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一曲漓殇 奈何碎梦  第四十三章 恨无情(三)

章节字数:2884  更新时间:16-06-11 20: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哭二闹三上吊本姑娘不擅长,可小性子却还是有的,我说完也不看他,只偷偷拿眼角小心的观察他。

    “你倒是晓得如何对付我了。”江流隐约含笑的话语传来,一只手扭回我的脸,我顺势看着他,反驳,“我这是关心你。”

    江流不置可否的挑了下眉,“我知道封崇的背上有一个图腾刺青,而人的脊背少肉,必然会刺到脊骨上,可我命人掘开他的棺木,那具尸骨上并没有刺青的痕迹。”

    我不由一惊,接话道:“难道他没有死?”

    江流略微点头,我沉吟着开口:“而且,他在黛国。”很自然的想到某个人,忍不住腹诽:这人可真是太会来事了。腹诽完又奇道,“你们这里民风这么开放吗?竟然已经开始流行刺青?你身上也有吗?”

    江流饶有兴味的看我,“你想看?”

    我张了张嘴,一时哑然,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身体前倾,我小心翼翼的凑近,轻声道:“真有?纹在哪儿啊?”

    江流缓缓转着手中茶杯,目中含了浅笑,我心头一跳,这才察觉到我们的距离似乎有些近,近到我能清晰的看到他又长又翘的睫毛。

    耳边响起低笑声,熟悉的嗓音,看着他唇畔略深的笑,还有那张凉薄的唇……我猛地将身子撤了回来,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脸有多红了,我暗恼,自己可真会给自己挖坑跳。

    我拢着袖子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稳了稳心神,然后一本正经的提醒他,“你继续说。”

    江流瞧了我一眼,眸中隐着似有若无的笑,“曾经有一个被驱逐的异族,据说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纹有图腾。”

    我点点头,异族图腾好理解,可是……“驱逐?”我佯装镇定,好奇的问他,“是什么意思?”

    “一种刑法。”江流若无其事起身走向一旁的茶案,提壶续茶,“就是将这一族赶至荒无人烟的蛮荒之地,市野朝堂皆无容身之所,其人身份一经发现,便是人人得尔诛之。”

    我再次点头,心说这刑法忒无人道,然后继续当一个好奇宝宝,“为什么要驱逐他们?是因为他们犯了什么罪?”

    江流低头呷了口茶,“传说他们生而俊美,姿容姣好,极具蛊惑性,因贵族们争相追捧,在各国引起躁动,一时乱相丛生,民心不稳,差点引起战乱。后被当时的天子以使用邪术,妖媚惑众的罪名所驱逐,之后他们不得不隐姓埋名的生活。”

    我愕然地张了张嘴,“这样就被驱逐了?会不会太草率?”

    江流笑了一声没有说话,我又伸手拿了一旁的茶来喝,若有所思。

    隔壁院落突然人声喧哗起来,我皱眉,心神起伏间,江流已经过来取走了我捧在手中的凉茶,将新续的温茶递给我,“东方氏善于权变,在各国的权利更迭中,一直都有东方一族夹杂其中,左右着朝局走向,所以它们自然也就成为了各国王族想要得到和驾驭的一股势力。”

    我呆呆看他,江流移开目光看向人进人出的院门,眸色难辨,神情有些漠然,“这一场政治联姻,南宫家重立朝堂,东方家族的核心地位更加稳固,最重要的是一定程度上更加牵制了那些蠢蠢欲动的财阀和权臣的势力,无论于南宫泫,东方家,还是黛王室,都势在必行。”

    我怔了一怔,直到江流离开很久,我才懊恼的发现,自己又被蒙圈了——到头来,我还是不知道江流和御云娣到底怎么回事。

    和江流玩心计,我果真是太嫩了!

    再次踏进东漓的院子时,她正安静的靠在床沿,手中拿着一卷书,身上罩了件白色纺绸披风,午后阳光轻暖,映在她的床旁。

    我站在门口没有走近,那一日的事再次袭上心头,心中五味杂陈,突然不知该用怎样的心情去待她。

    东漓的脸色很苍白,神情里透着淡淡的忧伤。低垂的眉眼微抬,睫毛随着轻轻扇动,仿佛蝴蝶扑扇的翅膀,仿佛最后才确定看到的我不是错觉般,眼中终于露出一丝迷茫,“阿染?”

