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暮色四合 谁记昔年  犹记当年【夏九重篇】(上)

章节字数:1913  更新时间:15-10-28 2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个几乎是我用夏九悠换来的王位,我没想到坐起来竟然如此累人,朝政百废待兴,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夜里合起眼时,便会看到那个冷清的人,那袭决绝的背影。

    “悠……”不自觉的呢喃出声,恍然发觉,他已很久没有应过我,自从我搬离清寒殿。

    搬出清寒殿的那一日,大约得有个四年了吧。

    话说当初为何会决定和悠的交往的?想了很久才想起来,原来是因为父王呢。

    因为父王说:“那个孩子出生时天现异像,所以孤才决定将他抱回来,赐王姓,立排众议封为公子。这是对他的恩赐,同时也是一副枷锁,有了这个身份,他这一生都将效忠我夏氏一族。”

    因为父王说:“那是个好孩子,将来对你定有用处,重儿,你定要诚心结交,知道吗?”

    ……

    那一年,我只有七岁,对父王的话似懂非懂,但在御花园中看到王弟们欺负的他时,还是出面将人要了过来。

    那一年,悠只有五岁。

    和父王说得一样,悠他是个好孩子,很乖,很安静,长得很好看,笑起来很漂亮,让人看得移不开目光,只是身体不好,而且很不好。

    毕竟是个孩子,所以也会有任性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是七岁那年——不知哪个该死的医官对他说,他可能活不过二十岁。那是第一次,我感觉到他的情绪,他似乎不开心,可是末了却对我说:活不活也是无关紧要的,就像是件可做可不做的事一样。

    七岁的孩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我当时就愣了,心头是种说不清的情绪,有些生气,有些惊讶,有些紧张……好像还有些害怕。

    我一个人躲在房里想了整整两天,两天之后我做了一个决定:这个孩子我不想就让他这样死掉,我想让他活着,好好活着。

    那个时候,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好好让他活下去,我要保护好他,不让任何人伤害他。

    从那以后,这个孩子就成了我最心爱,最宝贝的一个人。

    ……

    我这么宝贝的悠,为何又会决心与他保持距离?

    对了,是父王,还是因为父王。

    那一日,金碧辉煌的大殿上,父王拍了拍自己身下的王座,问我,“重儿,你想坐这个位置吗?”

    我下意识的点头,我是世子呀,既定的王位继承人,自然是要坐的。

    父王对我招招手,我走上红毯铺就的台阶,一步一步走上去,跪在父王脚边。父王想摸我的头,他已经很久没有摸我的头了,那是因为我已经长大了,我不喜欢被当个孩子般摸头,所以我下意识的躲了下。父王的手僵了僵,轻叹了声,改成按住我的肩膀,“重儿,如果你想坐上这个位置,就要学会取舍,取你所需,舍你牵绊。”

    我皱眉,心中有些莫名烦躁,“父王想对儿臣说什么?”

    “上位者无私情,不要让他成为你的软肋,这是为了你,也是为了他。”父王的话让我的心一紧,但我不是个会逃避问题的人,“父王是指悠吗?”

    父王按住我肩膀的手微微收紧,“这些年你做得很好,孤一直看在眼里,你们都是好孩子,孤很骄傲。”父王说着,神情里忽然带起一丝凛冽,“可是重儿,孤一直没有提醒你,你是否便忘记孤对你说过的话了?”

    “父王,指的是什么?”不知为何竟有些紧张,不,是很紧张。因为在父王这般充满威严的目光注视下,我突然就想起来了,那些沉在心底几乎被我忽略的话——

    父王说:他这一生都将效忠我夏氏一族……

    父王说:那是个好孩子,将来对你定有用处,重儿,你定要诚心结交……

    我紧张的额头渗出细汗,手足僵硬,父王却忽然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我竟完全忘记了躲,只是讷讷的看着,听到他温和的说:“重儿莫慌,孤并没有生气,当时你的年纪毕竟还小,孤从来不想让你失去赤子之心,而成为一个只会擅谋夺权的阴险之人。但你现在已经长大,有些话孤必须要说。悠他胸中有乾坤,腹中有兵甲,于国而言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于你而言则是柄削铁如泥的利剑,若你能善加利用,定可清除一切障碍,助你顺利登上王位。”

    我震惊的看着父王,心中很不安,“父王,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他似没听到我的话,徐徐说了下去,“他的身体虽然弱了些,可性子随他的父母,执着,清高,骄傲,所以万不可逼他,更不可让他轻看,否则,他不但不会为人所用,反倒会对你拔剑……”

    “够了!父王,你怎么能如此说悠?还有我怎么可能利用他?”我怒不可遏的打断,起身急急离开,却听到身后传来淡淡的冷漠话语,“孤给你时间想清楚,三日后孤会下道旨意,你先搬去归云台住上一年,一年之后留言也就散了,介时你再同孤说你的答案。”

    这三天来悠还是和以前一样,好似完全没有为宫中流言所影响,而我更没有提起,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因为不敢。

    父王说给我三天时间想清楚,可我只是惴惴不安的过了三天。父王的旨意如约而至。

    宣旨的时候悠也在,我小心的去观察他的神情,他的脸色好似同往日般,一片淡然,但眉目之间流转着的却是我看不清的神色。

    收回目光,突然觉得我与悠之间有了隔阂,因为我完全不知道这个人心里的想法。他是否希望我遵照父王的旨意?会否因为我的离开而不开心?自始自终他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这让我觉得很沮丧,心情沉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