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一纸荒年 故人不覆  第二十章 惊鸿影(五)

章节字数:2567  更新时间:15-09-10 22: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我记忆中,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张脸。仅仅一眼,却似见花开成海,乱花迷眼。

    短如刹那,长如一年。我觉得这真是一句矫情且绝对很瞎的话。

    所以隔着黑暗,隔着这样不近不远恰到好处的距离,与眼前的黑眸对上时,我觉得自己脑子一定发昏了,才会这样怦然。

    直到肩膀突然被一只手按住,我才终于反应过来,心神回归,看到眼前的人张了张嘴,我下意识的耳朵靠近,听到他极轻的说了两个字:“帮我。”

    说完之后再没有声息,我瞪大眼睛瞧他半晌,终于感觉到他的吐息。

    费了很大力气终于将他扶回二楼客房,抬的抹了抹额头,抹下老多的汗,突然发现自己的体力怎么变得这样差?

    来不及多想,我走到窗后透过缝隙小心的往外看,正好看到黑夜中窜起数条暗影,他们竟然能够飞檐走壁。

    我知道现在不是惊讶的时候,但还是呆了两秒钟,然后才回到床边,躺在床上的人已经完全失去意识,只剩匀匀的鼻息,他的身上并没有伤,我想……他应该是中了迷香之类的东西,看来一时半刻不会醒。

    我看着他几乎铺满了整个床的乌黑发丝,纠纠缠缠,脑中也跟着乱糟糟。

    “不要急孟醉笙,你平时不是挺多主意的,静下心来开动你的脑筋。”

    我闭起眼睛想,再睁开眼时,果然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我快速除下自己的衣服,换上玦渠为我带来的那件青衣布衫,沾上一撇胡须,粘上两条粗眉,扒下一片头发半掩住眉眼,然后拿起一根发带绑了身后的头发。

    料理好自己我走回床边,看着床上睡得毫无防备的人,有些不好下手。

    “虽然你长得很漂亮,可还是个男的,我是女的,所以你应该不算吃亏。”这么一想我动起手来就放开了许多,以至于放开过了头,扯开了一大片,看着他胸前露出的光洁皮肤时,我竟不自觉的脸红心跳起来,赶紧转开目光,深深的吸了口气。

    “孟醉笙啊孟醉笙,你至于嘛?你的坐怀不乱,临危不惧都到哪里去了?”我自言自语的说着话给自己定神,好不容易脱下了他的外衣,我却发现自己的衣服给他着实太小,只能半披在他肩头,幸好他穿的也是件白衣,这么半挂在身上倒看不出什么,反而带出另一种风韵来。

    做好这些我自己已经累出了一身的汗,盘腿坐在床上休息,目光不知不觉又落到了他身上,只觉得这样衣衫半解,发丝凌乱的样子,实在是太过挑动人心,赶紧将他翻了个身背朝外,然后拉了被子将他整个人捂上。

    想了想我又拉开了被子,“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牺牲一下好了。”

    我刚放下床帷便听到了门外传来的杂音,赶紧拿了本地理志摊在桌上。

    敲门声响起很久,我才慢慢踱过去开门,口中不耐烦,“这大晚上的谁啊?”

    门刚一打开,门口四五个人,他们穿着统一,一身黑色劲装,头上绑着同色的护额,脸被用一块黑布所蒙,只露出一双眼睛。他们全身上下没有任何能够让人记忆的标记。

    我心中一凛,面前黑衣人突然做了个手势,他身后的人已经闯进房中,我想伸手去挡,可是发现以我的身躯和海拔根本就拦不住,所以只能做出气愤的样子压低声音喝问他们,“你们是谁啊?要干什么?”

