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一纸荒年 故人不覆  第二十一章 讨人情(一)

章节字数:3316  更新时间:15-09-10 22: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睢染徒然睁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眸色中,映出对方足以倾城的一张脸。

    那张脸上的笑这样美,却也这样冷,让我不寒而栗,心里荡起波澜。

    似梦迷离间,一双云淡风轻的眼眸,安然沉静,透出如水的光。

    “醒了吗?”含着笑意的语声响在耳边,低而缓的嗓音,如春风拂柳,带着淡然的轻暖。

    这是个男人的声音,可是眼前的脸地像隐在雾中般,看不真切,用力的揉揉眼睛,然后终于看清:斜躺在我对面的人,手支着额角,神情亦是闲淡如水,但是这张脸……

    我猛地一下子扑到他的面前,端详这样与我梦中所见极为相似的脸,在这样近的距离里我能清晰的透过那双眼瞳,看到映在里面的人脸——两道又粗又浓的眉毛还好好的粘着,上唇一撇小胡子却掉了一半,很有些滑稽,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又听到一记似笑非笑的声音,“看来是醒了。”

    这次他的声音不再是从耳边传来,而是从眼前,就在我面前,我看到他凉薄的唇轻启,气息拂在我唇边。

    近在咫尺的这张脸,我呆呆的不知看了多久,才终于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急着赶紧想退开,可是一紧张手肘突然一滑,然后我的头就狠狠的撞到了他怀里。

    第一个感觉是鼻子,又酸又疼,说不出窒息,我挣扎着想起来,可是越挣扎越爬不起来,我一慌手下一把乱抓,不知碰到了什么,然后听到头顶传来一声轻喘,我立马不敢动弹了。

    “美人这般投怀送抱,在下实在受宠若惊。”

    一记好听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然后我被一双手扶起来,抬眼,看到那双漆黑的眼眸里,涟漪般晕开淡淡笑意,有股风云流动的气息,心底一阵震动。

    但我的梦幻很快就破灭了,因为我突然想起了他方才的话,还有我方才不小心碰到的……我看了眼自己的右手,目光缓缓转到对方身上,刚对上那双眼睛,我的脸突然一阵发烫,好想立刻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怎么了?你的脸这么红?”那人的声音落在我耳旁,“鼻子……是不是碰伤了?”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去,摸着鼻子小心的瞄他,“没,我没事。”

    突然想到什么,我再次抬眼,去看这张惊为天人的脸。

    我眨了眨眼,确定不是幻觉,“你的脸……”

    我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他的嘴边摛起一抹笑,“我的怎么了?”

    我理了理思绪,脑子也清醒起来,这个人是我昨晚在巷中所救,虽然有几分相似,但他并非梦中的男子。

    突然觉得十分丧气,我为什么又做了那样的梦……梦中的那个男子是谁?眼前笼罩了太多的迷雾,心中如塞了团乱麻般,不知何去何从。

    “你将我认作了谁?”安静中又听到那人的说话声,我吃惊的皱眉看他,缓缓摇头,转开话题,“你什么时候醒的?”

    “刚刚。”他道,我又问,“昨夜找你的那些黑衣人是谁?”

    这回他没有回答,沉默了会,抿唇一笑,“怎么?”

    我无所谓的耸肩,笑道:“没有啊,就是好奇,如果你不方便讲的话……”

    其实我这一招是以退为进。我想我毕竟是他的救命恩人,古人不是都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所以我料想他一定不会拂我的意。等了一会,他果然摇摇头,我坚起耳朵,听到他十分淡然的开口,“不方便。”

    “……”我脑子大约空白了两秒,然后意兴阑珊的转身下床,却听身后又传来声音,“我开玩笑的,并无不便。”

    我缓缓转回头,盘腿端坐,他终于也从床上坐起来,我看着他垂眸间微微琐眉,显然发觉自己衣衫不整得不些奇怪,我心中咯噔一声,忙开口问,“那他们是……”

    他理着身上的衣服,说了两个字,“杀手。”

    我听到他这么说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因我早已将武侠情节带入,而且那些人一看就像是活在黑暗中的人,但他的下一句话马上吸引了我的注意,他说:“是我弟弟派来的。”

    我想到了江湖恩怨,爱恨情缠……可是我没想到,竟然是兄弟相残。这有一点点不符合我心目中武侠情节的设想,不过潜伏在心底的八卦基因却蠢蠢欲动,但我又有点害怕触到对方的逆鳞,毕竟被弟弟追杀不止不光鲜亮丽,应该还特别郁闷,所以不知该不该问。

    “金钱,权利,地位,美人,不外乎这四种。”他挑了挑眉,开始满足我的八卦心理,“我们家非常有钱,是当地有名的富户,我父亲有很多妾室,所以我有很多兄弟姊妹,我娘亲是我爹正房,所以我是嫡子,算是名义上的继承人。前段时间父亲突染重病,说要将家产让我继承,于是我那些兄弟便急了起来……”

