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一纸荒年 故人不覆  第三十一章 听风起(一)

章节字数:2716  更新时间:15-09-10 22: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赤国在南面,而且由于那里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去往那里的航道已经封锁,我们只能选择陆路。

    我趴在马车的窗口控出半个头仰视着坐在高头大马上的两个身影,玦渠骑的是匹白马,江流则是那匹黑马,坐在上面真的就像个王子一样,俊得一塌糊涂,即便有面具覆盖,总之这个人的身上有着无法遮掩的风华。微微转眼,发现玦渠这样目视前方安静的样子,有一瞬间也会让人产生白马王子的错觉呢。

    似乎感觉到我的视线,玦渠转头朝我看了过来,露出一抹灿烂笑容,“是不是突然发现,其实我很酷帅?”

    ……白马王子啥的果然是错觉。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坐马车?”我不满的发出抗议。

    玦渠在马上俯视我,认真的说:“相信我,你不是一个人坐在马车里。”

    我翻了个白眼,“你想说你的灵魂其实在陪我坐马车吗?”

    “当然不是。”玦渠正色道,“因为马车里还有夭月啊,是你说的,它是姑娘。”

    夭月是只母狗。

    “玦渠!”我扑出半个身子去抓他,结果他的马一尾巴甩了过来,正好扫在我脸上,那股臭哄哄的味道让我差点吐出来。

    我吐着舌头干呕了两下,伸手在脸上一阵胡乱的扒,差点把那撇小胡子扯下来,无意间一个抬眼,正好对上江流的视线,目光相对,我看到他那双漆黑眼眸里浮着笑意,那种淡淡的,浅浅的笑,像此时的阳光般轻暖。

    “对了阿染,我是不是忘记告诉你,其实我是你师兄。”玦渠拍着马又走到我马车边,说完还一本正经的强调,“而且是非常敬重的那种。”

    我斜了他一眼,故意气他,“你别逗我了,我的眼光哪有那么差?”

    果然玦渠的脸立马黑了下来,我意识到江流还在这里呢,也不好太伤他自尊,于是改口道:“好了好了,我不是失忆了嘛,你到底想说啥?”

    玦渠摸着下巴抬眼看天空道:“也没啥,就是师父他老人家……尊卑有序什么的可讲究……”

    我不耐的打断,“玦渠!”

    他对我嘿嘿一笑,“玦渠后面加个哥哥?”

    “玦渠……”我嫌恶的看他,“你别恶心我成吗?”

    玦渠反应了下,可能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恶,于是又说:“那加一个字,玦渠哥?”

    我不假思索的摇头,玦渠继续忍,“算了,你就叫我师兄吧。”

    “师兄……师兄……”我继续摇头,“可是我会联想到尸……兄……”

    玦渠终于忍无可忍,“阿染!”

    我急忙开口,“阿渠。”这么叫着还蛮顺溜的,转眼去看江流,斟酌着开口,“阿流?”

    江流看了我半响,微微张口,“染妹妹。”

    我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立马改口,“江流,我还是叫你江流吧。”

    我骑马的心愿在第二天就成功实现了,过程虽和我想像的有些出入,但重要的是结果。

    过程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我吐了,而且吐得一塌糊涂。

    当然我不是生了什么大病,没错,其实我只是晕车了。

    于是我如愿以偿的骑在了马上,还是那匹把我甩下来过的黑马。

    “为什么我要抱着夭月?”玦渠转头看我,眼神幽怨,夭月不满的拿尾巴甩了他一脸。

    我幸灾乐祸的对他笑,“难道你想给夭月租辆马车?”

    由于只有两匹马,鉴于我们目前没有收入来源,没有开源就只能节流,于是最后决定两人一骑。

    玦渠幽怨的看着我,我下意识的回头,原本我是想同玦渠共骑一乘的,没想到江流却主动提出要与我同骑。

    正想着,就听到他平淡的声音传来,“在下过敏。”

    “过敏?”我下意识向他确认。

    “嗯。”他轻应了一声。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江流除了那天晚上帮我救夭月之外,好像从来没有抱过它,原来是过敏。

    低头看着他绕过我腰间拉着马缰的手,然后想到原来江流只是在夭月和我之间,选了我而已……

    “怎么?”耳边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我心惊回神,猛地一转眼对上江流近在咫尺的目光,然后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头转了回来。

    不用去看江流的表情,因为连我自己都没弄明白这逗逼的行为是怎么回事,反应过来后我努力淡定加小心翼翼的再次把头扭了回去,“你说什么怎么?”

