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一纸荒年 故人不覆  第八十三章 故人叹(三)

章节字数:1209  更新时间:15-10-24 19: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萱北的颈上血色喷涌,我好像听到了血液汩汩流出来的声音,忍不住一阵颤栗,我觉得腿有点发软,想要扶住桌案,一只手却稳稳的将我揽了过去。

    我回头看他,江流也在看我,眼眸淡然而温和,波澜不兴,往日会觉得温暖的眼神,此时竟让我有些发冷。

    赶紧转回头,萱北原本凝着狠绝的眼中一点点浮起笑意,缓缓倒下的身体被夏九重接住,轻轻放到地上,那身白衣染血,仿佛一朵傲然独绽的红莲,好不艳丽。

    她躺在地上望着我,眼泪不断从眼角滑下来,笑意变得模糊不清,恍惚而飘渺。

    夏九重垂眸轻语,“你的武功是我教的,明知杀不了我,却还出手,是想随他去吧?”

    萱北嘴唇嚅动,却再也吐不出声音,她从她的唇形里知道,她其实只是在唤——公子。

    夏九重点了点头,说:“你是我放到他身边的,如今你既有这番心思,我自然会成全你。不过既然想随他去,便要替我好好守着他,这次再不可如之前一般,随着他的性子来了。”

    萱北涣散的目光不知在看什么,手指轻颤着似乎想抬起来,夏九重便伸手握住了她,“他不愿见我,怕是以后也不会入我的梦里来,可我总会想着他的,他若有什么不开心的,你要记得来告诉我。”

    我听到夏九重低声说,目光游离而伤感,声音凄凉得让人想掉泪,可萱北显得已经听不到他的话,微微放大的瞳孔早已彻底暗淡无光。

    很久之后,夏九重才抬手合起她的眼,口中轻语,“他走得还不远,你快些去,应该还追得上。”

    空气中凝着淡淡的血腥味,地上是萱北躺在血泊中的身影,她的神情很安静,难得的柔软,嘴边还绽着笑,可这样的笑却让人觉得很难过,说不出来的难过。

    我俯身捡起被夏九重扔在地上的黄色锦缎,看到上面的字,心底又是一翻震颤,“逆贼夏九悠窃国篡政,谋权夺位,罪犯滔天,当诛!”

    这就是夏九悠为自己判的罪。

    好一个逆贼!好一个窃国篡政!好一个谋权夺位!

    好一个,夏九悠!

    他设计一切,算无遗漏,包括他自己!

    此后,夏九重是那个拨乱反正,除逆保国的英雄王者,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将这场战争的罪孽归结于他。

    而在夏九悠的酷政之下幸存下来的官员,对夏九重自然会感恩戴德,竭诚辅佐。

    这是一场从内到外,从上到下的大肃清,接下来的赤国将会积弱一时,但我知道那只是暂时的,就像凤凰涅磐,朝堂终归会恢复清明朗朗,只要夏九重不出意外的成为明君,也算是告慰了这场战役中的死难亡灵。

    在宫殿门口门了许久也迈不动脚,在这里住了十日,我从来没有抬头看过,夏九悠的这座宫殿,原来名叫“清寒殿”。

    不由得又想笑,这人也真是,人已经够冷清的了,怎地连住的地方也取这样清冷的名字?

    一个人走在冷冷清清的宫殿里,最后在夏九悠曾睡过的床榻上坐下,因为夏九悠畏寒,所以榻上殿了很厚的褥子,坐起来很软。这张榻就放在窗下,可那扇窗好像从来没打开过,我起身推开窗,发现外面的天竟然已经黑了。

    殿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我趴在窗上凝起目光,踏月而来的黑影渐渐清晰,走进来的人,竟是夏九重。

    他瞧了我一眼,没有言语,走到夏九悠曾坐过的桌案后坐了下来,然后打开那个木匣,拿出里面的东西一张一张翻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