    我不得不说,这个八卦确实很八卦,一点跌宕起伏的情节也没有,除了他略带慵懒的声音听来悦耳之外,其它着实无聊至极。而他在讲着这一切时,语声不带任何的情绪,那样漫不经心的神情,简直像在讲故事。

    一下子便没有了继续八卦的兴致,这时房门突然被敲了三声,是那种缓慢到有些诡异的节奏,我已知道来人是谁,于是下床过去开门。

    “等等……”

    背后传来声音,我对他摆了摆手,示意无妨,是熟人。

    门口站着的人果然是玦渠,他眼睛睁得大大的,我看到他眼中好像窜上一丝怒火。

    “你……起床气?”我小心试探,没想到他却问我,“你为什么开门?”

    我被他问得莫名其妙,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反问,“不是因为你敲门?”

    玦渠目光狠狠瞪我,“我不是说暗号是三长两短吗?”

    我歪头想了想,他昨晚离开前好像是有这么说过,“那你要怎样?重新敲过?”我说着就打算关门,玦渠在我把门合得只剩一个缝时终于闪身钻了进来,我觉得他身手挺灵活的,就是有时候扭曲的有些过度,所以看起来不是那么美观。

    我寻思着要不要把这个建议告诉他,他又回头瞪我一看,嘀咕一声,“你怎么没有一点防人之心,你这样万一……”

    不知为何他的声音突然很生硬的顿住,然后我听到一声抽气,和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我闻声看去,看到落地的食盒里,滚出两个白花花的大馒头。

    “睢染!”

    我还没喊呢,耳边突然就传来玦渠的超高音,几乎带了丝凄厉,吓得我正准备捡馒头的手颤了颤。

    “阿染……他……他是谁?”玦渠指向床上的手微微颤抖着,好像受了多大打击一样,我捡起地上一只馒头,然后随着他的目光一起看着床上的人。

    白衣墨发的男子,靠坐在床沿,一只手搭在支起的腿上,动作优雅气质如仙,看着我们的眼中带着一丝慵懒。

    方才近看时,我只觉得眼前的人,如云如月,淡然至极,可是现在看来,他的身上,还有种令人难以捉摸的深沉。

    我看向他身上的衣,虽是素洁的白衣,衣上却印着繁复的云纹图案,金色银丝滚边,就这一身衣服已是说不出的华贵。

    我看到玦渠这样激动,一下子也有些茫然,想了想才开口,“对了,你好像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睢染!”房中传来玦渠凄厉如野兽般的嚎叫,害我被吓一跳,刚捡起来的馒头又掉了,我也被他挑起些怒火,“玦渠你干什么?”

    玦渠的手指颤抖的移向我,“我才想问你啊睢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以为你只是失忆了,却没想到你竟然会堕落成这样?你连他姓甚名谁都不知……”

    我看着玦渠一副挨过晴天霹雳,痛心疾首的样子,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可还是没想通,于是一边思绪流转一边指着床上的人,“我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而已,我知道他家里很有钱,老子娶了很多房媳妇,就是很豪门的那种,然后他还有……”

    “睢染!你够了!”我话还没说完耳边再次传来玦渠怒不可遏的声音。

    我怔愣的转头去看靠在床边沉静泰然的人,他的嘴角有笑,笑容很浅。

    我突然就明白过来了,这是该死的封建社会,该死的男女授受不清!

    “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哭笑不得,没想到关键时刻,我只能说出这样苍白的一句话。

    “不是这样那是哪样?”玦渠竟然听进去了我的话,他重新指着床上的人,“这人到底是谁,怎么会在你床上?”

    我看着床上的人,呐呐开口,“他是我捡回来的。”

    对方忽然皱眉,若有所思的开口,“在下分明记得救我的是位姑娘……”我被他一语惊醒,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得是玦渠为我准备的那件男装。

    “什么姑娘啊,你看错了吧。”我干笑着说,心想他当时中了迷药意识模糊,应该可以糊弄过去,于是向玦渠使了个眼色。

    我忘记了站在我面前的不是染君诺,而是玦渠,至少我目前还无法掌握他那异于常人的逻辑思维。

    我疑惑的看着他慢慢走向床边,然后弯腰垂眸,定定的看了良久,最后松了口气似的退回来,转头瞪我,“阿染你也真是的,怎么不早点和我说他是个男人呢,害我还以为你藏了个漂亮姑娘在房里。”他顿了顿又一本正经的对我道,“阿染我先提醒你,你要是敢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我定然是要告诉师父,让她将你扫地出门的。”

    我心中暗暗佩服玦渠的勇气,胆儿真大,心眼够缺,然后转头小心的看向受害人,他眼底的意味如云海深沉,并无怒意,但也无半分笑意。

    我看着他无意识点着膝盖的指尖,如果有小刀或匕首,估计他就得射过来了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