    江流盯着我看了看,笑道:“你看起来有些没精神。”

    眼睛还真毒!

    “没有啊,太阳太大了吧,就像花啊,太阳一晒就焉了。”我话音刚落下,天上很配合的传来轰隆一声,我缓缓抬眼,然后看到上空乌云压顶,风雨欲来。

    “是啊,这太阳还真是毒。”旁边传来玦渠凉飕飕外加阴阳怪气的话,我转头狠狠飞去两把眼刀。

    之前听玦渠的叙述到紫薇山的过程,我以为到赤国至少也得走上一个来月,却没想到十日后就到了赤国边境。

    入境前我们的队伍里突然就多了一个人,他好像是突然从地底下钻出来的,我认识他,那日在客栈房中他跃窗而入,江流却什么也没有说,当然我也没有问。

    江流说他就是翊歌。

    我小心的打量他,翊歌这张脸长得可不是一般的俊,就是不苟言笑,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令他着又冰又冷。

    “翊歌从小跟着我,平日里虽然严肃了些,但其实很单纯,性格也很可爱。”江流好像能看懂我的眼神似的,靠近过来轻声对我说。

    人与人的感情果然是需要时间培养的,看,拜这十天来共骑一乘所赐,从前总是高冷的扫我一眼的江流,现在已经会在我耳边说悄悄话了。

    我充满好奇的去观察被江流遣去给我们买东西吃的翊歌,他站在我身后,我微微后仰用同样轻的声音虚心请教,“请问你说的可爱是指……”

    眼前突然暗影压顶,一张大黑脸的玦渠,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你俩是有什么秘密不能回头关起门来再讲吗?一定要这么明显的让我知道,我的存在很多余吗?”

    如果是普通人说出这翻话,我一定会觉得很惭愧,觉得自己太不会待人接物了。可是此时说出来的是玦渠,我却只觉得意外,没想到他的觉悟突然这样高。

    我回头看了眼云淡风轻的江流,对玦渠玩笑道:“没有办法,每次关起门来的都是你和江流。”

    身后传来江流似笑非笑的声音,“既然如此……不若今晚我和睢兄弟同房?”

    “不行!”

    我还没发表意见,玦渠已经斩钉截铁的开口,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毕竟他知道我是个女孩子嘛,可是也没必要这么直接的拒绝,这样多尴尬。我发现玦渠有时候说话就是太直了,这样很伤感情。

    我转身对江流眨眨眼,小声的说:“你不要介意啊,其实玦渠偷偷和我说,他现在每晚与你同床共枕,你不在他会有孤枕难眠的感觉,所以才不让你和我一间的。”说完抬眼,却看到江流失笑的神情,他微微低下头来靠近我,“哦?看来玦兄没告诉你,其实他每晚都打地铺……”

    “啊?”我张了张嘴,这下尴尬了,摸了摸鼻子正准备再编个说辞,幸好翊歌正好回来,他手里捧着一个纸包,里面是热热的包子。

    江流从他手里拿过纸包给我,然后又从玦渠怀里抱过夭月递给翊歌,“它饿了,喂一些给它。”

    我保持着半张着嘴准备含包子的姿势,看着翊歌低头看夭月,然后提住它两条小短腿,笔直的拎在胸前。

    夭月被他这么悬空提着显然不舒服,哼哼了两声,蹬了蹬借不着力的两条小后腿,见对方没反应,就汪汪的吼了两声,然后我就看到翊歌嘴一抽眼一跳,手跟着一抖就要扔夭月,我急忙伸出手去接,却听到身边慢条斯理吃着包子的江流淡淡的说:“不许扔。”

    “是。”翊歌立马又把夭月如神明般奉在眼前,连眼睛都是直的。

    我忍着笑去看江流,这个人,其实有些腹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