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一曲漓殇 奈何碎梦  第五十二章 意难测(二)

章节字数:2067  更新时间:16-06-23 19: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错,我在赌。

    我承认,我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可也是个求生欲极强的人,明知并非生存无望,我岂会为了一点自尊心去死?

    而御云樽,最是帝王无情之人,没心没肝,他人的贪生怕死也好,垂死挣扎也罢,在他眼中怕不过都是蝼蚁求生,哪值一顾?

    然而,真正想死的人,他却未必会给对方去死的机会。

    可,纵然今次我料得不差,心中却很难有一丝喜悦,反倒无比无奈:我本是靠身手吃饭的人,奈何如今落得……这般你虞我诈,耍弄心机,实非我长。

    自怨自艾中,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背,“别怕,没事了。”

    瞬间,我浑身一僵,身旁同时传来沉重的落地之声,随后是极轻的一声闷哼,我随即低头,看到一个黑衣人被扔在我脚边,而从方才的声音和身形分辨,我确定这是个女人。

    如鬼魅般出现的少年,雪亮的剑锋横在黑衣人颈项前,“都别动!”

    冷声传出,杀手们一时便乱了阵脚,我意识到我脚边的这个,可能就是领头者。

    “回去告诉你们主子,要拿人的话,自己亲自来。”御云樽慑人心魄的目光瞥向对面的黑衣人,“我黛国还轮不到他人随意在此放肆。”

    仅剩不多的几名黑衣人纷纷停了手,视线落在地上的黑衣女人身上,御云樽垂眸,温和的笑道:“主仆一场,我会留全尸。”言外之意他们可以替她收尸。

    侧首,近在咫尺的眼中,我看到近乎残忍的笑,却有种惊心的魅惑,令人不寒而栗。

    我想,杀手之间,大抵只谈任务,不谈情谊。剩余的黑衣人很快消失,独留下一人,而她,俨然已是弃子。

    “阿染……你有没有事啊?”玦渠捂着肩膀朝我走来,我忍不住瞪他,转眼间却见他脚步飘浮,看起来比我还要虚弱,身体晃了晃就要摔倒,我赶忙上前,却见有人先我一步将他扶住,是那时站在崖边的少女。

    我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让他休息,他狐疑的看了看御云樽,最后还是坐了下来,任身边的少女帮他处理伤口。

    我默默的看了片刻,有些动容,目光搜寻一圈,终于看到墨羽,她正坐在一棵树下闭目调息,脸色有些苍白,山风带起她微乱的发丝,长剑插在身旁,殷红血色顺着剑身缓缓流下。

    墨羽的身边还有两名黑衣人,我这才发现,原来她竟是带了帮手的,那两人也伤得不轻,正在各自包扎伤口,年轻的脸庞上沾染血污。

    而现场的战况也可谓惨烈,一眼望去,横七竖八躺的尸体约有数十具之多,鲜血染了一路。

    我偏头看向御云樽,有些话到了嘴边正迟疑间,却听到对方竟替我问了出来。

    “你是故意的,为了引我现身。”

    我心头一紧,猛地看向黑衣女子,并不是因为她的话,而是她的声音。

    对方忽然低低的笑了两声,自嘲,“我还是心急了,我本以为……”

    她的话虽未说完,我却是明白的:她以为他会为了自保而放手。

    我看着御云樽,心头忍不住一阵跳动,不是因为他救了我,相反,我一点也不感激。

    如我先前所料,他做这一切是为了逼幕后之人出手,如他自己所说,为达目的,他不惜手段。

    耍弄人心,玩弄人命,冷酷无情,这样的人,怎不可怕?

    压下心底震动,我皱眉看向黑衣女子,“你要杀的人,是我?”

    对方抬起目光,给了我非常肯定的答案,“没错,我要杀你。”

    “那么你是谁?”我仔细的观察着她。

    她没有回我,却移开了目光,“爷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从你来到我身边时。”御云樽也看着她,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噙着放荡不羁的笑。

    对方终于变了眼神,“原来,从一开始就……”无视抵在颈边的剑锋,她动作缓慢的拉下蒙面的黑巾,露出美艳绝伦的一张脸。

    即便我已做了心理准备,可看到那张既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脸时,还是忍不住惊愕,“怎么,会是你?”

    这个人,竟是玄裳!

    我的思绪有些乱,“那日将我……”

    “你想说那日推你下楼的人分明是铃儿?”苍白的嘴唇勾起微微的弧度,此时的玄裳姿容妍丽依旧,只是眼中充满讽刺和不屑,她似乎受了重伤,低头咳喘着吐出一口血,复又抬头对我高深莫测的笑道,“不是铃儿,是我,只是障眼法而已。我曾在受训之时练习千机幻术,营造幻像让你们同时产生错觉,这对我而言轻而易举。”

    真相出乎我的意料,千机幻术,想来是很高明的手法,我完全没有瞧出来。

    “今日之事也是你一手安排设计?”

    玄裳凝眸看了我片刻,忽然一笑,“你可知,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铃儿她一直担惊受怕,你越是不动声色,她便越是惴惴不安,惶恐惊惧,而我的几句无心之言更是让她料定你必会报复,予她致命一击。”

    听到她的话,又想到今日铃儿在御云娣面前几番煽风点火,拨弄是非,想将我置于死地……

    原来,竟是我想当然了,人心易动,好比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人性的弱点。

    这些人,都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我惊于她的心机,沉默之中,听到玄裳叹息似的轻语,“女人的嫉妒心啊,总是一点就燃,如燎原之火。”

    “女人果然麻烦!”不知是谁感慨般的说了这么一句,我看向声音源头,竟是那个少女,着一袭如火红衣,从头裹到脚,徒留一双善眛的明眸,天真又仙气。

    “你终于发现自己不是女人了。”玦渠站在她身旁,神情亦颇为感慨,他这句话惹来红衣少女狠狠一肘子,就撞在他受了伤的肋下,玦渠痛哼一声弯下了腰,之后便似再直不起来般,蹲在地上,脸色白得吓人。

    少女悻悻的看了他两眼,最后还是伸手将人捞了起来,玦渠顺势便整个人挂在了她身上,见我瞧他,还朝我挤了挤眼睛,一脸的得意忘形。

    我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两人,很不错的格局。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