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一曲漓殇 奈何碎梦  第五十一章 意难测(一)

章节字数:2208  更新时间:16-06-21 19: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身体悬空的瞬间,心跳仿佛骤停,身体于半空之中坠下,没有任何依靠,真正的孤立无援,有种被抛弃的绝望。

    心海浮沉,时空流转,突然涌上前世最后的记忆,那个抱着我一跃而下的人,我已记不得他的脸,只记得那时飞扬开来拂过我脸颊的长发,和那双漆黑的眼瞳,映照着那一晚夜空的黑,焕发着动人心魄的光辉。它眼眸轻垂时,却又宛如高山之巅的冰雪,冷澈高洁,不可攀附。

    手腕一紧,惊讶的睁开眼睛,我看着上方的人,不知为何,心突然跳的很快。

    我愣愣看着将我手腕抓住的人,有一瞬间的难以置信,和恍惚。

    脑海中一片空白,视线中只有这一张俊美绝伦的脸。我看到他白的好像雪一般的发丝从一侧颈边垂落,半遮盖住他的脸。他静静看着我,细长的黑眸,既冷傲孤清,又盛气逼人,有种傲视天地的凌厉,宛如剑尖一般,几乎能将人刺伤。

    然后,他微微勾起嘴角,笑意徐徐散开,很漂亮的笑容,他说:“怎么这么看着我?”一阵风吹过,将他的头发吹起来,银白得如雪一般,在我眼前飞扬着。

    “你……”一张口才发话说话非常困难,山风猎猎,身似浮萍摇摆,连心都跟着恍惚摇摆,仿佛下一刻就会万劫不复。

    浓浓的血腥气吹拂漫延在空气中,午后的明媚天色忽然阴沉晦暗,日光被沉云遮掩。

    山雨似来,风满楼。

    “阿染,你吓死我了!”玦渠的声音适时传来,“嗯……你在做什么,怎么还不快上来?”

    我到底还是没忍住,在心里问候了玦渠的祖宗。不过他的话倒是提醒了我眼下的当务之急,我看不到崖上的情景,只听到刀剑交戈之声,时近时远,显然玦渠是没有空来拉我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咬咬牙,开口,“御云樽,拉我上去。”没有卑躬屈膝,也不颐指气使,只是冷静的说,淡然的仰望着上方的人,心中却颇有些气不平。我的手好像要被拽断般的疼,与我的艰难不同,半蹲在悬崖边的御云樽一片轻松,就像他拽住的不是一个四十公斤的人,而是一只鸡仔,甚至一片树叶。

    我看着那只抓着我的手,是无心还是有意,他避开了我手上的伤口,只握住我的手腕。

    “可以。但鉴于你以往的劣迹……”御云樽意味深长的停下话头,嘴边依然含着笑。

    我垂眸苦笑,深吸口气,结果被风吹乱了头发,覆盖住眼睛,视线变得模模糊糊,闭了闭眼,我笑道:“你说吧。”

    “做我的人。”御云樽气定神闲的吐了四个字,我仰了仰脸,看到他风中扬起的锦衣,紫色镶边的袖口纹着图案,很是精美好看,那双细长的眼眸里,透着一种傲,无与伦比的傲气。

    “你好歹也是个王,这样趁火打劫……”我吃力的说了半句,停下歇了歇,在对方饶有兴味的目光中,勉强扯了点笑,继续未说完的话,“很掉身份的。”

    御云樽淡然一耸肩,满不在乎的说:“无所谓,为了得到想要的,孤向来不惜手段。”

    似是而非的话,不像在说笑,但我若是真的当真答应下来,便也是傻了。

    吃力的摇了下头,我吐出两字,“不,干。”

    “哦?”御云樽目中闪过一丝冷魅,缓缓开口,“若是你死了呢?”

    我咬牙喘息,呼吸带着心肺疼痛起来,纷扰的情绪随之而来。

    如果我就这么死了……虽然几次死里逃生,但我还真是从来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在这世间,我仅有的留恋和不舍……

    我无奈的轻叹,觉得有些哀伤,好像有什么缠绕住心口,勒得我难受至极。

    “嘿!好汉不吃眼前亏啊,你何不假意从了他,之后再反悔呢!”冷不防一记声音传来,极清澈好听的嗓音,伴随着一阵环佩如铃声,分外空灵,我微微抬眼,便映入了一片火烧般的艳红。

    闭起眼睛,再睁开,原来是一袭鲜艳的红衣。悬崖上探出来半个身体,小小的红唇雪白的皮肤,埋在头发阴影中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明亮澄净,宛如琥珀般,眼中带着微微笑意。

    我好笑的看着这个不知何时出现的少女,张了张口,却发现呼吸有些难以为继,胸口痛得厉害。

    “她说得没有错,你何妨一试?”御云樽似笑非笑的说,纯净银白的长发飞扬在风里。

    耳边风声萧瑟,我抬头看天,深灰色的万里长空,压着厚厚的云层,一望无际,看得我心中一阵空荡荡的。

    生死,不过一念之间,可却不由自己,只能被别人主宰吗?

    “放手吧。”尽管十分吃力,但我仍尽可能目光清醒而冷静的看着对方。

    御云樽神情间的惊愕一闪而过,继而蹙眉,“你说什么?”

    “我说,放手。”一字一顿,字句清晰,身上的力气一点点被抽光,胳膊已经疼得麻木,突然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厌倦,难以言喻疲累,好像连呼吸的力气都欠奉了。

    这样的自己,太虚弱,太狼狈,也太无力。

    我素来懒散,从无害人之心,但求一份安然和自由,可为何这些人都要逼我!

    御云樽看着我,眼中是探究和观察,似乎在确认我是不是欲擒故纵。我只是坦然直视着,毫不躲避,没有壮烈激怀,只是心如止水,心中的焦虑突然间消失无踪。

    “此处天高云淡,秀逸开阔,且人迹罕至,是个不错的埋骨之所。”我笑语,喑哑的声音飘荡在山风中,几乎微不可闻,恍恍惚惚的,渺茫虚弱得好似幻觉。

    回应我的是一片悠长深远的静谧。

    料峭的山崖间,我们看着彼此的脸,风声夹杂着兵戈声,额上的汗水滑进眼睛里,我酸涩的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便看到了惊险的一幕,什么都来不及做,却听见了自己几乎变了调子的声音:“小心!”

    下一刻,一把剑从斜里伸了出来,轻巧的挑开了已经抹向御云樽脖子的剑,一张属于少年的阴沉面庞闪过,还来不及松一口气,我就被一股大力拉了上去。

    身体飞过半空,坠落,然后被稳稳接住,不由自主的跌进对方怀里。

    我失魂落魄的靠着这个肩膀,来不及劫后余生的喜悦,怔愣了好一会才找回在自己的呼吸心跳,本能的喘息,呼吸着带着浓浓血腥的空气。

    飘然的银色发丝缓缓落下,覆盖住我脸颊,眼前只剩冰雪一样的洁白。

    垂下眼帘,眸中笑意一闪而过。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