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一纸荒年 故人不覆  第三十六章 点江山(一)

章节字数:2053  更新时间:15-09-14 1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九悠醉闯宫宴,赤王震怒,下令幽禁夏九悠。

    当然夏九重为他向赤王求过情,只是夏九悠没有接受那个所谓的恩典,而夏九重的婚事也因他这一闹被搁浅。

    夏九悠这一关就是两年,直到半年前,出使黛国的使节大人提起久慕夏九悠才学之名,想向其求一份墨宝。

    江流说上次见夏九悠还是在他被关禁闭前,他说他原本就很安静,除了对夏九重,他素来淡漠,似乎其它所有人的存在都还不如天上的流云,都不足以让他看上两眼。

    江流的故事到这里结束,我安静的坐在那里,心中些微感慨,夏九悠的世界只为夏九重开过一扇小小的窗,可是为什么二人现在会反目呢?

    “怎么?”江中眼中浮起一抹我看不懂的神色,指法碰着杯沿,发出微微的轻响。

    我无限感慨的发出一声叹息,缓缓摇头,“不知该说什么好……在夏九悠被关禁闭的两年时间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江流突然伸手敲了下我的额头,“你这小脑袋连自己都顾不好,难道还想掺和不成?”

    我摸着额头顿时心不服,“谁说我连自己都顾不好,我明明……”

    江流挑了挑眉,“明明?”

    “明明就很厉害!”我硬着头皮回嘴,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劲头。

    “嗯……是挺厉害。”江流看着我点头,把玩着手中那只小酒盏,“没有人会为了一只狗而豁出性命,也没有会在别人用剑架在脖子上时徒手去抓,更没有人随随便便就将来历不明的人带回去……”

    我越听头越低,这是我干出的事吗?好像是有些蠢,不过听到他最后一句我立马又精神了,眼神炯炯道:“前面两件也就罢了,马都有失前蹄的时候,我承认是我思虑不周,但最后一件呢,如果不是我发扬热心助人,扶危济困的传统美德,你说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教训我吗?”

    江流看着我,转动手中杯盏,唇角微抿,带出一点笑,“我以为我在满足你的好奇心。”

    他这么一讲我立马意识到了自己的错,把头点得像拨浪鼓,“满足,很满足。”我说着朝他身边挪过去一些,然后拉着他的衣袖露出很狗腿的那种笑,“既然您都已经大发慈悲满足小人这么多了,能不能再满足一点点?”

    我掐着食指比给他看,江流失笑的看我,“还有什么想知道?”

    我道:“你呀。”很多疑惑一直埋在心间,原本不想问,可是突然便觉得可以问了,我笑眯眯的说,“你来这里是有目的的吧?”

    江流微微挑眉,“避难的话……可算?”

    我翻了个白眼,这人是真心把别人都当傻瓜吗?我想了想,转而试探道:“我猜你是来劝架的。”

    “劝架?”江流好笑的看我,似乎我说了什么很天真的话,然后淡然的拂了拂衣袖,站起身来,“夜凉了,去睡吧。”他说完就走了,丝毫没给我挽留的机会,我看着他走出院门消失在夜色里的背影,突然意识到他竟然并未和我住同一个院落,然后……他是故意在这里等我的?

    我呆呆的坐在那里,心跳莫名的跳得极快,江流留下一半的残酒还放在桌上,我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当我意识到时,那半杯酒已经在我嘴里化开,又刺又辣,又清又冽,。

    心脏好像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我捂住脸冲回房中。躺在床上不知是否酒精的作用,脑子竟变得昏沉,分明只是小半杯,也不是第一次饮酒,却觉得这样的味觉刺激很陌生。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一夜过去了,再睁开眼时脑子还是昏昏沉沉,混沌得像一团浆糊,有些分不清今昔何昔,于是就又望着帐顶发了会儿呆,

    掀开被子坐在床上,日光透过窗户的缝隙透进来,细细一缕落在地上,我低眼看着,脑中走马灯似的浮过昨夜的情景,狠狠的拍了拍自己脑袋。

    起身时忽然双腿一软跪到了地上,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全身无力,头痛得厉害。

    想起从前的自己,突然觉得恍如隔世。从前的孟醉笙不要太独立,虽然有些忘性,但绝不可能这样弱不禁风。之前并没有发现,只是近来才慢慢意识到,自己的力气真是连普通人都不如,连走点路都要喘上两口气,实在是丢脸。

    记得在之前的梦里,睢染就算不是武林高手级别,但绝对是个练家子,可是为什么到了我这里却半分武功也无?她的武功都去了哪里?

    刚睡醒的夭月从床上跳进我怀里,涎着舌头要舔我的脸,“别闹,想事儿呢!”我将它从身上赶下来,趴着床沿想了会儿,撩起双手的衣袖,手腕处有两道非常明显的伤痕,除了双手还有两只脚踝。

    房门被轻轻的敲了几声,熟悉的三长两短,我收起心神正准备起身开门,房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对方站在门口愣了愣,然后惊奇道:“阿染,你怎么睡在地上?”

    我叹了口气,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你知道这是什么伤吗?”我撩起一只衣袖给他看,玦渠看了眼我手腕上的伤痕,脸色难得得正经,“怎么想起问这个?”

    “其实我一直很奇怪,我们既然师出同门,那我肯定也是和你一样武功高强不是吗?”我说着在他面前晃了晃双手,“可是你看,我现在根本手无缚鸡之力。”

    玦渠突然握住我的手,“阿染……”

    我打断他的话,“这样的伤口我双脚也有,所以我想知道,睢染的武功是不是被人废的?”

    只是不知道是谁废了睢染的武功……

    玦渠黯然的瞅了我半天,小心翼翼的开口,“阿染,你没有什么事吧?”

    我无语的看他,“我没事,就是……”

    玦渠突然挨着我身边坐下,然后拍了拍肩膀。

    我不解的瞪他,“干嘛?”

    “难过就哭出来,不要忍着。”他别过头看着窗外,一脸认真,“我不看。”

    我深吸一口气,伸手揪住玦渠的耳朵大喊,“大清早的你能不能不二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