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战争之素色茶靡

热门小说

正文  四月英国滴滴雨水皆如冷箭

章节字数:2651  更新时间:15-06-05 21: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月,英国。

    又是令人无比颓散的阴郁天气,从床上艰难爬起的荼靡走到落地窗前,伸手拉开深蓝色的窗帘,巨大的玻璃落地窗上沾满了无数粒微小的水珠,伸手抚上玻璃,微微凑近窗户,荼靡越过小阳台望向远处,外面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毛毛细雨。

    红色的血液染红了不远处的一棵英国栎,上面正挂着一个摇摇欲坠的身影。

    那是住在对楼的史密斯太太。荼靡在小阳台上看书时经常看见史密斯太太在阳台上浇花,当然,还会经常听见史密斯太太和史密斯先生的争吵声。

    抿着下唇,微微卷起手指,双手看上去像是扒着玻璃窗似的,荼靡半趴在落地窗前,希望看得更清楚些。

    口中呼出的热气接触到冰冷的玻璃,霎时间化作一层薄雾罩在玻璃窗上,随后又消失,又覆盖,如此循环。

    伴着模糊的玻璃和细雨的阻碍,荼靡隐隐约约看见了史密斯太太的状态。

    她的气管被割断了,脖子几乎要折断下来了,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皮肉连接着那摇摇欲掉的沉重脑袋。

    也许是自杀,荼靡想着。

    再抬眸,目光投向对面阳台,荼靡可以看见史密斯先生正无比惊恐的看着史密斯太太的尸体。

    伴随着楼下的一声尖叫和慌乱的脚步声,荼靡收回了目光,微微拉开自己和玻璃窗的距离,她面无表情,抿了抿嘴唇,她收回被冰冷侵袭的双手,转身离开窗户。

    半个小时后,正啃着昨天剩下来的面包的荼靡听见了警车的声音。

    她翻过一页书,半掩着眸子,懒散的靠在白桦木的凳子上,怡然自得的阅读着自己手中的书籍。

    不一会,楼下传来哭喊声和争辩声。荼靡放下手里的书,光着脚走在白色的木地板上,她走到座机电话前,无比熟练的播下号码,然后握着听筒等待着电话那头的人接电话。

    “喂?”

    那头的人说话了,专属朝日奈光的那种带着磁性的声音从电话听筒里穿来,荼靡握着电话听筒的手紧了紧,她微张开双唇,似乎是要说些什么,但很快,她又犹豫了。

    半响,她赶在光不耐烦之前开口:“我想你了。”

    荼靡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似乎还有些沙哑。她垂着脑袋,左手无力的垂在身侧,她其实想问的是——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知道。”光愉悦的回答道,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手握着电话轻声回答,另一手轻轻把睡在副座上少女鬓角滑落的棕色发丝撩起。

