把雾狩赶到一边,她掀开被子下床,没有换下睡裙,随意地皮上一件薄薄的外套就往外面走。

    时间似乎太早了些,别墅里安静到荼靡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蹬上一双帆布鞋,荼靡极其随意地拎起玄关墙壁上小勾子挂着的钥匙就往外走,早晨的冷风吹醒了荼靡脑子里还在作祟的瞌睡虫,她沿着小路往海边走去。

    别墅离海边很近,不用五分钟就可以走到。

    踩上柔软的沙滩,荼靡把目光放远,海天交界的一线上,橙黄色耀眼的太阳正缓慢的升起,海面像是一面巨大的蓝色镜子,折射出灿烂的光芒。

    她身上的白色裙子像是一朵白色的花,裙摆错落交织成层层叠叠的花瓣,长长的发丝温顺地披散在肩头。

    “你似乎有心事。”祈织抿着嘴唇,缓步走到她身侧,轻声开口。

    “这句话应该还给你。”荼靡勾起一抹笑容,目光仍注视着海面,“谁闲的没事不在屋子里睡觉然后跑出来看海。”

    “还有你。”祈织面无表情的开口打趣,他一只手插在裤子裤袋里,另一只手把玩着那一条十字架项链。

    “嗯,也就我们两个了。”荼靡浅笑出声,她并不排斥祈织,而他似乎对于荼靡也没有过多的隔阂,因为冬花的缘故,似乎俩人都莫名拉近了许多。

    她笑容浅浅淡淡的,像是那荼蘼花开的时候的那种温柔和美丽。

    “荼靡。”祈织垂着脑袋,看着自己手中的项链,“冬花她…”

    “冬花她很好。”荼靡知道他要问什么,她还没等祈织问完就打断了他的话语,“她很好,没有恶鬼欺负她,轮回官也没有为难她。”

    荼靡偏过脑袋,盯着祈织浅灰色的发丝,她咬了咬唇,思索了一会,还是决定开口:“但是,祈织。你不要在想着和冬花再续前缘了。”

    荼靡知道祈织在想什么,他渴望着冬花再次轮回后与他相遇。

    猛地被戳穿心思,祈织握着十字架项链的手蓦地收紧。

    “先不说她轮回后你是否能找到她,就算你找到她了,你要等她十六年,你思考一下,那个时候你们真的合适吗?而且就算你可以等她十六年,你敢保证冬花绝对还记得你或者说还会爱上你?”

    荼靡字字刺人心脾,她从不给别人毫无可能的希望,只见祈织微微抬起脑袋,琥珀色的双眸直视着荼靡墨色的眼睛。

    “我可以等。”

    荼靡哀叹了一口气。

    世间最傻的人莫过于这种人了。荼靡总算明白那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随。”是什么意思了。

    大概就是这种意思了。

    “你等不了的。”荼靡坚定地开口,给任何人不能实现的承诺是极其罪恶的。她根本没办法保证冬花轮回的时候祈织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冬花的轮回会放在下个世纪,也就是一百年之后,等到我们所有人都死掉之后,她们这代人的灵魂才会再度轮回,这是轮回界的法则。”

    “你就没有办法让冬花提早轮回!?”他还是执着于这个问题,语气到没有太大的欺负,他只是觉得,太不甘心了,为什么连试都没试就可以放弃。

    “抱歉,我无能为力。”荼靡一口回绝,她就算是灵力再高强,逆天而为也是要受到极刑的。

    荼靡转过身子,准备离开,但在看见祈织落寞和孤寂的背影,还是不忍心地上前多嘴,“你知道的,你早就知道冬花已经死了。”她顿了顿,“冬花已经死了,再也不可能回来了,就算回来她也不会是冬花了,你准备用自己的痛苦惩罚冬花一辈子吗?你要让自己的深情成为她永世不安的锁链?还是牢牢困住她让她这辈子连轮回也不得安宁?”

    她看见祈织痛苦而纠结的神色,俊俏的面容此刻完全黯然下来,原本清晰的面部线条似乎也模糊了起来。

    如果可以,她挺希望看见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装满星辰和笑意。

    语毕荼靡没再回头,径直地离开,她不是没感受到背后来自祈织的灼热目光,她只是不想理会,自己原本平静安稳的生活因为莫名其妙的搬进日升公寓而被搅得一团乱。

    两个多月了啊。

    弥从讨厌到现在的缓慢接受,琉生的试探性接近,光恶意的试探和捉弄,祈织的不排斥,雅臣的礼貌而疏离,其他人都抱着远离的态度。

    似乎,惹上了一堆麻烦了呢。

    荼靡垂下眼帘,抓着外套的手紧了紧。

    反正,都没关系,明年五月,一切都会结束的。

    对,都会结束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