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一纸荒年 故人不覆  第四十三章 定风波(三)

章节字数:2359  更新时间:15-09-19 19: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战局是在一个月后被扭转的。夏九重在发诏之初便已派出自己的暗卫,十六飞骑秘密去往边关,让他们在适当的时间拿下边防军,他的这一招无疑于釜底抽薪,而如今那十六飞骑不负重望,正带着集结起来的边防军对敌军后方发起进攻。

    夏九重不仅擅权谋,更爱攻心,可以这么说,他每一场胜战都透着智慧的光芒,其实败并不可怕,可怕的这个打败你的人,会让你觉得下一次他还会打败你。

    这很容易叫人气急败坏,继而丧失斗志,但荣延不愧为一朝的大将军,大将之风尽显,他的大军被夏九重折损将近两成,且遭受前后夹击,屡屡吃了几场败战的情况下,却依然能保持军队阵脚不乱,人心不慌。

    而夏九重的这招釜底抽薪最终并未达到预期效果,也没能一举扑杀荣延大军。

    其实这个结果我一早便预料到了。开战以来也听说了不少关于荣延的事,他虽没有夏九重的心计,但好歹也是位战绩赫赫,威名在外的大将军,金戈铁马,半生戎装,多少出生入死,血染沙场……如果说夏九重犹如今日的战神,那么荣延在军中地位无异于昔日的托塔天王。

    边防军长年驻守边疆,远离王城的喧嚣,远离政治的漩涡,只有一腔热血,当初夏九重定然是用平定叛乱,保家卫国之名,才将他们拉入麾下。

    可荣延代表的是那一段峥嵘岁月,半生戎马。

    不出我所料,荣延果然使用了怀柔政策,不少将士纷纷倒戈,边防军军心不稳,战斗力锐减。

    如果上天不下雨考验的是人性,那这样一场持久战简直就是自虐。

    在这场对峙开始之前和之后,江流都没有再泡茶,这是自然,因为我连水都已经一天没喝上了。

    农田在大战之初也还种着庄稼,可如今早已全部荒废,出现一道道细细小小的裂缝,玉龙涧的水也已完全干涸,那里彻底成为第二战场,沦为一片烟火。但好在那里还有一片断崖阻隔,才不至于让荣延大军一举攻破。

    随着旱情越来越严重,为最大限度的提高水的利用率,夏九重将水集中保存,专门发放,可他并没有下什么定期定量的硬性规定,却说每个人都可以在需要时,去领取需要的水量。

    不得不说,夏九重实在是个大胆的人,像极了一个赌徒。可作为一个赌徒,极少赢得盆满钵满的时候,可他却可以,因为他比普通赌徒多了不只一点点的心计。

    我摸着干躁起皮的嘴唇,很想伸舌头去舔,可我知道不能,这样只会越来越干,想想那些被风吹得唇舌干裂却还要上战场的士兵,我默默叹了口气,边问候夏九重的祖宗三代,边嘀咕,“才一天而已,渴不死人,再熬熬吧,睡着就不渴了。”

    意识逐渐下沉,原本就乏力的身体也变得轻飘飘起来,我几乎已经徜徉在梦境边缘,可却硬生生被人晃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站在床边的人对我俯下身来。

    我直挺挺躺着不动,只紧张的瞪起大眼睛,对方伸到我颈边的手顿住,然后淡淡笑道:“不渴吗?”

    我想开口,却发现嘴唇干得都沾住了,用了点力才分开,我摇摇头,“渴,但还能忍。”

    江流看着我,脸上忽然没了笑,伸手将我扶起来,将一个瓷碗拿到我面前,里面盛着半碗水。

    我低头去看那半碗晶莹透明的液体,心生感慨,努力打起精神,对江流笑着说,“江流,我还好,就是有些想喝你泡的茶了。”

    江流微怔了怔,将水送到我嘴边,轻轻一挑眉,“难得,还以为你不爱喝我煮的茶。”

    我惊得从碗里抬头,“谁说的?”是谁这么诬蔑我?

    江流终于重新露出笑颜,摸了摸我的头,不说话。

    远远的传来擂擂战鼓声,这场战争还要持续多久……我放下还剩一半水的碗,起身走到门边,抬头凝视夕阳西沉的天空,不觉怔住,身上涌起一股寒意。“江流,夏九重呢?”

    他缓缓走到我身边,“从战鼓声看,应该正准备出战。”

    我心中一紧,抬腿就跑,结果因为身体太过虚弱,被门栏给绊了一下,估计这一摔我得晕,幸亏江流动作快将我接住。“怎么了?”他不解看我,我激动得额头冒汗,“江流,我有办法,我有办法让这场战争结束了!”

    我以为江流定然以为我在说什么傻话,却没想到他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我,然后问:“你要找九重?”我用力点头,他抱起我施展轻功跃出院墙,直奔幻阳东城,那是战鼓传来的方向。

    江流抱着我走上城墙,站在高高的城楼上,俯瞰远处的千军万马,只能看到密密麻麻一片混战,震天的喊杀声直上九霄,也清晰入耳,心中不免一番震撼。

    以前只是站在城下,这是第一次,站在城楼之上,看到两军对战的壮观场面。

    这个距离实在太远,任我目力惊力,也绝不可能看到夏九重,身边的士兵警惕的防备着我,我无暇多想,闭起眼睛去感受空气的流动,战鼓声,喊杀声不断叫嚣,可我却能感觉到这片天地的沉寂,有什么蓄势待发!

    抬头仔细观察天色,霞光染红的半边西天里,那抹暖暖的日落,也似酝酿着什么惊天大阴谋般,显得非常诡谲。

    无暇多言,我向江流一指远处站台,“去那里!”话音落,他已带着我跃上城楼,我看着高高耸立的笔直城墙,心头发怵,下意识攥紧江流胸前衣服,惹来对方似笑非笑的一眼,在我又没来得及感叹他的轻功了得时,他已身若惊鸿,飘然落地,直直掠向远处战台。

    立在站台边缘,看着眼前依然密密麻麻有如蝼蚁般的人,脑子当机得厉害,我看了看身边风姿绰绰望着天空发呆的人,心想这么丢脸的事情实在不适合江流,玦渠又不在,看来只能自己上了。

    定定神,深吸一口气,提气张嘴大喊,“夏九重!”

    我这豁出去的一声果然引起骚动,但这片骚动却来自我身后。“大胆狂徒,竟敢直乎元帅名讳,扰我军心!”两名将士提枪朝我刺来,都被江流随手挡下,他偏头看我,神情高深莫测,“你确定?”

    我抹抹额上汗,点了点头,他已再次抱着我腾身跃起,掠过一片刀光剑影,最后落进混乱的战圈中。

    地上也不知横七坚八的躺了多少尸体,眼前是不断的刀来剑往,鲜血飞溅,惨叫声,喊杀声……心弦紧紧绷着,却眼睁睁看着一枪刺来也没了反应。

    江流抱着我直直跃上半空,然后缓缓下落,脚尖轻踏在那柄铁枪上,朝后掠出数丈,可他刚一落地,侧面又有数枪刺来。

    江流没有再后退,左右闪躲,以脚格档,却不下杀手,我看着不断涌来的兵卒,只恨没有喇叭,没有扩音器!

    夏九重,夏九重,你到底在哪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