    荼靡微微一怔,很快,她便意识到,光正和绘麻在一起。

    能让他如此愉悦轻松的与自己谈话的,莫过于他待在绘麻身边的时候。

    只有此时,光的声音才会是荼靡最喜欢的那种状态。

    荼靡喜欢他的声音,尤其是他愉悦放松时的声音,好听到能让人把一颗心全部陷在他温暖的语调了。

    只是很可惜,荼靡只听过这样的声音两次。

    而仅仅的两次,都是和绘麻在一起的时候。

    “你还有事吗?”光的声音再次传来,打断了荼靡悲哀的情绪,在慌乱迷茫之中,她匆忙回答出没什么事之类的话语,知道听见象征着电话挂断的嘟嘟声后才恍然清醒过来。

    咬了咬下唇,荼靡抬手准备再拨打一次电话,但在触及到按键的瞬间荼靡却收回了手指。

    拨打电话又能怎么样呢。

    他在大洋彼岸,跟她隔了十万八千里。

    几个时区的时差把他们分割,一个置于阴冷的白天,另一个置于温暖的黑夜。

    荼靡把听筒摆回原来的位置,微叹了口气,她走回房间,思索着飞回日本的可能性,她坐在暗绿色的单人沙发上,侧目,看着远处的树木。

    史密斯太太的尸体已经被拿了下来,荼靡似乎看见了那个胖胖的,满面油光的黑人警察扶着一棵树,正致力于把自己早上吃的那三个牛肉汉堡给吐出来。

    显然,史密斯太太的死相太过惊人。

    以至于让所有人都有把年夜饭吐出来的冲动。

    荼靡闭上双眸,她脑袋胀痛着,两边的太阳穴鼓胀得似乎快要爆开来。

    她怕,怕自己有一天会像史密斯太太一样,义无反顾的割开自己的气管和颈动脉。

    英国四月的雨,冷得像是要把人冻成冰块,即使荼靡把屋子里的暖气开到最大,还是无法隔绝外面的寒气闯入,即使置身在极度温暖的房间里,她仍感觉自己像是被扒光衣服扔进北冰洋。

    寒冷的连骨头似乎都破碎,痛苦到似乎血液都凝固。

    贰·我们相爱的方式是彼此刺伤彼此

    光把小说的最后一章的最后一字打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两点了,散发着白光的电脑屏幕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异常的刺眼。

    屏幕上密密麻麻布满了黑色的字。

    起身,伸了个懒腰。

    把滑落的橘黄色发丝别回脑后,光抽出一根烟,正想用火机点燃的时候,耳边却鬼使神差的响起了荼靡警告的话语。

    “如果你再抽烟的话,我就把你所有的烟都换成果丹皮,让你好好品尝下中国的特色产品。”

    她面无表情一本正经警告的模样似乎就在他眼前。

    勾起嘴角,电脑屏幕散发出来的荧光把半个房间照亮,把各种家具的影子倒映在粉刷成苍白颜色的墙壁上。

    还有光那纤细却绝不纤弱的身影。

    光与影的交缠模糊了他脸上并不清晰的笑意,每到夜半时分,他脑海里出现的身影并不是他心心念念的绘麻,反倒是那张平静无波的脸。

    那个宁静恬雅的微笑,和她身上特有的茉莉花的香气。

    靠在柔软的沙发里,光闭上因为长时间对着电脑而酸痛肿胀的双目,一时间,屋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安静得仿佛与世隔绝一般。

    但很快,这种死寂便被钥匙开门的声音给打破了,随后就是行李被拖入房内的声音。

    蓦地,光不满的睁开双眸,正巧看见从门口进来的黑色身影,她穿着深色的过膝裙子,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似乎要和黑暗融为一体。

    这是荼靡半年来第一次真真实实的看见他的脸,他的呼吸声在寂静的屋子里那样的清晰,清晰到她一点都不希望打破这样的安静。

    但荼靡满载笑意的眼神在触及到光冷下来的眼神和冷硬的脸部线条后黯淡了下来。

    “你怎么回来了。”

    “我想你了。”荼靡回答的大大方方毫无做作扭捏。

    “可你不该回来。”光上前两步,微微勾起嘴角,笑容讽刺而冷漠。

    他可以轻车熟路的摆出荼靡最厌恶的那种疏离表情,用轻佻轻浮的语调说出她最不喜欢听的话语。

    如果荼靡是无所不能的女版孙悟空,那朝日奈光就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翻出的五指山。

    荼靡直视着光那俊美的面容,一颗见到他而无比欣喜的心因为他冷淡的态度而降温太多。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酸楚,荼靡伸出双臂紧紧环住光纤细的腰。

    她偏着脑袋,耳朵刚刚好贴在他的胸膛前。

    他强有力的心跳声传入耳里。

    光的体温高荼靡太多,那种温暖和炙热的触感,像是荼靡毕生不可得的温暖。

    “她到底有什么好…”荼靡闷声开口。

    她不理解,真的不理解,朝日奈绘麻有什么好,值得十三个兄弟为她倾倒。

    她不理解,她夏无荼靡到底哪一点比不上朝日奈绘麻了。

    光未回答,却也未回应她的拥抱。

    她拥着他,距离却似乎比十万八千里隔得更加遥远。

    他身上特有的气味充满了鼻腔,像是许多年前那第一个拥抱,带着惊慌和恶意的捉弄的拥抱。

    她用了多大的努力逼着自己不去害怕他。

    她用了多大的努力去正视自己的心。

    她用了多大的努力才把自己从惶恐和踌躇的性格里拔离出来。

    最后,叫他悬在心上的,还是那个叫做朝日奈绘麻的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