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一纸荒年 故人不覆  第十四章 醉生梦(四)

章节字数:2222  更新时间:15-09-10 2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喜鹊听不下去,想要出去教训她们,不过被我阻止了。我拉着她换个方向继续穿廊过院,欣赏景致。这里的设计和我以前参观过的园林景观非常像,回廊曲折环绕,假山湖水亭台。但以前只是作为参观者,现在住在里面却又是另一番感觉。

    第二天,我站在院里看着蓝天白云,一颗心蠢蠢欲动,但我已不想再逛刘府了。

    走在阳光明媚的大街上,阳光轻轻暖暖的落在身上,驱散尽所有阴霾,只剩下一份雀跃的心情。

    我一边走一边逛,其实这里的街市和古装片里的很像,都是沿街摆在两旁的,非常的热闹,卖什么的都有。我现在还不能分清这里的时辰,如果用我们的时间计算现在应该是九点半左右,街上行人已经很多,每个人都是缓缓的走着,给人一种闲庭散步的感觉,可见这里百姓的生活节奏非常慢,而且民风开放。

    我能感受到这个国家的富庶和强大,君王的圣善和贤明。

    一路逛过来也算颇有收获,不仅看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还认识了这里的钱币——锱铢。

    “姑娘,您真的不在意……那些话吗?”身边的喜鹊突然问我,我转眼看她,帽檐下掩面的白纱突然被风撩起半边,喜鹊赶紧伸手帮我掩好,动作小心翼翼的,很是紧张的样子。我笑了笑,反问她,“喜鹊,她们都怕我的眼睛,你怎么不怕啊?”这丫头好像第一次见我就不害怕,只是惊异。

    还有一点我觉得真是很奇怪,为什么我都穿越了,眼睛还是紫色的呢?

    喜鹊歪着头极认真仔细的思考起来,最后微微摇头,“姑娘的眼睛只是颜色与我们不同,但却极好看,我一点也不怕。”

    喜鹊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安慰,之前那位老大夫虽然对我的眼睛研究了很久,却依然没有研究出所以然来,最后摸着胡子摇头晃脑的说了句:“奇哉!怪哉!”然后表示无能为力。其实他表示无力是正常,倘若他说他能治我才要被吓到。

    漫无目的的荡着,视线中看到一座雅致的楼阁,人来人往的,连门口都站了好些人,引起了我的好奇。

    我指给喜鹊看,门口的红棕匾额上端正的三个黑漆大字‘清风楼’,“那是茶楼吧?那么多人围在那里干嘛?”

    喜鹊告诉我,那的确是家茶楼,而且在这里很有名,每天这个点都会有先生在那里评书。

    我兴奋的拉着喜鹊朝清风楼里走,古代的评书诶,肯定很有意思。可是大堂里早已坐满了人,没有空位,所以只能站在人堆里。虽然看不到评书人,却能清晰的听到声音,因为此刻的茶楼安静得没有一点喧嚣。

    “……话说自公子悠突发宫变占据王城,世子重领兵退守幻阳已过去半月,这半个月来一直风平浪静,但昨日,就在昨日,世子重终于对外发出缴文,决定讨伐公子悠。眼看一场大战在即,天子派出的和平使团已在路上,不日即将抵达,而且听说世子重派出的使臣也已到达我国。就目前来看,其余两国尚坐壁上观,未有任何表态,包括此前态度暧昧,并向赤国抛出过橄榄枝的黛国。列位都知晓,我王素来仁善,那一年黛国边境突发暴乱,无数的灾民涌入我国,我王均开城门接纳,施粥发衣。但数月前我王因病迁往闲云山庄疗养,朝政已由世子琊主持。那么接下来,面对世子重派出的使臣,面对赤国一触即发的战局,我们年轻的世子琊会做何决断……”

    这种上位者们的游戏从来都不新鲜,只是苦了最无辜的百姓。

    “走吧。”我转身走出茶楼,喜鹊跟在我身边,可能感觉到了我突然的沉默,“姑娘你怎么了?”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一边走一边思考,我没想到与这样平和的青国只有一墙只隔的赤国,竟然会是这样的局面。

    那位公子悠已然占领王城,世子重如若不愿舍弃王位,则势必会有一场大战。

    “赤国的王呢?他在哪里?为什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国家陷入战乱?”我的正义感有时会会莫名其妙的跳出来。

    喜鹊说,“赤王失踪了,目前生死不明,但坊间有流传说他是被公子悠囚禁起来的。”

    看来舆论是倒向世子重的,不过也难怪,毕竟他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者。

    我若有所思的开口,“双方兵力如何?悬殊吗?”

    “什么?”喜鹊歪着脑袋看我,我才意识到我问了什么,想来喜鹊不可能会去了解这些的,摇了摇头,我笑问道,“赤王是不是很无道?”

    我以为会令国家陷入如此乱局的王一定不是无能就是无道,却没想到喜鹊摇了摇头,对我说,“赤王以仁善出名。”

    仁善者,也未必会是位明君,否则当会预见那场宫变才对。我这么想着却没有说,那位公子悠既然能一夜之间让皇城易主,一则必然有自己的权谋,二则……其实但凡宫变政变的成功,背后都有一个腐朽的王朝。

    还有就是世子重,他既然决定发兵声讨,想必有足够的实力。只是此战一发,赤国必将沦为修罗场。

    虽然战火未燃,既便开战也远在青国之外,但不知为何心情就有些沉重。过去的22年,我有幸生在和平时代,但并不表明我不知乱世里的苦难,因为我们中国的历史里,从来不缺的,就是黎民的苦难。

    漫无目的的走着,我已没了那份闲适的心情,若有所思间,我又问喜鹊,“青国的世子是叫訾琊……”

    我话音还没落下就被喜鹊捂住了嘴,她低声对我说,“姑娘,直乎世子名讳是大不敬。”

    当权者的特权真是无处不在,我点点头表示知道,她才放开我,没有逛街的兴致,正准备对喜鹊说我们回去,心底突生一股寒意让我脚步骤停。

    那是一种被窥探的感觉!

    “喜鹊,那些是什么,如此精致……”我拉着喜鹊走向一个摊位,她告诉我,那些是铜镜。

    我拿起一面对着自己的脸,透过铜镜看到在我们身后不远处的两个人,他们一身黑衣,虽然隐在过往人群中,但我能感觉到他们的不同。

    不动声色放下镜子,然后和喜鹊往伍府走。

    保持着脚步的从容,我的心却已微乱。或许这个身体的主人,并没有我想得这么简单。

    她为何会从江中漂来,我占用了这个身体,她现在又在哪里?是不是和我一样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

    最重要的是,她到底惹了什么仇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