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一纸荒年 故人不覆  第六十七章 祸乱者(二)

章节字数:1982  更新时间:15-10-09 19: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走出宫门时,身后传来一句,“一月,至多一月。”

    有些懒散的声音,是漠尘的话,我并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脚步已不由自主停下,忍不住冷冷问了句,“什么意思?”

    “公子他……服了萤铃草。”萱北的声音忽然低不可闻,令我几乎听不清,慢慢转身,萱北方才还漠漠无情的眼眸,此时却蓄满了水。我怔了怔,终于看清,那片晶莹的水光,是眼泪,因为下一刻它已无声滑落。

    我压下心中不安的骚动,“你们说清楚些。”

    “萤铃草,窃余生以寄百日。”

    萱北的声音压抑着颤抖,一字一句响在耳边,我浑身一震,骤然转头去看漠尘:“你说,这什么意思?”

    漠尘耸肩,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轻描淡写的说:“如你所想,公子服了萤铃草,百日时间的话……差不多还有一月时间。”

    他的话就像一记闷雷,让我的耳朵嗡嗡作响。

    窃余生以寄百日,我想到的是——用余生的时间来换取百日的性命?

    猛地冲过去揪住他衣领,我咬牙切齿,“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你们要骗人也好歹编些……”

    “骗你?你以为自己是谁?”萱北的话虽刺耳,却真是提醒了我。是啊,我算是谁呢?何须他们这样骗我?

    我缓缓放开漠尘,“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过了很久,才传来萱北的声音,“的确,除了你,或许再不会有人知道真相了。”轻如呢喃的话语,却又透着一丝荒凉。这句话,是我昨夜同夏九悠说的,她竟然听到了?

    我执着的想要挖出真相,是因为我以为这就是我留在这里的意义,可当我看到抚月台上的那些人头时,我已经自己错了,所以只想逃离这里,可是……难道……思绪很乱,我什么都想不清。

    萱北缓步朝我走来,“昨晚所说的话,还希望你将来能做到。”

    我昨晚对夏九悠说的话——自己不会让史官胡乱编排他,不会让天下悠悠之口任意胡言!

    我摇头,脚步往后退去,“不,是我错了,我做不到!”目光下意识的投向抚月台,“他手上这么多的鲜血,是我太天真了,我以为……我以为……”

    “你没有错。”漠尘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我看向抚月台的视线。

    “我可以告诉你一切,所有的一切。”

    我不知道所谓的一切对我而言还有没有意义,可萱北已经开始述说这一切,夏九悠何以走到今天这一步,原来,原来,竟是为了……

    “为了世子。”萱北的神情似乎满是复杂情绪,可我却不能从她的话里听出任何起伏来。

    “为了夏九重?”突然觉得很想笑,我轻笑出声音,因为难以置信。可能吗?做到这种程度?原因呢?

    听到我的笑萱北脸色骤凛,却没有呵斥我,她说:“这场战乱的真正起因,那个罪魁祸首,始作俑者,是夏九煜。”

    夏九煜,赤国二公子夏九煜。

    萱北吐出没有温度的字句,我的心神微动,因为想到夏九悠的梦境,在那个梦境里,夏九重提到过“二弟”。

    “自世子同公子决裂之后,世子便离了宫。朝政大权逐渐落入二公子之手,而温功良竟然见风使舵,转身投入二公子阵营,欲助其篡权上位,随着王的病情日渐加重,驻军在外独揽军权的荣延也开始暗中在朝中培植势力,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赤国已然被这对虎狼瓜分!”

    “眼见赤国几乎分崩离析,公子认为这一切都是他的责任,是他令世子负气离国,使赤国陷入如此境地,他说既然是自己让一切偏离轨道,就该由他来复位。”

    骤然一凛,只因为夏九重多看了两眼那把刀,他便使计帮他夺了过来;只因夏九重说过要娶自己喜欢的女人,他便甘愿被关幽禁也不妥协……夏九重那么想要王位,他能眼睁睁看着它落入他人之手?

    心中恍然,原来,夏九悠对夏九重,竟从来就没有变过吗?

    无论是决裂之前,还是决裂之后。

    “你很惊讶?”萱北嘴边扬起一抹不像笑的笑,“其实那一夜,真正逼宫夺位的人不是公子,而是二公子。”

    “什么?”我几乎是惊呼出来的,不由自主上前一步,心口激荡,仿佛有什么呼之欲出。

    萱北看了我一眼,话语淡淡,“那一夜二公子逼宫夺位,被公子一举平定,拿下王城。”

    怎么可能?这是我心里发出的第一个声音,但随即我便笑了,的确,这对别人而言或许不可能,但是夏九悠……他做得到。

    “他是怎么做到的?”我问,萱北眼中隐约浮起一丝笑,很浅,很淡,这是第一次,我看到她真正的笑,“公子虽被幽禁,但只要他有心,便能知道赤国发生的所有事。”也只有在提到夏九悠时,她的神情才会这样柔软。

    朝堂上的诡谲风云没有逃出夏九悠的眼,可他身在禁宫,即便再如何智计卓绝,也难以施展身手……不禁想起一个人来,我故意说:“所以他果真是利用了那位黛国公主……”那紫衣人没有说错。

    萱北脸上的笑瞬间僵住,转眼看我,末了,脸上却浮起复杂,咬唇轻语,“并非公子,而是我故意引去归云台的,公子并不愿意这么做,可是……”

    可是没有其它办法……她没有说出的话我已明白,心头不觉又是一酸。

    在这个没有夏九重的宫里,夏九悠应该已被所有人遗忘了吧,没有人能帮他去求这个恩典,而以他的骄傲,怎么可能主动去施美人计,所以萱北才会自作主张。

    不得不说,这是最快捷有效的途径,因为夏九悠身上的风华足以令任何女子驻足。虽然他不愿,但想必最终还是妥协了,因为赤王的这个恩赦,他必须得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