    我面无表情的走过去,一把夺了她手中的书,没好气的瞪着她,“你这是做什么?绝食?你不想活了吗?”

    东漓微仰着头看我,嘴边缓缓露出一抹浅笑,犹如此时蔚蓝的天空,干净洁白,可却看得人很难过,心里很不是滋味。

    “阿染。”东漓的声音很轻,小心翼翼的,似乎怕惊动了什么,雾蒙蒙的一双眼就这么看着我,“阿染,我以为,你再不愿见我了。”

    若非东漓的贴身丫鬟连环跑来,泪流满面的跪在我脚边,其实我是打定主意不再见她。

    又想到自己明日便要离开,我终是叹了口气,自己怎么就对这样的东漓没有办法呢?

    端起桌上的食盘,我柔声道:“多少总要吃一点,身体是你自己的,若连你自己都不爱惜,又有什么资格让别人来怜你?”话是冷硬了些,可这已是我的极限。

    “阿染可是都知道了。”东漓答非所问,她的目光静静的停留在我脸上,我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转身在她对面的窗台上坐下,无力的轻声叹息,“你费尽心机,将我推到御云樽面前……可是为什么?”

    东漓目光游离间,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我摇头,“东漓,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觉得我能帮你?我睢染何德何能啊?我真是好奇死了!”

    东漓移回目光,静静凝着我,眉间万水千山,落晚芳菲,可是她说出的话却是……“阿染没瞧出来吗?我盼着你能去把他给勾搭了呀。”

    我差点一头从窗台上栽下去,这个答案还真是——绝!

    我佩服的五体投地的瞪着眼睛,迎上东漓似笑非笑的目光,我愣愣,脑门就往窗台上一撞,发出咚的一声。

    然后,这竟不是我的错觉——东漓同我说玩笑了。

    我跳下窗台来到她床边,紧紧盯着她的脸,轻声问道:“东漓,你这是……悟了?”

    在我的眼里,东漓其实是个挺端着的姑娘,当然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可东漓是个例外,也不知为何,这个姑娘就算是端着,我都看得舒服。

    东漓闷声笑了,眼睛瞧着我,“如果我说,阿染的身上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似乎无论男女都会为你动心,想必你也会觉得我在胡言。”

    我僵住,被噎得彻底瞠目,这下我当真是不明白这姑娘脑子里的想法了。

    东漓看了看我,突然道:“之前你说你我道不同,我以为你已对我寒了心,如今还能来看我,是不气了吗?”

    我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的睨她一眼,转身坐回窗台,“谁说不气了,之前没心情,这不来找你兴师问罪了?”

    东漓嘴边缓缓攒出一点笑,“阿染,你若是真的气,便不会来这一趟了。”

    我咬了咬唇,轻哼了声,没有说话,不知不觉的,紧绷的心就松了。

    很长的时间里,我们都只是各自沉默着。

    东漓微低了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我打算离开时,她才突然开了口,“我的祖父是黛国宰辅,五岁那年的一日,他带我入宫,在那里我见到了一个小哥哥,他站在大殿的中央,一身高贵的紫衣,软软的头发束在身后,当他转过身来时,我觉得他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人了。可是祖父却对我说,这个漂亮的小哥哥,将是我未来的夫婿。”

    我一愣,有些意外,“这个人,就是御云樽?”

    “我本以为我对他已再无所求,可是……”东漓说了半句便停了,我心中隐约不安,“可是什么?”

    东漓却再未言语,她的神情很忧伤,眼中是深深的落寞,秋凉如水,水如烟。

    当我看到她闭着眼睛的眼角流出的泪水时,眼前影影绰绰的却是往日那温柔而安静的笑容,我的心突然就跟着凉了凉。

    窗外,浅白色的日光,纷飞的酴醾花。

    秋天分明还没有来。

    我的理智告诉我,我不该蹚这趟混水,江流明里暗里都在防着我,就是不希望我把自己搅和进去。

    时间能够淡去一切,所以它一定也能淡去东漓对南宫泫的执念,所以她一定会一日好过一日……

    可,这些冠冕堂皇的话,终是抵不过东漓的眼泪。

    诚然,我是个心软的人。

    于是脑子一热,我抬脚便踹了眼前这间书房的门,“砰”的一声,极响,我愣了,门后魁梧的姑娘也愣了,一脸惊愕的站在那里,我见过她,是南宫泫的贴身婢女,名叫笑笑。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