    我说完没有人理我,客房简洁几乎可以一目了然,那几个黑衣人很快便搜了一遍,我看到其中一个拿剑去挑床帐,急忙跑过去半挡在床前。

    “床上何人?”一个黑衣人问我,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和他们身上的气息一样,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

    我瞪大眼睛,几乎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他们,最后在那些黑衣人越来越冷的目光下,梗着脖子镇定的说,“自然是我媳妇。”

    那黑衣人突然一把推开我,挑起床帐,我见他竟然要掀被子暗道一声不好,想要跑过去阻止却已经来不及,那黑衣人长剑已经挑起被子一角。

    然后我就听到一阵的抽气声。

    目送黑衣人离开后,我忍不住大笑起来,回到床边看着衣衫半解,半个肩头都露在外面的人,心里有些小小的罪恶感,赶紧将他的衣服拉起来捂好。

    但小小兴奋过后我就反应过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今晚睡哪呀?

    坐在桌边一边喝茶一边等他醒来,期间我喝完了一整壶的茶,还跑了两趟茅房,床上的人却没有任何醒转迹象,且睡得极沉,鼻息匀匀。

    最后我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盘腿坐回床上,希望他在梦中能感觉到我强烈的目光,一边捧脸欣赏眼前的这张脸。

    这真是一张难得好看的脸,脂玉般光滑白晳的皮肤,刀刻般精致又不失柔和的五官,细细长长的眉毛好似泛着淡淡的涟漪,让整个眉目看起来异常清俊,但高挺的鼻梁却又充满阳刚,嘴唇凉薄,唇色很淡,连下颔弧线都美得恰到好处。

    一个男人漂亮成这样,也是天下少有。

    我看着他合起的眼睑上,睫毛投下的细碎疏影,下意识的期待起这双眼睛睁开时的模样,不知里面会折射出怎样的光芒……

    最后我把这张脸上下左右非礼了一遍,又意淫了一翻,到底还是没忍住,伸手摸了一把,和想得一样,滑得勒……可是这脸的主人愣是没有半分反应……

    突然就想到了玦渠白日里说我脸很妖孽的话,我明儿就告诉他:看!这才叫妖孽呢!

    我无能为力的倚着床柱,想要不然拿杯茶泼他一下吧,虽然不太厚道,可我实在是有些困了。正准备这么干,可是走到桌边又反应过来,茶好像都被我喝光了……然后……我想不出来别的办法,只觉得脑子很昏很沉。

    我想我终于抵不住困意睡着了,因为我的眼前再次出现了上次梦中的景象,就像连续剧一样。

    隐里宫门深处竹林之后的一座庭院里,石桌边的华服男子手中还拿着那只白玉酒盏,他一边执壶倒酒,一边不紧不慢的开口,“睢染是吗?你有何能耐?”

    他好看的手指端着那只酒盏缓缓送到唇边,我只见眼前白影一晃,他手中的酒盏竟然不见了。

    另一边,睢染仰头饮酒,然后用手背一拭嘴角,扬起一抹笑,晃了晃手中酒盏,她居高临下的睨着他,眉眼轻挑,“如何?”

    我瞠目结舌的看着,她的动作真是快,还有嘴边带起的笑,真是耀眼,可是让我震惊的却不是这些,而是那张脸,那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和那张脸上的眼睛,那双……黑如点漆的眼睛。

    她的眼睛为什么是黑色的?我整个人都怔住了,心乱如麻,脑子一片混沌。转开目光,正好看到华服男子缓缓敛起眸中惊异。

    “公子若是合意,睢染便留下,若是不满意我这便离开,请师父再派人来。”睢染将酒盏放到男子面前的桌上,对方垂眸看了一眼,然后挑起嘴角,轻慢的说了一句,“这个酒盏……我喝过。”

    睢染似乎没想到对方会说这么一句,微顿之后平静的点点头,回答,“没关系,我不介意。”

    她的话显然再次出乎男子的预料,他缓缓站起身来,高大挺拔的身姿挡住了日光,在睢染面前投下一道暗影,他向她走近两步,又在面前她一步左右的停下,倾身靠近,伸出纤长白皙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好看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光,“姑娘是在调戏在下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