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一纸荒年 故人不覆  第二十八章 与君同(三)

章节字数:2240  更新时间:15-09-10 22: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待玦渠击退那些黑衣人后,天方已露鱼肚白,地上却只躺了一具尸体,就是方才被玦渠杀的那一个,之后他并未再下杀手。最后我们很没道德得留下这片狼藉的战场,转移了根据地。

    我坐在客栈干净的床上,心里有些忐忑,玦渠坐在床边帮我处理手上的伤口,微抿的嘴,紧琐的眉宇,略深沉的脸,想到那个被他杀了的人,我的心莫名一紧。

    “对了,那个人死在那里没关系吗?会不会给掌柜惹来麻烦?”我若无其事的开口打破沉默。

    “他们会趁被发现前回来收尸。”江流淡淡开口,他正悠闲的坐着喝茶,我疑惑的看他,正想再问,掌心突然传来刺痛,我下意识的动了下,玦渠抬头,“疼?”

    我听着他这样带着一丝冰冷的声音,一阵眼热,因为他此时的神情,真的很像梁君诺。

    我看着右手手心那道狰狞的伤口,笑着用左手手指比了比,“一点点。”

    玦渠皱起眉来,动作却明显轻柔了,睨着我开口,“你怎么想的?不会想办法拖延时间吗?你怎么敢……”

    “睢兄弟虽然手无缚鸡之力,却胆色过人,连在下都要钦佩了。”这时坐在桌边喝茶的江流突然说道,他看着我,嘴角微微挑着,带着平日惯常的笑,眸色平淡如水,既无关切也无嘲讽。

    不知为何我心中有些不悦,“你们觉得我这样做很愚蠢对不对?可是我告诉你们,恰恰相反,我这么做是经过权衡的。”

    玦渠睁着一双大眼睛瞪我,“权衡?”

    我想这也算是一种意识养成,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

    于是我对他们用手比划了两下,“就像壁虎断尾求生,它们在遇到危险时会截断尾巴吸引敌人注意,然后趁机逃脱。这种牺牲局部保全整体的方式,也不失为一种生存自卫的技能。”

    玦渠以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我,然后抓起我没有受伤的手摇晃,“壁虎的尾巴断了能长出来,你的手断了还能长吗?”

    他突然就又变成了往日的玦渠,我恶狠狠地磨牙,“你的手才断!”我的手只是划了道口子,顶多留个疤。

    江流挑了挑眉,仿佛觉得我的说法很新奇,“这种自伤也不失为自保的方法,只是……”他嘴角一抿,微笑,“只是过于决绝了些,还是给自己留些余地为好。”

    我皱皱眉,想反驳却还是忍了下来。因为我不能告诉他们,我已习惯于在黑暗中寻找微光,感受光的存在。一时之间,我无法把希望全然寄托到他们身上。即便是玦渠,我也做不到。

    玦渠将我的手包扎好后,开口说道:“其它先不论,现在我只想知道,那些人到底是谁?又是怎么找到客栈的?”

    我心中下意识的发虚,玦渠摸着下巴瞧了瞧我和江流,“该不会是你俩……”

    “我俩啥也没干!”我斩钉截铁的打断他的话,说完就后悔了,玦渠愣了愣,“我说你们干什么了吗?”

    我摇摇头,玦渠突然微目,“阿染,给你一个建议。”

    “说。”我从善如流微微一笑,看到对方目中浮起一丝深沉,“在你没有拎清楚自己之前,不要想着去救别人。”

    我被他的话震住,玦渠的话难得锋利刺耳,但却提醒了我,现在的我想要去救任何人,都显得非常不自量力呢。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思念流转,我开口问道:“除诸侯王之外,白氏皇朝还有几位王爷?”

    “有好几位吧。”玦渠嘿嘿笑道,“民间流传先帝相貌极好,身如玉树,且风留多情,所以子嗣繁多,那白帝的兄弟自然也就多咯。”

    我看着玦渠脸上的笑,明明是这样俊秀的一张脸,偏偏笑得这样猥琐。我想了想又问:“同宗同族,留居宫中,而且年纪与白帝相仿的呢?”

    “一般不会,皇子被册封后大多会领得封地,搬出王宫的。”江流说到这里停了下,明显后面还有话,果然,他笑道,“不过有一位例外。”

    “谁?”我紧张的追问,江流若有所思的看我一眼,说,“华阳宫中曾住过一位。”

    我脸色紧崩,“‘曾’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刚说到这里就已经在心中否认了,如果死了,那我昨晚看到的是谁?

    玦渠也是恍然的点点头,“那里倒真是住着一位……”

    “你们能不能别卖关子了。”我无奈的看着他俩,“他到底是谁啊?”

    玦渠说这其中牵扯到一段宫闱八卦,而且要追溯到谢世的先皇,我努力瞪大眼睛,表示自己对八卦什么的最感兴趣,于是……这样八卦是这样的:

    那位长相极好的先皇一次外出驯狩,在山中遇到一个女子,这个女子长得极美,简直惊为天人,于是多情的先皇一见倾心,将其带入宫中宠爱非常。但在册封时却遇到了麻烦,原因是此女子无父无母,全无家族背景,寻常人家还讲究个门当户对,更何况是帝王纳妃?而且她进宫后便独冠后庭,早已引来许多嫉恨。后宫中的女子从来不简单,而当时的帝后刘氏尤其,是个极有手段的女人,不知不觉便流转出了狐妖蛊惑帝心的谣言,于是引来群臣犯颜力谏,要诛杀妖女。

    总而之言,虽然最后先皇顶着各方压力没有杀她,但册封自然也成了不可能的事,以致于她不久之后诞下的皇子也没有名份,直到先皇去世新帝登基,宫中所有被封王的皇子都去了封地,独留这一位皇子。继位的新帝是这位皇子的哥哥,他总算还顾念手足同胞之情,终归是封了他一个王,但却未获封地,于是便一直留在了宫中。而这位皇子的母亲直到去世都未有封号。

    “所以仿间都流传说,这位皇子是妖狐之子。”玦渠最后又加了这一句,我突然就想到睢染那句‘与狐谋皮’了,难怪对方脸色难看到想杀她呢。

    听完这个故事莫名的有些感慨,我靠着床沿,理了理思绪,“那位皇子也就是现在华阳宫里的那位?”

    玦渠点头,又摇头,“已经不是了。”

    我疑惑不解,江流手指轻轻扣着桌面,笑道:“我方才说了,他曾住在华阳宫中,之所以现在不是,则是因为,他已经成了新的白帝。”

    我半张大嘴巴,脑中有些当机,半天才能发现声音,“什么时候的事?”

    江流摸着下巴想了会,道:“就在三个月前。”

    我压下心中起伏,努力平定思绪,“那位皇子……不,是白帝,他的名字是……”

    “曾经的轩王,现在的白帝,白无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