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一纸荒年 故人不覆  第三十五章 听风起(五)

章节字数:1834  更新时间:15-09-14 12: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怎么会有人能笑得这样好看……那股如风云流动的气息,淡然如水的沉稳,他这样瞧着我,仿佛能读到我的心事,令我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别开目光,我假装镇定,“没,我没想什么啊。”这人怎么回事,平日里虽然总是一副温文有礼,不惊不惧的样子,可也不见他对别人这样笑啊……仰头望月,努力排除脑中那团浆糊。

    看着看着,突然发现今晚实在是难得的机会,虽然说做人要迷糊些好,但显然此一时彼一时,该清楚时可不能糊涂,否则小命休矣。

    我正斟酌着怎样措辞才显得不那么突兀,却听对方突然开口,“想问什么?”

    我发现江流这一点真是有些恐怖的,他怎么就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呢?不过既然都被看出来了,那我也就不必客气了。

    “我只是好奇,在这场战争里,谁是正义的一方,谁又是那个始作俑者?”我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他的神情,江流脸上带起些若有所思,缓缓抿了口酒,摇头,“这个……我也不知。”

    我忍住跳脚的冲动,瞪着他不说话,就算他站在夏九重阵营我也不意外,可他却给我这种答案。

    江流浑不在意的给杯子续上酒,不紧不慢开口,“一个国家腐化堕落到一定程度,大约便离战乱不远了。”

    他的话让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先入为主的观念是错误的。的确古往今来的内战,无一不是人为而起,但归根究底,似乎都有其根源,朝廷的腐败堕化,各方利益的冲突,民不聊生的惨状……

    难道赤国已经到了不得不战的地步?

    “给你讲个故事,想听吗?”江流笑着说,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转动酒杯。

    我睁大眼睛,坚起耳朵,他收回目光,浅笑淡然的为我讲述了一个兄弟的故事,一段不同寻常的兄弟情谊。

    大家族里的一对兄弟,聪颖早慧的弟弟,小小年岁便已通诗文,精琴韵,少年时因学富五车,文采出众而名闻朝堂内外,他的聪慧和才华是连他的父亲都为之叹服和骄傲。

    但是上帝从来没有造过一个完美的人不是吗?尽管他的才情优秀到令人无语,但他却不善骑射,他的手中除了笔墨纸砚,从未持过刀剑。不是因为他不会,而是因为不能。

    这个早慧的弟弟生有一种先天性的病症,从小体弱,医官说他活不过弱冠之年。我从江流的话里猜想,他所患的疾病,大约类似于先天性心脏缺损。

    兄长是个一出生就被设定为家庭继承者的天之骄子,与他弟弟的满腹才学不同,他飞扬跋扈,神勇善战,骑射剑击无一不精,文才虽比不上弟弟,但也是从小饱读诗书,所以可以说是文武全才,深得他们父亲的喜爱。在众人眼中,他已然是个受尽荣宠,光华满身的人。

    与世家望族间兄弟关系淡漠不同,这二人从小亲厚,感情极好。弟弟由于体弱多病,所以在家中经常被其它兄弟欺负,于是大他两岁又是家庭继承者的兄长便充当起了他的保护伞,处处相护,二人兄弟情深,他们的父亲看在眼里也很是欣慰。

    之后二人渐渐长大,弟弟温润如玉,淡雅如风,而兄长则是英姿勃发,意气飞扬。在这片岁月流光里,不变的是二人的感情。不仅没有因为时间疏淡半分,反而愈加的亲厚。

    白日里,他们二人或煮茶品茗一番,或下棋厮杀几回,月夜下,一个舞剑,一个弄琴,二人同食,同寝,甚至同榻而眠,那是因为弟弟体虚气寒,手足冰凉无法入眠,于是兄长便搬来与他同住,这一住便是许多年。

    他们几乎形影不离,已经走得不能再近,只要他们两人在一起,甚至没有人能够靠近。

    可以想象这是一段如何静美的岁月,也不知艳羡了多少人。而在那样的高墙大院里又是件多么稀奇的事!

    华贵堆砌的城墙里,渐渐便传出了些流言,这些流言终于在两人到了适婚年龄时引起了他们父亲的注意。

    本是对这两个儿子都极为钟爱的父亲,但如若让他二者选其一,那绝对是被他认定为家族继承者的长子。他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事威胁到他的地位。

    之后兄长被勒令搬出弟弟院落,还被关了禁闭,不许二人相见,那位父亲对自己温润如玉的幼子态度也是极转直下,冷淡非常。

    江流话语微顿,我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心底疑惑,小心的问江流,“这两兄弟,就是他们?”

    他看了我一眼,微微颔首,“夏九重是赤国世子。”

    那位温文儒雅的弟弟,就是夏九悠,而当然父亲显然就是赤王了。

    江流被我打断的故事继续展开。

    夏九重这一关就是一年,直到赤王终于为他决定了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左相温功良的女儿。

    不过赤王的这个想法还在摇篮里酝酿时,就被夏九悠扼杀了。

    那是七夕节的一场盛宴,赤王有意安排温功良的女儿献艺,并借此机会下旨赐婚。可没想到宴饮半途,夏九悠突然闯了进来。

    此时的他满身酒气,完全不是平日里那位温润如玉的世子悠。宴会之上他直指温功良,历数他的罪状:结党营私,左右朝政,谗口铄金,嫉贤妒能,寻私舞弊,任人唯亲,贪脏枉法……可谓字字诛心,气得温功良差点当场昏厥。

    这之后便是夏九悠的禁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